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336章 免驚賞燈人
  狄青當即便將傅九衢關了起來。

  約莫半月后,傅九衢就安靜了下來。

  不再提尋找辛夷,而是為南征軍出謀劃策,準備進攻儂智高。

  上元節夜襲昆侖關那天,他不僅親自帶傷同狄青一起上了前線,甚至在儂智高敗逃邕州后,一直追了上百里之遠。

  狄青都由著他。

  他們都知道,傅九衢對儂智高有恨。

  手刃仇人,也是他唯一的慰藉。

  然而,傅九衢帶著大軍前去,卻沒有帶回儂智高的頭顱,回營后只對狄青淡淡說一句“逃去了大理,請恩師責罰”,便再沒有多話。

  “他這是在責罰自己啊。”

  知子莫若母。

  傅九衢回京后會自請杖責一百,對禁足也沒有異議,是因為他對辛夷的死有愧疚,始終自我厭棄。

  “以前小娘子在時,郡王還肯乖乖聽話,按時服藥,如今聽周先生說,藥也不肯好好用了,殿下,再這么下去,郡王怕是……”

  趙玉卿聽著錢婆子的絮叨,一張妝容精致的臉,變得晦澀難看。

  “不要胡說!阿九會沒事的。”

  大雪天,天氣幽暗,府里早早就掌了燈。

  趙玉卿進去時,傅九衢坐在大開的窗戶邊,一件雪白的鶴氅,滿頭長發未束,仿佛墨色的瀑布一般傾瀉在身后,瘦削的脊背依然挺拔修長,如同一個嵌刻在寒冬里的雕塑,俊則俊矣,卻少了一些活人的氣息。

  “阿九,來吃點東西。”

  趙玉卿喚著兒子的小名,臉上微微帶笑,將手上的湯盅放在桌子上,摸了摸耳朵。

  “還是熱乎的哩。”

  湯是周憶柳熬的,但因為傅九衢討厭見她,趙玉卿不敢再帶周憶柳來臨衢閣……

  整個閣子里,除了孫懷、程蒼和段隋那幾個心腹侍從,只有兩個做飯的婆子和三個養貓的貍奴是女的。

  趙玉卿沒有聽到傅九衢說話,也不見他回頭,習以為常地抿唇微笑,慢慢上前為兒子攏了攏衣裳,溫和地問:

  “雪下得這樣大,為什么不關窗戶?”

  傅九衢慢慢抬眼,似乎想說什么,沒有出口。

  趙玉卿微笑,“他們說今年上元節的燈甚是好看,阿九可要出門去看看?”

  傅九衢眼波不動,“不去了。形銷似鬼,免驚賞燈人。”

  一年不出府,一年不曾邁出臨衢閣半步,趙玉卿怎會不知兒子心里不開心?

  她又徐徐地笑勸,“今晚上元夜宴,官家說,讓你一道進宮。”

  傅九衢笑了一下,“是嗎?”

  趙玉卿知道傅九衢心里對官家有情緒,幽嘆一聲,“你舅舅也不是誠心為難你。身為帝王,他要治理家國,要兼顧朝堂,還要防范外敵,他也有他的不容易,你是知道的,那些朝臣鬧將起來,恨不得把金鑾大殿都掀了,你舅舅又能怎么辦呢?”

  傅九衢沒有說話。

  趙玉卿又道:“當初你做的那些事,著實讓你舅舅下不來臺。你想想,多少雙眼睛盯著他看吶?如果他不做做樣子,將你禁足在家……如何服人?”

  “母親不用再說。”傅九衢看她一眼,“晚上我會去。”

  趙玉卿見他神色淡淡,內心繃緊的那根弦終于松開了。

  漫長的光陰就是世間最好的良藥。

  少年人心氣再盛,也會慢慢地長大。

  總有一天,阿九會想通的。

  “你是個聰明的孩子,娘也不多勸你,這人啦,說到底都是命。哪有平平順順就到老的?人這一輩子,總得吃些苦頭。看開些,再大的事也就過去了……”

  傅九衢挑了挑眉,懶散散的目光落在趙玉卿的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下,雙眼涼薄如水。

  “父親當年不辭而別,傷透你心,你也是這般說服自己的嗎?”

  “你………”

  趙玉卿有些生氣。

  這是她一手一腳養大的兒子。

  竟說出如此傷她的話。

  可轉念一想,阿九是個沒爹的孩子呀。

  她貴為長公主,能給他榮華富貴,卻無法為他換回一份父愛。

  “母親不說你了,你總是有你的道理。”趙玉卿捋一下頭發,轉眼換個話題,“看你清減不少,以前的衣服都不好穿了,我新年頭給你做了幾身衣裳,這便讓人去取了來……”

  傅九衢神色不變,“好。”

  趙玉卿彎了唇角,更為輕松許多,盛了湯端到傅九衢的嘴邊,見他淺淺飲下一口,眼睛亮開,略帶希冀地問:

  “好喝嗎?”

