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169章 汴京房價
  辛夷并沒有受到廣陵郡王和曹大人打架的影響,待人一走,合上房門便抱出床底下的檀木盒子,從里面拿出孫懷給的房契和剩下的銀票。

  在那兩個匠人來前,辛夷當真以為自己拿著那剩下的銀錢可以把房子捯飭一下的。

  然而,匠人的話,顛覆了她的三觀。

  她何止沒有錢按照那張圖紙來修房造屋?她這些錢連這個藥鋪都買不到。

  “重城之中,雙闕之下,尺地寸土,與金同價,非勛戚世家,居無隙地。”

  “且如祖宗朝,百官都無屋住,雖宰執亦是賃屋。”

  辛夷以前就聽過這些關于北宋房價的說法,知道汴京城的人口密度堪比后世的國際化大都市,房屋銷售火爆轉手頻繁,也知道首都房價昂貴,寸土寸金,連蘇東坡都得租房子住。

  可到底是多貴呢?她沒有切身體會。

  對貨幣購買力和房價的不了解,讓她當真相信了這是孫懷花一萬貫買來的房子,加上這幾年的利潤,也只是多收了她二十貫。

  從匠人嘴里,辛夷才知道,北宋的房市和現代十分類似,地段、裝修和房屋面積等等因素直接決定價格,像藥鋪這么大的面積、位置和房屋狀態,汴京城里會有人搶著要。沒有二十萬貫,想都不要想買下來。

  是孫懷傻了嗎?

  辛夷數了數剩下的銀票,全部給孫懷,也湊不夠二十萬貫,更別提改造房屋,或是買下隔壁杜仲卿的院子了。

  辛夷在房價面前才感覺到什么是真正的“窮”。

  她嘆一口氣,默默將修墻要用的錢留出來,剩下的照常裝入檀木盒子,放在床下,又搭上一塊青布遮掩,拍了又拍,這才直起身來。

  藥鋪里的人都在前堂忙碌,辛夷將自己的屋子打掃了一遍。

  安娘子、湘靈和良人都比較勤快,每天早早起來收拾前堂后院的衛生,但辛夷自己的屋子還是自己在灑掃歸整。

  她做完這些,又把衣裳拿出來洗了,忙前忙后,狠狠出了身汗,又洗了一個熱水澡,心態才平靜下來。

  店里沒有什么人,湘靈在燒火做飯,辛夷干脆讓周道子早點休息去瓦子吃酒,然后關門打烊,盤點店鋪的收入。

  她家店自開業以前,營收算是可觀,但要靠賺銀子買宅置田,大概也要十年以上的規劃。

  十年,即使辛夷等得起,傅九衢的性命也等不起。

  還是得想法子賺錢。

  樓市倒是不錯。依她的了解,汴京的房價越往后,越是水漲船高,但一來她缺少本金,二來偏離了她的事業夢想。若只為賺錢而存在,這一趟穿越似乎少了一點意思。

  “良人。”辛夷看了看天色,寫了封信交給她,“你把這個送到皇城司交給孫公公。快去快回,等你吃飯。”

  湘靈煮了魚,蒸了餅,靠近灶房就能聞到香味。

  良人笑吟吟地走了。

  辛夷不愿意孫懷吃虧,把情況說明一下,特地約了孫懷前來詳談,準備再補他一些錢款,換一個心安。

  良人將信送到,趕在飯點前回來的。

  仿晚時分,孫懷來了,卻不是他一個人來的,同行的還有傅九衢和兩個侍從。

  那時候,辛夷正端著一碗狗食,準備去喂程咬金,腰將彎下,狗食還未倒入狗槽里,背后突地傳來一道聲音。

  “你又在做什么?”

  辛夷嚇得心跳微停,手抖了抖,狗食就倒到了石槽外面。

  程咬金不滿地抬頭“汪汪”兩聲,一邊吼傅九衢,一邊又經不住美食的誘惑,低頭狂吃。

  叫兩聲,吃兩口,吃兩口,又叫兩聲。

  程咬金忙活得很。

  辛夷望著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廣陵郡王,一臉無奈。

  “郡王下次能不能走前門?”

  “嚇到了?”傅九衢并沒有約束自己行為的想法,懶洋洋站到辛夷的面前,神色淺淡,聲音帶笑,“本王回去后方才想到,忘了拿禮物。”

  “禮物?”辛夷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抬起眉眼望著他。

  “狐妖。”

  傅九衢的大言不慚,愣是讓辛夷說不出話來。

  自從看到周憶柳在寵物市場上“聘”貓,她便已經對送貓給傅九衢失去了想法,但見傅九衢債主似的前來討要,又不得不面露笑意。

  “三念很喜歡狐妖。若是讓郡王帶走,我怕她會難過……”

  說罷,她望著傅九衢微微一笑,“郡王家里家外都有貓,就不必要這一只了吧?”

  傅九衢似乎沒有想到她會把孩子掰扯出來,淡淡哼聲,目光卻深邃難測,一眨不眨地盯住她,“爺非要這一只,又如何?”

  辛夷哭笑不得。

  哪有這樣執拗的人,竟然跟孩子搶貓?

