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253章 輕描淡寫
  辛夷看著她的臉。

  膚色暗黃不勻,不僅長了斑,還有些紅腫,就像那種用了假冒偽劣的“換膚產品”之后爛臉的那個模樣……

  “那你們也不該睡地上裝什么人事不省吧?想訛詐我,還是想壞我家的名聲?”

  那婦人頭垂得更低了,偷偷瞄一眼她那個男人,滿臉羞愧地道:“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我不是想訛你,我是想……想讓你替我治臉。”

  辛夷:“想讓我替你治臉,那你堂堂正正地說啊,為什么搞這種歪門邪道……”

  “我沒有錢。”

  “呵!”辛夷明白了。

  “以為我怕丟名聲,免費為你治好是不是?”說著她瞄一眼這婦人的郎君,冷笑一聲,“這恐怕不是你的主意吧?”

  那婦人咬著下唇,只會掉淚,再不敢吭聲。

  真是一個可憐又可恨的人。

  找這么個喝花酒的男人,不想著趕緊離了找下家,還想討這個男人的歡心……

  辛夷拿著那瓶假的脂膏,叫來熟悉虹橋的張家兄弟兩個,淡淡地道:“大哥,你和他們去一趟虹橋,找到那個賣胭脂的攤子。然后……”

  她瞥一眼這夫妻兩個,還有靠在婦人腿邊瘦瘦小小的孩兒,終是軟了心。

  “找到人,便由他們去吧。”

  張大伯家一直在虹橋邊擺小食攤,在那里熟人眾多,街頭巷尾都認識。

  他們應一聲,便回院子里趕了車,然后帶著人走了。

  一出鬧劇落幕,除了給辛夷藥坊打了個活廣告以外,好似沒有什么損失。

  畢竟,自這天以后,人人都知道了“好顏色”脂膏有多高級,連瓶身的字體都是加了金粉制作的,賣得貴點不是理所當然?

  那天后,再沒有女子丟瓶子了,用完了都攢起來,專門擺在顯眼的地方,小姐妹來了,輕描淡寫地說一句,“用完兩瓶了,你看看我這肌膚,可是滑嫩了許多?”

  ~

  此事按下不表,只說趙禎第一次親眼目睹了一場民間鬧劇,竟然覺得十分有趣,尤其張小娘子不急不躁,有理有據的處事方式,讓他對外甥的眼光又稍稍高看幾分。

  這小子不算暈了頭。

  張小娘子若不是有夫之婦,給外甥做人妾室還是綽綽有余,要做正妻么……

  趙禎心里嘆息。

  還是少了一個可以托底的家世。

  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女,如何匹配郡王?

  這么一想,趙禎甚至覺得有點遺憾,畢竟這小娘子和外甥在一起,看著屬實一雙璧人。

  離開藥坊的時候,趙禎不是空著手走的,傅九衢特地讓辛夷給他帶了一點腌蘿卜,還有養生茶,趙禎欣然應允,臨行前,還讓辛夷給他針灸一番,這才神清氣爽的離開了。

  藥坊里緊繃的情緒,待趙禎一走,終于松懈下來。

  伙計們雖然不知道那個中年男人是誰,但是看廣陵郡王待他都畢恭畢敬,私底下也猜測是哪個貴人,最后問到辛夷的面前。

  “是不是郡王的父親?”

  辛夷搖頭。

  “是哪個王爺吧?”

  辛夷搖搖頭。

  “那就猜不到了,比郡王還大的大人……”

  眾人看著周道子微抿的臉,終于有人恍悟。

  “該不會是當今……天子?”

  辛夷輕咳一聲,“你們別猜了,各自忙去,別辦砸了差事,不然要你們好看……”

  “是是是老板娘。”

  “忙完了便早些回去休息,明兒開工再來。”

  眾人嘻嘻哈哈地笑著出去了。

  辛夷在門口張望一下,沒有見到張家兄弟回來,打了熱水回到二樓,拿出一個端午沒有用完的蘭湯包,準備泡個澡輕松一下。

  今日忙累一天,她熱得脊背都黏糊糊的了。

  良人上來將三念和貞兒帶下去了,二樓只剩她自己。

  辛夷關上凈室的門,褪去衣服,慢慢邁入霧氣茫茫的浴桶……

  沐浴是一天中最放松的時刻了。

  她躺在濕水里,嗅著淡淡的中藥味兒,闔上眼睛,準備好好理順一下腦子……

  最近這些日子,她的事業倒是如火如荼,每日里進項大增,醫藥汴京小有名氣,藥妝風靡一時,成為了京中佳麗的時尚用品,深受東京城閨閣女子市井少女的青睞……

  但是從端午蘭湯包收藥材,到好顏色脂膏造假,麻煩事就沒有斷過……

  到底是有人在刻意針對她?

