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64章 勸你矜持,少殺紅粉。
  暖閣里好一陣安靜。

  片刻,趙官家清清嗓子,“胡鬧!”

  雖是斥責,語氣已不如方才冷漠,一副姐夫說小舅子的態度,頗為語重心長。

  “這話不可傳出福寧殿,讓人恥笑便罷了,若是讓你姐姐知曉,少不得又是一番訓誡。”

  張小娘子什么身份,在座的心知肚明。

  不過,男人最懂男人。趙官家雖不認同曹翊的想法,卻也不覺得此話突兀或是不可理喻。男人嘛,就襠里那點事,喜歡女子再正常不過。只是張小娘子素有丑名,這小舅子口味實在獨特就是了。

  曹翊微微一笑,沒有頂撞皇帝。

  傅九衢卻無所顧忌,眼梢一抹冷色。

  “曹指揮使出身高門望族,難道不知你對平民女子的喜歡,最是無情?勸你矜持,少殺紅粉。”

  曹翊嘴唇動了動,仿佛要說什么,最后只是低低一笑。???.

  “曹家世代將門,起于軍屯、見慣草莽,與人結交從不問出身,沒那么多講究和規矩,比不得郡王府上。”

  奇怪的硝煙味,讓趙官家眉頭皺了起來。

  便是淪為陪襯的張堯卓,也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兩個人不是來合伙掐他的嗎?怎么自己先斗了起來?看來傅九衢并沒有站曹家,張堯卓認為他還可以再爭取爭取。

  “郡王有所不知,國舅爺家的禮教自與旁人不同,開化灑脫、不拘小節,娶個平民二嫁女算得了什么?即使有流言蜚語,也難傷秋毫……”

  這不是暗指他們曹家不懂禮教、行事放浪嗎?

  曹翊黑眸微暗,但笑不語。

  再瞧趙官家,臉色卻沉了下來。

  眾所周知,曹皇后入宮前嫁過人,是離異后再嫁今上,成為了官家的第二任皇后。

  時下女子再嫁本不鮮見,民間對此也較為寬容,但是趙官家娶曹皇后卻非本意,只是被迫聯姻罷了。沒有人知道趙官家對皇后二嫁女的身份到底介不介意,反正張堯卓借機酸曹翊一把,恰好戳到皇帝的脊梁骨了。

  暖閣里突地低壓。

  “微臣失言,請官家責罰。”

  張堯卓趕緊賠罪,臉色惶惶,心里卻在暗笑——趙官家不高興,恥辱或不悅,只會讓他更加憎惡曹皇后而已。

  “罷了。”

  趙官家低低咳嗽兩聲,內侍趕緊端上茶盞,但見他不徐不急地淺泯一聲,嘆口氣。

  “朕近日身有不適,不想聽你們爭來斗去,互道長短。”

  “微臣不敢,微臣……”

  趙官家抬了抬手,阻止張堯卓繼續說下去,“案子的事,你們各有各的道理,朕夾在中間也是為難。這樣吧,以三日為限,你們誰能找出更有力的證據,證明張小娘子有罪或無罪,朕便準他所請。”

  皇帝不好做,好皇帝更難。

  想要一碗水端平?難上加難。

  趙官家看三人默然不語,腦袋又痛了起來,他抬手捏捏太陽穴,闔起眼。

  “下去吧,此事不必再議。至于密信和汴宮行幫一事,交由皇城司查處,開封府不要插手。”

  皇城司只聽命于皇帝一人,也有探事、緝捕和鞫獄的權力。

  一聽這話,張堯卓心里便酸了,深深看一眼傅九衢,笑著拱手跪安。

  在曹翊離開福寧殿前,趙官家特地叮囑他,“去坤寧殿瞧瞧你姐姐吧,她近日染了風寒。”

  “是,謝官家恩典。”曹翊退下。

  轉頭,這位官家就在福寧殿待不住了。他滿心煩悶地想著臣子們的爭執,最后沒去看生病的曹皇后,而是去了張貴妃的寢殿。

  ……

  張貴妃閨名雪亦,與當今趙官家相差足足十四歲,比曹皇后也小一輪,年不足三十。

  對皇帝來說,貴妃是一個水靈靈鮮嫩嫩的俏人兒,潑辣時伶俐可人,乖巧起來也溫柔小意,是和曹皇后截然不同的解語花,便是寵成了小心肝,橫行后宮他也是睜只眼閉只眼。

  寢殿里,宮女們屏息凝神,沒有看到官家駕到,而張雪亦正在隨曲起舞,臉龐紅潤潤像染著一層胭脂,雙眼嬌氣媚人,身體柔韌得仿佛一個軟骨的妖精……

  趙官家向來奉行儉樸,卻愿意慣著他的小心肝,殿里一應擺設奢華精致,比皇后宮中有過之而無不及。

  “哎呀!官家怎么來了?”張雪亦回頭一盼,像是剛看到似的,滿心歡喜地笑著奔向他。

  趙官家面帶笑容地坐下,抬抬手。

  “繼續跳,把曲子跳完。”

