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278章 心尖子
  轉眼,到了大軍出征的前一夜。

  辛夷忐忑不安地打包好行李,又把三小只叫到跟前,耳提面命地交代了許多。

  三念第一個哭了,“娘,你是不是不要三寶了。你是不是不回來了?”

  辛夷被哭得心都碎了,她輕拍著三念的后背,“不會,娘怎么舍得不要三念?不過,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三念抹著眼淚,吸鼻子問她,“是什么事呀?”

  辛夷思忖一下,將三念抱到膝蓋上,認真地看著他道:“去保護你傅叔。”

  “保護?”三念止住淚,仰起小臉看她,“傅叔那么厲害,為何要娘去保護?”

  辛夷摟緊她:“因為娘是大夫呀。傅叔生病了,沒有人照顧的話,就會死。”

  一聽死字,三念當即嚇白了臉,再不纏著她說不讓走了,而是抽抽泣泣地點頭,讓辛夷去保護傅叔,然后又抽抽泣泣地問:

  “娘何時才會回來?”

  辛夷思忖一下,“等過完年,燕子飛回來的時候,娘就回來了。”

  三念嘟著嘴巴不滿地道:“那么久……三寶又長大一歲了。”

  辛夷笑了笑,“是呀,又長大一歲的三寶更懂事,更好看了呢。”

  二念重重哼一聲,“她愛走便走唄,三妹妹你不要哭了,再哭不吉利。”

  三念連忙收住哭聲,拿袖子抹眼淚,那模樣瞧得人心窩里柔軟一片。

  辛夷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親,“娘一定會回來的。娘不在的時候,你們跟著小姨,安娘子,還有周先生,好好讀書、學習……那個開國侯府的蔡叔也會照顧你們……”

  “娘。”一念突然上前,朝她拱手行禮,“你把金娃娃帶上。”

  辛夷眉頭一擰,她正準備在離開前,將金娃娃還給一念呢,沒有想到一念搶在了她的面前。

  “娘出門在外,帶上它不方便,還是要交由你來保管。”

  一念搖頭,目光固執地盯住她,“娘把金娃娃掛在脖子上,金娃娃會護祐娘,平安歸來。”

  三念接話:“是呀是呀,這個金娃娃就是我們三個。娘看到它,就想到我們三個在娘的身邊。”

  二念:“讓你拿著就拿著,墨墨跡跡地做什么?”

  辛夷握著金娃娃,正在猶豫,一念突地走近,將金娃娃用早就準備好的紅繩子拴好,掛在辛夷的脖子上。

  “娘離開后,兒子會照顧好弟弟妹妹,不讓他們調皮搗蛋,惹是生非,娘不必掛念我們,早日凱旋。”

  辛夷一怔。

  三個孩子里最老成聰慧的便是一念。

  他什么都沒有問過,卻知道辛夷要去的是哪里。

  這孩子……

  辛夷撫摸著脖子上的金娃娃吊墜,心酸淚目。

  “好孩子!”

  她將三個孩子摟在一起,緊緊相擁。

  這時,樓板上傳來腳步聲,熟悉得辛夷當即緊張起來,松開孩子,朝他們使個眼色,說一聲噓。

  “不可以告訴傅叔,明白嗎?這是我們的秘密。”

  三個孩子頻頻點頭。

  辛夷起身,笑盈盈地將屋里的燈芯拔亮。

  屋子里光芒大熾,木門被人敲響。

  “十一妹。歇下了嗎?”

  辛夷:“來了……”

  她笑盈盈地走過去拉開房門。

  傅九衢乍一看三小只都在屋里,站得齊齊整整,三念臉上的淚痕未干,有些意外。

  “這是怎么了?三寶怎的哭鼻子了?”

  “傅叔。”三念猛地沖過去,抱住他,嚶嚶地道:“你給我做爹吧?你娶了我娘,給三寶做爹好不好?你不娶娘,三寶就哭哭。”

  每次見面必有一問。

  這次還是當著辛夷的面,讓傅九衢不由浮想聯翩。

  小娘子怕是因他南去而心生不安。

  傅九衢笑了笑,“好呀!”

