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222章 端午沐蘭湯
  次日便是五月初一。

  宋人的端午是一個大節,很受看重。從初一開始,市面上便熱鬧起來,為過節做準備。賣艾草、蒲葉、桑葉、桃枝和其他各式草藥的人,擺得街頭巷尾到處都是。繡娘們在鋪子里賣香包,貨郎推著板車賣草藥……

  五月的汴京城,很有一番繁榮盛景。

  古代的每一個節日對辛夷來說,都十分新奇。

  昨天晚上,傅九衢前腳一走,安娘子后腳便找到她,說端午節的事情。

  五月初五那天,家家戶戶都要沐蘭湯,說是可以驅邪祛病。安娘子覺得辛夷藥鋪不能錯過這個賺錢的機會。想讓辛夷收一些草藥上來,做成草藥包,方便客眾,自己鋪子里的人也可以使用。

  辛夷小時候被外婆強行在端午洗過草藥水,后來外婆不在了,這個節氣的習俗便丟掉了……

  端午節也成了一個象征性的節日,除了吃個粽子表示一下,再無半點氣氛。

  辛夷聽從了安娘子的建議,幾個人合計一番,這天便早早起床,由湘靈陪辛夷去收草藥。

  從馬行街經過的時候,她們發現別的藥鋪門口早就用門板搭起了草藥臺,堆滿了草藥,就連譚家應診都在照常開業,賣起了蘭湯草藥。

  “噫。”湘靈看一眼,不滿地哼聲,“譚家指使伙計到我們藥鋪來偷換藥材,差點害人性命,官府怎么沒有查抄他們家?”

  辛夷眉頭微微一皺,想到仁宗赦免囚犯的事情,涼涼一笑。

  “大事化事,小事化無了。郡王說,譚家找了一個不受寵的姨娘頂罪,說是那姨娘指使人干的,官府也就拿了姨娘去問話,打了五十大板,旁人就沒有再治罪……”

  湘靈聽得憤憤不平,“這家人真狠!哼!歹毒人開醫館,早晚要出禍事的。”

  辛夷深表贊同,笑著拉她胳膊。

  “那我們離他家遠一點,小心血濺到身上。”

  湘靈被她的形容逗笑,“好,姐姐我們走快些,一會兒太陽出來,草藥便打蔫了。”

  馬行街的菜市門口擠得水泄不通,地面上一排排的草藥,一路延伸到里面,大多是鄉下百姓自己拉到城里來賣的。

  辛夷去攀談了幾個,草藥都是地里采來的,價格都十分便宜,有些攤主眼看日頭上來,甚至降價叫賣起來。

  “小娘子,買我的買我的,今兒一大早起來割的,新鮮著呢。”

  “小娘子要什么?來來,看看我家的。”

  辛夷的目光在貨攤上巡視著,腳步慢慢停在一個小小的草藥攤前。

  守攤的是一個約莫十一二歲的小子,人生得很壯實,但眼睛里沒有靈光,給人一種木訥的感覺,見到辛夷走近,他才緊張地問。

  “買,買草藥嗎?”

  辛夷看了看他家的草藥,泥都洗凈了,一小把一小把碼得整整齊齊,分門別類地擺在地上。

  “買。”辛夷說完,左右看了看,“你家大人呢?”

  那小孩的臉上沉沉暗下,聲音低了幾分,“我沒有大人。我就是大人。”

  辛夷低下頭,彎腰拿起一把昌蒲,“你自己出來賣草藥嗎?”

  “嗯。”小孩兒垂著眼皮,不敢看他,“你要么?我自家割的,賣得便宜。”

  辛夷道:“要。”

  小孩一笑,嘴角居然浮出一個酒窩,“你要哪一種?要多少?”

  辛夷的目光落在他背后那個破爛的竹背簍上。

  顯然,這小孩兒就是用這個背簍背著草藥來集市的。

  “我全要了。”辛夷笑道:“不過,你得幫我送到家里去。”

  小孩愣了一下,馬上同意,“好,你家在哪方?”

  辛夷道:“出門往南,辛夷藥坊。你知道嗎?”

  小孩有一點迷茫,看著他半晌不語。湘靈見狀笑了起來:“哎呀你別傻愣著了。把你的草藥都裝起來,跟我們走吧。”

  “哦。好好……”

  辛夷原本還想再多買一點,但見旁邊兩個膀大腰圓的婦人露出不滿,便沒了心情,讓湘靈幫那小子裝上草藥,一齊回到藥鋪。

  卸下草藥,辛夷看了看小孩那雙露出腳趾的鞋,讓安娘子拿錢給他結算,又讓湘靈拿了幾塊糕點過來,遞給他。

  “出門早,沒來得及吃飯吧?來,墊墊肚子。”

  “多謝……”

  “這些草藥當真是你自己采的?”

