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286章 出手解毒
  憤怒之下的京兆郡君似乎失去了理智。

  就在方才她闖入隔壁,看到趙宗實那一副遠比透鏡里更為狼狽的模樣,再看那個嬌嬌嚶嚶的沈碧芊,就已然生出了殺人的沖動。

  只要她的長劍,再往下壓一分,賈晁只怕就要血濺當場。

  黃升盯向傅九衢。

  傅九衢面不改色地站著,一張俊臉飄逸出塵,眼底有淡淡的譏嘲,卻不曾阻止。

  黃升退后一步,也不出聲,只是防止血濺到自己的身上。

  “大人……”賈晁看見黃升退后,嚇得那張肥臉更為慘白,唇色都變暗了。

  “下官即便有罪,也當由朝廷審理處治。你們……你們莫非想私設公堂,公報私仇不成?”

  高淼冷笑,長劍在他脖子上輾轉,聽到他呼痛,眼都不眨。

  “聽著,要殺你的人是我高淼,與旁人無關。你到了陰曹地府,向閻王叫冤,記得報我的名字!”

  “你,你……”賈晁震驚地看著她。

  他不認識高淼,但知道高淼是誰。

  “京兆郡君……此事只怕有所誤會……”

  “你說不說?”高淼一聲暴喝,面色冷出羅剎,長劍用足五分力,鮮血順著賈晁的脖子淌下來。

  四周靜悄悄的。

  沒有任何人吱聲。

  有人圍觀。

  卻無人阻止。

  大家都在見證他的死亡。

  這些皇族宗親最是心狠手辣,殺人就像殺雞似的……一個個念頭鉆入賈晁顱內,他突地激靈一下,在高淼的劍鋒帶來的刺痛里,突地哆嗦一下。

  在他袍服下方,嘩嘩淌下一灘濕痕。

  刺鼻的騷臭味直沖鼻端。

  眾人掩鼻。

  賈晁卻是白著臉,跪倒在地上。

  “我說,我說,我都說,貴人饒命,饒了我的狗命吧……”

  ~

  段隋很快從客棧里帶來了辛夷的藥箱。

  同他前來的還有寶妝那個小丫頭。

  寶妝不認識段隋,本來不想聽他的話行事,奈何段隋兇得很,就差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了,她這才將人領進去,拿了辛夷的東西,同他一起到醉仙閣。

  看到自家郡君,寶妝感動得想哭。

  “郡君,郡君,你沒事吧?”

  辛夷扭頭,“東西拿過來。”

  寶妝吃力地拎著藥箱疾跑過來,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反觀與她一同進來的段隋,抱著長劍站立一側,悠然自得。

  辛夷瞥他一眼,打開藥箱取出藥物。

  心下覺得,段隋只怕是天生的單身狗了,如此不懂憐香惜玉。

  高淼見她慢條斯理地攤開金針包,緊攥得拳頭滿是冷汗,忍不住問:

  “怎么樣?趙十三他怎么樣了?”

  辛夷沒有回頭,“脈象弦數有力,舌質偏紅,有紫色的淤點,皮下出血,顯然是誤服烈性春丨藥,性味燥熱,氣血運轉,恐傷肝腎……”

  高淼不等她說完,“那怎么辦?”

  辛夷正在為銀針消毒,聞言瞥她一眼。

  “難道我拿著針是戳著玩的么?要不……我等退下,郡君親自來為大將軍解毒?”

  高淼愣了愣,見她眼底有促狹的笑意,當即雙頰暴紅。

  即便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娘,她仍是禁不住辛夷的調侃,低低啐她一聲。

  “你快解毒便是。少廢話!”

  辛夷笑道:“我先為大將軍行針益氣,排滯蕩邪,針灸后再用熱水浸泡發汗,然后再服下湯劑……”

  高淼松了口氣,仍是忍不住擔憂。

  “此藥可有后患?”

  辛夷沉吟一下,實話實說。

  “據我觀察,藥的劑量不小。即便暫時抑止,也恐為造成精氣損傷,虛勞早衰……”

  說到早衰兩字,辛夷突然停下,握針的手微微一緊。

  她想起了宋英宗的壽命,不忍心說下去。

  高淼察覺到她的情緒,稍稍走近,壓低了聲音。

  “可是很嚴重?”

  辛夷安撫地朝她笑了笑,“好生調理,定能康復,只是時間用得久一些而已。”

  高淼半信半疑地看她片刻,雙眼突然浮上一層淚霧。

  她盯著陷入昏迷,嘴里喃喃地叫著自己的名字,嘴唇抖動不停的趙宗實,拿帕子慢慢拭去他額頭的冷汗。

  “他向來潔身自好,為人謹慎,府里有美婢艷色,從不曾沾指,我十五嫁他,便嘲笑他寡淡得像一個行將就木的老頭子,無半分情趣……他只是憨笑,從不辯解,行事一如往常的小心翼翼,思前想后……”

  高淼說得悲從中來。

  “不料陰溝里翻了船,差點在這種腌臟之地葬送清白,一生修行……”

  “滔滔……”趙宗實不知道是不是聽見了高淼的聲音,呻吟般叫住他的名字。

  “我在。”高淼緊握他的手,“你莫要動彈。有張娘子在,你會沒事的。”

  “不能……我不能……滔滔……”

  趙宗實像在說夢話一般。

  顯然,他并沒有認出來高淼,只是潛意識里呼喚他的愛人。

  高淼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淌,將他滾燙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

  “你會沒事的。等你好起來,我們便辭官不干了。你不好開口,我去找官家要個說法去……不要羊肉沒吃到,惹來一身騷……”

  辛夷全神貫注地行針,置若罔聞。

  高淼瞄她一眼,又低低地道:“趙十三,等你好起來,我們兩個要好好感謝廣陵郡王和張娘子,今日若不是他們相助……我們夫妻只怕就要緣盡了。”

  “不要……不要……痛……滔滔……我很痛……”趙宗實掙扎起來。

  這種藥除了催發情致,也會令人頭昏目眩,若身體不能得以疏解,便會疼痛欲裂。

  “你忍忍。你再忍忍。”

  辛夷也滲出一身汗來。

  之所以她要用行針和發汗的方法,而不是當真讓高淼為趙宗實解毒,便是怕他耗損精氣,傷及根本,再難痊愈……

  “吁!”辛夷徑直用袖子擦擦汗,收了針。

  “郡君,扶將軍進去沐浴吧。至少泡半個時辰,水不夠熱了再加,務必起到發汗的效果。”

  高淼點點頭,幾個人將趙宗實抬了進去,放入那個散發著裊裊熱霧的浴池……

  ~

  辛夷退了出來。

  房間里那幾個美嬌娘早已不知去向何處,她在隔壁找到傅九衢。

  他正在和黃升喝茶。

  意外的是,沈碧芊也在。

  她楚楚可憐地站在一側,正在柔聲軟語地對他們訴說今日趙宗實前來發生的事情。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