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433章 身孕
  辛夷檢查的速度很快,但對趙如念而言,卻漫長得如同一個世紀。好半晌,辛夷這才直起身來,嘆一口氣,撈過被子蓋住羞得滿臉紅霞的小公主,然后一言不發地走了出去。

  傅九衢站在門外濕氣未盡的階前,看著院中被雨打得七零八落的殘花,一襲輕袍、氣韻清俊,那龍章鳳姿難以用辭藻來飾。

  “九哥。”辛夷走下臺階。

  傅九衢轉頭,溫聲問她,“福康如何?”

  辛夷道:“銜尾蛇果然厲害!”

  傅九衢臉色微微一變。

  辛夷道:“張巡受公主青睞看來是命定了。你這個公主表妹,腹中有孕了。”

  傅九衢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意外,只問:“那她腹痛是為何故?”

  辛夷知道他急匆匆把人帶回來找自己,大抵就有懷疑,再問只為確認一下罷了。

  于是她道:“有小產征兆。這孩子留是不留?”

  辛夷認為這樣的事情,要和趙如念好好商量一下才是,不料傅九衢想也不想,直接道:“不留。”

  “……”

  “怎么?”傅九衢見她不說話,只看著自己,又問。

  “武斷。”辛夷道:“你就不怕小公主恨你?”

  傅九衢冷聲:“你問她有沒有膽子讓官家知曉?”

  辛夷不認同地道:“說不定這孩子正是她達成所愿的機會,怎會輕易放棄?”

  傅九衢:“那是張巡的機會,不是她的。”

  聲音未落,段隋從院外走了過來,傅九衢看到他便斂住了表情。

  “福康這邊交給你,我有急事出門,回來再說。”

  辛夷沉默一下,點點頭,便轉身進去了。

  小公主這個年紀,并不是孕育生命的最佳年紀,雖然時下的女子成婚生育都比較小……

  辛夷腦子里想著這個事的時候,突然激靈一下,想起自己來。

  昨夜并未避孕,她做好當娘的準備了嗎?

  趙如念還在哭泣,捂著肚子喊痛,臨衢閣兩個大丫頭拿這個嬌氣的小公主也是無奈,不停地哄,也無濟于事。

  辛夷一言不發地坐下來,讓白芷備上筆墨,寫了個方子,又特地叮囑她去辛夷藥坊抓藥,順便拿兩瓶成藥回來。

  這才吩咐紫菀,燒起熱水過來。

  “我表哥呢……我表哥怎么不來?”

  趙如念見傅九衢出去就沒有回來,只有一個面無表情的辛夷坐在身邊,不喜地皺眉詢問,那模樣好似一個嬌氣的孩子。

  可惜,辛夷不慣她。

  “你表哥尚有公務,把你交給我了。”

  趙如念痛得煞白的臉,更是褪去幾分血色。

  “你怎么會醫?”

  辛夷道:“這不是你該在意的事情。”

  她的視線自上而下,不冷不熱地望著趙如念,“這次出宮要是沒有出事,你準備怎么辦?和張巡私奔?”

  趙如念瞪大眼睛,“我堂堂公主,哪里會跟人私奔?!”

  她聲音大,很是不滿,辛夷聽了不生氣,只是輕嘲一笑,“看來你身子并沒有那么痛嘛,你裝疼騙你表哥?”

  “我沒有。”趙如念捂著肚子,聲音小了許多,“只是有時痛,有時沒有那么痛,痛的時候仿佛要死過去……”

  說到這里,她訥訥地問辛夷。

  “我為何腹痛。是,是怎么回事?”

  辛夷微微一笑,“公主以為呢?”

  趙如念不敢看她的眼睛,輕輕咬了咬下唇,“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辛夷想了想,沒有瞞她:“你有身子了。”

  盡管事先已有猜測,但親耳聽到結果,還是給了趙如念不小的打擊,她錯愕地看辛夷許久,眼眶默默地紅了,也不說話,只嚶嚶地哭。

  辛夷問:“公主想要孩子嗎?”