  打發走了三個孩子,他突然護住辛夷的肩膀,低頭看著她的臉道:

  “我原該給你一個名分再走的。可惜,這次離京太過倉促,什么都來不及了。”

  辛夷尚在尷尬三寶的“逼婚”,正準備向傅九衢解釋呢,冷不丁聽到這句話,不由好笑。

  “明日大軍就要啟程了,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說這個的?”

  傅九衢喉頭一梗,在椅子上坐下,就著辛夷的茶水飲一口,擺了擺袖子。

  “這兩日在演武場練兵,沒來瞧你……心里始終放心不下。”

  辛夷試探地道:“說了讓你帶我同去,你又不肯。”

  傅九衢想都不想地拒絕,“不可以。”

  辛夷看著他尚未換下的甲胄,默默出去,端來一盤果點,放在傅九衢的面前,一言不發。

  傅九衢看她一眼,“可是生我氣了?”

  辛夷垂目,“沒有。”

  傅九衢哼笑一聲,拉她的手來,淡淡地道:“這次南征,我們已做好十足的準備,勢要打出大宋聲威,想來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凱旋……”

  辛夷問:“用不了多久,是多久?”

  傅九衢想了想:“明年開春,你院子里的辣椒玉米西紅杮長出青苗的時候。”

  辛夷瞟著他,忍不住笑了,彎了彎唇,“哄我。”

  “不哄你。”傅九衢低頭在她手背一啄,黑眸里波光瀲滟,似有幾分笑意,“你在京中,等我捷報便是。”

  “嗯。”辛夷應一聲,低頭不說話。

  看上去愁眉不展,為離開傷懷,實則是她心里發虛。

  傅九衢沒有問她去長公主府的事情,也沒有問她去軍醫營里授課的事情,這讓她有些摸不著底。新筆趣閣

  按說以傅九衢的情報網,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

  他不聞不問,是沒有懷疑,還是他軍中事務實在繁忙,顧不上?

  辛夷猶豫著頻頻看他,傅九衢竟是一笑,忽地道:

  “此次南下,曹翊主動請纓,隨師父同行上陣。”

  那天在營房里,辛夷見過曹翊了,他和傅九衢同是狄青的高徒,一同上戰場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傅九衢為什么要特地告訴她。

  “九哥告訴我做什么?”

  傅九衢瞥她一眼,“他的婚期原本定在今年八月,這一走肯定是來不及了,只得延期……”

  辛夷道:“曹大人憂心國事,想必呂姑娘也是能諒解的。”

  傅九衢看著她平靜如常的模樣,眼梢寥寥。

  “我看他倒不是為了國事。”

  辛夷:“……”

  兩個人對視著,辛夷倏而眨眼一笑。

  “郡王說這個做什么,難不成是為了我?”

  傅九衢心里酸得很,難料辛夷會單刀直入,堵得他說不出話來。

  “小娘子很有自知之明。”

  他揚眉一笑,“當然,我也愿意他跟著去。若放他在京中,成天覬覦我家小十一,我可放心不下。”

  “噗,討厭!”辛夷覺得這個傅九衢當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當即提拳揍人。

  雨點似的小拳頭砸在傅九衢的甲胄上,用力極輕,撓癢癢似的……

  傅九衢但笑不語,拉著她坐在自己腿上,由著她撒瘋。

  好半刻,等辛夷不鬧了,他才輕撫她額頭的頭發,低低地道:“辛夷,我說的是真話……”

  “什么真話呀,全是胡話。我和曹大人早已沒有來往,他亦是正人君子,不會做令人不齒的事情。”

  傅九衢搖頭,“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是擔心你。”

  “擔心我什么?”

  “我不在汴京,若有人欺負我的小十一,可怎么辦?”

