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最新章節目錄 > 第276章 軍醫授課
  曾欽達招呼了書吏,擺上紙墨筆硯,一副當堂辦公的嚴肅,語氣卻極為柔和。

  “有幾個問題本官要詢問小娘子,書吏會一一記錄在案,可有為難之處?”

  辛夷笑了笑:“不為難。大人請問。”

  曾欽達又朝傅九衢那邊揖一禮,這才清清嗓子。

  “五月十五,大理世子段云可曾來過藥坊?”

  辛夷:“來過。”

  曾欽達道:“小娘子不妨把當日情形說給本官?”

  辛夷沒有遲疑,按傅九衢說的,如實回答,沒有半分隱瞞。

  聽到張巡和段云的交往,曾欽達倒是沒有什么意外,但聽說段云曾來求避子湯,他倒是驚得眼珠快掉下來。

  末了,曾欽達又追問:“聽小娘子說來,那日娘子與段世子相談甚歡,并無半分齟齬,那為何娘子給段世子的脂膏中會含有大量的鉛粉,導致段世子中毒而亡?”

  辛夷抬眼瞄一下曾欽達,以及她旁側的仵作,突地笑了起來。

  “首先,我得糾正一下曾大人。脂膏中即便含有大量的鉛粉,也只會誘發疾病,需要日積月累才會見效,絕不會讓段世子在那么短的時間內便中毒而亡。”

  頓了頓,她勾唇淺笑,眼眸流光盡顯自信。

  “除非,段世子不懂女兒家的脂膏是擦用在肌膚上的,而把它當成藥物內服。”

  但實際上,哪有一個女兒家會內服脂膏的?段云又不是傻子。

  辛夷覺得這個陷害她的人,十分可笑。

  曾欽達面色卻沉下來,“小娘子此言當真?”

  辛夷不多話,突然當著曾欽達的面,走到室內的一個藥柜里,抽出一個纏枝蓮紋的罐子,將上面貼的標簽展示給曾欽達。

  “這個叫蜜陀僧,又被稱為爐底。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密陀僧來自煉鉛時沉積的爐底,其中便含有大量的鉛粉。”

  曾欽達:“所為何用?”

  辛夷微微一笑,“所謂藥毒不分家,蜜陀僧可以藥用,也是婦人洗顏修容的常用藥材,據傳唐宮第一方,楊貴妃所用‘面上生光方’便是用蜜陀僧調制,久用可使肌膚光澤,祛斑養顏……”

  曾欽達哪里懂得婦人整日往臉上抹的都是什么東西。

  他看一眼仵作,想是詢問什么,可不待出口,便見辛夷突然揭開罐子,從罐中舀出一勺密陀僧置于掌心,然后當眾涂抹在臉上……

  “辛夷!”傅九衢手上的茶壺落地,出聲想要阻止。

  她卻飛快瞥來一眼,盈盈帶笑。

  傅九衢抿緊唇線,目光里流露出不贊同。

  在他看來,即使這個鉛粉擦在臉上只有一點點傷害,也不愿辛夷涉險。

  辛夷卻平靜地將臉側向曾欽達,脖子微梗,目光平靜地一笑。

  “曾大人看見了嗎?密陀僧中所含鉛粉遠高于我所制脂膏,只是原料之一。如若這般涂抹就有毒,那大概也等不到曾大人今日來找我,開封府的登聞鼓都要被用我家脂膏的姐妹敲爛了吧?”

  曾欽達震驚于這女子行為的大膽,與仵作交換一個眼神,再看傅九衢沉著臉的模樣,連忙拱手致歉。

  “案由本官已然清楚,這便回去將呂大人復命。”

  說罷,又朝傅九衢深深作揖。

  “郡王,下官告辭。”

  傅九衢沉眉不語,只略微點頭。

  曾欽達帶著何仁和兩個差役,匆忙離去。

  辛夷目送他走過,身形一頓,正要轉身,胳膊便被傅九衢拽了過去,來不及反應,人已跌入他的懷里。

  “做什么?”辛夷低呼一聲,莫名地瞪大眼睛看他。

  傅九衢佳人在懷,臉色稍稍好看一些,抱著辛夷便往院子里的水池邊走,語帶薄怒。

  “往后不許再干這種蠢事!”

  辛夷不滿地撇嘴,“我這不是為了自證清白么?”

  “用不著。”傅九衢走到水池邊,單獨拿一個瓷盆過來,打了水便掏出懷里的帕子往辛夷的臉上抹。

  辛夷被他的動作弄得腦袋搖擺不停,剛想說話,便被傅九衢厲色制止。

  “閉嘴!”