  趙如念羞愧不堪,不敢抬頭看辛夷的臉,只腦袋稍稍搖了搖,然后聲若蚊蠅地道:

  “我不知道……”

  ··

  去辛夷藥坊的人很快就回來了。

  辛夷讓人熬了湯藥,讓丫頭服侍趙如念服下,便叮囑她休息,然后回房換了一身衣裳,準備去福安院請安。

  長公主府里人丁不旺,趙玉卿除了一個皇帝哥哥,也沒有嫡親的姊妹,與別的皇室宗親間的關系又較為疏淡。因此,相對于別的高門大戶,關系沒有那么繁雜,她只需要能與婆婆相處融洽就行了。

  而趙玉卿這個人,就是個心軟善良的性子,辛夷只要不與她硬碰硬,想必不會吃什么虧。

  果然,她帶著兩個丫頭過去的時候,趙玉卿已經梳洗打扮好,端端正正地坐在堂上,等著喝媳婦茶了。

  辛夷看著婆母的一襲盛妝,再看看自己,因為來得匆忙,又近乎一夜未睡,打扮過于隨便,臉色蒼白,未施脂粉,眼下更有一片青黑。

  “兒媳給婆母請安。”

  她恭恭敬敬地跪下,請安又奉茶,在長公主面前跪得到也心甘情愿。

  趙玉卿一直在端詳她的面容,好不容易等喝下孝敬茶,趕緊讓周媽媽將早就備好的一對金鏨

  纏枝手鐲捧上來,親手戴在她的腕上。

  “今日是新媳婦過門頭一回,你的禮數我就受了。往后就不必了,你眼睛不好,來來去去多有不便,要是不小心磕著碰著,阿九可要心疼壞了……”

  辛夷沒有想到大早上的得了一對沉甸甸的金鐲子不說,還得了“免來請安”的好處,心下喜不自勝,嘴上卻不敢應承。

  “晨昏定省,是小輩該做的。我的眼睛………”

  她想了想,“周老先生已經在給我用藥,他說復明大有希望。”

  “當真?”長公主眼睛亮開,開懷不已。

  她最遺憾的便是自家兒子娶了個瞎子,要是兒媳婦眼睛不瞎了,那些嚼舌根的婦人,哪里還有得說詞?

  “好,你和周道子說,大膽用好藥,只要能治好眼睛,再多銀子,我們長公主府都付得起……”

  辛夷有些感動。

  眼瞎是裝的,可長公主的疼愛卻是真的。

  “多謝婆母。”

  趙玉卿笑了起來,拖住她的手坐在身邊,將人好一頓端詳。

  “你過了門,便是我的兒媳婦,再往后便是一家人了。不許再說外道話……噫,我瞧你這氣色,怎么不太好?”

  她低下頭來,看辛夷的眼。

  “好端端的,怎生憔悴成這樣?是阿九欺負你了?”

  不待辛夷想好怎么回答,旁邊的周婆子便輕咳一聲,笑了起來。

  “殿下,郡王和郡王妃這是新婚燕爾,難免貪些新鮮……”

  不待周婆子把話說完,辛夷沒覺著有什么,她這個長公主婆婆倒是先紅了臉頰,不好意思地嗔了一句。

  “瞧我這眼色……”

  她又笑著問辛夷。

  “往后阿九要是欺負你,你就來找母親告狀,看我不收拾他。”

  辛夷莞爾一笑,垂下眸子,不勝嬌羞地道:“郡王待我很好。”

  趙玉卿滿是笑意地點頭,看她小兩口這般恩愛,也是滿意得很。

  她留下辛夷用膳,在丫頭擺碗時,又問了傅九衢的去處。

  大婚頭一天,就不來給母親請安,對別的家宅里是要給說法的,但趙玉卿對傅九衢領皇城司的差事已然習慣了,辛夷說他有事要忙,她便不再問,只高高興興地帶著兒媳用膳,飯后又帶了辛夷去逛園子消食,好一番擺談,這才讓丫頭扶她回去。

  傅九衢自早上離開,便沒有回頭。

  辛夷無法知道高明樓的事情怎么樣了,更不知道那些大臣今日會拿著靜江府來的奏表如何陳述,眼看天光大亮,早已過了早朝時間,心下略微忐忑,但很快就拋諸腦后。

  因為趙如念服下藥后,落紅更甚,嘴里直呼腹痛,哭得眼淚不停。

  辛夷尚未給她服用落胎的藥,但看她的情形,不得不讓人拿來金針,先為她行針止痛。

  不承想,針行一半,杏圓匆匆來報。

  “郡王妃,官家來了。轎輦已到門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