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152章 皇帝駕到
  趙官家近日因為張貴妃的事情,極是頭痛。

  但他勤于政務,即使煩心,下了朝仍是不去后宮,一個人坐在福寧殿里,認真地看札子,批章奏。

  傅九衢求見時,趙官家正看著札子生氣。

  不料,傅九衢問安后第一句話,就是給他添堵的。

  “官家,單殺一個何旭,仍然堵不住香藥案這個巨大的貪墨漏口——”

  趙禎抬頭,黑著臉,“你想做什么?”

  傅九衢:“恐怕還得為難官家,再殺幾個,以平民憤。”

  趙官家施政仁厚,聽這個外甥動不動就“再殺幾個”,好像殺雞宰羊似的,當即黑了臉。

  “你又想殺誰?”

  傅九衢將皇城司查辦的五丈河女尸一案,呈到趙禎的面前。

  “請官家過目。”

  趙禎看一眼宗卷,沉著臉指向堆得高高的札子。

  “你是嫌朕的事情不夠多?”

  傅九衢微微一笑:“官家,死的這個女子叫溫姿,死前在杜氏香藥鋪上工。她身世清白,沒有仇家。父親早亡,母親改嫁,后父不喜,無依無靠,即使消失不見,也不會引來任何人的注意。要不是她恰好有一個小姐妹,一直在找尋,也斷然不會引來皇城司的注意……”

  他漫不經心的語氣,讓趙官家皺起了眉頭。

  “五丈河女尸,與香藥案有什么關系?”

  傅九衢淡淡地道:“據微臣查實,溫姿的死因與年前汴河沉船里的兩具女尸極其相似。”???.

  趙禎神色微冷。

  傅九衢瞇了一下眼睛,“那兩具女尸,至今查不出來頭。微臣懷疑……這是以無依無靠無人照管的女子為目標的一系列兇殺案,并非孤例。”

  趙禎皺緊眉頭,“你可有證據?”

  “有。”傅九衢輕描淡寫地一笑,“汴京商行眾多,分門別類,多達一百七十多個,上行之所更是有上千個之多……錢莊有銀行、賣魚有魚行、販茶有茶行,連茅草都有茅行……行戶要做買賣,須得向行頭繳納行費……原本這些團行的設定,是朝廷為了歸整商業,統一有序,科斂財稅而立。但近年來,各大團行的行頭多由世家貴族或官府有人的關系戶把持,科斂繁重,商戶苦不堪言。簡而言之,行頭儼然成了一方土霸王,百姓敢怒卻不敢言。”

  趙禎的臉色,越聽越難看。

  近年來,不就是暗指他施政之過嗎?

  “要說什么你便說,朕并不昏聵。”

  傅九衢低頭斂目,一副乖順的模樣。

  “回稟官家,香行的行頭,是張衙內。”

  “張盧?”趙禎臉色不太好看。

  張盧是張堯卓的兒子,是他的貴妃張雪亦的堂兄。

  傅九衢點點頭,“杜氏香藥鋪背后的東家,也是張盧。據皇城司查證,近幾年來,張盧名下產業眾多,涉及香料、絲綢、茶行、鹽礦等不一而足……而他家所雇的女工,失蹤者不在少數,卻從未有一人報案,也沒有一人歸來。”

  趙禎目光微微泛冷。

  “你是說?”

  傅九衢輕輕抿唇,“這些失蹤的女子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和溫姿一樣,無依無靠無人在意。即使是死了,也不會有人替她們申冤。”

  這一次,若不是因為辛夷找了溫姿許多天,傅九衢一時生出惻隱,那五丈河的女尸案,一定會落到開封府。

  張堯卓會怎么結案不得而知,但一個連家人都不關注的女子,大抵會死得無聲無息。

  就像汴河里那兩具女尸。

  如非辛夷無意撈起,誰又會得知呢?

  趙禎深吸一口氣,腦袋越發腫痛。

  “多事之秋,還給朕惹是生非——”

  趙禎有些憤怒。

  前兩日,在大宋西南邊陲自立“南天國”,號稱仁惠皇帝的儂智高,再一次向趙禎來函,請求依附大宋。

  而趙禎已經拒絕過他兩次。

  儂智高與交趾國交惡,一方面說依附大宋,另一方面卻厲兵秣馬,不停地擴大地盤,朝宋域逼近……

  “你看看這些札子。”

  趙禎將幾份札子和章奏一并遞給傅九衢。

  “眼下不是大肆查辦朝臣的好時機呀。內憂外患俱在,當先除外患,再清內憂!”

