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99章 南去壽州,漕船夜話
  說那奇楠沉香是一盒,其實錫匣里只有一坨。

  說它只有一坨吧,卻貴重似金。

  辛夷感動得快哭了,長公主當真是個心善之人,大抵也不識人間煙火,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吧。

  奇楠沉香沁人心脾,辛夷嗅來神清氣爽,不由就“動了真情”,對長公主道:“我知道世上尚有一種奇香,和這個香不同,卻各領風騷,倒是誰也不輸誰,等我往后尋來,再孝敬給長公主。”

  趙玉卿最喜歡乖巧懂事的女娃子,聞言笑出聲來。

  “那我便先謝過張娘子了。”

  周憶柳帶著三個孩子過來,便聽到屋里的歡聲笑語。

  她問門外侍候的丫頭,“殿下何事如此開懷?”

  丫頭都聽在耳朵里,大抵也有幾分艷羨,幽幽一嘆。

  “張娘子真是個能說會道的主兒,幾句話便把長公主哄得喜逐顏開,把曹大姑娘送給她的沉水香轉贈給她了。”

  周憶柳眼眸微微一暗。

  且不說那奇楠沉香的價值,就說它可是長公主未來兒媳婦曹大姑娘的心意呀?

  丫頭瞟她一眼,“小周娘子,我們成日在殿下跟前伺候,也沒得到一塊呀。殿下對張娘子也真是大方……唉,我得不得也就罷了,你對殿下可是熬心瀝膽,長公主夜不安睡,你便衣不解帶的侍候,看你這些日子,都瘦得脫形了……”

  周憶柳嗔怪地瞪她一眼,笑一笑。

  “不可背后議論主子的是非,長公主什么心性你還不知么?她是仁厚的人,只要我們忠心侍候,哪里就會少得了我們的好處了?”

  說罷她便撩起裙裾進去了。

  三小只進了屋,向長公主和傅九衢問了安,便不約而同地湊到辛夷的身邊,那依戀的模樣,無異于對自家的親娘。

  長公主看在眼里,與周憶柳對視一眼,搖了搖頭。

  之前,趙玉卿確實生出過把孩子接到府上,讓周憶柳撫養的想法。這些日子,周憶柳想三個外甥,常常背著她以淚洗面,長公主也看在眼底。

  但孩子的眼神騙不了人。

  他們喜歡這個后娘,視若親生,趙玉卿就不能硬生生分離人家母子,即便是以愛和撫養的名義。

  “娘,這黑不溜秋的木頭疙瘩是什么呀?”

  小三念是個好奇寶寶,惹得長公主笑個不停。

  辛夷捏捏她,抿嘴一笑,“怎么和娘一樣沒見識,這個可是寶貝,是長公主殿下送給我們的。三寶,你們還不快去跟長公主道謝。”

  三念恍然大悟,開開心心地走到長公主的跟前,提起裙子便端端正正跪下去,朝長公主磕了個頭。

  “多謝長公主殿下,您是最好的阿奶,比我的親阿奶還要疼我。”

  這小家伙就是嘴甜,哄得長公主笑得合不攏嘴,那眼神啊,又不經意瞄向傅九衢,心里又喜又愁。

  這臭小子什么時候才能給她也添上一個兩個這樣的寶貝,那才叫天倫之樂呢。

  有了三個孩子,院子里熱鬧起來。

  傅九衢從頭到尾沒有說話,看著辛夷巧舌如簧地騙走了母親的奇楠沉香,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但卻沒有拆穿她的謊言。

  在福安院里陪長公主用了一碗粥,他便起了身,朝辛夷掃了一眼。

  “三個孩子先放在母親這里,讓他們姨母看著,你隨我去一趟皇城司。”

  他語氣淡淡,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屋子里的氣氛登時便沉了下來。

  皇城司是什么地方?