  “……”

  “你不是說,這是致命之毒?”

  “……”辛夷半瞇著眼睨他,好笑地看著他緊張地給自己擦臉。

  從中病角度來說,拋開劑量談毒性那就是耍流氓……

  但她喜歡傅九衢對她如此緊張。

  溫柔情致盡人意,容態堪比落花天。

  哪個女子不愛這樣情郎?

  待辛夷洗罷臉,傅九衢又叫來孫懷,把瓷盆和地面都收拾干凈了,這才舒一口氣,看著辛夷濕漉漉的眼睫毛,狠狠捏了捏她的臉,不滿地道一聲。

  “明知我要親,偏生給我下毒。”

  辛夷差點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廣陵郡王傲嬌地負手轉身,這才忍俊不禁。

  “好嘛,我錯了。”

  ~

  開封府在辛夷藥坊沒有查到什么線索,又特地就辛夷說的事情去找來幾個老大夫詢問。

  老大夫對密陀僧和鉛粉的藥性了解,雖然不如來自現代的辛夷那么完整,但大抵說法接近,算是核實了辛夷所言不假。

  那么,段世子除非當真把脂膏當藥來吃,不然這個案子與辛夷可沒有半分關系。

  幾個大人一合計,自然而然地把案件同世子入京時的汴京遇刺聯系起來,于是,呂公綽不得不親自前去拜訪張巡。

  兩人同朝為官,以張巡的品級而言,絕非曾欽達可以高攀,呂公綽不得不親自前往。

  張巡對他與段云的交往并不避諱,如實訴說了兩人的交往,從最初在昆侖關的交集到陪伴入京的情分,說得哽咽不已。

  “是我虧欠了她。呂大人,可有查到兇手是何人?”

  七尺男兒雙眼通紅,悲傷至極,呂公綽聽了也唏噓不已。

  “這個……兇手尚未查實。張大人節哀。”

  當天,呂公綽又親口詢問了張巡一些與段云相處的細節,包括最后一次見面的時間、地點等等,全讓書吏記錄在案。

  然而張巡最后一次見段云,是在段云前往藥坊找辛夷的頭一天晚上。

  次日清晨,他便前往營房。

  新官上任三把火,連續數日張巡都宿于軍中,檢練兵卒,有無數人可以為他作證,根本就不在場。

  這是呂大人上任的第一個大案,涉及大理世子之死,呂公綽亦是徹夜難眠,做夢都在緝拿真兇……

  可惜,除了那幾瓶可疑的脂膏,案發現場找不到任何他殺的痕跡。

  而段云從藥坊回來后,因為張巡離家,那幾天都待在驛館里,不曾外出。

  到底是誰殺了大理世子?

  案件陷入僵局。

  因為大理世子汴京遇刺一案是皇城司在查,開封府主動上門,請求合辦此案。

  這些事情發生當時,辛夷都不知情。

  她在藥坊里忙碌,準備。

  長公主什么時候會來找她都不一定,她須得在離開前,將藥坊里的事情都打理好,交代好,還不能讓傅九衢知曉。

  別的事情都好說,問診開方有周道子,藥廠內務有安娘子,還有湘靈和良人那么多幫手,一切沿著她鋪好的路走,便不會出錯。

  辛夷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三小只。

  一旦南下,何時回來未有定數,即便按照原有情節發展,儂智高敗于狄青之手,再流亡大理,也是明年正月的事情了。

  即便一切順利,來去也須得八九個月的時間,三個孩子可怎么辦?

  辛夷憂心得睡不著,對三個孩子越發的好,動不動就逮到三念一猛揉捏摟抱,把孩子給整得納悶。

  “娘,你是不是要嫁人了?”

  辛夷哭笑不得,心里的糾結沒法說給小孩子,只得默默地籌劃她離開的幾個月里三個孩子的生活,并將它寫在紙上。

  滿滿當當的三十多頁仍未寫完,長公主便派人來找她了——

  讓她去當授課大夫。

  自后唐起,便已經有了“軍醫”這種說法,宋代雖然軍事不行,但醫學較為全面,軍醫制度也更為完善,從太醫局選派,地方征召,可謂全面動員。

  但軍醫全是男子,女醫上戰場是沒有先例的。

  因此,來接辛夷的公公也只是說,奉官家口諭,讓小娘子前去為軍醫們講解外傷的處理,以及她上次施展過的“死而復生術”等急救之法。

  ------題外話------

  傅九衢:這小娘子該不會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吧?

  長公主:沒有,絕對沒有。

  傅九衢:母親,你回答得會不會太快了?

  辛夷:…………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