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大乾憨婿全文免費閱讀下載 > 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 內幕
    而就在公孫氏接受查處的時候,同一時間,隴右好幾個家族都遭到了調查。

    而且是強制性的調查。

    在馮謹死后,那些余孽幾乎銷聲匿跡,要不是現在還有小報社正在報秦川等人被襲擊的新聞,好似這件事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百姓也早從這個大瓜,轉移到了另一個大瓜。

    而公孫皇后陵墓腳下來了一個女子。

    這個女子,也是白發蒼蒼,如果仔細看的話,她竟跟李世隆有些相似。

    “母后,女兒來看您了。”女子在陵墓前上了香,燒了紙。

    因為身后有不少的游客,她也沒駐足太久。

    她叫李麗姝,是李世隆的第十六個女兒,十三歲便訂婚,十五歲外嫁。

    而這么多年來,跟那些姐妹也沒有太多的往來。

    但是她有一個秘密。

    在公孫皇后離世之前,曾幾次寫信給她,她甚至還喬莊進宮,跟公孫皇后見了幾面。

    公孫皇后交代了她一些事情,但是她并沒有去做。

    一來,她交代的這些事,太大了,極為容易連累夫家。

    二來,她一個早就外嫁的女兒,也沒有太大權力。

    所以這些年,只能偷偷在公孫皇后忌日這一天,上來給她上香。

    她的確是個賢良的皇后,但也未必如世人說的那樣。

    最起碼,她對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也并沒有太好。

    她就是個例子。

    當然,出生在天家就是如此,她一把年紀了, 也沒什么看不開的。

    “母后啊,您別生我的氣,我一個女子,拖家帶口的,也實在是沒有太大的能力去幫您做這件事。

    您跟父皇尚且斗不過他,我又豈能斗得過?

    我自私了,等我百年后,親自下去給您認罪。”

    她一邊燒紙,一邊在心里念叨著。

    記憶,卻不由的回到了多年前。

    那是她此生最后一次入宮。

    宮內,公孫皇后得知,她的女兒正在跟秦墨的第六子交往,便招她進宮,說了一件讓李麗姝震碎三觀的事情。

    借肚生子。

    那可是她的孫女,就算不是親孫女,也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吧?

    她當時也沒說拒絕。

    公孫皇后止不住的哀求起來,她便問:“這是父皇的意思,還是母后的意思?”

    公孫皇后只是說:“你父皇身體不好,才不會管這些小事。”

    那時候,她便知道,這是公孫皇后自己的意思。

    只是她不明白,為何要做這樣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那時候,她也曾聽過一些有關于公孫皇后的謠言,早些年,宮內奪嫡競爭很是激烈,一個個粉墨登場,她這樣的人物,連搖旗吶喊的資格都沒有。

    只能在旁靜靜看戲。

    本來,所有人都認為,李越塵埃落定了,卻沒想到,還是阿嗣殺出重圍。

    這里有件事,她也是聽說的。

    早些年在宮內,她有個照顧她到大的嬤嬤,出嫁后,也跟這樣一起出宮,但是這個嬤嬤的女兒,也在宮內。

    而且在公孫皇后身邊伺候著。

    后來,這嬤嬤的女兒回家探親,無意間說漏了一件事。

    也就是這件事,讓李麗姝遍體生寒。

    她說:“八太子突然跟秦郡王分裂,或許是因為吃了不該吃的東西。”

    或許知道自己說漏了嘴,她也急忙改口,但是李麗姝還是留了心眼,等到晚上,把她叫到了自己的房間,追問起來。

    這才知道,當年,李越成功上位后,跟秦墨的關系其實依舊很好,也并沒有出亂子。

    那時候,李越每天都會去給公孫皇后以及自己母妃請安。

    請安過程中,公孫皇后總是會勉力李越,然后說一些聽起來很好,但是仔細一想又覺得不對味的話來。

    比如,公孫皇后常對李越說:“雖然你靠著秦墨上來了,但是也不能松懈,秦墨能幫你一時,不能幫你一世,你們是好兄弟,但是今日起,你們就是軍臣了。”

    而且,有一次,那丫頭,還無意間發現,公孫皇后讓人給李越的食物里,加了一些容易產生幻覺的藥。

    那藥不是別的,正是北周之前,流行的五石散。

    服用后,精神亢奮。

    公孫皇后,把它混在藥膳之中,李越服用后,果然每日都是精神飽滿的。

    但是自那以后,他也越來也剛愎自用,性子也越來越古怪。

    甚至與他青梅竹馬的太子妃,也遭受他的家暴。

    那之后,那丫頭就明白,太子廢了。

    而得知這件事的李麗姝也是渾身發冷。

    看似溫良的公孫皇后,也不見得全都是好的一面。

    那時候,宮內就有人說,李越上位,公孫皇后肯定要給麗貴妃讓位。

    或許,是個人都會未雨綢繆吧。

    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李越整下去。

    但是那時候,有秦墨支持李越,整個大乾,無人可以撼動李越的地位。

    就連父皇,想要廢除李越,都不敢輕舉妄動,更別說,李越也沒做任何不該做的事情。

    所以,他的地位固若金湯。

    甚至那時候,父皇已經開始放權,讓李越監國了。

    可憐的八哥,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丟掉的位置。

    又是如何跟秦墨決裂的。

    或許那時候,他早就因為五石散藥性侵入肺腑,而變得神志不清起來。

    或許秦墨善意的提醒,在他的眼里,成了威脅。

    所以,他要除掉秦墨。

    恰好那時,外面流言蜚語,所有人都說李越是靠著秦墨上位的,沒有秦墨他就是個廢物。

    也就是那時候,李麗姝才知道,公孫皇后的手段有多厲害。

    不費吹灰之力,就整垮了李越。

    對公孫皇后而言,女婿是親女婿,兒子又不是親兒子,她要做的,只是拉攏自己的女婿就行了。

    可讓李麗姝覺得可笑的事。

    后來,她的女婿逃走了,帶著大軍打回來了。

    她兒子的地位岌岌可危,她又開始曲線救國。

    借肚生子,這樣的計劃,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不過,李麗姝也不敢拒絕,她太清楚了,自己知道了這個計劃,要是不答應,必死無疑!

    所以,她先是假意答應下來,然后想盡辦法應付,終于撐到大明徹底接管中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