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90章 弱不禁風小娘子
  四周的目光都集中在辛夷的臉上。

  辛夷拍了拍良人緊張的手,抿嘴一笑,知道怎么解釋都說不通了,只能無奈。

  “小侯爺,我也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有時候擺爛也是沒辦法的辦法。辛夷說完,就將事先準備的大氅子裹在自己身上,稍稍緩和一點,這才淡定地道:“我原本想趁夜撈點魚,補貼家用,哪知道會遇上這么晦氣的事。我也是受害者。”

  蔡祁年歲不大,為人輕佻了些,但腦子可不傻。

  “你在汴河上晃蕩好些天了,白天不捕魚,非得等到晚上,入水出丨水幾個來回,魚沒見到,尸體倒是撈出兩具,你哄誰呢?小嫂,如果我這么告訴你,你會相信嗎?”

  辛夷:“不信。”

  蔡祁冷哼一聲,側目示意左右。

  “和弦,回去稟報郡王,派人前來搜查附近水域。”

  “是。”一個年輕的親事官上前拱手,解下河工船上的小船,趁著夜色離去了。

  蔡祁看了看身側的下屬,漫不經心地笑。

  “都愣著干什么?還不把我小嫂子給帶到船上來?一會兒溜了,我上哪里找人去?”

  他們的船大,辛夷的船小,完全是小巫見大巫的對比。

  聽到這話,辛夷就忍不住笑了。

  “小侯爺說的什么話,大晚上的,我能往哪里跑?再說了,沒做虧心事,我溜什么溜?”

  蔡祁嗤聲,“那可說不定。你這上天入水的本事,可太大了。”

  辛夷抬抬眉梢,不狡辯,順從地從伸過來的船板上到河工船上,往地上一坐。

  蔡祁看一眼小船上那個身材高大卻嚇得像小雞似的小娘子,又是一聲低笑。

  “還有那個黑的,別漏了,一并帶過來。”

  那個黑的?良人愣了片刻,才知道說的是自己。

  辛夷的皮膚極白,冷白冷白的顏色,哪怕是在夜色里,也與良人黝黑的皮膚形成鮮明的對比,可蔡祁這一聲“黑的”,也實在傷人自尊。

  良人羞紅了臉,被帶到蔡祁的船上,一言不發地低著頭,像犯了大錯似的。

  辛夷安慰地握緊她的手,沉默以對。

  出門遇債主,倒霉到家,多說已是無益,不如以不變應萬變。

  ……

  皇城司的人來得很快。

  一艘大船從河面駛過來,船上的邏卒人數眾多。

  不過,辛夷沒有想到,有傷在身的傅九衢,居然也親自來了。

  一件玄青色大氅披在他修長的身上,衣襟迎風獵獵,孫懷侍候在后,小心翼翼地守著他,程蒼和段隋分立左右兩側,一動不動,像兩尊雕塑。

  兩個人四目相對,誰也沒有說話。

  傅九衢不像蔡祁那么聒噪,停下船后,并不問東問西,只是指揮一群邏卒開始沿著礁石附近的水域進行打撈,順便又把辛夷從蔡祁的河工船提到了自己這艘大漕船上。

  從小船到中船再到大船,短短時間,辛夷連升三級,也是有些感慨。

  “郡王身子好些了嗎?”她關心病人的語氣,輕松得好像在醫館,而不是暗夜的汴河。

  傅九衢看一眼辛夷,見她面不改色,渾身濕漉漉的,披在外面的氅子都半濕了,居然還能笑得出來,不由揚起眉梢,冷笑一聲。

  “這兩具尸體,怎么回事?”

  辛夷抬抬眼,搖搖頭,老實作答,“我不知情。”

  “你撈出來的?”

  “算是吧。我捕魚撈到的。”

  傅九衢并不意外她會這樣模棱兩可地回答,微微一聲涼笑,“那你告訴我,半夜下水捕魚,是因為什么?”

  辛夷:“貧窮。”

  干脆利索兩個字,把傅九衢逗樂了。

  “你是吃不上飯了?用得著穿成這樣,下水玩命?”

  辛夷一眨不眨地看著他,“我唯一謀生的手藝是替人看病,可郡王不許。我一個拖家帶口的小婦人,除了想這種辦法,還能怎樣?捕魚怎么了,不偷不摸,光明正大……”

  傅九衢看著她氅衣里被衣靠束得緊緊的一截細腰,魚皮帽套著的小腦袋,一張冰雪般白皙的臉,再配上那雙可憐楚楚的凄涼眼神,簡直絕了。

  尋遍汴京,大抵也找不出如此離譜的小娘子。

  “我屢屢說服自己,你只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娘子,做不出那等驚世駭俗的事來。可你總能讓我意外,總能干出讓我刮目相看的事情。”

  辛夷不答,抿抿嘴,沉默是金。

  傅九衢冰冷的眼神里浮動著濃重的質疑。

  “現在即使有人說,這些浮尸全是死于你手,我都敢信。張氏辛夷,這天底下,還真沒有你干不出來的事。”

  “多謝郡王夸獎。”

  “……”

  辛夷選擇晚上來做這件事,就是因為自己的舉動不合常理。

  只是她沒有想到傅九衢派人跟蹤自己能跟到汴河上,更沒有想到白篤耨沒撈到,會搞出兩具尸體來。

  這倒霉催的穿越人生,除了說是命運的格外饋贈,還能說什么?

