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121章 喜得旺鋪
  辛夷扭頭一看,猜測道:“為路上派發紅包的?”

  噗!湘靈笑了起來。

  “那叫接福袋。”

  辛夷唔一聲,虛心請教。

  湘靈道:“大戶人家親眷多,前來拜年的賓客也多,年節就只得那幾日,是沒有辦法一一應酬的,這才放出接福袋,來拜年的,便將拜帖放在里面。禮數到了,彼此都不必麻煩。”

  辛夷訝然地看著她,不住地點頭,“這個辦法不錯。”

  過年走親戚,有時候確實頭疼。尤其像長公主府這樣的人家,大把借著拜年的時機前來套近乎的官吏,“接福袋”的存在,可以說很好地為賓主之間開辟了一條不讓彼此尷尬的新通道,不得罪,不回應,十分科學。

  辛夷見不到傅九衢,沒有辦法確定店鋪的租契是不是與他有關,但私心里又覺得不會是他。

  廣陵郡王行事高調,對屬下摳門,對她更是百般刁難,恨不得人人都欠他一屁丨股債才好。這樣的人,哪里會做了好事不留名,掏一大筆銀子還不告訴別人?

  這暗中做好事的風格,很像曹翊。

  辛夷又拖兒帶女地去了曹府。

  很不巧,剛到曹府外面的朱雀門街,就碰上了孫喻之的馬車。他是從曹府那個方向過來的,車簾垂下,車里的孫喻之并沒有注意到路邊的辛夷。

  辛夷站在一邊,也沒有前去招呼。

  等孫喻之走過,她牽著驢子便掉了頭。

  “走,我們看鋪子去。”

  三小只很是奇怪,“娘,我們不去了嗎?”

  “不去了。”

  她心里已認定是曹翊盤下的鋪面。可是,既然曹翊叮囑孫喻之不要向她透露,肯定是為了保護曹皇后的私隱,即使她前去相問,他又怎么會承認呢?

  罷了。

  辛夷釋然。

  既然已經接過了契約,便不好再矯情,不如放手去經營,將來賺了錢,再踐行還錢的承諾便是。

  ~

  馬行街上車水馬龍。

  平常就鬧熱,年節上頭更是如此。一路行去,飲食果點、胭脂水粉、首飾釵環,筆墨紙硯,應有盡有,店輔里的商品更是琳瑯滿目。

  孫家藥鋪在馬行街北面,背靠著五丈河,再往北去是景陽門,正是繁華地段。

  但此刻,門楣上光禿禿的,孫家藥鋪的匾額早已經被人取下,門外有一把鐵將軍守門,鑰匙就在辛夷的手中。

  辛夷望著店門,內心感慨無比。

  她將三個孩子一個接一個地從驢車里抱出來,又將鑰匙交給良人,示意她去開門。

  “娘,以后這里就是我們的家了嗎?”

  小三念的鼻頭被霜風吹得紅撲撲的,看著像一個可愛的小精靈。

  辛夷十分喜愛她,聞言抿笑,摸摸她的腦袋。

  “是我們暫住的地方。”

  “那不是家嗎?”

  辛夷意識到孩子對“家”這個詞十分敏感,想了一下,點點頭,“算半個家吧。”

  孩子不理解,歪歪頭,“怎會是半個?”

  辛夷笑道:“等娘賺著銀子把它買下來,就是整個了。”

  三小只都雀躍起來。

  他們無比相信娘的本事,相信她早晚能買下這個鋪子來。

  湘靈和良人打了鎖,取下門板望里一看,驟地瞪大了眼睛。

  “姐姐,你快來看。”

  “怎么了?”辛夷走過去,也是一驚。???.

  她今天過來原是想打掃一下的,可是里面干干凈凈,無論是藥品還是器具都擺放得整整齊齊,地面也很是潔凈,一看便是細心灑掃過的。

  這一定是孫喻之做的。

  別人對藥品歸納不會像他這般專業和細致。

  辛夷微微一笑,覺得自己盡遇好人。

  “噢!噢~”

  三小只興高采烈地往里沖去。

  門店寬敞,內堂整潔。后院共有三間臥室,一個雜物間一個倉庫。有一扇后門通往臨水的小院,院子里堆放著雜物,院外有一條石階往下,連接五丈河,停著一艘小船。

  辛夷喜出望外。

  這簡直是拎包入住的好所在啊。

  “娘,我們什么時候搬過來。”

  “娘,我要住那間。”

  “我的,妹妹,我們一起住。”

  “娘說女孩子要一個人住一間。”

  幾個孩子蹦蹦跳跳,滿屋子亂跑。

  辛夷四處查看一下,走出來看到湘靈正和人在店門口說話。

  仔細一看,是張家村的溫姿。

  “張娘子。”溫姿笑吟吟同她打招呼,“聽說你要來這里開藥鋪,恭喜你呀,好大本事。”

  辛夷看湘靈吐了吐舌頭,知道她和溫姿是手帕交,肯定是什么都會說的。

  她笑道:“是呀,等準備好了便開張。”

