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171章 火鍋小桌
  入夜,河面上霧色升騰。

  藥坊的小院里支了幾盞風燈,辛夷讓湘靈將臨近河堤的木門敞開。蟲兒嘰嘰,夜風徐徐,三月初的月亮,銀鉤似的爬到樹梢,一切變得朦朧而美好。

  辛夷要夜下煮酒……和火鍋,招待廣陵郡王。

  整個藥坊的人都被動員了起來。

  兩張桌子一前一后地擺在院子中間的過道上,兩側是種植的蔬菜和藥材,剛剛露出冒尖的綠色,當初辛夷設計時便留了位置,桌子放在中間剛剛好。

  廣陵郡王一桌。

  其他人一桌。

  辛夷在灶間忙碌著炒料。

  這是她穿越后第一次做火鍋。配料不齊,很考手藝。湘靈在旁邊打下手,三寶雙手趴著灶臺,雙腳踩在小凳子上,抬高腦袋看得津津有味。

  熱鬧的氣氛很感染人。

  傅九衢早早便在院子里落了座,一念像個小大人似的相陪在側,不時請教傅九衢一些問題,傅九衢也都耐心地回答他。兩人相處的模樣看上去如同親生父子。

  孫懷小心翼翼地走過來,“爺,外面風大,可要加一件衣裳?”

  傅九衢望一眼灶房的窗戶,看到里頭隱隱約約的俏麗身影,懶洋洋地道:“不冷。”

  孫懷看了看院落里被風吹得擺動的樹丫,嘆息一聲,退下去。

  段隋難得見老油條挨了冷眼,笑嘻嘻靠近,“孫公公今兒個怎么沒長眼色?九爺正高興呢,你別去壞了心情。”

  孫懷斜眼看他,“段侍衛沒見主子穿得單薄嗎?我只管照顧九爺的身子,哪里想那許多?”

  段隋捏了捏自己,不以為然地笑,“孫公公是自己覺得冷吧?這都三月的天了,郡王習武之人,哪能像孫公公這種老人家一樣裹那么厚?”

  說他老?孫懷差一點吐血。

  再看一眼段隋更為單薄的衣著,他心疼主子的心才稍稍放下,嘆息一聲。

  “這個張小娘子也不知是給九爺灌了什么迷魂湯,一天天地往這里跑就罷了。這回竟讓九爺心甘情愿地留宿……”

  段隋摸著下巴,笑得眼窩都彎了起來。

  “過了今晚,咱們是不是要多一位主子了?”

  孫懷看他一眼,沉默。

  傅九衢沒有說為什么要留下來,他們這些侍候在身邊的人,也不會去問。但郡王留宿藥坊,顯然是為了張小娘子。

  想了想,孫懷又壓低了聲音:“不要胡說。她這個身份不清不楚的,怎么就是主子了?”

  “是不是主子,可不是看身份。”段隋難得聰明一回,饒有興致地向孫懷傳授經驗,“不瞞你說,這些日子挨了這么多罰,我算是咂摸出味兒來了。只要與張小娘子有關的事情,說好的,郡王愛聽的,就能領賞。說她不好的,郡王不愛聽的,挨罰是小事,一個弄不好,還要挨打……喂,孫公公,你上哪里去?”

  孫懷掏掏耳朵,站到風口,不愛聽。

  這時,二念拿著自己抄寫的《千字文》出來了。

  “傅叔,我寫完了。”

  傅九衢看一眼,眉頭揪緊,丟給一念。

  “你看如何?”

  一念翻看片刻,一板一眼地搖頭,“不行。”

  然后,他一個個點出二念的錯處,那模樣比傅九衢還要嚴肅幾分。

  “二弟,你再去重寫一遍吧。把錯處多抄幾次。”

  “啊!還要寫?”二念哀號,看著傅九衢差點給他跪下。

  “傅叔,不如你教我耍一套拳法吧,我再不想寫字了……”

  傅九衢眉色不變,顯然是不為所動的樣子,二念一看沒有辦法了,扭頭就沖著灶房的方向大叫。

  “娘,我的手都快要寫斷了——”

  辛夷拿著鍋鏟從窗戶探出一個頭。

  “斷不了。斷了你傅叔也能給你續上。”

  “不要啊~”

  孩子的尖叫聲劃破夜色。

  院子里侍候的其他人,也都跟著笑了起來。

  傅九衢微微彎唇,舉杯望向天上明月,突有一種錯位感。

  他原本應當是在隔壁瓦子的高臺上,舉杯暢飲,聽嬌娘的管弦絲竹,怎會莫名其妙地坐在這個小院里,吃清淡茶湯?

  “來了來了!讓一讓……”

  端鍋的是辛夷,用兩張帕子墊著,邊走邊嚷嚷。

  鍋子擺了上來。

  傅九衢見她開機關似的把木桌中間的木板啟開,露出一圈鐵制的鍋圍,再將燃燒的石炭夾起來放在下方的小爐子里,這才發現她家的桌子,很是不同尋常。

  北宋的冬天,火鍋的吃法在民間已經很常見了,一到冬天,汴京城的酒館食寮,也有火鍋應市,一般是將火爐放在桌上,再架上一個銅制或陶制的湯鍋,用來涮肉或者涮菜,人們稱之為“暖鍋”,但鍋是鍋,爐是爐,就沒有這樣拼湊在一起的樣子。

  孫懷、程蒼、段隋幾個也看見了,覺得稀奇,紛紛上來觀看,然后嘖嘖稱奇。

  “這個桌具吃暖鍋十分便利,張娘子是在哪里買來的?”

  辛夷笑盈盈地道:“我讓張大伯幫我找的木匠,特地定制的。郡王要是喜歡,回頭我讓那個木匠師傅再做兩張送到府上去。”新筆趣閣

  傅九衢上上下下地審視著她,眼神復雜。

  噗!辛夷笑了起來。

  看著這個“年輕的老古董”一副沒有見過世面的樣子,她說不出該得意還是該無奈,拿帕子擦了擦桌子,又將鍋子穩了穩。

  “郡王放心,只是一張尋常桌子而已,沒有那么深的奧妙。因為下方生火,我才叫它火鍋。等我回頭把辣椒種出來當佐料,這火鍋的味道那才叫一個好呢,到時候我再邀請郡王來品嘗。”

  傅九衢眼梢撩她一撩。

  熱氣騰騰的鍋子,很快便沸騰起來。

  濃郁的香味飄在鼻端,他眸色深了又深。

  “你倒是什么都會?”

  辛夷抿嘴微笑,“郡王過獎。”

  笑吟吟地說完,她扭頭又去配第二個鍋子,順便吩咐湘靈和良人。

  “你們別看著了,快些上菜,郡王都餓了。”

  燙火鍋的菜,有葷有素,全都盛在盤子里,兩個小姑娘興高采烈地端上來,令人食指大動。

  三念不客氣地爬上凳子,稚聲稚氣地道:“我要和傅叔坐一起。”

  二念:“我也要我也要。”

  一念掃視一眼弟弟和妹妹,垂下眼睛,“不可不分尊卑……”他規規矩矩地朝傅九衢行了一禮,靦腆地笑,“二念和三念不懂事,傅叔勿要怪罪。”

  “坐吧。你們三個都坐這里。”傅九衢面色柔和,目光掃過三念圓溜溜的眼睛,又看一眼二念被墨汁染得漆黑的小手。

  “不過你娘沒到,不可動筷。”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