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234章 茅房里的男人
  安娘子很快拿來一把筷子。

  “幫幫忙。扶住他。”

  安娘子嗯一聲,硬著頭皮上前,辛夷用力撬開他的嘴巴,聞到他嘴里一股子金屬味兒,連忙松開手。

  “你看著他,我去茅房看看。”

  這次辛夷是拎著燈進去的,在茅房里,她除了看到血跡,還看到了一團帶血絲的嘔吐物……

  辛夷連忙回屋,吩咐安娘子。

  “去煎一鍋苦參飲,準備催吐。再用生姜、紫蘇葉熬一劑藥,加點紅糖在里面……要快!”

  安娘子聽她說苦參飲,便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是。我這就去。”

  在安娘子熬來苦參飲前,辛夷先用銀針刺穴,護住他的心脈,不讓毒素繼續入侵內腑,直到安娘子端來一盆苦參飲,她這才緩慢地收針。

  “娘子,他中的是什么毒?”

  辛夷眉頭皺了一下。

  沒有儀器檢測,其實她很難斷定。

  “大抵是金屬中毒。”

  “呃?”安娘子不太明白。

  辛夷也不解釋。

  這男子體型太過沉重,幸虧她力氣大,又有安娘子在旁相助,不然根本就扳不動他。

  兩個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灌下苦參飲,那男子嘴里發出咕的一聲,終于嘔吐了起來——

  反復幾次,吐了個稀里嘩啦,人也終于有了一點意識。

  “聽得見嗎?”辛夷拍拍他的肩膀,將安娘子熬好的紫蘇生姜紅糖水端過來,吹了吹水面。

  “能不能自己喝?”

  那人依稀將眼睜開一條縫,看了辛夷片刻,又合上眼去,沒有了動靜。

  “看來只能灌了。”

  這次比催吐容易多了。

  男子沒有徹底蘇醒,但有了一點吞咽意識,在辛夷將藥漬灌到他嘴里的時候,會配合咽下……

  “吁。”辛夷累出一身汗,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人,稍稍松了口氣。

  “我已經盡力了。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的命了。”

  安娘子也累得夠嗆,看著辛夷問:“門外的血跡,會不會和他有關?”

  辛夷點頭,“極有可能。”

  安娘子內心忐忑,十分不踏實。

  她看了看病床上的男子,小心翼翼地將辛夷拉到了外面,這才小聲道:“娘子,這事不能等,萬一有個好歹,我們負不起責任……不如,我們這就去找郡王吧?”

  辛夷猶豫了一下。

  大過節的,實在不便相請。但是,放著這么一個有可能是殺人犯的男子在家里,那更是不便。

  “好。”辛夷想了想,又道:“你別說找郡王,就說找程蒼。然后把這件事情告訴他,看他要如何處置。”

  程蒼是傅九衢的心腹,告訴他就等于告訴傅九衢,也不會讓長公主覺得自己在公然挑戰她的權威。

  “那娘子在家,要注意安全。”

  安娘子明白她的顧慮,回房換了身衣服便匆匆去了長公主府。

  ~

  安娘子離開后,辛夷檢查了一下藥坊各處,發現院子和墻根處也有血跡。

  那男子是從側院過來的,為什么會鉆入茅房的原因,大抵是他受毒物之苦,上吐下瀉,而他跑到藥鋪里來,有可能原本就是為了求助大夫……

  只是,她居然沒有聽到半點動靜。

  是他功夫了得,還是程咬金昨晚啃骨頭吃撐了,睡傻了?

  三小只今兒個都睡了懶覺,天色大亮才起來。

  辛夷讓他們自己去洗漱,又去灶房蒸了米糕,弄了一個拌黃瓜,然后將粥和菜都端到二樓,讓他們在平臺的木桌上吃,不許下樓。

  三念很是納悶:“為什么不可以下樓?”

  辛夷道:“因為藥鋪里有重傷病人。”

  二念嘁一聲,“我們又不是沒有見過病人,我才不怕。三妹妹,你怕嗎?”

  三念搖了搖頭,“不過我聽娘的話,娘說不可以下樓,三寶便不下樓。”

  二念嫌棄地看著她,“就你馬屁精。”

  三念嘻嘻地笑著,靠著辛夷,朝二念擠眼睛,吐舌頭,故意氣他。

  “喏喏喏……”

  一念看著弟弟妹妹,眉頭皺了起來。

  “食不言。快些吃,涼了。”

  大哥哥最有威信,兩個小家伙互相對視一眼,乖乖地坐下吃飯。

  辛夷又叮囑了一遍,這才下得樓下。

  病房里,那個人仍然躺在那里,好像是睡著了,又像是死了過去,半點聲響都沒有。

  辛夷這個病房比其他屋子要小一些,只有一扇小窗戶。她瞥一眼那男子,走過去開窗透氣。

  吱呀聲里,那男子驟然一驚,身子顫動一下,嘴里發出含含糊糊的聲音,不知道在說什么……

  辛夷皺了皺眉,探了探他的額頭,將安娘子蓋在他身上的薄被松了松。

  那男人嘴巴一張一合地翕動著,雙眉緊皺,好像做噩夢一般面色呈現出一種恐懼的表情。

  “唔……唔……唔唔……”

  辛夷看他難受的樣子,彎腰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醒醒。醒一醒!”

