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408章 為了與你邂逅
  傅九衢在皇城司任職多年,對于案件有著獨特的職業敏感,他隱隱能從靜江府這一樁詭案中察覺到與大理使團和高明樓的某種聯系,甚至有一種直覺——死去的八十三個人,正是真正的大理使團。

  但婚期在即,這件事他還得從長計議。

  辛夷對外的身份是大理相國的千金,高明樓的妹妹阿依瑪。

  從某種意義上說,是這個身份讓他們兩人得以順利成婚,沒有受到半分阻攔。

  如果高明樓不是高明樓,那阿依瑪還會是阿依瑪嗎?

  一切都將變得不同,婚事也有可能雞飛蛋打。

  他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寂無在皇城司里坐了約莫半個時辰。

  師兄弟兩個隨意的寒暄著別離后的家長里短,更多的是說與狄青有關的京中俗事和朝堂風云。

  在今日入京前,寂無一直以為狄青征討儂智高得勝還朝,必定會風光大熾,受萬人景仰,萬萬沒有想到,狄青會被文臣排斥,處在這般不尷不尬的景地。

  “貧僧愧對恩師也!”

  寂無常年在靜江府,久不回京,對京中人事已然不熟,傅九衢沒有與他說得太多,只讓他這次回來多住一段時日,好好陪一陪狄青。

  二人對坐,唏噓良久寂無才離開。

  傅九衢差段隋送他去城里狄青的府邸。

  衛矛等寂無出門,便急匆匆地進來,看傅九衢靜坐不語,言詞間十分興奮,有一點摩拳擦掌的感覺。

  “郡王,案犯兇殘狡猾,看得來咱們親自出手才行了……”

  見傅九衢沉默,他笑盈盈地拱手:“請郡王稟明官家,差屬下出京查辦此案。”

  梁儀這樣的職務離京,不必知會趙禎,但若是衛矛這個皇城司指揮離開,沒得官家知曉,那便是擅離職守了。

  傅九衢看他一眼。

  “你讓梁儀暫時不要返京,給我盯緊靜江府的動向。官家那邊……暫且保密。”

  衛矛不解:“為何如此?此等滔天大案,靜江府隱瞞不報是怕被貶斥,受到責罰,我們皇城司大可不必為他們遮隱……”

  傅九衢:“你聽我的,不要打草驚蛇。”

  雖然衛矛覺得這么大的事情不稟報朝廷很是不妥,但他習慣聽傅九衢的指派,沒有多問什么,只擔憂地道:“就怕是紙包不住火,朝廷會率先得到消息。到時候,官家責難郡王……”

  “到那時再說。”

  傅九衢看他一眼,掌心在扶手摩挲片刻。

  “八月初十,安排好差事,到我府上來吃喜酒。”

  衛矛喜滋滋應了下來,“一定一定。”

  ··

  傅九衢從會客廳出來,院子里那些人還在玩蹴鞠。人已經換了一批,檐下也燃起了夜燈,但他們興致未減,大聲喧嘩,吼叫,笑的笑,鬧的鬧。

  傅九衢沒有走過去,沿著無人的走廊穿過儀門離開。

  汴京城燈火輝煌。剛入夜,暑氣不像白日里那么濃郁,街上的人丨流漸漸多了起來,尤其河邊堤岸,三三兩兩,或相對閑談,行禮作揖,或高談闊論,說著各行當的營生。

  這座城里的人,如此生動真實。

  傅九衢牽著馬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行走著,程蒼和孫懷默默地跟在后面。

  他沒有回長公主府。

  怕此刻的心情會影響長公主的愉悅。

  “姑娘姑娘……”人群里,桃玉扯了扯辛夷的衣角,“是郡王。”

  在人前,辛夷依舊裝成瞎子,為了更方便“隱身行事”,她也戴了一頂紗帽,半隱面容。

  因此,她可以肆無忌憚地隔著輕紗端詳傅九衢的模樣。

  四周的聲音好像突然消失。

  他清俊模樣,被燈火籠罩著,如鶴立雞群,略顯寂寞。

  辛夷從驛館出來,是想釣出高明樓,沒有想到卻碰到了傅九衢,還是一個神色陰郁的傅九衢。

  “走,我們過去看看。”

  辛夷隔著人群看著他,扶住桃玉的手,擠入人群里。

  街市上,香氣陣陣,汴京是一個從來不缺風情的地方,但當辛夷身上那一股子木蘭幽香闖入鼻端,傅九衢還是快速地捕捉到了。

  “你怎么在這兒?”

  辛夷輕紗下的眼睛滿是笑意。

  “為了與你邂逅。”

  傅九衢輕笑一聲,燈火耀入他的眼里,如夜空皓月,好似瞬間被點亮,“這個時辰還在街上亂走,你果然不聽話。”

  “我哪里是亂走?”辛夷聲音淺笑,“我是沿著路走的,只不過恰好看到一個英俊失意的郎君好像無家可歸的樣子,就被吸引了過來,準備帶他回家。”

  傅九衢哭笑不得,伸胳膊為她攔住來來往往的人群,將辛夷護在臂彎里,低頭小聲道:“你哪只眼睛看爺失意了?”

  辛夷:“我一個瞎子都能看出來,還用眼睛?”

  傅九衢:……

  他低笑一聲,唇角抿出一抹極賦壓迫力的弧線。

  “出了點事。”

  “什么事?”

  傅九衢眼梢撩起。

  “此處不便細說。”

  “唔!”辛夷瞇起眼睛看他,入目的除了俊美的郎君還有璀璨的夜市燈火,把她在驛館多日來的憋悶心情一掃而空。

  “那我帶你去一個可以說話的地方?”

  傅九衢沉吟,點頭。

  這里是馬行街的北街口,眾人都以為辛夷會帶傅九衢去藥坊,沒有想到,她拖住傅九衢就闖入擁擠的人群,往小巷子里的一個腳店而去。

  “呃!”

  孫懷和程蒼面面相覷。

  腳店是住宿的地方,類似后世的旅店,有不少往來的客商舍不得花銀子住高端酒樓,便會在腳店打尖歇腳。

  但廣陵郡王卻是少有來這種地方。

  傅九衢眉頭蹙了一下,有些猶豫卻沒有多說,而后面的丫頭和侍衛們卻是叫苦不迭,若是讓人知道大婚前夕,他們的郡王和新婦一起鉆了腳店,那汴京小報又有得編排了。

  “守在下面。”

  傅九衢上樓前,吩咐程蒼和孫懷。

  二人連忙點頭稱是。

  辛夷回頭看了一眼,桃玉也懂事的留了下來。

  誰好意思去破壞主子的好事呢?

  他們叫了茶水和果點,在樓下大堂坐等。

  而樓上的辛夷,將傅九衢推入房里,便低低笑了起來,雙眼晶亮地盯著他。

  “九哥,我們玩個游戲吧?”

  傅九衢低頭,“說說。”

  “捉迷藏。”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