  還是說,麻煩才是生活的真諦?

  罷了,只要活著,便是一樁麻煩接另一樁麻煩……

  辛夷想通這一點,原本煩擾的心又豁然開朗起來,在幽香溫水的撫慰下,漸漸有些困乏,坐在水里昏昏欲睡……

  吱呀!

  窗戶輕微的響動聲,驚醒了她。

  “誰?”辛夷大驚失色,一把扯下搭在橫架上的寢衣,一把裹在濕漉漉的身上,朝響聲處走過去……

  “出來!”

  辛夷話音未落,一只胳膊便伸了出來,一把拽她過去。

  “啊!”辛夷短促的驚叫一聲,停了下來。

  因為她的嘴巴被一只熟悉的大手捂住,鼻子也敏銳地嗅到了傅九衢身上的熏香味兒……

  她制的白篤耨啊。

  廣陵郡王真是奢侈。

  她都舍不得用,這家伙天天用,騷包!

  辛夷側過臉,一頭一臉濕漉漉的盯著傅九衢,眨了眨眼。

  “唔……”

  傅九衢松開她的嘴巴,“別出聲。”

  辛夷無語至極,“你在做什么?有大門不走,為什么要翻窗?我以為是賊呢……幸好沒有直接敲你一棍子。”

  “舅舅盯我盯得緊……”傅九衢低聲解釋一下,大抵也覺得自己翻窗入內的舉動有點丟人,撫一下高挺的鼻子,掀起唇角,突地輕笑。

  一雙黑眸春水瀲滟,英俊的面孔艷光逼人。

  “我……是不是唐突你了?”

  廣陵郡王的反射弧極長,方才許是做賊心慌,并沒有發現辛夷身上只裹了一件輕薄的寢衣,而且,身子沒有擦干,水漬一浸,那身衣服便半濕,顯出她玲瓏的身段來……

  瘦瘦嬌嬌的小娘子,正是花骨朵一般的年紀,嬌艷欲滴,似一朵含苞欲放的粉色玫瑰,溫水氤氳的小臉,白嫩嫩,俏生生,笑盈盈,散發著她身上獨有的自信,分外奪目……

  便是連聲音,也好似變得更為旖旎。

  “廣陵郡王,你說呢?”

  傅九衢有些挪不開眼,聲音喑啞低沉,“說什么?”

  辛夷并沒有他那么迂腐的觀念,身上穿著的衣服,比以前的比基尼可保守多了,因此,她并沒有回避傅九衢注視的眼神,反而大膽的靠近她,笑意滿眼地逗他。

  “天剛擦黑,你便急不可耐地翻窗而入,擾了小娘沐浴,你說……你打的什么主意?”

  “……”傅九衢垂目,“官家讓我陪他下棋,我說皇城司尚有公務……他自是不會信的,不得不避著幾分,官家的探子可不少。”

  辛夷撇嘴,含笑掃過他。

  “這么說,你在官家面前撒謊……便是想來見我?”

  傅九衢嗯一聲,喉頭翕動,卻不與她對視。

  辛夷越發來了興致,覺得廣陵郡王實在是……好逗得很。

  “那你想見我,是想做什么?”辛夷靠近他,吐氣如蘭,“不是方才見過嗎?剛走不到半個時辰,你就又想我了?”

  傅九衢被她弄得心里犯癢,聽到這一聲邪氣的笑,這才回過神來,發現這小娘子是在取笑起來。

  他哼笑一聲,抿住嘴唇。

  “我是想你,想問你……脂膏的事情。造假的人找到了嗎?”

  好沒趣的男人!

  辛夷仰起臉看他,突地伸手壓在他的肩膀上。

  不回答他的問題,反是埋怨。

  “你長得怎么這樣高,我都夠不著。”

  傅九衢微怔:“你要做什么?”

  辛夷低低地笑,“低下頭來,傅九衢,我想親你。”

  ……

  ------題外話------

  傅九衢:今天不要有小劇場~

  辛夷:為什么?

  傅九衢:明天……我要親自演!!不要作者說!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