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381章 一墻之隔
  屋子里詭異地安靜著。

  蔡祁回避著曹漪蘭和郭韶月的目光,一聲無奈地嘆息。

  “好了,不要鬧了。我們兩個的事情,我們回去再說,鬧到外面來,是怕別人看的笑話不夠嗎?走吧,我們回家去。”

  他本想就著臺階讓曹漪蘭回侯府,奈何曹漪蘭就像聽不懂似的,低頭捉筆,寫得行云流水,面帶微笑,眼皮都不抬一下,擺明了不給他的面子。

  郭韶月看得心里酸澀不堪。

  曹漪蘭怎么敢這樣對待小侯爺?

  也只是曹漪蘭敢這樣對待小侯爺……

  說到底,曹漪蘭對他而言,仍是不同的。

  蔡祁沒有挑明了說,可話里行間,他和曹漪蘭才是夫妻,而她郭韶月只是一個外人。

  這一刻,郭韶月好像才算明白,為什么蔡祁從來不在外面說曹漪蘭的半個不字,哪怕是醉酒以后,也從不會輕易吐口……

  以前郭韶月以為蔡祁是怕丟人,因為曹漪蘭太兇悍善妒。

  現在才知道,在蔡祁眼里,他和曹漪蘭才是一家人,家丑不可外揚。

  “走吧。”

  蔡祁又說了一遍,曹漪蘭仍然不理,多一個眼神都不肯給她。

  看蔡祁在她面前無能為力,低頭嘆息,郭韶月忌妒不已。

  這是曹府大姑娘的矜貴,是曹漪蘭的娘家帶給她的底氣,可惜……她家破人亡,只能看人臉色過活。

  “少夫人……”郭韶月慢慢走過去,朝蔡祁和曹漪蘭分別施了施禮,通紅的眼圈刻意回避著蔡祁的盯視。

  “一切都是韶月的不是,少夫人若是有什么不滿,處罰韶月便是,韶月……別無所求,只盼您二位能和和氣氣地過日子,不要因為韶月吵架……”

  “關你什么事?”曹漪蘭突然抬頭,雙眼滿是譏誚地看著她,“我和夫君要怎么過日子,還要看你一個青樓女子的臉色不成?”

  “曹漪蘭!”蔡祁不滿她打斷。

  “我說錯了嗎?難道韶月娘子不是青樓女子?”

  曹漪蘭的臉上仍是那種放肆的嘲笑,高高在上,看上去尖酸又刻薄,可又與往常大為不同。

  因為她不再憤怒、嘶吼,更沒有歇斯底里的辱罵和痛恨,整個人看上去平靜極了,尤其那雙黑瞳涼幽幽的,好像有一個無底深淵……

  蔡祁心里泛冷。

  “好了,這次算我的不是。有什么事情我們回去再說,要吵也回家再吵,我不想在外面鬧個雞飛狗跳,丟不丟人?”

  “丟人,怪丟人的。”

  曹漪蘭接過話來,慢慢將鎮紙壓在寫好的手書上。

  “本來我尋思你我夫妻一場,再怎么也該和氣收場,特地買了酒菜,準備和你痛飲幾杯,道別一場,就像當初那樣,我們有什么不開心,一壺酒下肚,睡醒起來便煙消云散,可是……”

  曹漪蘭撩開眼睛,看一眼蔡祁和郭韶月。

  “如今想來,還是罷了。兩心不同,難歸一處,我們就放過彼此,從此一別兩寬,各生歡喜吧。”

  蔡祁震驚地看著她。

  “你在說什么?”

  她說得不清楚嗎?

  曹漪蘭望著蔡祁瞪大的眼睛,指了指桌上的手書,平靜地一笑。

  “和離書我寫好了,你哪天得了空,差人將放妻書送到曹府來,你我夫妻就算是緣盡了。我會讓佩兒提前去侯府收拾我的私物,盡量不給你添麻煩。侯爺和夫人那邊,按理我該去磕個頭,道個別,畢竟他們照顧我的脾氣那么久……但我這個兒媳婦做得丟人,成婚兩年,沒盡什么孝道,成天只顧著雞聲鵝斗,讓他們也跟著操心……所以,我便不去了。”

  “曹漪蘭!”

  蔡祁認識曹漪蘭的時候,她還是個梳著雙丫髻的小姑娘,她是什么性子,什么脾氣,蔡祁一清二楚,但他發誓,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冷靜可怕的曹漪蘭。

  “行,你要鬧我陪你鬧,我們回去,關起門來,你要怎么罵怎么打都行,好了吧……”

  像他們這樣的人家,和離不是小事,不是說和離就可以和離的,因此,蔡祁認定曹漪蘭還是因為郭韶月的事情在跟他鬧脾氣。

  而且,這邊吵起來,保證隔壁四鄰能聽個一清二楚,明兒起來汴京那些小報,又有得寫了。

  蔡祁不想自己家那點事情,成日里被人說三道四。

  他放了軟話,大步過去扼住曹漪蘭的手腕,就要拖走她。

  “啪!”曹漪蘭突然抬手,將手書拿起拍在蔡祁的臉上——

  “我說得不夠清楚嗎?”