  “不會的。”辛夷默默地將頭靠在傅九衢的肩頭,安靜地圈住他的脖子。

  “九哥又不是不知,我可是很厲害的,誰來欺負我,我把他脖子擰斷……”

  傅九衢盯著她。

  一直盯著。

  就好像第一次見到。

  又好像永遠都看不夠,纏綿不舍。

  辛夷微微勾唇,與他對視,突然輕撫他的臉。

  “九哥變了許多……”

  初見時,那一雙眸子只有矜驕冷漠。

  如今,盛滿溫柔。

  “常給我寫信。”

  傅九衢的聲音帶點喑啞,仿佛從喉間溢出,偏偏又用那種依依不舍的目光,看得辛夷淚水差點滾出來。

  “好了好了,時辰不早了,你快些回營吧,免得誤了狄大將軍的事。”她低頭,咬了咬下唇,長睫微顫,聲音也低軟許多,“莫要在這里煽情,惹哭我……”

  傅九衢嗯一聲,執起她的手。

  “不要哭。即便是我死了,小十一,你也要堅強。”

  辛夷心里泛起微微的疼痛,猝不及防地,席卷了她。

  “胡說什么?”辛夷蹙起眉頭,“大軍出征,說點吉利的行不行?”

  傅九衢低頭,額頭貼貼她,音色低淺,“不瞞你說,自從周道子告訴我壽元不過兩年,我便已看淡生死……”

  “你別說了。”

  “辛夷。”傅九衢拉住她纏在脖子上的手腕,認真地看著她,“死不足為懼。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即便不死在戰場,也難以避免……”

  他喉嚨梗一下,“你莫要為九哥哭。我不在了,你也莫要為我守寡。”

  “傅九衢!”

  “我喜歡你做自己,開心的小十一,便是讓九哥動心的小十一。”

  “你再說我便生氣了。”辛夷不喜歡這種交代后事的離別。

  因為電視劇里都是這么演的,這叫鋪墊……說完之后,肯定要出事。

  “我不喜歡聽。”辛夷將他的脖子纏得更緊,雙手吊上去,雙眼眨也不眨地盯住他,“我們都要平安。三寶還等著你給她做爹呢。廣陵郡王可是言而無信的人?”

  傅九衢眼眶一熱,微微俯身,逮住她的嘴唇便吻下……

  “我會活著回來。”

  長夜清光,微風幾許,盡訴離別。

  兩人緊緊相擁,耳鬢廝磨間,情難自禁。

  傅九衢離開的時候,已是深夜。

  汴京城里一片蕭涼夜色,唯有隔壁的錦莊瓦子里尚有輕儂軟語傳出來。

  辛夷沒有送傅九衢,仍是站到二樓的欄桿邊,遠遠的目光,直到他的身影在長街消失不見,這才慢慢地坐在檐下,呆立發怔。

  而隔壁錦莊瓦子的琉璃窗邊,站在張巡,一手執著美酒,一手攬著嬌娘的香肩,默然而飲,默然而望。

  ~

  辛夷一夜沒有合眼,一直等長公主的信兒。

  一直等到天亮,長公主也沒有派人來叫她離開。

  辛夷坐不住了,正準備親自過府去問個究竟,長公主府來人了。

  照常是一頂小轎,卻不是送她去長公主府,而是直接去了軍醫營。

  在轎子里,辛夷換上了隨軍軍醫的衣裳,聽錢婆子交代。

  “張娘子,我們殿下也是不放心你,這才特地讓你先去軍醫營里授課,與那些軍大夫們互相認識,這人啦,得有了交情才好說話。行軍途中,他們也能對你有所照應……”

  辛夷沒有想到長公主竟然為她考慮了這么多,輕聲道謝。

  錢婆子又道:“長公主說了,到達南邊之前,你千萬莫要暴露了身份,叫郡王知曉,一切等大軍到達,木已成舟,郡王不留你在身邊,也得留你了。”

  辛夷有點好笑,“是。”

  錢婆子嘆息一聲,“郡王是長公主唯一的兒子,心尖子肉咧,你萬萬要照顧好她,若是此去你能替郡王開枝散葉,生個一兒半女的,這輩子便不用再愁了。”

  辛夷:“……”

  她沉默不語,由著錢婆子絮絮叨叨。

  大軍天不見亮就開拔了,她正思量傅九衢此時已經到了那里,后勤部門什么時候能跟上他們,忽然聽到外面有馬蹄的聲音。

  辛夷脊背沒由來的僵硬,那種從昨晚就有的不安,再次浮上心間。

  “馭——”馬蹄聲停下,好似攔在了轎子前面。

  那人粗聲粗氣地道:“轎中之人,可是張小娘子?”

  ------題外話------

  明天見哈,寶子們~~

  求票,求留言,求各種愛~哈哈哈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