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353章 東川郡王怒火起
  大殿里,一雙雙目光灼灼生光,卻鴉雀無聲。

  高明樓眼里暗云堆積,仿佛凝結了一場暴風驟雨。

  傅九衢緩緩笑開,而場上除了震驚的眾人,只有蔡祁一個人在拍巴掌大笑。

  “好!好!飲得好,姑娘好酒量。一對佳偶,珠聯璧合。恭喜東川郡王,恭喜廣陵郡王!”

  辛夷蒼白的臉因為那杯酒,隱隱泛紅,她把頭埋低,恨不得縮到肚子里。

  不這樣做,她怕笑出聲來會穿幫……

  因為那個蔡祁太像一個捧哏的相聲演員。

  好在她是“瞎子”,就當看不到高明樓的臉色,看不到眾人的反應便是了。

  “今日恐怕不是一個締結良緣的好時機。”高明樓突然拔高聲音,打破了瑤闕殿里詭譎的靜寂。

  傅九衢微微一笑,眸底如深水靜色,“官家賜宴,良辰吉日,怎會不好?還是說東川郡王看不上我大宋?”

  “不敢!”

  高明樓盯著傅九衢的眼睛,微微一笑,側過身子朝趙禎抱拳行了一禮。

  “今日前來,在下還奉命送來一份厚禮,正準備讓官家笑納……”

  說罷,他再轉臉朝傅九衢躬身致歉。

  “只怕會掃了廣陵郡王的興致。”

  傅九衢抬眉淺笑。

  高明樓雙手輕輕一拍。

  “呈上來!”

  殿內嗡嗡聲四起。

  一個大理侍衛從殿外徐徐進來,手上捧著一個黑漆檀木鐵匣,端端正正地走到大殿中間,朝趙禎行上大禮,雙手高舉。

  高明樓深深一拜,聲音激昂地道:“奉大理國主之令,呈上廣源逆首儂智高人頭一顆,恭祝大宋皇帝福壽安康,江山世代綿延,與大理萬年友好。”

  眾人嘩然。

  有女眷望著那黑漆匣子,直接掩鼻。

  趙禎愣了愣,隨即朗聲大笑。

  “好,好禮。來人,看賞!”

  儂智高逃亡大理已是一年多前的事情,其間大宋多次催促大理羈拿人犯遣返大宋受審,大理國王皆以儂智高一直隱名埋姓,無從抓捕為由,再三推托,致使交趾借機向大宋發難,引發了不少的摩擦。

  誰知,大理國王這一次居然想開了,直接奉上人頭?

  一干宋臣見狀,連忙舉起酒杯,同聲祝賀。

  ~

  辛夷是在數十雙眼睛專注的打量下離開瑤闕殿的。

  一個可以視物的正常人,要裝瞎子并不是那么容易。

  辛夷木然地在紅豆的攙扶下走路,把自己想象成一根沒有感情的木頭,看上去呆呆的,傻傻的,平靜而小心……

  其實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汗水早已濕透了她的脊背。

  她能感覺到高明樓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能感覺到周憶柳和張巡的憤慨,甚至殺機,唯獨看不透傅九衢的心思……

  從始至終,廣陵郡王雍容華貴,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清俊的臉比以前更顯削瘦蒼白,只有那雙眼睛,更深、更冷、更讓人看不清晰。

  不論是高明樓當眾拒婚還是奉上儂智高的人頭,他始終淡然而視,一直到趙玉卿再三請求,高明樓無言以對,趙禎不得不硬著頭皮表示會向大理發國書請求與相國聯姻,辛夷才從他的嘴里聽到一絲笑意。

  喑啞的,清冷的,仿佛從喉頭逸出來的笑。

  不知是得償所愿還是不羈的嘲弄。

  “為什么?”回到驛館,高明樓徑直摔了趙禎給的封賞,冷著臉直指辛夷,咬牙切齒般憤恨。

  “為什么要喝下那杯酒?”

  辛夷目光四顧,好像在尋找聲音的來源,卻始終不去捕捉高明樓的臉,音色更是細軟可憐,一副害怕的模樣。

  “我以為……以為少主將我帶到汴京,說讓我助你渡過難關,便是要……要將我許給那個可怕的廣陵郡王,取得他的信任,幫少主做些什么……”

  高明樓咆哮般厲吼:“我讓你防著他,離他遠點!”

