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代號修羅 > 第4224章 重鑄身體,順水推舟!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
陳縱橫眼睛微瞇,“你現在……是想要為自己重鑄身體吧……”
此言一出,暴走水屬性本源瞬間就愣住了,根本沒有想到陳縱橫猜的如此準確。
正常情況下,不應該是理解成自己正在強行渡劫嗎?
殊不知,一開始陳縱橫確實如暴走水屬性本源所想的那樣,覺得他是在渡劫。
可,陳縱橫乃是擁有著完整的金、木兩種屬性本源的存在,心里非常清楚屬性本人根本沒有渡劫這一說。
再加上,暴走水屬性本源一直以來都沒有以真身面對過陳縱橫,每一次攻擊基本上全都是在借助外物。
進而,讓陳縱橫有了此等大膽的猜測。
只有塑造屬于自己的身體,才能夠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
至于,暴走水屬性本源為何之前沒有這么做,原因恐怕絕對無法與那些土著脫不了關系。
對于土著的圍剿,是在水蛭死亡之后才進行的。
之后,暴走水屬性本源又放棄了陳縱橫這么巨大的威脅,轉而先去解決土著的問題。
必然是因為土著所掌握的方法,能夠抑制住重鑄身體的暴走水屬性本源。
而眼下,暴走水屬性本源掃清了所有的障礙,再加上之前潛心的準備,所以才會在陳縱橫面前……重鑄身體!
正常情況下,就算屬性本源擁有獨有的意識,想要發揮出真正的力量也必須要依靠媒介。
最合適的媒介,便是人類的軀體!
可不要忘了,所有屬性本源的存在最初的目的,都是為了增長修真者的實力。
有了這樣一種條件的束縛,也就成為了屬性本源永遠都邁不過去的坎兒。
而這種情況也已有兩種,一種是屬性本源被修真者掌控從而發揮出屬性本源的力量。
另一種是,擁有自我意識的屬性本源重鑄身體,從而達到自己控制自己的地步。
前者所發揮出來的力量,會根據修真者與屬性本源之間的聯系出現強弱等級。
而后者,則是完全可以釋放出屬性本源應有的力量,直接達到完美輸出的狀態。
對于屬性本源來講,修真者就像是一種轉換器,再好的轉換器在運轉的過程中也會出現一定的損耗。
可沒有了轉換器的存在,自然而然的也就少了那一層隔閡。
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己重鑄出來的身體將會毫無毫無任何阻礙的發揮出屬性本源的全部力量。
這也是為什么,陳縱橫之前說過寧愿面對掌握屬性本源的修真者,也不愿意面對擁有意識的屬性本源的根本原因。
以暴走水屬性本源眼下的實力,一旦進行了身體的重鑄后必然會讓自身的實力達到最巔峰的狀態。
到那時再想要應對,哪怕是陳縱橫也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壓制住對方。
“就算,你知道了就如何?”
暴走水屬性本源的聲音極其猖狂,“木已成舟,你根本沒有任何辦法能夠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自信滿滿,“你所能做的,僅僅只是望著罷了。”
冷哼一聲,“待到我重鑄身體,擁有了能夠不受限制發揮自身實力的時候。”
頓了頓,“你將會迎來暗無天日的黑暗,你的選擇只有兩種,臣服亦或者死亡!”
事實,正如暴走水屬性本源所說的那樣,沒有辦法進行任何阻止。
“是嗎……”
陳縱橫回應著,“那我倒是挺拭目以待的……希望你別讓我太過失望……”
面帶笑容,“能夠讓我享受到暢快淋漓的戰斗……而不是那種一邊倒的趨勢……”
嘴角上揚,“說不定……我也可以從中獲得邁入渡劫期門檻……”
頓了頓,“我已經……卡在合體期巔峰的境界……好久好久了……”
聽聞此言,原本還自信滿滿的暴走水屬性本源,突然間默不作聲的起來。
很顯然,暴走水屬性本源根本沒有想到,陳縱橫的境界居然還未曾到達渡劫期,這完完全全超出了原先的預料。
覺得這么強悍的修真者,應該早就已經達到了渡劫期的境界才對,可偏偏卻是這樣一種結果。
暴走水屬性本源雖說不是修真者,可它卻非常的清楚修真者之間實力上的差距。
尤其是合體期和渡劫期之間的差距,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天與地之間的差距。
倘若陳縱橫突破到了渡劫期,就算自己重鑄身體可以完美的發揮出屬性本源的力量,恐怕也沒有辦法與之抗衡!
事到如今,原本十拿九穩的局面,在暴走水屬性本源得到這一消息后,也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囂張的情況。
除非能夠以極快的速度將陳縱橫給滅殺掉,從而讓他無法從戰斗中突破。
可,出現那種情況的概率實在是,太小太小了!
在已知的信息中,陳縱橫已經掌握了完整的木屬性本源,也就相當于擁有了不死之身。
就算受傷再怎么嚴重,也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恢復如初。
更何況,陳縱橫還掌握著域道人所傳授的骨肉術,這種功法對自己有非常大的克制效果。
哪怕能夠重鑄身體,也無法徹底的免疫!
對此,暴走水屬性本源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盡可能的將事情的主動權牢牢的掌握在手中。
…………
而此刻,陳縱橫能夠很明顯的感受到,如今的水平面正在以極快的速度下降著。
聯想到,之前黑魔利用黑色光束對水蒸發與之相比,根本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看來暴走水屬性本源是想要利用這無盡的水,來進行對身體的重鑄,這對于暴走水屬性本源來講,確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方案。
本身就是水屬性本源,再加上長此以往的醞釀,把水當成重鑄的載體,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由此可見,暴走水屬性本源一開始就已經做好了長久的打算,直到剔除掉隱藏在水域中的那些土著,才能夠實施大計。
這樣來看,暴走水屬性本源之所以能夠重鑄身體,陳縱橫也歷下了“悍馬功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