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356章 三遍你是誰
  大相國寺的禪院里樹木高大,樹蔭如蓋。

  內室光線昏暗,桐油燈散發著暖黃的光芒,映著傅九衢深幽的黑眸……

  以及,倒映在他眸底的辛夷。一張蒼白如紙片般的面孔,身子單薄而纖細,神態略顯不安地坐在茶室的椅子上,雙唇緊抿,沒有抬頭,好像在思考著什么……

  “阿依瑪是嗎?”傅九衢慢慢低頭,盯著這張俏麗的小臉,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諷刺,聲音壓得更低,“這名字起得不錯,你自己起的,還是那個高明樓?”

  辛夷心里一動,松口氣。

  他果然認出了她。

  如此一來,可以免去她多少解釋的口舌。

  “怎么?還不肯相認嗎?”傅九衢冷冷地帶著嘲笑的聲音,霎時將辛夷的滿腔欣喜阻擋在嘴邊。

  傅九衢在生氣。

  他以為自己回來汴京卻不肯與他相認?

  辛夷看著閃爍的油燈里廣陵郡王冷冰冰的眼睛,眉頭輕蹙,眸底流露出一抹復雜的神色。

  她想到了那個躺在生物艙似的病床上的男人。

  “你有沒有懷疑過你所經歷的一切,可能都不是真的?”

  辛夷柔軟的聲音里帶著試探和憐惜,冷不丁落入傅九衢的耳朵,讓他懵然一瞬,竟有些接不上話。

  拉辛夷進內室前,傅九衢想了許多質問她的話,有無數個“為什么”等著她來解答,以平息她活著卻不捎信,人在汴京也不肯相認引發的怒火……

  然而,他尚未開口質問,卻讓辛夷掌握了先機。

  還問出一個這么離譜的問題。

  “當然。”傅九衢略略抬眼,眉梢微微一挑,冷笑。

  “你和我說過了,這只是一場以大宋為背景的游戲,我不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人,只是……你們虛構的數據。”

  辛夷愣了愣。

  那些關于“數據”的說法,她當初覺得對古人來說可能難以理解,并沒有仔細解釋,只是隨口那么一說,傅九衢也沒有尋根問底,雖然當初有兩人身處絕境,沒有那么多時間來追問有關,但辛夷更多的猜測是以傅九衢一個古人的閱歷,很難理解現代科學,進而不感興趣……

  她沒有想到,傅九衢不僅聽進去了,記住了,而且看那平靜的模樣,根本就是完全理解了這一切……

  “這就是你相見不識的理由?”傅九衢突然冷冷盯著她,嘴角勾起一個涼涼的笑,“還是說,你在我這里的任務目標已經達成,如今想換一個目標,繼續你的游戲任務?這一次你的目標是誰?高明樓?”

  辛夷眼梢微挑,突然笑開。

  說這么多酸話,是吃醋了嗎?

  辛夷看著廣陵郡王瞳仁里散發的火氣,沒有去揭穿他內心的想法。

  時間寶貴,難得有長公主做的嫁衣,讓他倆有一個可以單獨相處的機會,她不想浪費。

  “傅九衢……”

  辛夷直呼他的名字,是想告訴他自己回來了,用一種熟悉的方式打個招呼。

  不料,引來傅九衢的不滿。

  “叫九哥。”

  辛夷唇角抽搐一下,突然發現這家伙有時候是一個幼稚鬼。

  “九哥。”辛夷在他壓迫感十足的目光中,眼神堅定地看過去,聲音低啞而緩慢,每一個字都說得十分清晰。

  “你是數據,但你不是不存在的人,你其實才是……最有存在感的人。或者說,你的本尊就是整個世界的主宰。這一切,全都出自你自己的神來之手……”

  主宰?

  神來之手?

  要不是傅九衢在南疆叢林里聽過辛夷那一套說辭,只怕當場就要被她氣笑了。

  “我看上去很閑?”

  辛夷一愣,見他擺明了不肯相信這種荒誕的故事,下意識便想著急去解釋,然而下一瞬,卻被傅九衢抓住了肩膀。

  他冷冷逼視過來,“十一,不用再費心找理由。這一次無論你說得天花亂墜,也別想再從我身邊逃開——”

  傅九衢咬牙切齒,話到最后竟有些憤憤,又或是委屈。

  “哪怕你是一個會百變會千變的小狐貍精,我也要把你緊緊攥在手上……”