  傅九衢不動聲色地看她一眼,“尚可!”

  趙玉卿笑了一下,“是小周娘子熬的。這孩子對你是當真盡心……你那么狠心地將人家趕出臨衢閣去,她也不曾埋怨半分,唉!這一年來,她做的那些事,我都看在眼里,是個好孩子呀……”

  傅九衢面無表情,“母親想說什么?”

  趙玉卿看著他清冷的面孔,到嘴的話有些說不下去。

  “你看你歲數也不小了……”

  傅九衢垂下眼眸,那燈光燭火在他眼里漸漸凝結。

  “是不小了,十一都離開一年了。”

  說罷他突然回頭叫孫懷。

  “去,把段隋給我找來。”

  孫懷看一眼趙玉卿,“小的領命。”

  又是一年上元節,這會兒的十一,只怕已經上了奈河橋喝下孟婆湯了,等他死期一到,去到地府里見她,若她問起,在她離開的日子,他都做了些什么,他可怎么回答?

  “九爺……”段隋小心翼翼地進來,不敢看傅九衢的眼睛。

  傅九衢略略皺一下眉,“我讓你打聽的消息,如何了?”

  段隋道:“張樞直被官家招到御前聽差,很得恩寵。官家下朝后常去他位于麗暉門外的府邸……”

  頓一下,段隋的聲音壓得更小。

  “屬下打聽到,官家對張樞直那兩個兒子甚是喜歡,私底下賜了許多金銀財寶,恨不得把宮里的寶庫搬過去給他們……哼!不知道的還以為那是官家的私養子呢……”

  孫懷:“不得胡說。官家三個皇子都不幸早夭,疼愛一念和二念也是情有可愿……”

  他瞥一眼傅九衢,不料他卻是淡淡勾唇。

  “看來做皇帝,也未必能稱心如意啊。”

  段隋不知道他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總歸,昨年從嶺南回來,他們家九爺就奇奇怪怪的,和以前大不一樣。以前的狠是在明處,如今的狠是在暗處……

  就說張貴妃那張臉,傅九衢就很是關照,專門給皇城司的察子說了,張貴妃極是愛美,哪怕是身在千里之外的大夫,她想召回就得召回,可一定得讓她如愿才好。

  段隋知道九爺說的都是反話,因為程蒼得令下去后,宮里那位深得圣寵的貴妃娘娘,便三天兩頭地突發臉疾,再也沒能舒服過……

  程蒼說,九爺吃的虧,都是會討回來的。

  段隋那時候不知道,如今算是明白了。

  雖然九爺成日里足不出戶,但什么事都逃不過他的眼。

  狄大將軍得勝還朝后,官家要敕封他為樞密使,要對南征軍大加犒賞,卻招到朝中以宰相龐籍為首的大臣們一致反對。

  官家原也難辦,可沒過幾日,九爺給幾位大人捎去一封信,他們就改了口,不惜與龐相公打對臺,也要力諫狄青為樞密使。

  于是,狄大將軍成為了有宋以來,除開國功臣曹彬外,第一位真正意義上的武將樞密使。

  看著認真做事的九爺,段隋既為他高興,也為他難過……

  但九爺嫌棄他腦子簡單,從來不會像對程蒼一樣,委以重任。

  段隋如今做的,總是一些跑腿打雜的活兒,如派人一遍遍去南邊尋找辛夷,如派人一趟趟關照辛夷的藥坊,如私下里關注三小只的情況……

  段隋也是想干大事的人。

  因此,他偶爾也有些郁悶。

  “九爺,還有什么要吩咐屬下去做的嗎?”

  傅九衢看過來,雙眼冰冷如淵,卻突地綻出一個無聲的笑容。

  “去把小周娘子叫來。”

  段隋大為吃驚,“九爺,你不是不肯見她?”

  傅九衢冷冷盯視著他,一言不發。

  段隋身子一顫,察覺到自己的逾越,趕緊低下頭,拱手躬腰,“屬下是,是說,那個小周娘子以前在府中常以九爺的姬妾自稱,極是令人不喜……今兒上元佳節,屬下不想九爺因她而敗壞了心情。”

  傅九衢不冷不熱地問:“本王做什么事,還須得你的同意了?”

  段隋:“不敢!”

  孫懷見狀,抬起腳虛踢他一下。

  “你個二愣子,還不快去!”

  段隋看一眼傅九衢那雙冷冽且深不見底的眼,喉頭一緊。

  “屬下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