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358章 半真半假
  大相國寺今日有廟會,香客眾多,來往人流絡繹不絕。

  孫懷幾個隨著傅九衢從寺廟出來,就發現這位爺看他們的表情不對了,觀察路邊民眾的眼神也莫名古怪。

  “爺~”

  孫懷摸摸自己的臉,打趣道:“小的今兒臉上是長花了嗎?”

  傅九衢看他一眼,“孫懷。”

  “誒!小的在這兒呢,爺,您吩咐。”

  孫懷笑嘻嘻貼上去,原以為能討個賞,不料卻聽到自家主子嘴里吐出驚世駭俗的一問。

  “你有沒有懷疑過你所經歷的一切,可能都不是真的?”

  孫懷嚇蒙了。

  抬頭,望天。

  太陽很烈,刺眼睛。

  大相國寺前面的小食攤子都快要支到路中間來,冒著煙的蒸糕,香甜甜的糖餅,琳瑯滿目的胭脂水粉,應有盡有……

  主子不會是中邪了吧?

  孫懷:“除了去勢那幾天的感覺不太真實,別的事情,都挺真的呀……”

  傅九衢冷眼瞥他,又扭頭。

  “你們呢?”

  段隋看程蒼,程蒼看段隋。

  兩個人齊齊捏了對方一下,齊齊叫痛。

  “真。九爺!”

  “可太真了。你他娘的能不能輕點。”

  傅九衢表情僵硬,看著段隋那一副不太聰明的樣子,腦子里全是辛夷說的那些話……

  熙熙攘攘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全是數據。孫懷、段隋、程蒼……辛夷叫他們為npc。有名有姓有人物資料的是重要角色,無名無姓無人物資料的是普通角色,像他和她這樣從那個世界來的,叫真人角色……

  這些角色全部由程序支配和操縱,但程序是程序,人是人。

  只要是人,一旦有了意識,就會有七情六欲,在進入程序運轉以后,受七情六欲所支配,就會漸漸地發展成為一個獨立運行的虛擬世界。

  可是,他們上承漢唐,可溯堯舜,數千年來淵源不斷,典籍皆有記載。歷史文化,詩詞歌賦,富澤萬民,邦交四海……如此龐大的一個世界,怎么可能是假的是虛構的,到底是什么神祇一樣的人物,才能虛構一個這樣的世界出來?

  辛夷說,那個人是他自己。

  那他豈不是造物主?是神?

  如果這個世間上的萬事萬物皆是虛構,誰又能保證辛夷所說的那個世界就不是虛擬的?誰又能保證那個世界的人就不是別人手里的游戲角色?

  傅九衢半信半疑。

  但她沒有帶走辛夷。

  她的話是真是假不重要,這個世界是真是假更不重要,只要十一是真的,那就夠了。他愿意配合她做她想做的任何事情。

  “程蒼。”傅九衢不知想到什么,突然一頓,扭頭看了過來。

  程蒼正在想傅九衢問的話,腦子快想得打結了,冷不丁聽到聲音,趕緊回頭抱拳。

  “郡王。”

  傅九衢道:“你讓衛矛把手上案子放一放,找兩個生面孔,去一趟大理。”

  帶著大理使團送三千駿馬而來的東川郡王,特地給他送上一份大理,汗血寶馬和阿依瑪,這件事情看似合情合理,卻處處透著疑點……

  ~

  高明樓趕到大相國寺的時候,辛夷正安安靜靜地坐在禪房里,面對著大榕樹的方向,一雙空洞的眼睛沒有焦距,但溫柔、平和,唇角隱隱帶一點笑。

  綠萼看到高明樓進來,低下頭默默退下。

  禪房里油燈氳氤,高明樓徐徐走近。

  “在看什么?”

  辛夷怔然回神,像是剛剛發現他似的,笑容斂起,神色帶一絲緊張。

  “在看樹。”

  高明樓盯著她木然的眼睛。

  “你怎么知道那里是樹?”

  辛夷微笑:“我聽到風吹過樹葉的聲音。還有,蟬在鳴叫……我們瞎子的耳朵,最是靈敏。”

  “可你沒有聽到我進來。”

  “我太入神了。”

  “想什么這樣入神?”

  辛夷眼皮微垂,頭低了下去。

  高明樓站在她的身邊,沉默了許久。

  “今天見到傅九衢了?”

  “嗯。”辛夷頷首。

  “你們說了些什么?”高明樓漫不經心地問。

  “他讓我嫁給他,做郡王妃。”

  “你怎么想的?”

  辛夷沒有回答,臉頰上漸漸浮上一層紅云,含羞帶怯。

  高明樓眸色微暗。

  視線落在那一段玉頸上,一道隱隱的紅痕十分刺眼。

  “你想嫁他為妻,對嗎?”

