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347章 腦機與穿越
  傅九衢!

  白衣黑發銀紅披風,傅九衢一身氣質疏離冷漠,褪去刀光劍影和恣意飛揚,此刻的他遺世獨立,身上似有流光隱動。

  三小只伴在他的身側,還有兩個侍衛一個內監,他們正在五丈河邊將辛夷的衣冠下葬。

  柳樹上嵌了一塊石碑,上面寫著“二十一世紀中醫師辛夷到此一游,《汴京賦》是個垃圾游戲。”

  三小只對著石碑拜祭,傅九衢衣襟飄動,立于一側。

  辛夷腦子里沉寂了半個月的能量在這一刻全都復蘇,她幾乎是下意識地撲向屏幕,淚流滿面。

  “九哥……”

  “一念,二念,三念。”

  “孫公公,段隋,程蒼……”

  “好久不見!”

  室內鴉雀無聲,沒有人回應她。

  辛夷瞪大的眼睛隨著人物在走動,然后,眼睜睜看著那一群人慢慢地轉身,僵硬地往五丈河的另一邊走去。

  辛夷可以看到錦莊瓦子挑高的檐角,看到傅九衢遠山般挺直的背影,卻再也看不到他的臉……

  “這是怎么回事?”她猛地掉頭。

  “正是我要問你的。”那中年男人沉著眼,聲音不徐不疾,“你是誰?為什么篡改游戲?”

  辛夷靜靜地看著他,“你又是誰?”

  中年男人雙眼漆黑,冷漠的面孔上是探究,是疑惑,但他沒有回答,而是旁邊靜立的林女士開了口。

  “傅董是《汴京賦》游戲的投資商。”

  原來是金玉爸爸,辛夷有一點明白她被叫來的原因了。

  也發現了這張臉有幾分像誰——

  傅九衢。

  他與游戲里的傅九衢分明有眉眼的相似。

  辛夷攥緊拳頭,聲音有細微的顫抖。

  “傅董找我來,想說什么?”

  男人早就習慣了別人的恭維,對辛夷這種上來就單刀進入的性格好像并不喜歡,他皺了皺眉,遲疑了許久,突地一嘆。

  “我有一個兒子。”

  辛夷微微一愕。

  接下去,聽了一個比穿越還要荒謬的故事。

  傅董有一個研究生物科技的兒子,癡迷于“腦機接口”。這個瘋狂的科學家,對神經科學,未來生命科學領域簡直是入魔的狀態,他投資了《汴京賦》游戲的開發,甚至將自己做成人物角色,并親自為角色配音……

  一開始傅董以為他只是像大多數年輕人一樣,喜歡玩游戲,并沒有過多地管束他。

  然而,他做這些的最終目的,并非要玩一款“真人游戲”,而是要實現自我意識通過腦機接口的意識傳導儀和游戲人物進行互動,打破腦機接口對意識傳導的限制,打破生命科技的結界……

  辛夷搖頭,“我不太懂。”

  傅董看她一眼,“意識是人腦對大腦內外表象的一種感悟。俗話說,我思故我在。意識、記憶、感受、肉體,都是分開的存在。有了獨屬于你的自主意識,你才是辛夷……”

  辛夷沉默一下,“然后呢?”

  傅董幽然長嘆一聲,搖搖頭。

  原本傅董的兒子是想通過腦機接口與母機系統連接,實現人腦意識地穿梭,用真人游戲體驗的方式來實現腦機科技的突破,誰知過程中出現了故障。

  不知是有人惡意修改了程序還是母機系統的人工智機啟發了自我意識,瘋狂的科學家傅二代同志被“困”在了他投資的《汴京賦》這個虛構的大宋世界里,沒有激活自我意識。

  沒有思想的他,是他,又不是他。

  游戲里的他、游戲外的他,意識傳導儀上的他,思想、感知和靈魂三者仿佛被剝離一般。

  辛夷仿佛聽了個天方夜譚。

  如果那個人的名字不叫傅九衢,如果她不是親眼看到了屏幕上的“到此一游”,知道那是她“臨終”遺囑,她根本就不會相信生物科學已經發展到了這樣恐怖的地步……

  “所以,我不是穿越了,而是……科幻了?”

  “穿越?”傅董認真想了想,“這么說,你果然進入過游戲里?”

  辛夷點點頭,“盡管我現在也沒有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我為什么會經歷這些,但我不相信那只是一場夢……”

  辛夷將事情簡要地講了一遍。

  說到最后,她聲音沙啞,整個人虛弱不堪。

  “我不知道,我到底存在過,還是沒有存在……”

  傅董目光安靜地看著她,好似放空般沉默了許久,這才疑惑地道:“可能是你在玩游戲的過程中,無意間觸發了游戲程序里的意識傳導儀?這個——目前我也說不準,一般而言,要與設備連接,需要侵入性的腦部手術,才能讀取你的神經細胞活動……但你僅用VR頭盔便實現了意識接入,有些不可思議。”

  腦機接口的接入技術命門,每個科學家都想掌控……

  可以說,誰掌握了它,誰就站在了未來生命科技的頂峰。

  傅董遲疑地看著辛夷。

  “你還能回去嗎?”

  辛夷遲疑一下,“你想要我做什么?”

  傅董道:“我的兒子目前昏迷不醒,我希望他蘇醒過來——”

  辛夷:“他要如何才能蘇醒?”

