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2章 廣陵郡王的藥
  辛夷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會見著活的傅九衢。

  還是以一個即將被他捏死的炮灰女身份……

  《汴京賦》主打元宇宙游戲概念,據說融合了汴京百業和民生百態,要重現“清明上河圖”、“州橋夜市”,“汴京八景”等等,做一部“游戲版的《東京夢華錄》”,帶玩家穿越繁華的7d汴京城,讓歷史文化活起來。

  因此,主創團隊特地請來了各行各業的專家,組成專家策劃組,共同設計游戲里的專業部分。

  辛夷是以中醫藥大學綜合改革試點項目小組長的身份接觸到《汴京賦》這款游戲的,她負責的正是汴京百業之——中醫藥。???.

  這就是她能輕易知曉孫家藥鋪那點破事的原因。

  而傅九衢在游戲里的人設就很逆天——

  他是當今皇帝唯一的妹妹衛國長公主的獨子,少年成名,文武雙狀元,特務機構皇城司的密使,天子耳目,可以在皇帝舅舅身邊帶刀行走的親從官,因他極為受寵,早早便得封爵位,儼然是京中世家子們膜拜的“帶頭大哥”,京中少女的春閨夢里人……

  除了辛夷,大概沒人知道他是大反派。

  還是一個即將要殺死她的人。

  想到這個,辛夷的嗓子眼兒便干癢起來,心臟跳得前所未有的快。

  對于有血有肉有痛覺的人來說,死不可怕,怕的是“慘死”。

  所以,勾引是不可能勾引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勾引。

  她只想離傅九衢越遠越好。

  “小蹄子,怎的這般沒有規矩?”

  劉氏是張家村有名的“神婆”,水鬼的說法便是從她口中得來。劉氏十分厭惡三兒媳婦,恨不得燒死了她才好。

  可廣陵郡王突然找上門來,自稱受了張三郎的托付,要他幫忙照料家中妻小。劉氏再是不情愿,也只得先忍著她。

  “廣陵郡王問你的話哩,啞巴了不成?”

  “哦。”

  辛夷看了劉氏一眼,嘴角微動。

  “回郡王的話,我在逃命,自然狼狽。”

  雨霧正濃,傅九衢的身形仿佛與煙雨融在一起,好看,卻慵懶漠然。

  “為何要逃命?”

  辛夷站到藥鋪的屋檐下,手一指。

  “她想抓我回去,燒死我。”

  劉氏沒有想到,這蠢笨如豬的東西在投河得救之后,膽子變大了,竟敢當場咬她,一時怒火中燒。

  “放你娘的屁!這賊婦得知三郎死訊,就和小甜水巷的王大屠戶眉來眼去,我不過罵她幾句,轉頭就投了汴河……”

  辛夷瞇了瞇眼,露出一絲笑。

  “是你們想逼死我,獨占朝廷給三郎的賻銀。”

  賻銀就是撫恤金,劉氏本來就沒有想過要分半個銅板給三兒媳婦,激惱之下,說得理所當然。

  “你娘老子還沒咽氣呢,何時輪到你個喪門星拿三郎的賻銀?分明是你想改嫁他人,故意克死三郎。”

  “我要能克,第一個克死你。”

  辛夷面不改色,搓了搓凍僵的手。

  “殺人是要償命的。不想我告官,就別再管我的事。”

  劉氏氣得直捂心窩子。

  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這個“浮尸還魂”的三兒媳婦,言行舉止與往常大不一樣,就像換了個人兒似的,莫名的瘆得慌。

  但在傅九衢的面前,劉氏不肯輸了理。

  “詛咒婆母,大不孝啊。郡王,你要為民婦做主,這小蹄子在家里就欺負妯娌,侮辱公婆,在外面又勾三搭四,從不給三郎留半分體面……”

  傅九衢陰晴不定地看著她。

  “既如此……”

  他清悅的嗓音,聽上去有一絲莫名的嘲弄。

  “那就讓她改嫁王大屠戶,眼不見為凈。”

  張家人如同雷劈了一般,愣愣看著傅九衢。

  這個廣陵郡王不是說和張三郎有過命的交情,兩個人“稱兄道弟”的嗎?哪有把兄弟的娘子改嫁他人的道理?

  “這不妥,郡王,這樣不妥……”

  張家人的尷尬,傅九衢視若無睹。

  他將韁繩交給身側的孫懷,慢悠悠下馬,攏一攏氅子,慢步到辛夷面前。

  “行遠離京前曾經說過,小嫂若有改嫁之意,當應許之。”

  傅九衢個子很高,這個角度的他,辛夷實在很難找到形容詞來描述,是艷色、是清雅,也是性感……

  大概這就是紙片人的魅力所在吧?

