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164章 圖紙往哪里安放?
  接下來,辛夷繼續找貓和“捉妖”。

  從那天竹筐無端掉落,她就懷疑有人在窺視自己,但當時猜測是篤耨香引起了別人的注意,生怕“懷璧其罪”,會給藥鋪引來無妄之災,這才有了拍賣一事。

  拿到張盧的賠償后,辛夷更是小心謹慎。

  但那種有人窺視的感覺,一直存在。

  有時候,她在院子里給種植的藥材澆水,會感覺有人在圍墻那一頭審視她。

  有時候她從院子經過,去五丈河邊上滌洗,也時常會有這種受人監視的錯覺。

  現在她不覺得是錯覺了。

  不是她看花了眼。

  圍墻洞開的縫隙里,真的出現過一雙眼睛。

  混沌的,不安的,就那樣盯著她。

  不會是張盧的人,不然就不會只是看看,不對她動手了。

  會不會是那個“狐妖”?

  可是傅九衢帶著程蒼和段隋搜遍了宅子都沒有找到人,會躲在哪里呢?

  辛夷后來又趴在圍墻上看過幾次,再也沒有見過那雙眼睛。

  狐妖的故事在辛夷的記憶里很是簡單,只有同事講述的那一段——

  簡而言之,一個美麗的異族女子愛上一個喜好制香的才子。兩人郎才女貌,偷偷相好,然后便是俗套的劇情,才子的家人不肯接納這個異族女子,要折散鴛鴦,為此無所不用其極。

  有一天,才子回到他們的小屋看到一室凌亂,也看到了美麗的女子和別人的茍且。

  才子就是才子,他會和別的男人一樣瘋狂,用的辦法卻是別的男人窮盡一生也想不出來的。他將奸夫高溫蒸死,用的制香的爐具,生生將他熬成一具干尸,陳列在他們居住的房間里,又將女子毒啞,在奸夫的面前一刀一刀畫花她的臉,然后囚禁起來,直到他以為那個可憐的女子在囚禁中死去。

  ……為什么是他以為呢?

  因為策劃沒有讓情節這樣結束。

  女子沒有死,化身“九尾狐妖”來復仇,讓才子家破人亡。

  在那個故事里,“家破人亡”以及具體情節辛夷都不清楚,印象最深的是最后那一段——這個異族女子原本身帶異香,自此后,那香味兒便消失了。

  當時,辛夷曾經取笑同事,莫不是受了《還珠格格》的啟發,這哪是什么九尾狐妖,分明就是香妃轉世……

  本來“九尾狐妖”的故事只是在游戲里存在,辛夷沒有放在心上,更不知道自己穿越來的這個世界里,到底有沒有這一段。

  如今,她不敢確定真假了。

  也許一切仍在游戲既定的軌道。

  該有的,會有。

  該來的,會來。

  除了她和無端死亡的張巡是個意外,其他的人,曹翊、傅九衢、曹漪蘭、高淼……都有設定好的命運。

  ……

  藥鋪安靜了幾天。

  在這幾天里,杜仲卿仍未松口,傅九衢沒有再來,辛夷也不敢把自己得知的“狐妖”故事當成真相去告訴傅九衢。

  因為她無法解釋自己的存在。

  所以,除了暗中尋找,便是另想他途——

  “轟隆隆!”

  一聲春雷敲響了皇祐四年的三月序幕。

  三月初一那天,汴京城下起了小雨。

  大片大片的雨霧籠罩著天際,街頭巷尾,孩子們奔跑嬉戲,田間地頭,正是春耕農忙時。

  辛夷喜歡春季。

  天暖了,可以減去笨重的冬裝,換上漂亮的衣裳。

  她對鏡自照,掐了掐腰身,發現自己長重了不少,一張俏臉也隨著飲食的改變,變得更為紅潤白嫩,整個人的精神頭都不一樣了。

  不錯。

  煙雨天店里客少,一念和二念也正逢休沐,辛夷便差了良人去找馬行街北的馮裁縫過來,要給店里每個人都量尺寸,做春裝。

  良人欣然前往。

  馮裁縫冒雨過來,帶了店里的布料款式,互相問了好,便忙活起來。

  正鬧騰呢,胭脂脯的李大嘴來了。

  她說偶感風寒,來找辛夷抓藥開方。

  辛夷讓良人和湘靈帶三小只先去量身,為李大嘴問脈開方。???.

  李大嘴閑不住,同她講起了坊間傳聞。

  “娘子還不知情吧?昨兒個大曹府給呂家遞了‘求婚啟’,是請曹四爺親手寫的呢,求娶的是呂家三姑娘。那位呂三姑娘是嫡出的小女兒,呂相公在世時,就夸過她聰慧知禮、天資醇粹。昨年的上元節猜燈謎,呂三姑娘得了魁首,可謂是才貌雙絕了,不會辱沒了國舅爺……”

  辛夷聽了只是笑。

  胭脂鋪離藥坊不足百米,李大嘴怎會不知曹翊常來藥坊和她有“私情”的事情?這位“民間傳媒集團老板娘”專門跑來告訴她的目的,無非就是想看她的反應。

  她但凡有一絲情緒,就會被編成八百個版本,成為馬行街乃至汴京城里茶余飯后的笑談。

  因此,她淡定地開好方子遞上去。

  “李大娘近日要少出門,少說話,以免將風寒傳染給別人,有損德行啊。”

  一語雙關。

  李大嘴聽得尷尬不已。

  “是是是,張娘子說的是,我也就是隨便說說罷了。要我說,曹大人和張娘子在一塊真是天作之合,一對璧人,只可惜……我們商賈人家哪里比得過世族貴女……”

  最后那句話她帶了一些嘆息,想來是有了幾分同理心。

  辛夷低低一笑,“安娘子,領李大娘去揀藥吧,咱們街坊鄰里的,你要仔細著些,別誤了李大娘的病。”

  “是,娘子。”

  安娘子言笑晏晏地過來,將意猶未盡的李大娘請了過去。

  辛夷笑著搖了搖頭,趁著沒人看病,從抽屜里抽出她的圖紙。

  那是一張藥鋪改造圖。

  辛夷對租下隔壁院已經不抱希望了,準備另辟蹊徑——買下這個藥鋪,重新改造。

  一層不夠用,那就修三層。

  地面不夠用,修地下室。

  藥坊這個面積其實不算小,要是換到后世開發商的手里,足夠蓋出一幢大樓來了。

  她不好好利用,豈不是浪費了?

  草圖已完畢,辛夷送走李大嘴,就迫不及待地回去翻出了當初的租房契約,準備找房主協商。

  這一看不得了。

  租賃契約上房主信息不詳。

  但押簽的地方,卻寫著孫存有三個字。

  以前辛夷真不知道孫存有是誰,后來才知道,那就是孫懷入宮前的大名。

  辛夷突然想到傅九衢那天說的話。

  “我只是隨便向孫懷提了一句,算不得大恩大德……”

  到底是藥鋪的房子本來就是孫懷所有,還是孫懷后來才買的,辛夷搞不清楚,現在頭痛的是,孫懷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貧窮的小黃門了,這個時代的大太監哪里會缺錢?

  孫公公會賣給她嗎?

  ------題外話------

  寶子,先更兩章,等我吃完飯,再搗鼓后面兩章,可能會晚點哈~~不好意思,天熱氣躁,大家要開開心心的~么么噠!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