  蔡祁臉上精彩紛呈。

  曹漪蘭原本只想拿手書丟他,不料順手薅到了狼毫,那未干的筆墨,就那樣順著蔡祁的俊臉畫落下來,從鼻子到嘴,滑稽又搞笑……

  兩個人都怔住了。

  郭韶月緊張地喚一聲小侯爺,趕緊拿了帕子要替蔡祁擦拭。

  曹漪蘭見狀,推開蔡祁,大步沖了出去。

  “站住!:

  ·

  一院之隔的張宅里。

  夏夜燥熱的氣溫,將一顆少女心煮得沸騰起來。

  昏暗的光線,照著張巡那一副**丨的后背,小麥色的健壯肌膚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有一些已然結疤,有一些尚未痊愈,紅腫而猙獰,卻襯得他相貌堂堂,威風凜凜,回憶樊樓那日他出手相助的果決和英武,趙如念心里一顫一抖,芳心被迷惑得七零八落……

  張巡背對著她。

  “一切都是臣心甘情愿的,公主大可不必如此……”

  “不!”趙如念手指微微一顫,就著藥膏輕輕為張巡涂抹傷處。

  “我……張郎,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公主。”

  “你別動!”

  “……”

  “痛嗎?”

  “……”

  “我在問你,痛不痛?”

  “嗯,不痛……”張巡聲音低沉而喑啞,“為了公主,臣便是舍了性命也是甘愿的,這點痛算得了什么……”

  “張郎,你怎么這樣傻?”

  趙如念突然放下藥膏,從背后將張巡緊緊圈住,緋紅的臉蛋貼上張巡的后頸。

  悶躁的空氣仿佛被點燃。

  少女柔軟的身子,幽香的氣息,冰涼的肌膚摩擦著傷口,有細微的疼痛。

  張巡咬牙,溢出一絲難耐的低嘶。

  “公主,不要這樣……”

  趙如念臉紅耳熱,卻堅定而執著,“你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無論如何,我定不會讓這件事情牽連到你……”

  張巡抓住她的手腕,低低道:“此事公主不要插手,不然官家怪罪下來,臣縱使有十顆腦袋也不夠砍的。”

  “你放心,父皇最疼我……”

  “公主,微臣鰥夫之身,不值得你托負終生……”

  “不!你值得,除了你,再沒有別人更值得了。”

  在趙如念看來,張巡與任何一個男子都是不同的。這種感覺從何處而來,她不記得了,只知道看到他的第一眼,當他如天神降臨一般出現面前,她就明白,這個男子將是她此生的摯愛。

  可張郎謹小慎微,不肯對她有半分逾矩,就連幫她護她都要小心翼翼,生怕冒犯到她……

  這便是愛重吧。

  趙如念心窩里仿佛有一團火。

  “張郎,不要拒絕我……”

  趙如念拉住他的手,覆在自己的身上,聲音柔軟得像一團潮濕的水草,纏綿低吟,“父皇只有我一個女兒,她不會舍得讓我傷心的……”

  張巡側過頭,呼吸急促地盯著柔軟多情的小公主,目光里是熊熊的火焰,是侵略,也是克制。

  “公主,你離我遠一點,不然我……”

  砰!

  突然,一道巨響傳入耳朵。

  有女子在憤怒的尖叫——

  隔壁院里突然嘈雜一片,腳步聲聲。

  趙如念眼中旖念頓消,尷尬地看著張巡。

  張巡飛快披好外衫,大聲問道:“發生何事了?”

  很快,有侍從稟報。

  “三爺,曹大姑娘來找小侯爺,好像在宅子里打起來了……”

  張巡皺了皺眉,回頭看去,方才情緒泛濫到幾乎失控的趙如念皺著眉頭,一副為曹漪蘭抱不平的樣子。

  “蔡小侯爺竟然把青樓女子接到別院安置,如此不顧體面,曹大姑娘怪可憐的……”

  張巡一聽這話,就知道原本水到渠成的情事斷了情緒,接不下去了。

  “嗯。回頭我說說他。”

  這兩年他和蔡祁因為傅九衢的緣故疏遠了一些,但到底結義一場,沒有真正的矛盾,明面上仍是過得去的兄弟。

  趙如念盯著他,“你會像他一樣嗎?”

  張巡看著小公主的表情,搖搖頭,嘆息一聲。

  “我送公主回宮。”

  趙如念一怔,好像這才想起自己沖動之下都說了什么做了什么,一張小臉紅得像猴子的屁丨股似的,害羞地點了點頭,不敢直視張巡的目光。

  “那便有勞張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