  辛夷:……

  按正常邏輯推斷,她的精神體既然能回到現實世界,那么,肯定是她在這個世界的肉體死亡了,這才導致精神體離開。

  那么,傅九衢要么見證了她的死,要么早已經得知了她的死訊。回到汴京這幾天,從別人的嘴里、眼里看到的、聽到的,也坐實了辛夷的想法。

  因此,他們才會把她當成一個長得跟張小娘子相似的人,而不是張小娘子自己……

  只有傅九衢,認出了她,可他大概也不敢下斷言,不敢完全肯定,這才說出狐貍精這樣的話……

  興許,還存有幾分試探之意。

  辛夷雖然也不明白高明樓是怎么救她回去的,但對傅九衢咬牙切齒地宣告主權,居然莫名覺得窩心,忍不住便笑了起來。

  “九哥還是如此老謀深算,差點就讓你繞了進去,以為你當真認出我來了呢。”

  辛夷嘆息一聲,小眼風往他一掃,多少露出了一點遺憾。

  “我滿心以為,你一眼就能認出我,不然,也不會在瑤闕殿里和我配合得這么默契……原來只是我自作多情,九哥根本就沒有認出我來,只是看到一個長得相似的女子,就起了歹意,把人家抓到這里來,要把生米……煮什么飯。”

  傅九衢:……

  這女子果然是反天了。

  明明是她不肯相認,這委屈巴巴的質問一個接一個,搞得他好像才是那個負心漢。

  傅九衢深吸一口氣,“那你說,你是誰?”

  辛夷抿嘴,瞟他,“阿依瑪……?”

  傅九衢:“再說,你是誰?”

  辛夷:“我是……張小娘子?……辛夷?”

  聽她說得猶猶疑疑,傅九衢加重了語氣。

  “最后一次,你是誰?”

  一次比一次沉凝的語調,讓辛夷口干舌燥,“十一,我是十一呀,九哥。”

  “呵!”傅九衢冷笑。

  一道涼薄如夜下幽弦的聲音擦過耳側,辛夷心里一涼,正想再做解釋,尖削的下巴突然被傅九衢大手捏住。

  辛夷表情凝固,渾身僵硬般看著他,難掩眼底的驚詫。

  “九哥,你先聽我說完……”

  隔著薄薄的衣衫,辛夷脊背透出薄汗,肩膀卻能察覺到來自傅九衢掌心的冰涼。

  她不安地掙扎一下,想擺脫傅九衢的掌握,好好說幾句話,

  身子卻被他撈了過去,風暴隨著那修長的指節而席卷而至。傅九衢的吻不客氣不委婉直辣辣地帶著久違的思念與埋怨,就著他涼薄的唇壓上來,呼吸不穩,氣息粗重,那張鬼斧神工的俊臉,更是邪肆而狷狂……

  辛夷的耳朵雷劈一般嗡聲。

  腦子里霎時空白。

  傅九衢身上的熏香里伴著淡淡的酒味,是龍津橋頭荔枝釀的味道。

  那獨特的醇香氣息一絲絲渡到辛夷的嘴里,有那么片刻,讓辛夷渾然忘世,醉酒般昏眩在他急切又充滿威壓的掠奪里,不再記得自己要說的話,不再記得除了傅九衢以外的任何人……

  甚至,忘了呼吸。

  ……

  天旋地轉間,待辛夷緩過那口氣來,眼睛里迷霧散開,卻看到傅九衢那張略帶邪惡的臉,正掛著比他的嘴臉更邪惡的笑,一眨不眨地看著她,雙唇泛著紅艷艷的水漬。

  “你現在可以說了。”傅九衢眸底爍爍,帶著一抹戲謔的光芒,將窩在臂彎里一動不動的女子往上拎了拎,順手給她倒了一杯桌上的涼茶,遞上去。

  “你想對我說什么?”

  辛夷心窩那口壓抑的濁氣終于吐了出來,感覺臉頰一陣陣地發燙。

  我x……

  在心里不文明地罵了一聲,辛夷抹了抹麻木的嘴巴,又揉了揉腮幫,再看著面前風華絕代若無其事的始作俑者,突然有點生氣。

  “我拼死回來找你,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傅九衢偷了個香,此刻心情極好,無論小娘子要罵還是要訓他都聽得入耳了,將人扶坐好,像個俯首帖耳的小狼狗似的,低下頭在辛夷的臉頰蹭了蹭。

  “消消氣。”

  “消不了。”辛夷氣鼓鼓地說。

  傅九衢黑眸一沉,輕輕按住她的后腦勺,硬生生灌了她一口涼茶。

  辛夷瞪大眼睛,無力地抬著下巴,咕嘟咕嘟地喝兩口,心里只有一句:絕了!

  這廣陵郡王莫不是天生個奇葩?

  怎么脾氣越發古怪?

  “眼睛不用瞪那么大,我知道你不瞎。”傅九衢平靜地盯住她,眼窩里盛滿了笑。

  “一杯涼茶消不了火,還可以再來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