  傅九衢粗略地翻看一下,再恭敬地呈了回去。

  “官家說得是。”

  趙禎見他這么輕易就松了口,不再請他“再殺幾個”,也跟著松了一口氣。

  “朕近日身子不適,乏得很,你先退下吧。”

  傅九衢:“上次給官家的頭痛藥,用著可還好?”

  趙禎點點頭,“不錯。”

  只是不錯,那是給他的面子,無功無過罷了。

  傅九衢并不意外,淡淡地一笑,“微臣聽說那張小娘子推拿針灸的手法甚是獨到,官家或可一試……”

  趙禎想了想,正想讓傅九衢去喚了她來,順便去給張貴妃看看臉,就見他的好外甥突然換了一副表情,上前兩步,用一種煽動的語氣,低低地笑問:

  “官家多久不曾出宮了?”

  趙禎抬抬眉,“問這個做甚?”

  傅九衢道:“近日馬行街新開了不少酒莊瓦舍,新出了不少好戲,新來了不少嬌娘美姬,官家不親自去瞧瞧,實在是可惜了。”

  趙禎不滿地瞪他一眼,再拿起札子卻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一看你就不安好心。”

  傅九衢低頭,“外甥知錯。”

  趙禎見他低眉順目的樣子,輕咳一聲。

  “案子的事情,不是不要你辦。該查的,還得查,該殺的,還得殺。即便是重臣,你也可以時不時地敲打敲打他們,以免他們吃得個肥肚流油,忘了自家到底姓什么。不過,往后你又想殺誰的頭了,便來朕跟前說一說,切記不要任性胡來。”

  “舅舅教訓的是,外甥都記下了。”

  趙禎看他態度,又滿意了幾分,慢吞吞站起來,看一眼侍立左右的宦官,背著手走在前面。

  “給朕更衣,去馬行街看看大戲。”

  ~~

  馬行街的大戲演得正熱鬧。

  趙禎來得很是不巧,將辛夷藥鋪門口的轟哄和張盧的公然搶劫看了個一清二楚。

  帝王微服出宮,自古有之,但趙禎原本是出來放松心情的,哪料傅九衢竟讓他看了這樣一出仗勢欺人的戲碼?

  他負著手,深吸氣,再重重哼出一聲。

  “這就是你想讓我來看的大戲吧。”

  傅九衢神色不變,拱手低頭。

  “巧合罷了。”

  說罷,他輕描淡寫地道:“官家不想看,咱們繼續往前走,不用管他們。”

  趙禎狠狠瞪他一眼:“哼!”

  在天子的眼前,欺行霸市的事情怎么能視若無睹?

  他明知道這是外甥給自己設的套,但鉆都鉆進來了,不做點什么,哪里下得了臺?

  左右宦官侍從好多人呢,他們可都看著。

  他要就這么走了,事情傳出去,會不會青史遺臭?

  趙禎沉下臉,眼神冷了冷,負手在后。

  “去,把人給朕拿了。”

  “是。”傅九衢面不改色,連語調都沒有變化。

  “程蒼,沒聽到我舅舅的吩咐嗎?”

  趙禎又瞪了他一眼。

  明明是他想抓人,偏偏要借自己的嘴。

  可惡!

  ~~

  辛夷不是天生的演員,但她覺得自己今天的戲演得不錯,這一群混混當街搶走了她奇貨可居價值百萬的“篤耨香”,“懷璧其罪”的矛盾便轉嫁了。

  從此,篤耨香的名氣也打響了。

  再往后,她想法子找商人去真臘販來原料,都不用廣告,就可以美美地賺一個好價錢。

  當然,辛夷覺得拍賣的價格實在太高,做長久生意,還得良心價。

  “站住!”

  聽到那一聲怒斥的時候,她正埋著頭認認真真地裝哭賣傻,然后在心里計劃善后的事宜。

  “把東西放下。”

  辛夷聽到動靜抬頭,只見幾個禁軍已然攔在了那一群人。

  看到禁軍,她原以為是曹翊的人,可一轉眼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傅九衢,以及他身邊那個一身便服的趙官家。

  這……

  該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辛夷心里麻酥酥的。

  她沒想搞這么大的動靜啊!

