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62章 意外!搶著來幫她……
  張堯卓擺擺手,衙役向后退去。

  廣陵郡王不徐不疾地笑。

  “怎么不審了?本王等著看呢?”

  一瞬間,辛夷從張堯卓的臉上看到了變幻不停的情緒。難堪、憤怒、無奈,以及對未知的焦慮。

  辛夷不得不感慨人設的神奇力量。傅九衢天生就有一種讓人不爽卻無可奈何的勁兒。一個眼神,一個笑,什么都不說,卻帶來無窮壓力。

  “咳!”

  張堯卓一拍驚堂木,不再動刑。

  “小張氏,本府再問你,你和崔友、曹副都指揮使是什么關系?又是誰指使你用馬錢子下毒害人的?”

  辛夷淡淡一笑,“大人,從始至終,用毒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喬裝成崔友的前翰林院醫官陳儲圣。我和曹都指并無私交,彼此不熟……”

  張堯卓:“當著廣陵郡王的面,你還敢胡言亂語?你和曹都指不熟,為何在云騎橋當眾追他,為何曹都指會贈送你玉蘭釵?還有,本府提醒你,陳儲圣早已死于慶歷元年的一場大火,容不得你信口開河。”

  辛夷抿了抿干澀的嘴,扭頭看傅九衢。

  “廣陵郡王可為民女作證。”

  “一派胡言!”張堯卓抓住驚堂木就要拍下……

  “不錯。我作證。”傅九衢修長的手指擺弄著玉扳指,說得慵懶平淡。

  “郡王?”張堯卓面色微變。

  傅九衢云淡風輕地笑,“事發當日,我在藥王塔,是目擊者。雖說張大人并未傳我作證,但身為朝廷命官,本王責無旁貸。”

  張堯卓啞口。

  以前,對張曹兩家的明爭暗斗,傅九衢一向是誰也不得罪的態度,而今日他當庭為小張氏作證,相當于為曹翊出頭,令張堯卓十分惱火。

  “郡王可想清楚了?”

  傅九衢:“我耳朵不聾,記性尚可。”

  兩人說的就不是一回事。

  張堯卓有點惱羞成怒,哼笑。

  “據密信所指,水鬼案的幕后主使當日就在藥王塔。郡王以為,那人是誰呢?”

  這是警告傅九衢,如果幕后主使不是曹翊,那他自己就會有嫌疑,何必出頭惹一身麻煩?

  傅九衢玩味地笑,不答反問。

  “張大人,可還有別的證人證物要呈上公堂?”

  張堯卓不知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皺眉搖頭。

  傅九衢眼梢一撩,似笑非笑。

  “那輪到我了。”

  不給張堯卓說話的機會,傅九衢輕輕擊掌,“孫懷——”

  話未說完,大堂外傳來一陣喧嘩,吵嚷聲聲。

  一群百姓踮著腳歪著頭伸長脖子往里張望,手上拎著籃子、背上掛著孩子,全是從張家村趕來的村民。

  “我們要面見大人。”

  “我們是來請愿的。”

  “青天大老爺,有冤啦!”

  官差們橫刀攔在前面,可村民人數不少,一時間推推搡搡,嗓音尖銳,引來更多人圍觀。

  開封府前的街道,被圍得水泄不通。

  官差不得不敲鑼制止。

  “肅靜!肅靜。”

  吵鬧聲傳入大堂,張堯卓看一眼神色淡淡的傅九衢,冷笑著拍響驚堂木。

  “來啊,把鬧事者帶上堂來。”

  呼啦啦一群人往里擠,衙役將領頭的三五個帶入堂中。辛夷一看,最前面的人是小曹娘子和張大伯,以及張家村的族公。

  幾個人手持請愿書,上來跪拜后便為辛夷陳述。

  “青天大老爺,張小娘子醫術了得,誠實行醫,救治了無數張家村的婦孺孤寡,是個大好人呀!我們全村人都不信她會下毒害人,找秀才寫了請愿書送來,請大人過目……”

  請愿書上密密麻麻地寫著村民的名字。

  名字上蓋著一個個紅手印,長長的一張紙,看著十分驚人。

  辛夷很是意外。

  小曹娘子和她關系不錯,張大伯也會維護她,但她們不一定會想這個法子。即便想了,又如何能鼓動村民寫請愿書?

  是傅九衢做的?

  還是…曹翊?

  辛夷嘴唇蠕動一下,目光探究地盯著傅九衢。

  傅九衢微笑,眉梢揚揚,宛若春風。

  “張大人。”傅九衢目光掃過跪在堂上的小謝氏和劉氏母子,“三個刁民攪亂公堂,公然蒙騙大人,要重重處罰!”

  有了村民請愿書,小謝氏說張家村人人憎恨辛夷的那些話,顯然站不住腳。那么,她嘴里的證詞,就失去了可信度。

  張堯卓輕咳,“郡王,小謝氏的供詞雖是一家之言,但馬錢子下毒之事,小張氏仍是抵賴不得……”

  辛夷忽地一笑,“張大人,小謝氏信誓旦旦,說她親耳聽到我和王屠戶密謀用馬錢子下毒,還說王屠戶讓我把毒物收好,不要讓人發現。那么,我想問一句,我是如何用馬錢子毒害他人的?”