  去那里自然沒有什么好事。

  長公主臉上的笑容斂住,面色稍稍沉下。

  “張娘子這點歲數,你不要為難她。”

  兒子辦案的手段她多少聽過一些,生怕這小子不知輕重。

  傅九衢聽了,暗嘆一聲,“兒子明白。”

  他知道母親一輩子沒有吃過苦頭,被皇室保護得極好,養成了一副良善柔弱的性子,別說辛夷是個人,就算她是一只油老鼠,他這個親娘看到,也不會忍心他去踩死的。

  辛夷不知傅九衢又打什么主意,回頭看看不太情愿的三小只,無奈地道:“我要去幫傅叔破案子,你們乖乖待在姨母這里,聽姨母的話,聽長公主的話,等我回頭來接你們,知道了嗎?”

  三小只最是依賴母親的年紀,可他們又比尋常孩子懂事,知道大人是去做正事,都乖順地點頭應下。

  “娘早點回來。”

  辛夷拍拍孩子的腦袋,抱著那個小錫盒走出福安院,雙手緊緊,好像松手就怕它會飛走似的。

  傅九衢哼笑,“你準備抱著它去皇城司?”

  辛夷挺直脊背,說得嚴肅,“那是自然,長公主所贈之物,金貴得很。”

  言下之意,這是長公主送給她的東西,傅九衢再不要找什么借口要過去了。不然,就是他不孝。

  傅九衢臉色不變地掃她一眼,笑了笑。

  “我勸你寄存我府上,不然拿著它出門,多有不便。”

  寄存在他的府上?辛夷可沒有忘記來找他要《藥王殘篇》和《陳氏本草》的艱難。

  她重重一哼,“不必了。我力氣大,拿得動。”

  傅九衢哦一聲,想了想,但笑不語。

  ……

  晚膳后,三小只在長公主的福安院玩耍,沒有等來辛夷接他們,卻等來了從皇城司來的衛矛,他捎來了廣陵郡王給長公主的口信。

  “郡王要去壽州辦案,把張娘子一并帶走了。郡王臨走前,叮囑屬下一定要告訴長公主,三位公子千金要差人好生看顧著,大寶性子沉穩還好,二寶十分調皮,定要小心他,身邊不可缺了人看著。三寶身子嬌弱,夜里睡覺卻愛踢被,切不可讓她受了凍……”

  長公主眉頭都揪緊了,氣得變了臉色。

  “何時走的?”

  衛矛道:“走了一個多時辰了,想來此刻已上了汴河……”

  一個時辰都不知道飄多遠了。

  這個時候才差人來稟,分明就是怕她這個做母親的以年節為由阻止他出行,故意不辭而別。

  可是……

  趙玉卿突然皺了眉頭。

  “他去壽州辦差,帶張娘子做什么?”

  衛矛遲疑一下,笑道:“臨走前,郡王身子不太爽利。孫懷說,有張娘子看顧著會放心些,畢竟走一趟壽州這么遠,年節頭都休沐在家,也不知那邊有沒有好的醫官……”

  可以說,傅九衢摸透了長公主的脾氣。

  哪有母親不心疼兒子的?

  聽說他身子不爽利,當即覺得辛夷跟在他身邊百利而無一害了。

  至于什么孤男寡女相處一室的這些忌諱,在一個疼愛孩子的母親眼里,都不算什么。

  更何況,在趙玉卿看來,傅九衢已經答應了娶曹漪蘭,即便他私底下與張娘子有些什么茍且,男歡女愛的事情,不算什么大事,畢竟張娘子是個寡婦,不是黃花大閨女,只要她自己應允,兩相歡愛,難不成自己的兒子還能吃虧不成?

