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74章 巧施醫術,再顯身手
  周憶柳驚覺她的反應,摸了摸自己的臉,“怎么了,張娘子?我臉上……口脂花了么?”

  辛夷收回心神,眼底流露出復雜的光芒,尬笑一下。

  “沒有。小周娘子真是好看。”

  沒有人不喜歡聽好的,周憶柳聽到這話,誤以為她是為了給自己套近乎,溫和地一笑。

  “長公主對張娘子可能有些誤會,一會見著,若是她說了什么不中聽的話,張娘子別往心里去。長公主不是刻薄的人,只是太疼愛郡王。”

  說來,因中間夾著周憶棉和張巡,辛夷和周憶柳的關系是尷尬且別扭的。

  但伸手不打笑臉人,周憶柳沒有對辛夷這個“惡毒后娘”說出難聽的話,辛夷也投桃報李,笑著答謝。

  ~

  進屋的時候,長公主已經平靜下來。大概是被兒子哄好了,她看到辛夷,還示意周憶柳為辛夷看座。

  辛夷行了禮,坐在墊了柔軟棉墩的杌子上,為長公主請脈。

  “長公主是哪里不舒服?”

  趙玉卿看一眼坐在旁邊的兒子,手撫上心口:“這幾日常覺胸悶腹脹,斷續疼痛,又有神魂不安,苦悶躁郁之感,即便無事發生,也夜夜難以成眠……”

  說到此處,她眼梢瞄辛夷一眼,微微一嘆。

  “若遇上鬧心之事,更是氣血上涌,只覺眼前發黑,胸口脹悶,幾欲暈闕。”

  辛夷知道她說的正是方才馬車前那一幕。

  但這個長公主當真是一個極為溫柔的女人,都快要被氣暈過去了,仍然沒有當面斥責她,只是朝兒子撒了氣而已。

  “長公主脈象細數無力,想是虛熱內擾,心神失養。”

  辛夷說著,松開搭脈的手,站起來。

  “我方便檢查一下殿下的病情嗎?”

  長公主微微一愣,并不明白她說的檢查是什么。

  現代中醫和傳統中醫不論是培養體系和學習體系都有很大的區別,傳統中醫主要靠望聞問切,而現代中醫會借助更先進的科學儀器。

  所以,現代中醫到了古代真不一定能看病,而失去傳統中醫的臨床經驗、理念體系和四診技巧,也是現代中醫沒落的原因之一。

  辛夷恰好出自中醫世家,從小便是從傳統中醫開始介入中醫領域,上醫學院以后又開始學習現代中醫學體系,算是比較“完整”的一個中醫師。

  因此,長公主肯定之前沒有被檢查過身體。

  她微微一笑,“長公主揭開被子,平躺即可。”

  長公主有些不安,傅九衢傾身上前幫著拽老母親的被子,安撫地道:“母親聽張娘子的話便是。”

  長公主不是很情愿。

  她身份矜貴,不喜別人觸碰她的身子,對所謂檢查天然抗拒,但兒子幫著外人來說服她,她又是個慈愛的母親,不愿讓孩子為難,也就沒有多堅持,順從地躺了下去。

  辛夷為她擺好姿勢,這才彎腰在她身上按壓。

  “這里痛嗎?”

  她手法稍重,長公主皺起眉頭,看她一眼,搖頭。

  辛夷連按三次,再按向長公主左側胸肋的部位。

  “這里呢……”

  “痛!正是此處。”

  說到這里,她稍稍抬頭。

  “這疼痛仿佛小人長了腿,會在我腹中游走躥動,一時是這處,一時是那處,時輕,時重……左不過是前陣子受了些涼,我這破身子,怎會就這般嬌貴了?”

  辛夷松開手,扶她躺起來。

  “此處疼痛,應是肝氣郁結,氣滯之癥。”

  “氣滯?肝氣郁結?”

  辛夷點了點頭,微微一笑,“女子到了長公主的年齡,難免會因子嗣兒孫操勞費神,如此暗耗心血,再遇邪濕入侵,加重病情,以致氣滯難抒……來,長公主伸一下舌頭。”

  長公主望一眼兒子,依言照做。

  辛夷看了看,微微一笑。

  “我給長公主開一劑方子,以解郁疏肝,安神除躁為先,吃上三副我再看看情況,不過,此疾非一朝一夕而成,要治愈恐怕也要些時日,急不來的……”

  看她說得煞有介事,長公主心情好了許多。

  “張娘子說得不錯。每每想到我家哥兒都一把歲數了,仍未娶妻生子,我也不知哪年哪月才能抱上孫子,心氣便浮躁難抑。這兩日看到張家三個孩子,我更是愁煩。”

  一把歲數了?