  “好吧。既然郡王要,那我去便問問三念的意思,看她肯不肯割愛……”

  “娘!”三念不知從哪個犄角旮旯里鉆了出來,笑盈盈地朝傅九衢做了個鬼臉,“三寶喜歡傅叔,愿意割愛。”

  傅九衢看辛夷臉色都變了,眉梢揚了揚,頗有些志得意滿。

  “好孩子。”他摸摸三念的小腦袋,“傅叔也有好東西要送給你。”

  三念雙眼瞪大,滿是欣喜。

  “真的嗎?那太好了……”

  聲音未落,小姑娘又回頭看看她娘不悅的臉色,“我娘有沒有禮物?”

  傅九衢抬抬眉梢,眼皮垂下,“你倒是什么都想著她。”

  三念嘻嘻地笑,聽不出大人的弦外之音,眼巴巴地等著傅九衢送東西。

  “孫懷。”

  傅九衢一聲吩咐,孫懷便拘著身子過來了,手上捧著一個匣子。

  他顯然是看到了辛夷的信,飽含深意地瞥了她一眼,卻沒有言語半句,然后笑意盈盈地將匣子端到三寶的面前。

  “這是九爺親手捏的耍貨。三姑娘看看,喜不喜歡?”

  所謂耍貨,其實就是泥塑玩偶。一個捧著書本,一個耍刀弄劍,一個手執藥盅,全是小孩兒的模樣,神態生動傳神,制作也十分精巧,眉目間隱隱有些熟悉的感覺。

  仔細一看,可不就是三個孩兒么?

  三念驚訝,歡喜得尖聲大笑,然后指著泥孩兒便道:

  “這個是大哥哥。”

  “這個是二哥哥。”

  “這個是三寶。”

  她又笑盈盈地仰頭望傅九衢。

  “若是還有一個娘,有一個傅叔就好了。那樣我們一家人就可以永遠在一起。”

  這話在傅九衢面前十分別扭和出格,辛夷心里像被鼓錘敲了敲,震得發麻,連忙拿眼神瞥一眼三寶。

  “不可胡說,廣陵郡王是貴人,怎會跟我們是一家……“

  她生怕傅九衢多想,以為是她在教唆孩子。畢竟三念這么小,如果沒有人教,是很難說出這種話來的……

  然而,傅九衢可能今兒打架贏了,心情好,并未怪罪。

  “童言無忌。你無須責怪。”

  他聲音仍是冷淡,看不出情緒,眼梢卻睨向辛夷,淡淡地道:“我昨日進宮,官家讓我看了市舶司送來的稀罕玩意……看著像是種子,你瞧瞧可識得。”

  這是默認她見多識廣了么?

  辛夷稍未回答,孫懷使從段隋手上另外捧上個匣子,在辛夷面前打開。

  “小娘子請看。”

  匣子里有兩三個錫箔包裝的小瓷罐,打開第一個辛夷就震驚了。

  辣椒種子。

  居然是辣椒種子?!

  據辛夷所知,辣椒要到明朝后期才會有,要說這東西那著實稀罕。

  “這是番椒,郡王從哪里來的?”

  “此物也是藥材?”

  “是藥材,開胃消食,解氣殺腥,其性熱而散,祛水濕,大多時候用做調料。”

  傅九衢瞇起眼睛看她,似乎在琢磨她的話對是不對。

  辛夷則是完全忽略了他的注視,辣椒的出現,令她欣喜若狂。

  畢竟是來自吃辣的城市,汴京萬般皆好,但無辣不歡啊。

  她不知道是親愛的策劃腦洞大開以至于辣椒種子提前進入北宋,還是說原本北宋那時便已經有了種子流入,只是機緣巧合下被湮沒于世,沒有流傳開來。

  辛夷整個人興奮不已,迫不及待地解開了另外兩個錫箔小瓷罐,一個是玉米粒,另一個是番茄籽。

  學中醫的,對植物熟知,當即笑了開來。

  “這是玉米,這是番茄。郡王說得不錯,這三個全是種子。”

  她知道這是貢物,硬生生將貪婪的眼神挪開,笑盈盈地道:“這些東西都很珍貴,可以食用,郡王應當建議官家,差人好生培育……”

  傅九衢聽她描述的時候,眉頭便已然深深皺起。

  一聽這話,他不以為然地擺擺手。

  “官家日理萬機,怎會在意這等小事。今日叫了司農和田官前來辨認,一個也說不明白,竟不如小嫂淵博,交給他們豈不誤事?”

  他轉頭看一眼,“小嫂既知此物習性,那便代為培育吧。來日種植出來,朝廷定有大賞。”

  物以稀為貴。這三種東西在她所處的時代是爛大街的食物,但在眼下,便是萬兩黃金也值得的……

  “多謝郡王。”辛夷欣喜若狂,恨不得將瓷罐兒緊緊抱住,“我定不會辜負郡王所托。”

  傅九衢看著她臉上燦爛的笑,唇角不由自主地勾了勾。

  “用它換一只貓,可會讓小嫂吃虧?”

  辛夷哈哈大笑,“虧不了,虧不了,我大賺了。郡王請,里屋坐一會兒吧。”

  傅九衢不冷不熱地嗯一聲,將傲嬌的手負在背后,大步邁入。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