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355章 生米煮成熟飯
  這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長公主,讓辛夷也有點發懵,就那么被長公主帶了進去,上香、禮佛,聽大和尚講經,然后去禪房里休息……

  整個過程,大理的幾個侍從都近不了她的身。

  辛夷完全被長公主的熱情支配了。

  這次接觸,她竟然發現這個長公主其實有點小女孩心性,大概是被保護得太好,對很多事情的看法,都略顯單純,為人更是善良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

  怪不得傅九衢會防著他老娘。

  換了是她,也得防著啊!

  晌午吃的齋飯是端到長公主的禪房里用的。長公主很是照顧辛夷,一邊讓丫頭伺候她吃飯,一邊仔細問她家里的情況,再說一些傅九衢的閑話。

  辛夷有問有答,只說大理的事。

  事實上,從辛夷醒來就已經是阿依瑪了,相當于是她的二次穿越,但她昨夜沐浴特地將自己仔仔細細地觀察過……

  她沒有換人。

  一如既往是那個皮膚白得發光卻容易長痘的張小娘子,笑的時候嘴角有一個淡淡的小酒窩,腰窩里有一粒小小的朱砂痣,紅艷艷的、很是嬌人。

  但是,原本張小娘子右眼下面那一粒小小的朱紅淚痣,卻消失不見了。

  若說她與張小娘子的臉有什么明顯的不同,大抵就是沒有那一顆小淚痣。

  關于阿依瑪的一切都是高明樓灌輸給她的,最初的記憶在腦子里并沒有,辛夷目前摸不透他的想法,但有一點卻很清楚——

  高明樓肯定不希望她記起自己是誰。

  在沒有弄清事情真相前,辛夷不想輕易暴露。

  所以,哪怕對面的人是長公主,她仍然小心謹慎。

  不該說的不說,該說的少說,看著溫順乖巧,其實什么都沒有吐口……

  萬萬沒想到,她原本為了自保的做法卻打動了長公主。

  從最初的無奈接受到愛屋及烏,趙玉卿越看這姑娘越喜歡,甚至覺得她的內斂和含蓄,遠比當初的張小娘子更得自己的心意。

  “殿下!”錢婆子敲門進來,看一眼辛夷,“周老先生到了。”

  長公主微微一笑,使個眼色,示意她去請人進來,然后低頭對辛夷道:“我府上有一個醫術高強的大夫,特地差了過來,讓他給你看看眼睛……”

  辛夷在聽到周道子的時候,心下已然怵得發緊,沒有想到隨著周道子進來的,還有一個纖瘦俏麗的小姑娘……

  四五歲的模樣,粉嫩嫩的臉上有一層可愛的嬰兒肥,但五官精致,已然可以看出幾分美人的胚子,舉止落落大方,一看便知有良好的家教……

  辛夷一眼便認出這是她的三念,身子一僵,表情當即凝固。

  可惜,她是一個“瞎子”,一瞬后便回過神來,緊攥著手,克制著心底呼嘯而過的思念,像個木頭樁子似的穩坐著,故作不安地垂下眼皮。

  三念進來先給長公主行禮,端端正正的模樣,再不是跟著辛夷時那個風風火火的小丫頭了。

  看來長公主府把她教成了淑女,只是她那只腳為什么走得……感覺地面不平?

  “娘!”

  三念的目光一轉,看到辛夷的瞬間,那一身端莊就垮塌了。

  幾乎霎時,三念便朝辛夷撲過來,將所有的告誡和教育都丟到了臉后,小鳥投林似的抱住辛夷又叫又跳。

  “娘,是你回來了,對不對?你回來了為什么不來找我們,娘……”

  “三念!”長公主趕緊伸手去拉三念,抱歉地對辛夷道:“阿依瑪不要害怕,這是我養在府里的小姑娘,叫三念,她,她太喜歡你,失態了。”

  辛夷:“沒事。”

  她喉頭有明顯的哽咽,長公主詫異地看來一眼。

  辛夷又道:“我也很喜歡小孩子。”

  長公主大喜過望,“是嗎?那可真是太好了。原本我還擔心呢……”

  她又轉頭教育三念,“三丫頭,這是大理來的阿依瑪姑娘,你可以叫她……叫她什么才好呢?”

  錢婆子:“殿下,各人叫各人的便是。三姑娘樂意叫姐姐也好,叫娘子也好,以后叫嬸娘也是可以的……”

  “你們在說什么?”三念瞪大眼睛,拽著辛夷的胳膊就不放,“娘?你在和長公主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懂?”

  辛夷一顆心都碎了。

  她很想將孩子攬在懷里,事實上,她也是這么做的……

  情不自禁地抱住三念,然后強忍眷戀,輕輕一笑。

  “這小姑娘又軟又香,長得一定很討人喜歡。”

  三念看著她木然的眼睛,又看看長公主。

  “娘,你的眼睛怎么了,看不見嗎?”

  面對三念反反復復的詢問,辛夷再避開她的話很不合適。

  她心慌地將三念往外推了推,雙手摸著她細細的胳膊,微微一笑:“是的,我小時候生了一場病,從此眼睛就看不見了。小姑娘,我和你娘長得很像嗎?”

