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285章 有交情的安撫使
  辛夷和高淼同時轉頭看向傅九衢。

  “九哥!”

  “郡王!”

  傅九衢微微勾起一絲笑,目光銳利得仿佛頃刻間就能洞穿一切。

  “不急。”

  還不急呢?

  辛夷見他容色淡淡,急急地拉他袖子:“九哥,右衛將軍的情況恐怕耽誤不得?”

  她還能和傅九衢講道理,高淼已然半刻都待不得。

  “好,郡王不幫,也請不要再阻止我……”

  高淼說著迅速退出內室,當著那幾個花枝招展的美嬌娘的面大步出去拉開房門。

  這次,傅九衢沒有阻止高淼。

  然而高淼卻怔在門口。

  醉仙閣里早已人聲鼎沸,酒客們正不知所措地四處躲藏。

  當然,不是因為二樓上的爭吵和打鬧。

  在這樣的地方,三不五時的大打出手是常事,酒客見怪不怪。

  他們懼怕的是不知何時已經包圍了醉仙閣并且闖入抓人的兵卒。

  沒有招呼,沒有哨聲,沒有鼓點,這些兵卒進門便砸,但凡身帶利刃的一律抓捕,還不斷有人涌入,好似整個岳州城的兵馬都調到此處了一般,如同戰爭。

  “經略安撫使黃升?”

  高淼在京中見過黃升,還曾叫過一聲黃叔,早聽說她調職荊湖北路任經略安撫使,兼知荊南府,竟不知會在這里見到。

  高淼說得有點急,辛夷跟上來,看一眼,回頭便撞見傅九衢那雙高深莫測的眼睛,低低地問:

  “郡君認識這個人?”

  高淼惶惶不安地點頭,“他怎么會來岳州?”

  經略安撫使主政荊湖北路的兵民大權,不僅官比趙宗實這個團練使大,比實際掌權岳州的知州還要高兩級。

  辛夷:“有交情?”

  高淼搖搖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朝中官員家屬間,大多是泛泛之交,臉面上說得再好聽都沒有用。

  沒有私交,就相當于沒有交情,她不知黃升是哪一邊的人。

  說話間,那黃升已然領兵登上二樓,扶住腰刀順著游廊走了過來。

  看到高淼,黃升愣了愣,不知道是不是沒有認出身著男裝的她,略一遲疑便從身邊走過,然后長臂一揮。

  “進去拿人。”

  “是!”

  士兵們齊齊應聲,持銳而行,很快便沖入了隔壁花魁娘子沈碧芊的閨房。

  傅九衢這時才徐徐走出來,手負身后,容色如玉,如清風徐來,可是那面帶溫柔的微笑,卻無法掩飾他眸底的邪妄與冷漠。

  黃升扭頭便看到他,三兩步走回來,拱手低頭。

  “荊湖北路經略安撫使黃升,見過廣陵郡王。”

  傅九衢淡淡還禮,側目一笑。

  “這位是京兆郡君。”

  黃升訝異地看向高淼,隨即笑著抱拳行禮。

  “慚愧慚愧!請郡君恕老夫眼拙,竟不識貴人。”

  高淼連忙行禮,眼風頻頻望向隔壁,露出一抹焦急的神色。

  刀劍聲不絕于耳。

  黃升自然知道高淼為了什么,高聲打了一個哈哈。

  “郡君無須擔心,老夫既然來了,這事便會一管到底。”

  高淼:“多謝黃經略。”

  她瞥一眼辛夷,“我去看看。”

  “去吧。”辛夷知道她是片刻都等不及了,對趙宗實的擔心已然蓋過了她所有的情緒。

  高淼從人群里大步而去。

  這時,兩個士兵押著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上樓,委委縮縮地拽到黃升的面前。

  “稟安撫使,岳州通判賈晁帶到!”

  辛夷聽出這便是方才在沈碧芊房里說話的那個男子,沒有想到,他竟是岳州通判。

  一個通判,為何要設計與他官位八竿子都打不著的團練使?說白了,趙宗實這個團練使就是個散官,沒什么實權,壓根不會影響到他的升遷。

  這賈晁不等黃升詢問,便大呼冤枉。

  “不知經略安撫使黃大人駕臨岳州,下官有失遠迎……但這,這也罪不致死吧,黃大人怎可如此對待朝廷命官……”

  “少廢話。”黃升的模樣看上去便是那種直率的武人,懶得聽他聒噪,擺擺手,沉著臉道:

  “有什么冤屈,等押解回京,對皇城司的大人們說去。”

  賈晁側目看到傅九衢優雅修長的身姿,不由恍惚一下。

  “皇城司,皇城司……”

  聲音未落,賈晁的膝蓋便軟了下來,要不是有士兵挾持,只怕當即就要跪倒在地。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啦。”

  賈晁不知道傅九衢是誰,卻知道皇城司是干什么的,一張臉當即白如紙片,兩股戰戰,語氣也再不像剛才那般理直氣壯,虛虛地道:

  “不知下官所犯何罪……”

  傅九衢:“傷天害理,罪孽滔天!”

  賈晁臉色變了變,“下官不曾,不曾做過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呀……”

  “你還想狡辯!?”高淼厲聲一喝,扶著趙宗實過來。

  趙宗實的狀態很是不好,滿臉潮紅,衣襟凌亂,腳步虛浮,頭發都快要被汗水濕透了似的,頭顱幾乎低到了胸前,不停地淌汗。

  高淼將人扶過來,對傅九衢道:

  “可否借郡王房間一用?”

  傅九衢側開身子,“請便。”

  高淼又看一眼辛夷,“可否借郡王的人一用?”

  傅九衢勾唇,對此話還算受用,輕嗯一聲,疏淡的眼眸睨向辛夷,示意她可以自行決定。

  辛夷:“敢不從命。”

  她連忙幫著高淼將人扶進去。

  對于未來帝后,辛夷還是很上心的,能讓他們念及自己的一番情義,總歸是好事。

  但此刻的高淼和趙宗實,顯然正處于黎明前最黑暗的階段,在天高皇帝遠的岳州,一個小小的通判竟然就敢用如此下作的手段陷害他們……

  今日若不是高淼恰好在此,若不是傅九衢提早一步布局,后果不堪設想。

  高淼是個疾惡如仇的人,見辛夷吩咐起了閣里的丫頭取熱水給趙宗實沐浴,又靜坐把脈,再忍不住那口怒火,拔出長劍便沖出去,架在賈晁的脖子上。

  “說,你對團練使做了什么?是誰讓你這么做的?”

  她雙眼盛怒,赤紅一片,模樣看著極是嚇人。

  賈晁也不認識這個皇后的養女,盯著高淼那一張如同殺父仇人似的面容,緊張地咽了咽唾沫。

  “我什么也沒有做……”

  高淼冷笑,“說實話!否則,我要你的命!”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