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422章 喜轎水門橋
  “吉時到——”

  禮炮一響,樂聲齊鳴。

  迎親的儀仗隊伍排成兩列,舉著華蓋和喜牌端正而立,禮部的迎親使滿臉喜色地高聲誦讀“良緣喜結”等吉詞,然后大聲吆喝。

  “請新娘上轎!”

  一抬抬嫁妝從驛館而出,兩側有身裝紅衣的花女,提了喜糖和喜酒,裝著吉利錢的紅封,新娘一上轎,便逐一派發。沿途過去,時不時有小孩過來伸手要糖,花女們便會笑著給出,小孩則會在大人的教導下說一些吉利話。

  驛館在東城外面,入得城門再穿街過橋走上十余里路方才到達城中的長公主府。

  路途十分遙遠。

  一路上,行人如織,紛紛駐足觀看,有些人更是早早就占好了道路兩側的絕佳位置,就等著賞看這一場十里紅妝的盛世大婚。

  時下接親都是在黃昏時分,經過水門橋的時候,天色已然有些昏暗,昨夜的雨讓今兒的晴朗不過大半日便陰沉下來。

  水門橋兩側,全是圍觀的百姓,笑聲此起彼伏,花女們竹籃里的喜糖撒個不停,不時有小孩兒穿梭其間撿糖和拾吉利錢。

  “顛轎了!”

  “花轎顛一顛,兩情長久長!”

  “喜糖撒一撒,配成了鴛鴦。”

  “嘿喲!顛起來——”

  扎著紅腰帶的轎夫在水門橋上將花轎高高地顛起來,惹來看客陣陣尖叫……

  辛夷坐在轎子里,雙手緊握扶手,顛得胃部翻騰,整個人頭重腳輕,眼睛卻眨也不眨地盯著轎門,耳朵豎著傾聽。

  “鳴炮!”

  遇橋鳴炮,共有三發。

  可禮炮剛起,一串“噼哩啪啦”的鞭炮聲便炸響而起。

  鞭炮聲落在人群,如同沸水炸開了鍋,人群尖叫著急促地避讓,一時間人仰馬翻。

  有人在吼,有人在罵,卻沒有人知道是何人使壞,在廣陵郡王的婚禮上作妖。

  硝煙濃濃升騰。

  混亂中,鞭炮四處開花,一陣陣喊殺從水門橋的兩側沖了過來。

  人們這才發現,不知從何處而來的一群蒙面黑衣刺殺,正往橋中的花轎殺過去。

  “傅九衢,快拿命來!”

  人群尖叫逃散,擁擠和踩踏。

  辛夷掀開蓋頭,正要撩開轎簾往外看,一只大手就伸了過來,徑直按在她的頭蓋上。

  “大婚之日,新娘子不可揭開蓋頭。”

  辛夷無語:“是什么人?”

  傅九衢:“送死的人。不要怕。”

  今兒的廣陵郡王一襲朱紅色的新郎袍服,腰扎金絲祥紋帶,發束鎏金墨玉冠,足跨寶鞍汗血馬,豐神俊朗,艷煞四方。

  他就立于轎前,辛夷隔著轎簾可以看到他挺拔的背影。

  “九哥,小心。”

  一柄銀鞘匕首遞進來,傅九衢骨節分明的手指上套著那一個綠玉扳指。

  “拿著這個。”

  辛夷飛快地拿過匕首,掌心與他溫熱的指尖擦過,心臟砰砰直跳,一顆心卻十分安定。

  “有你在,我不怕。”

  聲音未落,只聽得嗖的一聲,箭矢從轎頂飛過,被傅九衢格劍一擋,直直飛向水門橋的橋墩,發出當的一聲。

  “殺!”

  “兄弟們,取傅九衢項上人頭都,賞黃金百兩!”

  “殺了皇城司鷹犬!”

  “殺了傅九衢!”

  喊殺聲、吼叫聲此起彼伏。

  辛夷心跳得極快,蹙著眉頭,“我想幫你。”

  傅九衢低低一笑,“要是連新娘子都護不住,我傅九衢還娶什么妻?”

  刺啦!

  當……

  刀劍相撞,發出慘烈的叫聲。

  人聲、馬聲,鞭炮聲,打斗聲,很是激烈,辛夷的轎子晃來蕩去,卻什么也看不見……

  襲擊的人好像越來越多,打斗聲也越發激烈,辛夷看不到外面的刀光劍影,只覺得轎子突然被重重一撞,好像被什么東西砸了過來。

  緊接著,轎簾一開,不待她反應過來,傅九衢的長臂已然將她攬入臂彎,用力一提便拎坐到馬上,將一張大紅喜帕往她的頭上一蓋,把人捂入懷里。

  “坐穩了!”