  小孩兒接過糕點,手指僵硬著,表情十分不自在,但對辛夷明顯少了防備心。

  他搖搖頭,“是我和我娘,一起采的……”

  “那你娘為什么不來?”

  “我娘,來不了。”小孩眼皮垂下,“我娘是個瘸子,走不了遠路。”

  “你爹呢?”

  “死了。”

  小孩的頭垂得更低了,好像沒有爹是一件十分不光彩的事情,讓他不敢正視辛夷的眼睛。

  “我爹被發配充軍去了南邊,邕,邕州……后來,他就死了。”

  宋代軍人的地位不高,遠不如后世,囚犯發配充軍和軍人等同……

  辛夷微嘆一聲,眉頭擰起,“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道:“我叫,我叫犬子。”

  “什么?”辛夷以為自己聽岔了。

  “犬子,就是狗子的意思。”

  “……”

  好吧。賤命好養活。

  辛夷想了想,低下頭去注視著他。

  “你看這樣好不好?往后你采了草藥,就送到我的藥鋪來,不用洗得那么干凈,因為我們這里有一個藥材房,會有人專門處理。還有你們村里有人要賣草藥的,你也可以讓他們都送到我的藥鋪里來,辦要你介紹來的,我除了給他們買草藥的錢,還給你傭金……嗯,一稱十文錢,你看如何?”

  小孩愣了愣,沒有喜,只有驚。

  “娘子為何……不去集市上買,為何還要給我傭金?”

  辛夷微笑,“一方水土養一方藥,出處不同,藥性不同。方才我在集市上看了,你家的草藥最好。那肯定是你們村的水土好,適合藥材生長,若是你們村人把藥賣給了別人,豈不是我的損失?所以,你介紹他們來賣給我,便是幫我的大忙。明白了嗎?不過,你要記得一點,我只要好藥,不要次品。”

  小孩似懂非懂,但仍是開開心心地拿著錢走了。

  辛夷注意到,那幾塊糕點,這孩子沒有吃,偷偷塞到懷里,大概是要拿回去孝敬他娘。

  安娘子目送那孩子背著背簍走遠,嘆息一聲。

  “娘子真是心地善良。”

  辛夷不以為然地道:“我們反正都要買藥,買誰家的不是買呢?”

  說罷,她轉身去叫周道子。

  “麻煩老先生幫我寫幾個字吧?”

  周道子瞇起眼看她,“寫什么?”

  辛夷想了想,“就寫:古法蘭湯包,辟穢香體,五月初四開售,限量五百包,先來先得。”

  周道子掐指一算,“小娘子,這可不是幾個字呀。”

  辛夷一怔,笑了起來。

  “先生就別計較一共有多少個字了吧?快寫快寫,咱們藥鋪里,就你的字最拿得出手,那叫一個好看呢……”

  周道子被夸得飄飄然,捋著胡子點頭,去準備筆墨了。

  安娘子不解地道:“蘭湯包我們明日便可弄出來,娘子為何要等到五月初四才開始出售?而且,為何只售五百包?”

  辛夷笑了一下,“總得給別人留一點活路。”

  這個解釋,難以服人。

  當然,現在的安娘子也不知道辛夷的蘭湯包,要賣到五兩銀子之高,聽罷便半信半疑地去開門營業了。

  日頭初升,藥鋪里便有人來送草藥了,還有人送來佩蘭。

  佩蘭又叫香草,原本端午浴蘭湯的原料就是佩蘭,只因這種草藥稀少,這才有了別的草藥替代,一律稱為蘭湯。

  這些人,全是犬子找來的。

  犬子小小的身子也夾在人群里,看見辛夷,變得小心翼翼,眼里跳躍著光,和畏懼。

  “娘子,這些,這些全是我們村的人……”

  辛夷微微一笑,“從角門里挑進來吧。”

  犬子對這事十分上心,他叫來的人,草藥也都碼得很整齊,比市場上翻亂的那些看著漂亮很多,當然,辛夷給出的價格,也高于市價。

  但她只收了優等的草藥,次等的全都沒要。

  賣草藥的陸續離開了,辛夷給了犬子傭金,又特地叮囑他。藥鋪只收好藥材。

  犬子懂事地離去了。

  “娘子放心,我會告訴他們的。”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