  傅董搖搖頭,“我請來了全世界最好的科學家,卻沒有人能給我一個準確的答案。原本,我已經放棄了,接受他操作失誤,大腦皮層功能受到不可逆損害的事實。但是這個畫面的出現,讓我看到了希望……”

  辛夷問:“你可以更改母機程序嗎?”

  “不可以。因為母機叛變了,我們掌控不了它。”

  “那重啟?”辛夷一直覺得重啟能解決一切。

  傅董卻是搖頭,“掌握密碼的人——只有阿九。”

  這不就陷入了“雞生蛋和蛋生雞”的邏輯混沌里了嗎?

  “或許,你可以回到游戲里去,觸發他的覺醒意識,讓一切都能回歸原狀——”

  辛夷腦子嗡嗡地響,尚未完全消化這些事情。

  “我要如何讓他覺醒?”

  傅董深吸一口氣,用成熟穩重的聲音,說了一句十分幼稚的話。

  “愛情的力量?辛小姐,實不相瞞,我也不知道,但我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

  辛夷沉默片刻,自言自語一般。

  “我可以看看他嗎?你的兒子。”

  傅董點頭,“可以。”

  ~

  辛夷又一次見到了傅九衢。

  在一個宛若科學實驗室的病房里,他與冰冷的儀器相伴。

  如果不是因為傅家有足夠多的金錢,相信他沒有辦法維系植物人的狀態。

  辛夷坐在椅子上,看著那張熟悉而俊朗的面孔,意識浮浮沉沉。

  嚴格來說,這個人不是傅九衢。

  因為辛夷和他沒有任何交集,也沒有任何情感。

  她認識和愛上的,都是游戲里那個虛擬的廣陵郡王傅九衢……

  這只是一張和傅九衢長得相似的面孔而已。

  “怪不得我以前翻遍網絡也找不到傅九衢的配音是誰。”

  辛夷笑了一下,認認真真地審視病床上的科學怪人,看著他長長的眼睫毛在臉上投下的陰影,微微躁動的心在清晨的微風中安靜下來。

  她坐了一夜,在腦子里想她和傅九衢那完完整整的一生。

  天亮時,她終于發出一道塵埃落定般的嘆息。

  “等我。”

  ~

  辛夷再一次坐到了電腦前,戴上了VR頭盔并配上VR眼鏡。

  在開機畫面里,傅九衢英俊冷漠的臉上,黑瞳散發著幽寒的光,他似笑非笑,用那一副令辛夷迷醉過的好嗓子,幽幽地道:

  “人人都說我是天底下最美的人,但他們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人……”

  辛夷微微一笑,“九哥。”

  號稱7D畫面的人物,在VR頭盔的視角帶動下,栩栩如生。

  辛夷很想撲向那個火熱的懷抱,對他訴說相思之苦。

  然而,傅九衢臉上只有陰涼不屑的笑……

  “人人都說我是天底下最美的人,但他們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人……”

  辛夷頭痛欲裂,接入自己的游戲賬號,發瘋般沖入汴京城。

  “客倌你好,近日東水門外十里地的張家村有水鬼作怪,客倌行事,務必小心為上……”

  她道:“送我去張家村!”

  黃昏的汴河上,微波蕩漾出真實的漣漪,就連空氣里的水霧都逼真地在鼻翼里浸潤出了一股潮濕的涼意。一只癩蛤蟆隱蔽在墻角,背上丑陋的疙瘩層層疊疊,惟妙惟肖……

  “嚎什么喪啦?你幾個又不是從她肚皮里爬出來的種。在這廂哭她,怕不是忘了她往常是如何薄待你們?”

  “老二媳婦,你是愣著做什么?趕緊把她給我赤條剝下,看看這小潑皮有幾分骨氣。”

  “娘……別再打了,再打出了人命,三郎回來不好交代……”

  “這個賤貨平日里就會好吃懶做,勾三搭四,我這個做婆母要是不狠不下心來教訓她,她就要翻天了……”

  “娘……別打我……我聽話……”

  “是三郎不肯跟我好……我沒有勾三搭四……”

  “龔氏你走開。你再來攔,老娘同你一起打。”

  耳朵里嘈雜,罵咧聲里,是劉氏揪著一個瘦削的小娘子,不停地辱罵。小謝氏笑嘻嘻拿了笤帚過來,交到婆母的手上……

  三個小孩子躲在門外。

  三念在咽咽地哭。

  眼前人影綽綽。

  這個場景真實得不像是一款模擬體驗游戲,但辛夷確實是在游戲中……

  取下頭盔,她正常的一日三餐,沒有穿越,也仿佛永遠不會再穿越。

  三天沒法好好休息的她,再一次到了那個大得離譜的別墅里,見到了那個神秘的傅董。

  “我愿意做侵入性腦部手術,做腦機接口實驗。”

  傅董的視線掃向她帽檐下面沉寂的雙眼。

  “你想好了?”

  “想好了。”

  “我可以找人為你開啟接口,但成不成功,我并沒有把握……”

  “沒有關系。”

  “你能不能去,我不敢確定。你去了,能不能回來,我更不知道……”

  “無所謂。”

  傅董看著她滿不在乎的表情,沉默片刻,聲音涼如臘月的寒風。

  “目前這個技術尚不成熟,會發生什么,沒有人能夠預料。阿九都已經那樣了,你都是看到的,因此我不會逼你。但你一定要有心理準備。有可能,你會和他一樣,長睡不醒。有可能,你會喪失一部分或者全部記憶,去不到游戲里,也回不來現實中……”

  辛夷默默閉上眼睛。

  “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