  張貴妃不肯再跳了,臉兒嬌嬌地走過來,不顧宮女在場,往皇帝腿上一坐,摟住他的脖子,便端詳他的臉。

  “讓臣妾來猜猜,是不是又有哪個不曉事的東西惹官家生氣了?哼!官家也是太仁厚,這些朝臣一個個都恨不得欺到您頭上去……”

  “貴妃!不可妄言……”趙官家拍拍她的后背,示意宮女們退下。

  沒了外人在場,張雪亦更是肆無忌憚,嬌笑著取下官家的發冠,把他拖到軟榻躺下,騎在身上為他松筋捏骨。

  趙官家放松下來,便把福寧殿的糟心事說給她聽。

  張貴妃看他一眼,細聲軟語。

  “臣妾不像皇后娘娘一樣懂那么多道理。臣妾只知道,官家便是天,誰讓官家不高興,便是天下臣民的敵人。”

  趙官家和顏悅色,“你啊,就會哄朕開心。”

  張雪亦道:“原本就是如此。依臣妾所見,廣陵郡王沒有錯,我大伯更是沒有錯,錯就錯在那個張小娘子。一個村婦鬧得君臣爭執、同僚失和,官家活該把她收拾了,這才能消停。”

  趙官家嘆氣,“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重樓護她,桓齊(曹翊表字)也護她,朕是左右為難啊。”

  張雪亦道:“這個張小娘子即便沒有殺人放火,但知情不報,也是大罪呀。她明知馬錢子樹禍害張家村,默不作聲。明知崔友有罪,卻不報官。就算她不是兇手,也居心不良,活該法辦!那官家秉公處置,誰又敢說長道短呢?”

  趙官家眉頭微皺,良久沒有吭聲。

  殺一個無辜女子來平息事端,或許會讓人心有不服。

  那殺一個本就有罪的女子呢?

  “貴妃所言極是。”

  ……

  耳邊風吹過皇城比大雪天的冷風更為致命。

  然則,此時仍在開封府大牢里的辛夷并不知情。而長公主府里,周道子被請入花廳吃酒,還在等廣陵郡王的消息。

  孫懷為周道子準備了他愛吃的叫花雞,還有龍津橋的荔枝釀和羊羔酒,伺候得十分周到。

  周道子慢吃慢喝,意態閑閑。

  “孫公公,你說老夫今兒在公堂上,表現如何?”

  “好。”孫懷笑盈盈地為他斟酒,“雜家聽著都差點相信了呢。”

  周道子不悅地哼聲,“此話差矣。除了三寸君子那四個字,老夫的話哪一句不真?即便張堯卓去找官家詢問,也是如此而已。”

  周道子便是前翰林院醫官使周濟。他在公堂上說的那些事情,本就是實話。只不過,陳儲圣并沒有在胡琴上刻過“三寸君子”四個字,也沒有說過要傳給子孫后代這種話。

  但這已經無人可以證實。

  傅九衢讓他假刻“三寸君子”,除了證實胡琴是陳儲圣所有,還有一個目的,便是希望能以此換回官家對當年情分的懷念,等皇城司重問陳儲圣家滅門一案時,官家的心能有所傾向——

  畢竟此案,不會比張家村水鬼案來得簡單。

  ……

  傅九衢回來的時候,周道子正喝得紅光滿面,突見郡王沉著冷臉進門,那口酒便喝不下去了。

  “郡王此行是……不太順利?”

  傅九衢脫下大氅遞給孫懷,慵懶地坐下,面容冷寂如霜。

  “官家給了三天。”

  “三天?”周道子聽完福寧殿的事情,放下叫花雞,重重地哼聲,“這分明就是向著張堯卓嘛。咱們這位官家,如今倒是成了一個多情種。后宮三千佳麗只寵一人……”

  傅九衢抬手制止,不許他議論官家私事。

  “三日內,我們要做好準備。”

  孫懷:“爺,準備什么?小的去辦。”

  傅九衢眼眉微撩,淡淡冷笑。

  “搶人。”

  搶?孫懷和周道子二人對視,摸不著頭腦。

  外面卻傳來孩子的聲音。

  “傅叔,傅叔回來了嗎?”

  “娘在不在?娘有沒有跟著傅叔回來?”

  ……

  ------題外話------

  姐妹們,明天(6月8號)汴京小醫娘就要入v了,有沒有感覺到意外or驚喜?

  千字3分或5分的價格,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卻可以買到二錦用心寫出的一行行與愛有關的文字,得到二錦最衷心的祝愿和初吻(皮一下),所以,還不買買買,是要等到雙11打骨折嗎?哈哈哈~~~

  PS:有一個事情要提前說明,因為目前已連載到17萬字,但章節收費是從11萬字左右開始,所以,會進行倒v操作,也就是說,你們之前看過的一些免費章節會成為v章,多謝理解~~

  最后,希望有錢的姐妹捧個錢場,給二錦一個全訂,二錦將不勝感激。

  當然,不愿為看過的章節付費,二錦也能理解,只要是正版訂閱,就是我的小心肝小姐妹。哈哈哈,掏心給你,360度旋轉跪求您的支持!!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