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24章 我對郡王是真的……
  辛夷吐得差點把腸胃翻出來。

  眾人怔怔地看她“害喜”,目露不安。

  張家村許久沒有出生過正常的嬰孩了。

  這兩年,村莊仿佛受到詛咒一般,詭事頻出,人們的心境在日復一日的恐慌里,變得敏感而多疑。他們盼著有正常孩子出生,以解除村子的詛咒,又很怕別人的孩子正常,會顯得自己才是那個被詛咒的人——

  寂靜中,傅九衢穿過一束束復雜的目光,走過去親手扶起辛夷。

  “小嫂受委屈了。”

  一絲笑,浮上廣陵郡王朱紅的唇。

  辛夷看著他暗自咬牙。

  這委屈不都是他給的么?裝什么大尾巴狼?

  不過,眼下不是置氣和追究孩子真假的時候。

  她順著崔郎君遞來的梯子就往上爬。

  “那郡王也該為我做主了。”

  軟軟糯糯的聲音入耳,傅九衢眼尾撩撩,笑容更深邃了幾分,帶一點涼薄的冷,輕謾地掃過心驚膽戰的張家人,陰寒至極。

  “世間惡意千萬種,唯有流言最殺人。依我看,汴京水鬼,就在這里,就在你們每個人的心中!”

  張正祥是個軟耳朵,嚇得臉都白了。

  “郡王恕罪,都是我這個不知深淺的婆娘,整天亂嚼舌根子……”

  撲嗵一聲,劉氏跪了。

  “郡王饒命,民婦也是一時糊涂,看到有外男闖入后宅,氣瘋了心,這才誤會了三兒媳婦……嗚嗚……我也是為了我那個短命的三郎呀……”

  話鋒轉得挺快。

  傅九衢慢條斯理地轉過身,唇角彎出一抹凉意,含笑淺淺。

  “本王再說一次,行遠離京前曾托我照顧家小。有我傅九衢在一日,誰也別想欺辱他們孤兒寡母。否則,后果自負。”

  溫聲入耳,如芒在背。

  張家人齊齊低頭,稱是。

  傅九衢眼風掃過辛夷,微微一笑。

  “家宅不寧,非行遠所愿。為免他泉下不安,還是依小嫂所言,你們分家另過吧。”

  辛夷心里的大石頭終于落地。

  這個廣陵郡王好人壞人全當了,總算沒有食言。

  ……

  一刻鐘后,辛夷換上一身干凈的衣服,去靈堂。

  傅九衢在給張巡上香。

  頭七的日子因這一出鬧劇變得緊張起來。

  張家人也老實了許多,一個個規規矩矩地候在靈棚外面,再不敢湊上前去拍廣陵郡王的馬屁。

  靈堂里安安靜靜,半點聲音都沒有。

  辛夷剛要進去,就被程蒼舉劍攔下。

  “讓他進來。”傅九衢頭也沒回,聲音低淺。

  隔著層層垂落的白幔,辛夷望著那一道頎長的背影,慢慢走近。

  “今日的事,多謝郡王。”

  傅九衢面無表情:“我沒有幫你。”

  辛夷道:“若非郡王來得及時,我恐怕已經遭了賊人的毒手。”

  她指的是起火時傅九衢的“從天而降”。

  “我知道郡王對我仍有懷疑。如果我說,有人要致我于死地,不論是冬月初十那天投河,還是今天廂房里上吊,都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操縱,郡王肯定也不會相信……”

  傅九衢慢條斯理地在火上點燃三根線香,遞過來,對她的話卻避而不談。

  “給行遠上炷香吧。”

  辛夷眉頭皺了一下。

  傅九衢冷笑:“小嫂這模樣,可不像傳聞中的情根深種。”

  辛夷默不作聲地接過香,對著張巡靈位鞠躬三下,插在香爐里。

  “傳聞要是可信,郡王早就死千遍萬遍了。”

  “大膽!”傅九衢沒急,侍立在側的孫公公先急了。

  以上犯下,大逆不道的話,哪里敢隨便說的?

  “小娘子不想要腦袋了嗎?”