  長公主對傅九衢不告而別的火氣,一下子便煙消云散了,連忙讓錢婆子去招呼三小只過來,笑容滿面地哄著三個孩子,只說娘出了遠門,讓他們在府上住著,要什么就給長公主阿奶說……

  然而,周憶柳看著長公主慈祥的笑容,卻怎么都笑不出來。

  她與傅九衢直接的交集不多,但因她成日在長公主身邊侍候,見傅九衢的時間遠比旁的丫頭多上許多……

  身為一個有心的旁觀者,周憶柳自認比傅九衢更為了解他自己——

  因此,在她看來,傅九衢對張娘子的心思,很是不同尋常。

  他會允許這樣一個低賤的小寡婦接近他,甚至有肌膚之近也不甚在意,他遠去壽州也不忘帶著她同行,即使找了一個“身體有恙”的借口,但周憶柳卻覺得那只是廣陵郡王搪塞長公主的話術罷了。

  廣陵郡王對張娘子的縱容,也不是她和府里任何一個丫頭,甚至曹漪蘭那個準未婚媳婦能夠得到的恩寵……

  張娘子是和他身邊每一個女子都不同的存在。

  此去壽州,一男一女在外接觸更多,更不受約束。

  興許不等曹漪蘭嫁進來,長公主府里頭就要多一個主子了。

  周憶柳心下酸澀。

  但她如此卑微,又能如何?

  ……

  辛夷是在前往壽州的船上用的晚膳。

  莫名其妙被“綁架”上船,她見不著三個孩子,很不踏實。

  但傅九衢去壽州是為調查沉船一事,她當夜親自撈出女尸,脫不了干系,有把柄在傅九衢的手上,實在拿這個皇城司的老板毫無辦法。

  辛夷上了船,才明白傅九衢讓她把奇楠沉香寄存在府上的意思,不過,她仍是覺得帶在身上更為放心。為此,她特地找孫懷要來一個小布袋,把放著奇楠沉香的錫盒系在身上,不論吃喝拉撒都帶著,寸步不離,那一副“貪財如命”的模樣,落在傅九衢和蔡祁的眼底,當真是好笑。

  漕船一路南下,天漸漸黑沉,兩岸有零星的燈火,不知誰家稚子在引頸高歌。船上的燈火落在汴河的波光里,將河面照得迷離而婉約。

  辛夷坐在甲板上,懷抱錫盒,嗅著河風,感覺自己行走在宋詞里……

  “欲去又還不去,明日落花飛絮。飛絮送行舟,水東流。”

  她低低吟了一句,正在船艙吃喝的蔡祁聽見,噗地笑出聲來,誒一聲拔高音調喚她。

  “小嫂還會做詩呀?”

  辛夷回頭,懶洋洋一笑:“會。不信你問郡王。”

  傅九衢神色清冷,看著甲板風燈下的小娘子那臉上的盈盈笑意,也不知臉上涂的是什么胭脂,一番弄粉調香,看著竟有了那么幾分姿色,眼神熱騰騰的扎眼,腰肢兒也格外的細,和當初真是大不一樣。

  他哼一聲。

  “你做的詩?是唐代顧況的短歌行嗎?我欲升天天隔霄,我思渡水水無橋,我欲上山山路險,我欲汲井井泉遙?”

  一聽這話,侍立在側的段隋就寒了脊背。

  就因為他讀書少,回去說是辛夷所寫,被罰了半年俸祿。

  “張娘子,你可快別做詩了。”段隋忍不住多了一句嘴,“你一首詩就害我沒了半年俸祿,你若再做幾首,那不得要我的命啊?”

  蔡祁:“哈哈哈哈哈!”

  辛夷嘿一聲,手指撫著錫盒,背靠著帆板,望向夜下的汴河水,笑得十分自然,覺得自己儼然就是李白和杜甫之流了。

  “上次是失策,隨便瞎扯幾句罷了。”

  瞎扯是其次,失策才是主要,因為她當時忘了這些宋人也是學過唐詩的,犯了穿越大忌……

  蔡祁輕佻地瞟了她一眼,又看看傅九衢冷淡的模樣,突然放下酒盞,來了興致。

  “那你做一首來聽聽?”

