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195章 牽絆
  傅九衢低低一笑,靠近一些,用只有他二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問:

  “你為何會如此肯定?”

  他懷疑辛夷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辛夷心下了然,微撩眉眼,“我是大夫。”

  傅九衢低頭,盯著她平淡帶笑的臉,半晌才從喉頭逸出一絲笑。

  “如此說來是我杞人憂天了。”

  辛夷微微欠身,“我并無此意。郡王大晚上路過這里還不忘提醒我危險,我心里十分感激。”

  她平視傅九衢,遲疑一下又道:“不過我有些好奇,若貴妃真的不醒,官家難道會因此遷怒于我不成?我看官家也不是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人呀,郡王是在擔心什么?”

  傅九衢靜靜立著,似乎并不愿意說自己母舅的半句不好,但眼里卻有一抹難以察覺的暗芒流露出來。

  “即便他無意遷怒,也怕有心人挑撥。”

  辛夷看著他幽深一片的眼眸,淡淡勾唇。

  “容我問一句不該問的話,親蠶禮上放豬挑釁的,到底是誰?”

  “你沒聽說么?”

  “宮里都在傳是曹大姑娘,我怎么覺得不太可信?”

  傅九衢挑了挑眉,“你認為不是她?”

  辛夷搖頭,“她怨恨我,但不至于不分場合破壞她姑姑的親蠶禮。若她連這一點大局觀都沒有,那曹家恐怕也容不得她了。”

  傅九衢眉梢微揚,“你是第一個為她說話的人。”

  “……”

  辛夷就事論事而已,本就不屑在這種時候落井下石,尤其對方還是曹漪蘭,未來的郡王妃。她覺得在傅九衢面前提起她已是十分不禮貌,當即便后退一步。???.

  “今日多虧郡王照顧三念,我忙來忙去也沒有顧得上她。等此間事了,我再好好向郡王致謝。”

  “你要如何謝我?”傅九衢目光深深,把辛夷問住了。

  她那句原本就是客氣話,一般人都不會當真的。

  “郡王……”她想說什么,話未出口,又忍俊不禁,“我能回報郡王的地方,無非是好好鉆研醫道,替郡王診病。別的,想要報答,也有心無力。”

  她站在離傅九衢好幾步遠的地方,微垂著眼,好似不想與他有目光的交集。

  傅九衢眉頭一皺,十分不喜歡這樣的疏離。

  “你怕我?”

  “沒有。”

  “那我是洪水猛獸不成?走近些說話!”

  辛夷飛快抬眼,做賊似的心慌。

  “郡王,這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恐會惹人閑話。”

  傅九衢目光森然,慢慢走到她的面前,停下。

  “你很不愿意與我有所牽絆?和我有私情,就讓你如此害怕,如此不喜?”

  “……”

  私情這兩個字,第一次從傅九衢的嘴里說出來,辛夷聽得有些難為情,一時面熱心跳,一句話回得又快又急。

  “那是當然。郡王是貴人,自然不怕別人說三道四。可是我一介平民,最怕的便是這種軟刀子……唾沫星子是會殺死人的,我雖比曹大姑娘皮糙肉厚一些,但若長此以往,恐怕也經不住幾回了……”

  傅九衢眉目微冷。

  盯住她,一瞬不瞬地盯住。

  久得仿佛忘了挪開眼神。

  辛夷心跳得很快,微微一笑,再次朝傅九衢施了一禮。

  “我去忙了。更深露重,郡王也早些回去歇了吧。”

  傅九衢沒有說話,又或是嗯了一聲。

  辛夷腳步微頓片刻,慢慢地與他擦肩而過,走向傅九衢背后那一條長長的甬道。

  傅九衢沒有轉身,也沒有動彈,四周安靜得一點風都沒有,辛夷覺得自己的大腦里有短暫的空白,好似有一種奇怪的力量支配著她的腳步,走得很慢很慢……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以為傅九衢已然遠去了,回神才發現,他跟在她身后不遠的地方。

  風氅袂袂,腳步徐徐。

  與她保持著該有的距離,但又沒有離她太遠。

  傅九衢這是在做什么?

  怕她有危險,特地來保護她嗎?

  辛夷心跳莫名地快了起來,胸腔里像被什么東西填滿,心里突然涌起的那一股歡喜像脫韁的野馬似的頂在喉頭,讓她耳朵發熱,臉頰滾燙,連腳步都奇異地輕快起來。

  但這邊宮人眾多,來去都會有人注意,她不想招惹是非,更不敢回頭詢問傅九衢,當即加快了腳步,三兩步便邁入殿門,像有鬼在追一般。

  不消片刻,背后傳來一個內侍的聲音。

  “見過廣陵郡王。”

  “官家歇了嗎?”

  “官家在里間等著您。”

  “嗯。”

  辛夷繃緊的神經猛地松開,回頭看一眼,只見到傅九衢的一角氅子,臉紅得幾乎要燒起來。

  呸!