  辛夷微微咬唇,緩慢地點頭,“他說他會對我很好的。我長得像他死去的那個娘子。他的母親……哦,也就是那個長公主,她也非常喜歡我……”

  頓了頓,辛夷抬頭。

  “少主,你會同意嗎?”

  高明樓目光陰暗,像蒙了一層薄紗。

  “你覺得我還能夠拒絕嗎?”

  辛夷懵然地看著他。

  高明樓道:“很快,大理相國千金和大宋廣陵郡王在大相國寺的禪房里私相授受的消息就會傳出去,鬧得萬民皆知……你說,大理國收到大宋皇帝的聯姻請求后,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辛夷眉尖蹙了蹙,“少主,你在生氣?”

  高明樓喉頭狠狠一噎。

  就像被魚刺卡喉那般難受,又吐不出來。

  “皇族世家的媳婦不好當,你當真準備好了嗎?”

  辛夷沉默片刻,“我以為少主會責罰我。”

  高明樓不答。

  辛夷:“把我嫁給傅九衢,是少主想要的,對嗎?今日少主讓我來大相國寺進香,為大理祈福,可是我一個記憶不全的人,即使常伴青燈古佛多年,大抵也是沒有資格祈求國運的吧?”

  高明樓眉頭微擰,似笑非笑。

  “你想說什么?”

  辛夷道:“少主是特地讓我來大相國寺見長公主和郡王的嗎?還有……”

  她咬了咬唇,低下頭,“那天在錦莊,推我下水的是綠萼,我聞到她身上的味道……瞎子不僅耳朵好,鼻子也好。”

  高明樓怔然一瞬,猛地朝辛夷睨去。

  辛夷垂著眸,好像并沒有發現他臉上的震驚和冷鷙的凝視,嘴角微微彎起,笑容溫柔得近乎單純。

  “原本我不知道少主為什么要這樣做。讓綠萼推我下去,又派人救我。后來認識廣陵郡王,我才知道,少主做這些都是想引來廣陵郡王的注意。少主想將我送到廣陵郡王的身邊,但又不想表現得太過刻意,讓廣陵郡王懷疑少主的用心,這才大費周章帶我去瑤闕殿,卻當場拒絕聯姻,欲擒故縱。嘴上說不要,又怕廣陵郡王不肯上鉤,只好在暗地里推波助瀾……”

  她抿了抿唇,“又送馬又送人,少主是想和廣陵郡王結交嗎?”

  高明樓一聲冷笑。

  “看來是我小瞧了你。你還知道什么?”

  辛夷雙眼木然無波,微笑著搖了搖頭:“沒有了。無論少主做什么都好。我會永遠記得是少主救了我的命。”

  呵!高明樓的目光掃過她誠懇的小臉,慢慢挪向禪房外的大榕樹,莫名覺得那樹葉上晶亮的光芒很是刺眼,一顆心更是浮躁不安。

  此刻,他竟有些看不透這女子。

  不知道她到底是恢復了意識的辛夷,還是有著天性的慧敏卻失去了記憶的那個小傀儡。

  一抹陰霾浮上眼底,高明樓抿了抿唇。

  “那你可得給我記牢了。你是我的人,一輩子都是。”

  辛夷看著高明樓的背影。

  大理國漢化很重,高明樓身上的便服與大宋相差不大,只是色彩和紋樣稍有差異,他原就生得高大,蜂腰猿背,看著孔武有力卻頎長強壯,本是個陽光俊朗的形象,但此刻仿佛沐浴在陰影里,添了幾分神秘和詭譎。

  “少主。”

  辛夷幽幽一聲,等高明樓轉頭來看,才用那雙木然的眼睛和坦誠的語氣告訴他。

  “我想早一點嫁給廣陵郡王,早一點取得他的信任,早一點幫少主達成所愿,好不好?”

  高明樓望著她近乎空洞的眼。

  “為什么這么迫不及待?”

  辛夷溫柔地笑,一臉親和,“救命之恩,當涌泉相報。我不想欠少主的人情,我也不想頂著別人的名字生活……”

  高明樓又是驚訝,又是驚嚇,“你在說什么?”

  “我知道我并不是真正的阿依瑪,我只是恰好長得像廣陵郡王的舊愛。”辛夷微微一笑,“等少主有一天達成所愿,就告訴我,我是誰,好嗎?”

  在高明樓這樣的人面前,一味地蒙騙是沒有用的,只會加深他的懷疑。以辛夷如今的情況,也沒有辦法完全裝成一個二傻子。

  所以,她干脆半真半假,甚至將自己的隱私暴露一些在他面前,這樣更容易取得他的信任。

  高明樓臉上的表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幻,而辛夷恍若未覺,只是嘴角含笑,滿臉信任地看著她的救命恩人。

  時間漫長得好像經歷了整個夏季。

  辛夷脊背的衣裳都汗濕了,高明樓才慢慢點頭。

  “好。事成之日,我決不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