  男子仍在掙扎,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

  “救……救命……”

  辛夷低頭看一眼,溫聲安慰道:“你已經得救了。我是大夫,你不要怕,你現在是安全的,沒有人追殺你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話有了作用,男子平靜了許多,身體不再緊張地顫動,但握住她胳膊的手,仍是緊緊的,一點也不肯松開。

  辛夷正想用力解開他,外面便傳來噔噔的腳步聲。

  “娘子,廣陵郡王來了。郡王來了……”

  安娘子是聲音先到,傅九衢卻是人先到。

  辛夷回頭便見他長身玉立地站在門口,一襲月白衣袍,清貴得像是從畫里走出來的,帶入一片銀色的月光,讓病房登時亮敞不少。

  “九哥。”辛夷將那男子的手用力扳開,起身走向傅九衢,

  “你在家里過節,我原本不該來打擾,可事出緊急,若不告訴你,我心里不踏實……”

  “你做得對。”傅九衢俊臉上浮出一絲笑意,順手捏了一下她的臉,“有事找九哥,這才乖。”

  辛夷看著安娘子站在門口竊笑,外面還跟了一個面無表情的程蒼,有些不好意思,輕輕將他的手揮開。

  “說正事呢。”

  傅九衢眉梢微挑,知道她這個人外表看著大方,其實內心有很小女人的一面,很怕跟他在人前親近,但她越是如此,傅九衢越想欺負她。

  他一時手心發癢,又低頭刮刮她粉嫩的小臉。

  “我也說的是正事。”

  辛夷身子微熱,臉頰像被羽毛拂過一般,麻酥酥的發癢……就好像傅九衢那一只手不是刮在她的臉上,而是刮在心上……

  她克制住那種涌上心間的異樣感,瞪了傅九衢一眼,將發現血跡和這個人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下,又道:

  “我也不好報官,怕有什么麻煩。只能大過節的叫你跑一趟了……”

  傅九衢看她一句比一句客氣,沉下臉將辛夷的雙手握入掌中,正視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說得清晰而認真。

  “無論什么時候,什么地方,只要你叫,我就會來。不可因為怕打擾我,便什么事都自己扛。不然,你要男人何用?”

  “……”

  “聽明白了嗎?”

  辛夷聽得越發害臊,臉頰都紅了。

  “知道了知道了。”

  傅九衢見她小意乖巧,這才滿意了,然后越過辛夷的身子,將視線轉向病床上的邋遢男子,眼睛微闔,神情放松地走過去,隨意地說道:

  “你道我昨日回皇城司是為了哪般?”

  辛夷跟過去,好奇地道:“為哪般?”

  “為了……”傅九衢的話戛然而止,目光盯著那個人的臉,許久沒有動靜。

  辛夷側頭看他,“怎么了?昨兒你去皇城司干什么了?”

  傅九衢仍然一動不動,面部僵硬著,那怪異的模樣辛夷不知該如何形容。

  認識至今,她從來沒有見過傅九衢這般失態……

  “你認識他?”辛夷看看那人,再看看傅九衢,不解地問。

  “你不認識他?”傅九衢啞聲反問。

  辛夷不明白他為什么突然變了表情,搖了搖頭,上前拂開那男子的亂發,“我應該認識他嗎?”

  興許是她這一下太過用力,又興許是那男子服了藥正該醒了,就這短暫的一瞬,那男子緊閉許久的雙眼突然睜開。

  傅九衢尚且僵在那里。

  沒想到,那人看到傅九衢也是呆了呆,然后驚喜地瞪大眼睛,撐著手便要坐起來,卻被辛夷上前阻止。

  “你別激動!身子還虛著呢……”

  傅九衢嘴唇生硬地抿起,默默地攥緊拳頭,聲音帶著一種莫名的艱澀。

  “行遠,你回來了?”

  ------題外話------

  傅九衢:進不得,退不得,兩難全。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辛夷默默遞上一本書:看它。

  傅九衢翻開那本名叫《十萬個為什么》的書,只見首頁寫著:外事不決問作者,內事不決打作者…………

  二錦:姐妹們,有票投票啊,下鍋了下鍋了,哈哈哈,愛你們,么么噠~~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