  自作多情了。

  人家真的只是路過。

  也不是為了保護她才過來的。

  是當真順路而已。

  幸好心里的想法別人看不到,要不然,辛夷覺得自己找個地縫鉆進去都難為情了。

  這陣子也不知怎么的,可能和傅九衢接觸太多,又因那些曖昧香艷的傳聞,讓她有時候都產生了錯覺,以為傅九衢待她的情分與旁人不同,會不會是喜歡她……

  現在回想,她真想給自己兩耳光。

  怎么能犯這種低級錯誤呢?

  傅九衢的人設就是一個無情無義的冷血動物,她居然以為他會貼心相護深夜相隨?

  說出去,怕是要笑掉人家的大牙。

  ~

  傅九衢看著那一個纖細的人影消失眼簾,臉色很快沉了下來,微微甩袖,在內侍的引領下,去了側殿。

  熏香裊裊,趙官家面色不悅地坐在那里飲茶,看到傅九衢慢條斯理地進來,眉頭微微一蹙,落下茶盞。

  “大半夜的不回去睡覺,入宮找朕作甚?”

  傅九衢拱手施禮,云淡風輕地一笑。

  “貴妃傷病未愈,微臣猜官家今晚一定心緒不寧,輾轉難眠,這才特地稟了母親,前來陪官家手談,閑話家常……”

  “陪我?”趙禎瞥他一眼,低低哼一聲,“你這話也就能哄哄你母親。”

  傅九衢笑而不答。

  趙禎示意內侍,“賜座。”

  傅九衢:“舅舅不肯陪外甥手談一局么?”

  趙禎擰眉看他片刻,微微抿唇,擺擺手,內侍很快便擺好了棋盤,然后默默地退了下去。

  室內再無他人,甥舅二人相對而坐。

  棋盤上風云變化,二人誰也沒有說話。

  好一會,趙禎抬眼看一下面色沉沉的傅九衢。

  “你雖不是天家之子,卻也是皇親貴胄,朕唯一的親外甥,一言一行都有無數人盯著。你的臉面,便是朕的臉面……”

  傅九衢撩一下眼皮,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

  “外甥是哪里讓舅舅失了顏面么?”

  趙禎抿著嘴唇看他,臉上半點笑意都沒有,聲音也是低沉了幾分,隱隱聽來,有責備之意。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不就是怕我怪罪你那個張小娘子?還說什么怕我心緒不寧,為了陪我而來?哼!你啊,枉自讀了那么多圣賢書,如今分寸全無。堂堂郡王,任由流言蜚語滿京,卻無任何作為。你說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一粒白棋在傅九衢指間輾轉。

  “舅舅多慮了。自從行遠故去,小嫂一人帶著三個孩兒,處境艱難,外甥只是搭把手,能幫則幫罷了,萬萬不敢有多余的想法。流言止于智者,外甥不是不作為,只是不想越描越黑……”

  “啪!”

  一粒黑子重重落在棋盤上,趙禎抬頭直視著他。

  “你問問你自己,這些話可是出自本心?今夜只有你我二人,舅舅給你一個表露心跡的機會……”

  傅九衢沉默。

  四周鴉雀無聲。

  好一會兒,傅九衢才慢慢起身,拉開椅子朝趙禎拱手一揖。

  “大丈夫一諾千金,我曾在行遠面前起誓,會照顧好他的妻兒老小,怎能做出那等豬狗不如的勾當?我叫她一聲小嫂,便當她是我的親嫂子。”

  趙禎盯住他。

  片刻,幽幽一嘆。

  “癡兒,你可是有什么難言之隱?”

  傅九衢眼眸微垂,“并無。”

  趙禎盯住他:“那朕再問你一句,可是心甘情愿地娶曹家大姑娘?”

  傅九衢沒有抬頭,略微一頓,才聲音低沉地應他。

  “心甘情愿。”

  聲音未落,外面傳來內侍低低的聲音。

  “官家——”

  趙禎看他一眼,“何事?”

  那內侍瞥了瞥傅九衢,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曹府大夫人深夜入宮,求見圣人。”

  趙禎的眉頭皺了起來,語氣略有不滿,“是來探病的嗎?哼,都這個點了,真當朕的內宮是他家的后花園不成?”

  “不,不是。”那內侍的目光始終在傅九衢身上游離,然后走到趙禎的身邊,咬耳朵似的低低道:“小的聽說,是曹大姑娘……要退婚。大夫人也不知怎的,竟是同意了,還急巴巴地入宮來找圣人商議呢。”

  傅九衢目光微沉。

  帝后之間的關系一向微妙,官家在曹皇后身邊有探子,就像曹皇后會在官家身邊有探子一樣不足為奇。

  但曹家為何會大晚上入宮來談婚約一事?

  這是發生了什么?

  ------題外話------

  今天為了看宇宙頂流的飛機,寫得很慢很慢,還心緒不寧的……

  第二章寫了,但我覺得狀態有點不對,準備再改一改。

  明天至少萬更哈~~補上補上!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