  辛夷平靜地望著靈位,一言不發,更不見半分怕意。傅九衢滿臉漠然,就像沒有聽到這句沖撞的話,不動聲色地將紙錢在長眠燈上點燃,落入火盆。新筆趣閣

  孫懷看看這個,看看那個,發現小丑只是他自己……

  今日的廣陵郡王比往常沉默。

  在辛夷看來,除了家里三個小孩子,對張巡的死最在意最難過的人,當數傅九衢。

  “郡王。”辛夷輕聲道:“我這人性子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惹犯我……我會記仇。不管這個幕后黑手是誰,三番五次害我性命,把臟水潑到我的頭上,我是絕對不會坐以待斃的。這件事,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郡王今日的恩典,有機會也一定報答。”

  說完,辛夷朝傅九衢端正地行了個禮,瀟灑轉身,徑直出門。

  “慢著。”傅九衢眉頭微擰。

  辛夷頓步,回頭看他。

  “你要怎么查?”傅九衢問。

  辛夷了解傅九衢的想法,微微一笑,“這個郡王不用管,沒有人可以幫我,我自己幫自己還不行嗎?”

  “小嫂好好養胎,此事我自會查實。”傅九衢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目光自上而下,緩慢地落在辛夷平坦的小腹上,一張俊臉陰涼晦澀,但沒有再追問王屠戶的事情。

  “在你生下行遠的孩子以前,我會護你平安。”

  冷不丁“母憑子貴”了,辛夷內心鼓噪得慌,清了清嗓子,不敢看傅九衢的表情。

  “雖說郡王不是為了我而出手相助,但該謝的還是要謝。郡王的心疾,我會想方設法找到藥方……”

  傅九衢嗯一聲,望向靈堂上大大的“奠”字,目光有些空。

  “你說的這些……最好都是實話。”

  辛夷不甚在意地輕哼,撩起的笑容有幾分俏皮。

  “我從不說假話。不過,治療心疾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有人欺我辱我陷害我,我肯定就不能專心制藥了。所以,煩請郡王關照一二。”

  傅九衢瞇起眼看她。

  這女子得了便宜還賣乖,順著竿子往上爬——

  可謂奸猾之極。

  傅九衢沒有答應,也不見拒絕,眼角上撩,轉頭吩咐孫懷。

  “回府拿一瓶冰地虎給小嫂。”

  冰地虎是宮中御藥,治外傷和燙傷有特效。今兒辛夷遭此橫禍,脖子和身上到處都有擦傷和勒傷,手背還被燙了一下,本就不太美觀的臉,更是難看了幾分……

  想必廣陵郡王看不下去了吧?

  就辛夷所知,這個大反派非常的——愛美。

  人家英雄救美,他英雄救丑,想必心里十分不痛快。

  “多謝郡王。”辛夷微微一笑,朝他福了福身。

  原是表達友好,不料,傅九衢當即轉開臉朝向靈位。

  “靈堂上,眉開眼笑像什么話?”

  辛夷輕哦一聲,笑容更大,“我受郡王恩惠,總不能哭一場吧?”她說著,身子朝他靠近一步,“我若當真哭了,叫外面的人聽去,說不定以為郡王怎么欺負我呢?”

  傅九衢退開了些,

  “站好!”

  “我怎么沒站好?”辛夷低頭看看自己,本想打個趣,不料腳麻了一下,一軟一葳,身子便往前斜,她堪堪扶住傅九衢的手臂才站穩。

  “我腳抽筋了……”

  “……”傅九衢嫌棄的眼神毫不掩飾,抽手就要甩脫她。

  “小嫂自重。不要無端惹人非議。”

  “我怎么就不自重了?”

  辛夷被他氣得笑了起來,臉兒微斜,右眼下那粒朱紅小痣隨著她的笑聲輕輕一顫,“郡王和三郎親若兄弟,我們親近些本也無可厚非……若不是心中有鬼,怕什么非議呢?”

  她柔軟的聲音像蘸了蜜糖,甜絲絲沾牙。

  傅九衢沉下臉,“有沒有鬼你不知道嗎?”

  辛夷清楚傅九衢說的是張小娘子勾引他的事情,卻佯作不知,訝然地問:“郡王是覺得我們之間有鬼……已經不清白了嗎?”

  兩人眼對眼。

  傅九衢覺得胳膊上的那只手,燙得像烙鐵一般。

  他對這個整天想著勾引他的婦人氣恨之極。偏生,她這吃鬼的力氣大得驚人,若強行拉扯,難免引人注意,在張巡靈堂上,也不好看。

  傅九衢:“松開說話。”

  辛夷望著他,五指張開,發出真誠而無奈地一嘆。

  “我對郡王,是真的……”

  真的沒有半點非份之想……

  辛夷剩下的話還沒有來得及出口,靈棚外突然傳來一聲唱諾,打斷了她。

  “殿前副都指揮使曹翊曹大人,前來吊唁。”

  ------題外話------

  噔噔噔噔……

  辛夷:我對郡王,是真的……

  傅九衢:她果然對我有非份之想。

  辛夷:真的沒有非份之想。

  傅九衢:住嘴!你休想如愿,我是不會給你的……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