  “郡王,你懷疑我無可厚非,我只能說,這兩具浮尸與我無關。至于你怎么想,怎么做,我干涉不了。”

  說著她又望一眼仍在蔡祁河工船上的良人,眉頭揪了揪,“此事與我妹妹無關,她只是幫我搖櫓劃船的,郡王不要開罪她,我任你處置。”

  傅九衢看她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不免有些好笑。

  他陰沉著臉,走向她,聲音低了幾分。

  “你若不肯老實交代,別說你的妹妹,你全家我都不會放過……”

  辛夷撇嘴,“我全家就三個孩子。郡王不肯放過,那就帶回去養著吧。”

  傅九衢噎住,后牙槽都咬緊了,好不容易才緩過那口氣。

  “你行,你真行。信不信本王當場就辦了你?”

  辛夷神經一突,望定他,“郡王請便。”

  孫懷生怕主子活生生被張小娘子氣死,而且,話趕話的當頭,萬一主子說了狠話不照做,也比較打臉。他趕緊笑著上前打圓場。

  “爺,您身子未愈,別站在風口,坐到船艙里去暖暖,再和小娘子細說吧。”

  傅九衢瞪他一眼,抬腿想要揣人,突覺臀間吃痛,又生生收回了腿,臉上怪異的抽搐。

  辛夷察覺她的異狀,正想嘲弄兩句,突見一個邏卒從水面鉆出來,驚聲大喊。

  “郡王,小侯爺……水下有一艘沉船,還有尸體,好多好多尸體。”

  傅九衢斂出神色,“撈。”

  皇城司邏卒迅速出動,開始打撈沉船。

  不得不說,人多力量大,這些邏卒沒有像辛夷一樣備有這么充分的潛水工具,卻也不過花了兩個多時辰,就將尸體和沉船雜物全部打撈了上來。

  一共二十五尸,擺在甲板上,甚是駭人。

  辛夷坐在靠船艙的地方,老老實實地觀看,沒有什么動作,眼睛卻不停地盯著他們打撈上來的東西。游戲上見過的錫皮木箱只有一口,箱子里的東西都被掏空了,只有殘存的幾塊沉水香,另外便是一些沉船里原有的鍋碗瓢盆和碎瓷和銅錢等物……???.

  她的心都涼透了。

  很顯然,在她來打撈以前,這艘沉船已經被人摸過了。

  她賴以發家致富的香藥已經被人打撈走,好不容易剩下幾塊,如今也落入了皇城司的手上……

  這運氣,真是剛出陰溝又掉糞坑——倒霉透頂。

  想到巨額財富不翼而飛,此刻的辛夷喪到極點,冷到極點,也麻木到了極點,對周遭的事情都不關心,也不管傅九衢要怎么治她的罪了。

  錢都沒了,還要命做什么?

  喪,太喪了,截了她的財,就是挖了她的心肝……

  “九爺,這是什么東西?”段隋的聲音打斷了辛夷的思緒。

  她有氣無力地轉頭,剛看一眼,心便咚的一聲,差點忘了呼吸。

  那是一個被丟棄在錫皮木箱里的小匣子,一尺大小,方方正正的模樣,做得很精細,鎖頭早已被人撬了開來,里頭的篤耨黑白相雜,完好無損。

  對如今的宋人來說,篤耨還是陌生的物種。

  沒有人見過,也沒有人聽過,因為它原本就是策劃出的bug,在歷史上還要幾十年以后才會從真臘國引入汴京……

  因此,它可能被人當成廢品棄在原處。

  段隋不會認識,傅九衢當然也一樣。

  辛夷的心狂跳起來,在那瞬間,她腦子迅速啟動,幾乎脫口而出。

  “別動它。有毒——”

  咚!段隋迅速松手,裝篤耨的匣子落在地上。

  ……

  ------題外話------

  三章奉上,傳了之后,我再修修錯字哈,歡迎捉蟲。

  ps:真臘國,是如今的柬埔寨。

  明天見,請小姐妹們多多投票呀~~

  這本書是二錦從未寫過的類型,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興趣,反正我自己寫得挺有勁的,一邊寫一邊學習,很漲知識~~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