  集頂級畫師之長,用最好的技藝來勾勒,不可方物,世上無兩。

  只可惜,是個白切黑大反派。

  辛夷挑了挑眉梢,哼聲一笑。

  “郡王看我,像是吃不起豬肉的樣子?”

  傅九衢下意識地“嗯”聲,是一個疑問的語氣,許是沒聽明白,又許是驚訝于她的反應,這一個嗯字便在他的喉間輾轉,變得低啞纏綿。

  那種心尖被人撥弄的感覺又來了。

  辛夷輕咳兩聲,語氣平平地道:“我和三郎情比金堅,我不改嫁。”

  傅九衢低低一笑,像譏誚,“是嗎?”

  雨滴從藥鋪的屋檐上滴落下來。

  傅九衢半瞇著眼,睨著她,更進一步。

  他的身上有一股微雨清露似的香味。

  這是取木樨、蠟梅、海棠等物煉制而成的一種香胰子,最是風雅有情致。但這一抹芬香里,夾雜著隱隱的中藥味兒……

  辛夷忽然有點想笑,撩眉抬眼。

  “我的終身大事,不勞郡王操心。倒是郡王身上的暗疾,我可以助力一二。”

  傅九衢身姿有一瞬的凝滯,雙眼微微瞇眼,晦暗的光色勾勒出他修長削瘦的身影,嘴角似乎噙了笑,那近乎慘白的膚色,散發著令人生寒的冷。

  四目相對,空氣怪異地粘稠起來。

  辛夷眨了下眼,“郡王,我們做個交易吧?”

  *

  從汴京城東水門出來不過十余里地,就到了張家村。

  這個村子里的人,大部分姓張。張巡家的宅子臨水而建,一座青磚黛瓦的二進院落,住著十余口人,河邊的木岸與鄰里相通,水渠上的便橋那一頭,就是從京城來的官道。

  張家正在辦喪事,白幡布在門前飄來蕩去。

  外院搭好的靈棚下,坐滿了村鄰和宗親。

  看到辛夷跟著張家人回來,同行的還有一個前呼后擁的年輕郎君,一看便知是富貴窩里來的大人物,親鄰們眼里充滿了艷羨。

  張巡出息了。

  張家人也跟著雞犬升天。

  張巡死了。

  張家人還能受朝廷的看重。

  村里人竊竊私語。

  辛夷只當聽不到那些議論,進了后院的廂房,面無表情地脫下濕衣,換上那一身粗麻孝服,梳了個簡單的發辮,再插上一朵白花……

  銅鏡里的小娘子,更顯單薄瘦小,蒼白如鬼。

  ……

  辛夷接受了“穿入元宇宙游戲”的事實。

  盡管這是一個十足腦殘的劇情開端,沒有“只要穿越,必成女主”,沒有“王侯將相,多不勝數”,也沒有“男主男配,癡情相護”,只有“一家三寶,黑心后娘,丈夫心有所屬,寧死不肯圓房”……以及,被大反派盯上,改嫁什么殺豬匠。

  既然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實,那就去改變那個改變。

  她占有熟悉游戲設定的便利,還能吃得了虧么?

  回來的路上,辛夷一直在想和傅九衢的對話。

  以及,傅九衢怎么死的問題。

  別看傅九衢人設超級變態,其實是個短命鬼,活不過二十二歲。他病死在皇祐五年,昆侖關之戰后不久。

  是的,傅九衢有病。

  這對辛夷不是什么秘密。

  因為傅九衢的病,來自辛夷的設定。

  所以,傅九衢是殺她的刀,她卻是傅九衢唯一的解藥。

  之前在孫家藥鋪的時候,辛夷本來想用為他治病的由頭,讓傅九衢答應自己的條件,結果被他冷笑無視,硬生生地帶回了張家村。

  很顯然,傅九衢不會輕易相信她,更不會受人挾裹。

  但一個有病,一個有藥,辛夷不急。

  ------題外話------

  廣而告之:新書正式連載在4月5號~

  為什么選這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日子呢?

  因為在十年前,也就是2012年的4月5號那天,你們的二錦帶著第一本書成功著陸瀟湘書院,然后開始了沒羞沒臊的(劃掉重來)漫長而又短暫的十年寫作生涯,創作出十本算不得成功但傾付了全部心血的作品,并得以與你相識、相知,共游書海。

  我希望2022年的4月5號,會是下一個十年的新開局,仍然有你,仍然有書,仍然有我們說不完的故事……

  比心!

  4月5號,不見不散。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