  驚動了皇帝,要命!

  辛夷心里飛快地運轉,那一群混子卻愣住了。

  幾個人對視一眼,冷笑聲聲,看到禁軍似乎也不怕。

  “哪里來的小邏卒?閃開,知道我們主子是誰嗎?”

  趙禎的臉色,沉了下來。

  傅九衢卻是悠閑得很,一臉微笑,好像真的在看戲。

  “不知道。”

  一個禁軍扶刀上前,“我只知道我的主子是誰……”

  “嘿,小兔崽子!”

  那家伙正要仗勢欺人,只聽得啪的一聲。

  巴掌就落到了他的臉上。

  一群人都驚住了。

  辛夷扒開人群上前一看,打人的是程蒼。

  “天子腳下,公然搶劫,你們真是無法無天了。”

  “好哇。”那綢衣男子用白玉笛拔開隨從,瞇起眼站到程蒼的面前,“你們頭兒是誰?哪個軍哪個伍的?”

  程蒼面無表情:“皇城司的。”

  那人臉色變了變,氣焰稍稍收斂。

  “想干什么?黑吃黑呀?”

  哼!程蒼冰冷的臉,不見半分表情。

  “把東西交出來,還給人家。不然,皇城司獄有你的苦頭吃。”

  那人對皇城司有些忌憚,看著程蒼和眼前的幾個禁軍,暗自咬了咬牙,側目對隨從擺頭。

  “給他。”

  一只瑪瑙盒放到程蒼的掌心。

  程蒼啟開一看,盒子里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

  他登時變了臉色,拔出腰刀冷厲一喝。

  “交出來!”

  幾個隨從你看我,我看你。

  “東西呢?!”

  “我又沒拿。”

  “誰拿的,快拿出來。”

  幾個人你推我,我推你,誰也交不出來。

  是個人都看得出來,他們幾個氣勢洶洶從張小娘子手上搶走的香料,如今香料不翼而飛,不是他們拿的,是誰拿的?

  “狗東西!”那綢衣男子率先怒了。

  “是誰?是誰拿了。”

  “給我搜!”

  “……”

  一陣搜索,一無所獲。

  他們面面相覷,找不到由頭。

  “香料明明在瑪瑙盒子里的呀,怎么拿過來就沒有了?”

  程蒼冷笑,“當面抵賴。兄弟們,將人帶回皇城司,讓他們慢慢地找。”

  ~~

  辛夷眼睜睜看著那一伙人被皇城司帶走,實在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其實,她只是乘著混亂,使了一個障眼法。

  就像魔術似的,用一個空的瑪瑙盒,換掉了有香料的瑪瑙盒。

  真正的篤耨香如今仍藏在拍賣的桌子下面。

  別人或許看不出來她使詐……

  但傅九衢……

  壞人總是容易看出別人干的壞事,恐怕瞞不過他的眼睛。

  辛夷心虛,總覺得傅九衢的眼神有點陰風慘慘的感覺。

  她不敢抬頭看他,強自鎮定地走上前去,朝傅九衢和趙官家深深一拜。

  “小婦人惶恐。今日真是祖宗顯靈,竟有貴人前來相助,不知……”

  她抿了抿唇,沒想過遇到“皇帝駕到”的戲碼,也不知道這樣稱呼趙官家對是不對,斟酌一下,笑問:

  “不知貴人可否到店里喝一盞果茶,讓小婦人聊表謝意?”

  趙禎瞇起眼看她,沒有作聲。

  傅九衢卻面不表情地點了點頭。

  “小嫂放心,有貴人做主,被搶走的篤耨香,一定能尋回來。”

  辛夷訝異地看他一眼。

  他面色平靜,就像不知道她沒有遺失香藥似的。

  “多謝郡王,多謝貴人。”

  辛夷欣喜地笑開,朝趙禎深深一拜。

  因此,她沒有看到趙禎瞪了傅九衢一眼,只聽到傅九衢漫不經心的語調。

  “舅舅,恰好周老先生和張小娘子都在,讓他們來問個平安脈可好?”

  ------題外話------

  傅九衢:收拾賤人,我有的是辦法,是看我愛不愛用。

  曹翊:是啊,賤人總是有賤辦法。

  傅九衢:祠堂的地板硬嗎?跪著膝蓋痛嗎?

  曹翊:……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