  “不!”三念緊緊盯住她,“不是很像,你就是我娘。”

  辛夷臉上的表情一收,怎么都笑不下去了。

  那溫熱的眼眶里仿佛隨時要落下淚來,一顆心更是難以自抑地發顫。

  “小丫頭,我……我不是你娘。你認錯人了。”

  “沒有。你騙人。”三念小嘴一癟,突然伸手攬住她的脖子,整個人吊上來,聲音哽咽得好像是哭了。

  “你為什么不肯認我?娘……你知道三寶有多想你,我和大哥哥二哥哥都很想你……”

  “那天大哥哥說想吃娘煎的雞蛋,廚娘卻怎么都煎不好,也不是那種有愛心的形狀……”

  “二哥哥就讓大伯用竹子編了一個愛心,讓廚娘照著竹心的模樣來煎,可是廚娘還是沒有煎好……”

  “大哥哥吃的時候,眼淚就掉在了煎蛋里,被我看見,又偷偷擦掉了……娘……”

  三念細細地說,腦袋埋在辛夷的脖子里。

  “三寶睡覺的時候腦子里就會跳出一個娘來。”

  “你剛走的時候,三寶睡覺想你,吃飯想你,無時無刻不想你……”

  “有一次,我吃面想到娘,淚水就滴在了面碗里,還被后娘讓人罰跪了……她說她沒死呢,哭什么喪……我就頂嘴,我說,我娘也沒死,我娘會回來接我的……”

  “娘……我說對了,你果然回來接我了……娘……”

  小姑娘飲泣不停,聲音哽咽,恨不得把辛夷離開后所受的所有委屈,都一股腦地告訴她。

  “三念!”長公主心慈,聽不得小孩子哭。

  那淚珠子跟不要錢似的,撲簌簌地往下落,比三念哭得還可憐。

  “別哭了。傻孩子,你看清楚,這是阿依瑪,不是你娘,不要讓貴客笑話……”

  “她就是我娘!就是!”三念拔高了聲音,不管別人怎么勸怎么說,她只認定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就是真的,她抱著辛夷的脖子就不想再放手,任憑錢婆子拉她也不肯松開。

  “我不要再離開娘了。娘,你帶三寶走吧……娘……你帶我走……”

  辛夷的眼淚,不受控制地掉了下來。

  心里和眼里火辣辣一片,她不知道怎么說。

  不敢承認,不忍否認。唯有憑著本能,輕輕撫著三念哭得抽搐的后背,摸索著拿袖子替她擦眼小青,微笑安慰。

  “別哭了,哭壞了眼睛,你娘該要心疼了。”

  “娘……你回來了,三寶就不哭了……再不哭了,再不惹娘生氣了……”

  辛夷被小丫頭纏得手腳發軟,心亂如麻。

  禪房里哭聲一片。

  辛夷正不知如何是好,一道簾子突地撩開,撲啦啦一顫,仿佛有輕風和香味襲來。

  一個人影停在眾人的面前。

  傅九衢的聲音冷沉平靜,卻蓋過了其他人。

  “周道子,怎么還不給阿依瑪姑娘看眼睛?你也瞎了不成?”

  空氣驟然冷卻。

  長公主輕咳一下,當即笑了起來。

  “你怎么也來了?叫別人看見你們私下相處,多不好………”

  傅九衢就像沒有看到親娘的眼色,往辛夷身邊的椅子上大大方方地撩袍一坐,漫不經心地道:

  “不是你早早打聽好了人家姑娘的行程,特地差人叫我來的嗎?”

  趙玉卿瞪大眼睛盯著兒子。

  這炙熱的眼神,恨不得長出一把刀來。

  是讓他來私下結交,先把“生米煮成熟飯”,免得高相國不肯,可她沒有讓兒子把真相說出來啊。

  好在,傅九衢并不覺得尷尬。

  他神情漠然地掃過辛夷,將三念拉到身邊坐好,朝周道子使了個眼色。

  周道子便笑著上前,將醫箱一放,躬身行了行禮,端詳辛夷片刻,蹙起眉頭。

  “煩請娘子抬高頭來,讓老夫仔細瞧瞧你的眼睛?”

  辛夷心下一聲嘆息。

  這個傅九衢,擺明了就是懷疑她,故意逼她現形。

  辛夷默默地抬頭,眼風掃過傅九衢那張嚴肅而冷冽的臉龐時,突將唇角一抿,迅速低下頭去,雙手絞起來,說得可憐又小心。

  “我父親說,我的眼睛不可隨便讓男子翻看。誰若是看了,便要娶我為妻……”

  周道子:???

  長公主:???

  三念:……

  辛夷一動不動地接受著眾人的審視,忽地發現面前那個影子高頎起來,一片白色的黑衣如月光那般耀眼。

  傅九衢站到了她的面前,似笑非笑地嗤了一聲。

  “如此看來,姑娘這病,只有我親自來治了。”

  辛夷抿嘴不語,手腕突然被人拽住。

  “失陪片刻——”不待辛夷反應,傅九衢緊緊拽著她徑直帶入內室。

  長公主起身好似要說點什么,內室的門,砰地一聲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