  辛夷嘴唇一抖,“我是防著他的,可是……防不住啊。”

  燈火陰涼涼落在高明樓的臉上,他雙目冰冷如同一頭發狂的野狼,拳頭捏得嚓嚓作響,氣到極點,煩到極點,可終究是沒有朝辛夷落下來……

  “罷了。”高明樓松開手,頹然地坐下,“我會向父親去信,讓他拒絕這門親事。”

  辛夷表情不變,“我都聽少主的。”

  高明樓眼角微微抽搐。

  他再一次認真打量辛夷。

  在瑤闕殿的時候,有那么一剎那,高明樓覺得自己被這個女子耍了。

  她根本就認識傅九衢,心里什么事情都知道,這才會在那種情況下,毫不猶豫地喝下了那杯酒。

  可如今看她的表情……

  再回想這一年多以來,她的種種表現……

  膽小怯懦,失憶無知,本來就是一個不太聰明的半傻子。

  高明樓思前想后,終是一嘆。

  “怪我沒有跟你說清楚。我要你幫我渡過難關,不是真的要把你嫁給傅九衢,只是想……”

  他猶豫一下,看辛夷眼皮微眨,心里微微一窒,又改口。

  “唉,我父親在大理雖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相國,但到底頭上還有一人,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我是聽說這個廣陵郡王好色荒淫,想借你姿色,拿捏他的把柄,讓他為我所用,再借機幫父親掃平障礙。”

  辛夷搖搖頭,“我不懂。”

  高明樓示意紅豆扶她坐下,聲音溫軟了許多。

  “你不懂不要緊,下次不可擅作主張,明白沒有?”

  辛夷嗯一聲,低下頭,片刻才幽幽地道:“我不是擅作主張……只是看不見,不懂少主的心思……”

  美人凄苦最是讓人垂憐。

  高明樓似乎一下子便軟了心腸,又是一番好言寬慰,然后就打發紅豆帶她去沐浴更衣了,再沒有半句斥責。

  辛夷突然體會到了做綠茶的好處。

  不過,當演員不容易,尤其不知道導演意圖的時候……

  對于在大理這一年多里發生的事情,辛夷腦子里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就像看了一本書,從上帝視角看到了一些情節,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對于懸崖墜落后死去那一段記憶,她腦子里是空白的。

  只知道救她的人,是高明樓。

  因為所有人都是這么告訴她的。

  屬于辛夷自己的意識覺醒是在五丈河里……

  當冰冷的河水浸入肺腑,那種與她第一次穿越相似的窒息感和暈眩感再度傳來,她才意識到自己又活過來了……

  再睜眼,面對高明樓那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當即驚嚇不已。

  初見儂智高的時候,辛夷曾經覺得儂智高的聲音像極了她的發小高越。

  沒有想到,還有一個臉長得像高越的高明樓存在,只是聲音不像……

  不過,辛夷懷疑了片刻,很快就釋然了。

  《汴京賦》創作的初衷就是要極大限度地還原真實場景。因此本就沒有相同的人物臉譜,里面的所有人物全都用了三維動態捕捉技術,模仿真人形態,惟妙惟肖,千人千面……

  也可以說,每個人都有原型存在,不足為奇。

  辛夷想清楚了目前的處境,更是覺得必須再見傅九衢一面。單獨的,沒有高明樓和第二個人存在的情況下,單獨見他。

  ~

  辛夷在忐忑中入睡,又在忐忑中醒來,她明顯感覺到高明樓防備她更甚了。

  一個瞎子,除了紅豆和綠萼兩個身懷武藝的婢女外,還特地調派了兩個人高馬大的侍衛守著,并美其名曰,為了保護她的安全。

  當初大理段云死在驛館,神不知鬼不覺,這案子至今有一些懸而未決的疑點,宋廷沒有向大理交代清楚。

  因此,高明樓的理由合情合理,辛夷無法拒絕。

  次日便是端午。

  依她的性子,是很想去市集里走一走,感受一下汴京城的端午氣氛,順便看一看辛夷藥坊,看一看故人,還有她心心念念的三小只…………

  奈何,紅豆早早起來幫她備了蘭湯,供她沐浴,還說少主有交代,讓她飯后去大相國寺進香,為大理國祈愿。

  香燭都已經備好了。

  辛夷的內心焦灼如火。

  轎子出了驛館,她一路上心神不寧,聽不見鬧哄哄的街道上的吆喝和說笑,腦子里散發出各種與廣陵郡王“偶遇”的場景。

  不料,轎子剛停在大相國寺的長街,外面便響起錢婆子的聲音。

  “前面轎子里可是大理國高相國的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