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140章 喜怒于色
  辛夷的嘴角情不自禁地翹了起來。

  她記不清自己有多久沒有這樣開懷過了,那種“欲望”被滿足的快活,很難用言語形容。

  她將匣子原樣放在床柜上,想了想,又不放心地塞到被子里。可不待走出門,她仍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擔憂,又彎下腰將匣子藏到床底下,這才將屋子落了鎖,出去吃飯。

  她臉上的笑容太招人眼,璀璨至極。

  安娘子瞅她一眼,“這是撿到寶了?”

  “是呀,撿到寶了。”辛夷絲毫不掩藏自己的快活,吃飯都忍不住多添了一碗,一雙因為忙累半天而疲憊的眼,也晶亮起來,燦若星辰。

  一言一行,曹翊盡收眼底。

  他注意辛夷許久,等吃過飯,人都散去了,才笑著問她。

  “重樓送你什么了?”

  辛夷沒有隱瞞他,愉快地眨個眼,“是我極想要的香料。先頭我問他好久,他才答應要給我。我原以為他會耍賴的,沒有想到今日我開業,他竟讓孫懷送了過來。”

  曹翊下意識問:“奇楠香?”

  他是不知道白篤耨的,這是一個尚未在汴京城流行起來的香。

  辛夷想到白篤耨從自己手上成為時尚的那一刻,開心地彎起嘴角,笑盈盈地搖頭。

  “一個是奇楠,另外一個不是,暫時保密。”

  曹翊側頭看她,露出一個溫潤的笑。

  沒有再追問。

  辛夷:“等回頭我制好了香,送你一些,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曹翊靜靜地看著她,點頭稱謝,又似想到什么,淡淡地笑道:“往后你想要什么了,可以告訴我。我不是那么細心的人,也無法事事洞查,但若是你想要的,我一定會盡心滿足你……”

  “哈哈,那太貴重了。我怎么好意思開口?”

  辛夷仍然沉浸在得到了奇楠香和白篤耨的好心情里,回答得自然而然,并沒有意識到這句話有什么不對。

  曹翊清眸微微一暗。

  她可以去問傅九衢要。

  對他,卻會不好意思開口。

  曹翊唇角微抿,輕輕一嘆,露出一個無奈又悵然的笑。

  “娘子不要把我當外人。”他目光專注而熱切,就那般盯著辛夷,看著她的笑,慎重而緩慢地說道:“就像為溫小娘子畫小像一樣,我希望你在有任何需要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

  辛夷心下一跳。

  這樣溫潤如玉的男子,雙眼卻像一團火,隔著一張案桌,也能讓人感覺到他的熱烈。

  辛夷被他看得心跳加快,整個人好似被浸泡在那雙眸的溫泉里,暖乎乎的。

  “我會的,不跟你見外。”

  曹翊好像松口氣,“那就好。”

  說罷他瞥一眼內堂的門。

  吃完飯,客人都已陸續離開,鋪子里的人都被安娘子帶去了外面的藥堂,鄭六也懂事地帶走了殿前司的侍衛。

  這里只有他和辛夷二人。

  曹翊由著情緒泛濫,伸手握住辛夷,雙眼帶笑。

  “下午我還有事,不能陪你了,老板娘。”

  辛夷噗一聲笑著,推開他。

  “快忙去吧,不用專門來陪我的。再說,你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又不能替人瞧病,我還得分心來照顧你……”

  曹翊笑起來,“這是嫌棄我了。”

  “哪里有?”辛夷含笑看他,在他手背上拍了拍,“兩個人在一起,彼此開心最重要。我不想成為你的約束,我們可以適當地放下一些禮節,不然,那得多累呀?你忙的時候,不用顧及我,明白嗎?”

  “不顧及你,我去顧及誰?”曹翊抬手,將她鬢角的碎發輕輕拂開,滿眼是笑:“我從未試過這樣跟人相處。睜開眼就想看到你,一得閑時,雙腳就不由自主地往這里走……老板娘,你是不是給我下了什么迷魂藥?”

  “嘖,曹大人的嘴,可油滑了。”辛夷嗔他一眼,“再說下去,我要是耽誤了皇城司的正事,非得被人看成禍國妖姬不可。別的不說,等別人發現妖姬原來就長我這樣,怕是要嚇壞了……”

  她是個風趣的人。

  這一說,把個曹大人笑得眉眼彎彎。

  曹翊原本不是喜怒形于色的人。

  情緒總是淡淡的,即使十分的開心,也只會露出五分的情緒。

  恰到好處,是他這種世家子弟從小的修養。

  但在辛夷面前,他真是笑得毫無形象和心機,一時心懷激蕩,仿佛不知要如何去愛憐她才好了,忘一眼背后,見無人看見,他匆忙地拉過辛夷,緊緊擁抱她一下,又滿臉通紅地放手。

  “我走了,忙完再來看你。”

  辛夷身子一熱,轉眼那懷抱就沒了。

  待她回神,只看到曹大人心虛離去的頎長背影。

  辛夷錯愕地怔了怔,隨即失笑搖頭。

  在她看來,這樣的擁抱并不算什么,卻把曹大人嚇成這樣……

  除了說曹翊純情,還能說什么?