  辛夷的世界只剩一片紅色。

  她雙手抱緊傅九衢的腰身,聽著那刀槍碰撞的激烈打斗,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九哥。”她悄悄地握緊匕首,“是沖我們來的嗎?”

  傅九衢輕笑,“不然呢?”

  辛夷:“調虎離山?”

  傅九衢聽她聲音低沉急切,短暫地停頓了一下,徐徐笑開。

  “放心,不影響洞房。”

  辛夷:“……”

  這都什么時候了,他想到的居然是洞房?

  ··

  翔鸞閣。

  燈火映照著周憶柳蒼白的面孔。

  尖銳的疼痛一波接一波,從她晌午服下穩婆的湯藥就已經開始。

  但她沒有派人通知趙禎,今日是廣陵郡王大婚,趙禎會攜曹皇后駕臨長公主府,去吃外甥的喜酒,周憶柳沒有收到邀請,也沒有資格去那場盛宴里觀禮——

  那是她最愛的男子的婚宴。

  可她已經不在乎了。

  今日她要完成的是命運蛻變。

  總有一天,沒有人可以隨便再輕賤她……

  “痛……穩婆……我肚子……好痛……”

  周憶柳躺在床上,捧著肚子不停地哀鳴。

  她不是正常發作生產的,因為服下了催產的湯藥,會比別人更為辛夷一些,穩婆安慰了兩句,便拿著帕子替她拭汗,也許是看得多了,對周憶柳的痛楚,穩婆臉上看不到半分同情。

  “痛……還要多久……”

  “快了快了。”穩婆也有些不耐煩,“娘子再用力,你再用些力啊!”

  穩婆扶住她的肩膀,指甲幾乎掐進了她的肉里。

  “你這樣是不行的啊,要用力,快用力!”

  “看到頭了。娘子,快用力啊,看到頭了!”

  周憶柳額頭浮汗淋漓,雙眼渙散地看著帳頂,嘴唇囁嚅一般抖動。

  “小皇子……我的小皇子就要來了……”

  “用力!用力啊你!”

  “小皇子……小皇子………來娘這里……”、

  “哎喲,你快力啊——”

  周憶柳深吸一口氣,突然咬住下唇,狠狠用力一咬,閉上雙眼大喊一聲。

  “啊!”

  “哇哇哇……”嬰兒的哭聲傳來,讓周憶柳激靈一下,身子僵硬般弓了起來。

  “快………給我看看!”周憶柳顧不得疼痛,顧不得暈眩,瞪大雙眼盯住穩婆,“快給我看看,是不是小皇子,是不是小皇子……”

  穩婆有些好笑地看她一眼,抱起那嬰兒,抬高屁丨股,發出一聲嘆息。

  “恭賀周娘子,是個小公主……”

  “小公主?”周憶柳顫抖著雙唇盯著那滿身通紅、皺皺巴巴的小嬰兒,嫌棄般閉了閉眼睛,又騰地睜開,冷著臉揪緊床單,急切地吩咐穩婆。

  “快,快些準備……”

  穩婆拿起剪子,用力將嬰兒的臍帶剪斷,放入襁褓里隨手一裹,頭也沒抬地問:“小公主都出生了,還要準備什么?”

  周憶柳看著穩婆那張滿是皺紋的老臉,錯愕一下。

  “人呢?你帶來的人在哪里?”

  穩婆又笑了,“什么人?”

  “孩子。皇子………小皇子……”

  周憶柳一把揪住她的胳膊,死死的、用力的,瞪大眼睛咬牙切齒地質問她,“難道張樞直沒有交代你們?不是都說好了嗎?”

  穩婆嗤笑,“娘子怕是不知道嗎?近日大相國寺傳出鬼母吃子,家家戶戶的孩子都看得緊,哪戶人家敢把孩子給弄丟了?怕是不要命了不成?”

  周憶柳雙手一軟,放開穩婆的胳膊,跌躺回去。

  “你是說……你,張樞直沒有帶人進來?”

  “我老婆子就是個負責接生的,可不知道要帶什么人進來,周娘子這是產后瘋癲,腦子不清楚了么?”

  “你說什么?”周憶柳腦子里嗡的一聲,突然有些害怕。

  要是平時,穩婆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對她說這樣的話,除非……

  周憶柳突地低下頭,怔怔地看著被鮮血染紅的床褥,那原本疼得麻木的軀體好像突然復蘇了一般,下腹尖銳的刺痛起來。

  “血……快……我還在出血……快幫我止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