  小謝氏怔怔地看她片刻,結結巴巴。

  “毒物自然要入口。我又不是你,怎會知道你是如何下毒的?”

  辛夷突然笑了起來。

  馬錢子下毒已是共識。可是,好像除了她和陳儲圣并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下毒的途徑和方法。和小謝氏串供誣陷她的人,顯然也不知情。

  “你真是又蠢又壞!”辛夷平靜地道:“馬錢子的毒并非下在食物或是飲水中,而是通過種在水渠邊的馬錢子樹,等果實自然掉落水渠,經久浸泡后,果皮腐敗,毒素才會滲入水中,又因有水稀釋,毒性偏低,才會令胎兒畸形,產婦卻無恙……而且此毒不一定要入口,孕婦用渠中水洗劑衣物帕子再使用,亦對胎兒有影響。”

  辛夷當眾將陳儲圣周密的下毒方式說了出來。同時,她也道出了陳儲圣報復張家村的真正目的和原因。

  她說得很大聲,就像是為陳儲圣所遭受的滅門之痛而申訴和宣泄一般,字字冷肅,震驚滿堂。

  眾人早已變了臉色。

  大堂外的村民,也發出陣陣唏噓。

  辛夷繼續道:“既然有如此縝密的下毒方式,神不知鬼不覺就可以害人,我為何還要多此一舉,拿著馬錢子去和王屠戶那種殺豬匠拉拉扯扯,還讓小謝氏看見,抓住我的把柄?我是生怕別人不知情嗎?誰在說謊,大人明鑒。”

  小謝氏抖抖嗦嗦地尖叫,“不是你下毒,你怎會知道得這樣清楚?”

  辛夷微微一笑,“我是大夫,蠢貨!”

  張堯卓一拍驚堂木。

  “來啊,將小謝氏帶下去,聽候發落。”

  小謝氏左右看看,慌亂起來,哭著大叫冤枉。張堯卓嫌她礙事,早已不耐煩,擺擺手,衙役把人帶了下去。

  等哭聲遠去,張堯卓換上一張笑臉,對傅九衢拱了拱手。

  “郡王,即便小謝氏說了謊,但樁樁件件的證物都指向小張氏,也并非本府的臆測誣蔑。”

  “張大人言之有理。”傅九衢展顏一笑,慢慢扭頭,“孫懷——”

  “大人!”一個衙役匆匆進來,再次打斷了傅九衢。

  “京兆郡君和曹府大姑娘在堂外求見,說是前來作證。”

  張堯卓看向傅九衢。

  傅九衢卻緩緩瞥向辛夷,挑了挑眉,若有若無的一笑,擺手示意孫懷稍等。

  一個廣陵郡王沒完沒了,又來一個京兆郡君?張堯卓心里涼了幾分,但身為開封府主官,他不得不硬著頭皮審下去。

  “有請!”

  兩側衙役拄著殺威棍大呼“威武”。

  公堂上,氣氛莫名低壓。

  高淼從中走來,仍是一副冷冷淡淡的表情,不曾多看辛夷一眼。曹漪蘭就更是沒什么好氣了,看到傅九衢人在大堂,眼睛里恨不能伸出刀子。

  然而,面對張堯卓的詢問,曹漪蘭不得不口不對心地為辛夷說話。

  “玉蘭釵是我所贈,當日在云騎橋我瞧錯了人,誤會了張娘子,這才托七叔拿釵子給她賠禮。這事開封府曾大人親眼所見,他沒有告訴張大人嗎?”

  曾欽達尷尬地笑了笑。

  高淼接過話,一臉冷色地道:“曹大姑娘所言,我可以作證。”

  辛夷見狀,笑了笑,“大人,其實當日我和崔郎中,也就是陳儲圣去渠邊看馬錢子樹,郡君曾尾隨于我。她親眼看到我將渠里腐敗的果核撈出來,又打掉樹上的果實帶走。試問,我若有心害人,何必多此一舉?”

  高淼眉頭微蹙,冷著聲。

  “是,我親眼所見,我可以作證。”

  張堯卓看了一眼二人,不冷不熱地問:“郡君和小張氏有交情?”

  高淼面無表情,“交情談不上。但張娘子救過小侄的性命,張家村人盡皆知。”

  證人證物,一個接一個被擊碎。

  張堯卓頓了頓,目光冰冷。

  “既然案件有變,本府自當嚴肅處置。今日堂審到此為止。待查明因由,擇日再審……”

  緩兵之計?

  辛夷心下一惻,卻聽傅九衢輕笑。

  “擇日不如撞日。”

  他每次開口,就給人一種勝券在握的感覺,以至張堯卓不想正面碰觸他含笑的眼神。

  “郡王,即便郡君所言屬實,小張氏脅迫董大海,勾結馬繁和崔友前往藥王塔,殺人滅口,縱火焚塔仍有洗不清嫌疑。她背后是何人指使,意欲何為,本府一定要追究到底……”

  “張大人要的證據,我給你。”傅九衢笑得邪性而憊懶,終于說出了被再三打斷的話。

  “孫懷,呈上來!”

  ------題外話------

  傅九衢:我真不容易,想來幫個忙作個證,人人都來搶……

  曹翊:本人雖不在公堂,公堂上卻處處有我的傳說。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