  “咳!”她理了理衣裳,又整肅一下心情,走了出來。

  曹翊已帶著殿前司的侍從打馬離去。

  今兒天氣十分好,許是老天在慶賀她開業,太陽掛在天空,碧空萬里無云,馬行街長長的街道籠罩在一片霞光里,曹翊的背影被拉得很長。

  走得遠了,他勒住韁繩回頭,看著辛夷笑。

  辛夷朝他擺擺手,坐回案前便忙活起來。

  這一天,五折的藥價,讓辛夷坊成為了整個馬行街生意最好的藥堂。

  下午,問診的人不多,買藥的人卻不少。

  安娘子有藥堂干活的經驗,帶著兩個伙計利利索索地就處理了,但問診開方卻要辛夷自己。

  忙累到傍晚,辛夷出了一身熱汗,突然覺得這么單干不行。

  是人都會有疲累的時候,而且大夫各有專長。藥堂里除了她,還得有別的大夫坐診才行。

  她突然想念起陳儲圣。

  若他活著,能來藥堂坐診,何愁她家不能大放異彩?

  她又想到了陳儲圣留下的《藥王殘篇》和《陳氏本草》。

  辛夷對這兩本書的執念,更多的是來自對兩本古籍的好奇與擁有感,因為那是在后世早已遺失的東西,便格外珍貴,但先前她草草翻過幾頁,沒有發現太多的奇處,也就放下了。

  如此想來,得了空,還是要好好研究一下的。

  天邊殘紅收住,夜色漸漸襲來,辛夷坊歸于寂靜。

  良人在灶上煮飯,安娘子帶著兩個伙計在收拾藥柜,一念和二念剛剛下學回來,在屋子里教三念寫字。

  辛夷里外轉了轉,叫來安娘子。

  “我出去一趟,你等下忙完,讓伙計吃過飯再回去吧。”

  安娘子猶疑地看著她。

  轉而又笑開,小聲地笑。

  “你要去見曹大人?”

  辛夷笑著搖了搖頭,“我去給廣陵郡王看診。他那個人的性子,十分的麻煩,我不知幾時能回來,你入夜就把門閂好,不用管我,我回來了會敲門。”

  安娘子哦一聲,看著她的眼睛,仿佛剛剛想到什么似的,目光里浮出幾分憂色。

  “說來廣陵郡王對娘子也是極好的,不比曹大人少半分……”

  辛夷笑了起來,“他那是看在三個小的面上,照顧他兄弟的遺孀而已,你以為是對我好啊?”

  說罷,她瞥安娘子一眼,自去洗手,拿起藥箱,牽過那頭懶驢,從小門出去。

  她記得孫懷說過廣陵郡王在皇城司,徑直便騎驢過去了。

  皇城司離馬行街近,長公主府卻要遠上許多。

  她都想好了,若傅九衢不在皇城司,大不了再騎著毛驢去長公主府找他。

  可是今兒巧得很,辛夷剛到皇城司大門,傅九衢的座駕就出來了。

  孫懷眼尖,一眼就看到她。

  “張小娘子。爺,是張小娘子。”

  傅九衢眼皮微微一動,打開簾子一角,見孫懷來勁地揮著手,辛夷看到他們,正騎著那頭蠢驢走過來,不由哼聲,放下簾子整了整衣裳。

  “你問問她,來做什么?”

  這時,辛夷已經近了車駕,恰好聽到傅九衢的話,不等孫懷開口,她便笑了起來。

  “我是來給郡王道謝,順便請平安脈的。不知郡王當下可方便?”

  傅九衢慵懶地倚在車里,半晌無聲。

  孫懷在一旁不停地搓手,朝辛夷擠眉弄眼。

  “方便,方便的。我們爺正準備回府,閑著呢。”

  “狗東西!”傅九衢低斥一聲,差點被孫懷氣笑了,“多大的狗膽,你就把爺給安排了?”

  孫懷嘿嘿笑著,“小的不是看爺這兩日子身子不適,恰好張娘子來了,想讓她給爺診治診治么?”

  傅九衢坐著沒動,聲音不冷不熱。

  “回去吧。”

  孫懷愕然,“爺,回哪兒?”

  傅九衢瞇眼瞟他,“傻成這樣,我看你這差事,別當了。”

  孫懷登時意會過來,含著笑不停地擺手,示意車夫將馬車再駛回皇城司。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