  廣陵郡王才二十啊。

  辛夷臉頰微微抽搐,莞爾道:“長公主放寬心,只要你配合治療,身子很快便硬朗起來了。”

  趙玉卿問:“如何配合?”

  辛夷想了想,“聽我的話。”

  長公主:“……”

  其實長公主這個病,有很大程度的心理原因,但辛夷不好直接這么告訴她,一說是心病,這個多愁善感的長公主更是難以抒解郁氣了。

  “我去開方。”

  辛夷并不覺得自己說了多么不合時宜的話。

  在她看來,“聽醫生的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并不違和,但對長公主來說,如此大膽的醫囑,可謂石破天驚,尊卑不分。

  開好方子,辛夷交給傅九衢,原想向長公主辭行,就帶孩子離去了。不料,長公主卻將她留了下來。

  “重樓,你先下去,母親和張娘子說幾句話。”

  傅九衢看一眼辛夷,點點頭,沒有多說什么,但辛夷覺得他與回府時有些不同。

  長公主看看他倆,又道:“憶柳你也下去。”

  周憶柳似乎知道長公主要說什么,溫順地應下,臨走深深看一眼辛夷,體貼地為他們合上了門,將寒氣阻隔在外。

  “坐吧。”長公主招呼辛夷。

  “是。”辛夷仍然坐在杌子上,平靜地看著榻上的長公主。

  二人相視,沉默了片刻,長公主才淡淡地道:“張娘子可明白我要說什么?”

  辛夷點頭,“是我連累了郡王受罰,罪過了。”

  長公主搖了搖頭,“我兒做事自小就有分寸,我這個當娘的,雖說心疼他要挨五十大板,卻也知道,他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辛夷微微一怔,“那長公主擔心的是什么?”

  長公主稍稍直起身子,盯著她,“你當真不知?”

  辛夷想了想,“長公主是不是誤會了我與郡王有私情?”

  她如此坦然道來,長公主臉上卻是一沉。

  “誤會?”

  辛夷一笑:“是。誤會。想來廣陵郡王已然告訴過長公主這一點。”

  長公主抿了抿嘴,沉默。

  辛夷說得沒錯,在她和周憶柳進來前,面對她的質問,傅九衢已然解釋過了。

  原本不該繼續存疑,可趙玉卿自己也說不出為什么,看著兒子和這個并非絕色佳人的民婦相處的樣子,她內心的隱憂便揮之不去。

  “不瞞張娘子,我屬實不放心他……”

  不放心他,而不是不放心自己勾引他?

  辛夷微微勾唇,對這個溫和善良的女人添了幾分好感。

  “不會的。”她摸了摸自己的臉,“我長成這樣,郡王哪里看得上?不說汴京美女如云,便是長公主府上,姿色勝我者太多……長公主大可不必為此煩心,我有自知之明,不會勾引郡王。如果非要說我對郡王有什么企圖……”

  她盯著長公主美麗的雙眸,微微一笑。

  “我在這個世道并無依靠,有時是會自私地想要倚仗郡王……但這無關情愛,單單是為生存。”

  她說得真誠,趙玉卿在她臉上找不出半分作戲,那一口壓在心底的郁氣終于抒了出來。

  “張娘子莫怪,當娘的人,無不為孩子著想。”

  她微微笑著,望向微風吹拂的帳幔,眼眶突地發紅。

  “我當年那些手帕交,一個個都兒孫滿堂了,只有我,膝下凄涼,一個獨子還如此不省心……”

  辛夷不知道說什么,只能微笑。

  長公主卻像是找到了傾訴之人,嘆一聲,說了起來,“他到是不忤逆我,就是對婚事不上心。我這煩心呀,見天的有人拿了美人畫冊來讓我挑選。這個是大學士家的千金,那個是樞密使家的孫女,我這一個個去選,當真是挑得眼花也下不了決心……”

  辛夷差點笑起來。

  這不就是選擇困難癥嗎?

  也虧她因此愁出病來。

  “這個好辦,長公主要是不好選,全給郡王納回來便是。府上這么大,又不是住不下。”

  她說得云淡風輕,雖有玩笑的語氣,卻不見半分忸怩,

  長公主輕輕一笑,徹底放下心來。

  “張娘子真是個豁達通透的女子,將來定會有良人在側,琴瑟和鳴。”

  “我已經有良人了。”

  辛夷眨了個眼,“她在家里等著我呢。”

  長公主愣了愣跟著笑起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