  “那可太好了。”溫姿說著轉過頭,指了指斜對面的杜氏香藥鋪,盈盈地笑:“我在香藥鋪里上工,往后可以常來找湘靈了。”

  年節上,溫姿也換了一身新衣,本就有幾分姿色,如今打扮一番,笑起來更是好看,辛夷都忍不住多打量她幾眼。

  “好呀,往后就是鄰居了,你得空就過來玩。”

  溫姿連連點頭,玩笑地道:“會的會的,我若有個頭痛腦熱,肯定是要來勞煩張娘子的。”

  幾個女子正笑著說話,對面杜氏藥鋪便有人叫,溫姿應一聲,匆匆走了,到店門口還回頭朝湘靈笑著眨眼。

  辛夷看著興高采烈的湘靈。

  “溫姿年前不是議親了嗎?怎地又到香藥鋪來做工了?”

  湘靈一下子斂住了臉上的笑,為好姐妹鳴不平。

  “她那個繼父收了人家的彩禮,卻舍不得分出一點來給她做嫁妝。明明想做小人,又怕親家不喜,剛好對面的香藥鋪開張,缺人手,他便打發溫姿來了,自己賺嫁妝。”

  溫姿的娘和繼父有一個弟弟,也是十五六歲的年紀了,繼父要留著銀錢給他的兒子說親,自然會薄待繼女。

  辛夷暗嘆一聲,“不知溫姿議的哪一戶人家?”

  這個時代的女子嫁人,相當于人生的第二次投胎,辛夷同情這女孩,忍不住關心。

  湘靈一聽,臉色更為黯淡了幾分。

  “是謝家三郎,他前頭那個娘子生孩子去了,留下一個三歲的孩兒,溫姿也是去給人做續弦的。”

  她用了一個“也”字。

  辛夷愣愣,搖頭一笑。

  湘靈似乎覺得不妥,尷尬地道:“姐姐,我不是說你……也不是說做續弦不好。只是那個謝三郎好酒好色,我聽說不是個好的。”

  辛夷并不在乎張小娘子以前的身份,見湘靈臉有糗色,不由一笑,拍拍她的背。

  “女兒當自強。自己賺銀子,自己做主,那才是好的。否則,不管嫁到什么樣的人家,都得低眉順目地看人家的臉色吃飯。”

  湘靈抿了抿嘴,望著她,眼睛亮晶晶的。

  “我覺得姐姐說得對。姐,我偷偷告訴你,我攢了這么多錢了。”

  她比了一個巴掌,那喜悅的模樣差一點把辛夷樂死。

  “走吧,干活去。咱們把后院再掃整掃整,過幾日,便搬過來。”

  從前湘靈和良人兩個,除了在家里做些女紅,下地幫農,便是陪父母出攤。

  家里一年到頭也攢不下多少錢,她們上頭有兩個哥哥,娶嫂子、生孩子,花費都不少,不會有銀子落到她們自己的手上,到了適婚年紀,恰逢張家村“鬧水鬼”,日子更沒有盼頭。

  一切的改變都因辛夷的到來。

  大哥和二哥聽了辛夷的話,在虹橋北岸去販石炭,趁著年節前最冷的那段日子,狠狠賺了一筆錢,爹娘的攤子得了辛夷的點拔,添了幾味新鮮的糕點,生意也更好了起來,如今又在旁邊另外賃了個攤位,由兩個嫂子在看顧,賺到的錢,一半充公,一半由她們自己拿去小家里用。

  湘靈和良人也是一樣,因為辛夷的到來,她們得到了“兒女平權”的待遇,她們在辛夷這里賺的銀子,也是一半拿回家,另一半自己攢著當私房錢。

  人生最怕是無望,如今的張大伯一家,有的是盼頭,有的是希望,渾身都有用不完的勁兒。

  大年初七,辛夷搬家的那天,張大伯特地吩咐兒女和媳婦,大大小小都不出攤,不去干活,借了小曹娘子家里的牛車,加上自己的一輛,同來幫辛夷搬家。

  小曹娘子也來了,牽著鐵蛋,里里外外地忙活,笑逐顏開。

  聽說張小娘子要去馬行街開醫藥鋪,整個張家村的人都沸騰了。當牛車拉著辛夷那些家當駛離村莊的時候,許多人都跑來瞧熱鬧。

  村里人,少不得嚼舌。

  如今的辛夷和當初的張小娘子大不一樣。穿著、打扮、氣質、神情,宛若新生……尤其那一臉伴隨她多年的癰疽暗疹,已然漸漸地褪去。

  她皮膚本就生得白,再稍稍化個妝容遮蓋一下,便不見痕跡。整個人神氣起來,自信讓她站在人群里總是比別人更打眼,氣場不輸任何官家娘子。

  有人便說她是傍上了廣陵郡王,有人說是殿前司的曹翊,才得了如今的富貴,總歸沒有一個人覺得她是憑自己的實力。

  辛夷不以為意。

  有好地段,好鋪子,好醫術,她不好好去做營生,哪里來的閑心與人爭論這個?

  ------題外話------

  今天更新晚了,抱歉。

  感謝姐妹們的支持,比心喲~~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