  辛夷抬抬眉,“做什么?”

  蔡祁想一想,望向傅九衢。

  廣陵郡王一身白袍,在河風拂動下微微擺動,幽深的雙眼涼沉帶笑,蔡祁眉梢眼角全是壞笑。

  “你為廣陵郡王做一首詩,贊其容貌,看看你做不做得出來……”

  辛夷笑道:“我若做出來了呢?”

  蔡祁拍拍腰間玉佩:“你若做出來,我便將此玉添做彩頭贈你。但詩句不可落于俗套……”

  “俗套?嘿,小看我。”辛夷托腮望來。

  傅九衢晃了晃手中的酒盞,懶洋洋垂著眼,睫毛不動,不去看辛夷,就好像與己無關。

  辛夷眉梢一揚,一句詩迅速浮上腦海。

  “公子只應見畫,此中我獨知津。寫到水窮天杪,定非塵土間人。”

  蘇軾尚未出仕,他寫的詩,傅九衢和蔡祁總沒有聽過吧?

  辛夷吟得輕描淡寫,韻味無窮。???.

  傅九衢握盞的手卻頓在半空,雙眼半瞇審視辛夷。

  蔡祁則是哈哈大笑,“好,極好極好。小嫂巾幗不讓須眉,才華橫溢。換我就做不出如此肉麻的詩句來了。”

  他解下腰間的玉佩,讓長隨送到辛夷的手上。

  “這塊玉歸小嫂了。”

  辛夷喜滋滋地接過,塞入懷里。

  背宋詞罷了,她念書那會兒語文成績可是班級第一,信手拈來不在話下。

  當然,對于詩句的內容,她只是覺得適合此刻的傅九衢,卻渾然不覺,用這首詩來贊美一個男子,會在他心里造成何等的沖擊……

  傅九衢沉默片刻,抬手將杯中酒飲盡,起身走到甲板,對還在心里默默算計手里的銀錢和頂租鋪子的辛夷,涼涼一嘆。

  “何必苦苦以求?”

  他的話沒有說完。

  低著頭的辛夷,用了好片刻才消化掉這句的意思,從得了香藥又得玉佩的美好中回神——

  “郡王,我并無他意……這,誤會了!”

  “罷了。”傅九衢轉身,“夜里風大,早些歇了吧。明日一早便到壽州,還有正事。”

  辛夷:“???”

  看他長身而去,辛夷慢條斯理地擦了擦玉佩,笑出聲來。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我不會自甘墮落的啊,郡王為何就是不放心?”

  夜里的風確實大,傅九衢好似沒有聽見。

  他的身影消失在船艙里。

  辛夷嘴角一挑,低低一笑,跟著起身回去睡覺。

  半夜里,她做了一個夢,傅九衢在搶她抱在懷里的奇楠沉香,她明明有那么大的力氣,卻怎么也扳扯不過傅九衢,氣得她在夢里罵出聲來。

  “堂堂廣陵郡王,心思如賊,我都窮成這樣了,你仍不肯松手,信不信我魚死網破——”

  “魚死不死不知道,再不醒來,你就要死了。”

  傅九衢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冷沉如冰,讓辛夷激靈一下睜眼,這才回到現實,發現船身正在劇烈地搖晃。

  一陣抖動,她頭昏眼花,差點從榻上彈起來。

  她身子不受控制地東倒西歪,根本收勢不住,只能條件反射地揪緊傅九衢的袖子……

  然而這時,船身傳來更大的一次晃動,好似往旁邊傾覆一般。

  辛夷啊的一聲低呼,不由自主地撲上前去,穩穩落入一個精實的懷抱。

  帶著奇楠沉香的香味。

  抱緊,不放。

  ------題外話------

  今天兩章八千字,么么噠~~

  謝謝姐妹們投票和打賞,雙倍月票期間,有票的不要留了呀,嘿嘿,感謝感謝~~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