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123章 炮制與走狗
  辛夷有些吃驚。

  初識時,她只是被安娘子不顧性命保護女兒的母愛所感動,出手相救也是因為她的性情,卻沒有想到安娘子竟懂得一些醫術。

  辛夷喜出望外。

  “若當真如此,那敢情好。”

  頓了頓,她看一眼安娘子牽著的小女兒衣裳單薄,小臉凍得烏青烏青的,瞧著可憐,趕緊讓良人先牽她去后堂烤火,這才將剩余的試卷抽出一張,遞給安娘子。

  “你也來試做一下吧。我一視同仁。”

  安娘子面帶澀意,“我不會寫字。”

  辛夷微怔,“不會?”

  安娘子點點頭,眸子低垂下來,“我只是從小在藥堂里幫工,懂得一些藥理罷了,卻是個睜眼瞎,識不得幾個字,更不會寫。”

  辛夷:……

  安娘子面露懇求,“我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才經人指點前來投靠……娘子若是不信,不如你考考我?”

  辛夷請她坐下來,想了想,“你在舅舅家里,主要做什么的?”

  安娘子:“炮制藥材。”

  辛夷笑了一下,打量她片刻,“那我便考考你。如果要將石榴根皮做藥,當如何做?”

  安娘子想了想,輕聲道:“秋季挖采,用漿水浸一宿,便可使用,以皮塊完整,色黃者為佳。但石榴根極為忌鐵,不可使用鐵器去挖。”

  辛夷:“白前炮制又當如何?”

  安娘子道:“將白前洗凈、切段、陰干,便可使用,亦可用生甘草水潤浸一個晝夜,再濾出使用,去掉須根,焙干入藥。但是,生白前味辛,易引胃腹的不適。最適宜用蜜來煉制。”

  辛夷見她對答如流,不由大喜。

  這個不識字不會寫的安娘子,居然是個炮制高手呀?

  尤其像白前以蜜煉,這種是時人不常用的辦法,但在現代研究里卻受人推崇。

  雖然這有可能是策劃原本就有的設定,但辛夷仍是很喜歡。

  她起身朝安娘子招手,示意她跟著自己走向藥材柜,隨機地打開一個抽屜。

  “這是什么藥材?”

  “桔梗。”

  “這個呢?”

  “大黃。”

  “這……”

  “石斛。”

  “……”

  “紫草。”

  “……”

  “附子。”

  一個拉抽屜一個報藥名,全部都對。

  辛夷臉上笑容更甚,又問她一些相關的藥理,皆對答如流。

  只是在問診開方,把脈看病這一個方面,安娘子就較為生疏了。

  雖說她不識得一個字,對藥材本身的理解,卻優于常人,果然是從小在藥堂里長大的。

  興許是同樣的人生經歷,讓辛夷對安娘子更添了幾分好感,合上抽屜,便朝她一笑。

  “往后你便在辛夷坊里當藥材總管吧?”

  “藥材總管?”

  安娘子大為震驚,似乎根本就沒有想到會受到辛夷的重用,當即便結巴起來。

  “不不不,我,我怎么行?”

  “你當然行。”

  辛夷見她緊張又慌亂,抿了抿唇。

  “往后你和小貞兒便跟我們住在坊里,只是地方不大,眼下恐怕還得勞煩你們娘倆在雜物房里擠一擠,不知使不使得?”

  安娘子喜出望外,“使得,使得的。我們娘倆打個地鋪就能睡下。”

  “那就這么定下了。月俸嘛,眼下我只能給出五百文,管你們娘倆吃住,等往后營生好起來,再看情況加薪,你看如何?”

  五百文的購買力,辛夷已經計算過了,在汴京城的藥房里總管級別來說,當然不算高,但也不會不厚道。

  “太多了,小娘子,這已經太多了。”安娘子眼里泛起淚水,實話實說,“原本來的時候,我只是想有一個容身之處……”

  辛夷聽到這里,眉頭突地一擰。

  “對了。方才你說受人指點來投靠我的?”

  安娘子點頭。

  辛夷問:“何人?”

  安娘子道:“皇城司的孫公公。我那日與小娘子在船上分別,便被廣陵郡王帶回皇城司,做證供時,我交代了出身,孫公公得知我娘家路遠,已經沒有什么人了,帶著一個丫頭無處可去,但初通藥理,便指點我來了……”

  辛夷噢一聲,點點頭。

  “孫公公倒是個心善的人。”

  安娘子張了張嘴,“廣陵郡王也……”

  她說到這里,話頭突然停下。

  辛夷狐疑地問:“廣陵郡王也怎么了?”

  安娘子似有顧慮,面帶憂色地搖了搖頭,又苦笑,“沒有什么。廣陵郡王也沒有為難我。在皇城司這幾日,是我們娘倆這幾年最舒心的日子,算得是過了一個好年。”

  辛夷笑著點點頭,沒有多說什么,便讓良人過來,帶她們娘倆下去安置。

  這時她才得知安娘子,閨名只得一個瑾字,女兒也隨了她的姓,叫安貞兒。

  瑾,美玉也。辛夷覺得安瑾這個名字一看便不是隨便取的,貞兒倒顯得隨意。

  她不知這安娘子到底經歷了些什么,但她既然不說,辛夷便不問。

  原來孫家藥鋪里的幾個伙計,大多都是董大海招進來的人,辛夷心里犯別扭,等考試一過,留了兩個模樣本分,答卷得分也高的,其余便使了點錢打發了。

  她并不打算一步到位,就如今的規模,這些人夠用了,不能再攤高人工成本。

  “姐姐。”湘靈進來的時候,辛夷正在彎著腰將柜子里受潮的木香取出來。

  聞言,她道:“什么事?”

  湘靈絞著手帕,沒有出聲。

  辛夷察覺到她的情緒,這才回頭:“怎么了?遇到難處了?”

  湘靈咬了咬下唇,“不是我遇到難處了,是,是溫姿。”

  辛夷哦一聲,慢慢站起身子,將木香放在柜臺上,“溫姿怎么了?”

  湘靈似乎有些難以啟齒,“她問我們店里還要不要人……”

  說到這里,不待辛夷回答,她便垂下了頭。

  “我和良人都不通藥理,本就是吃閑飯的人,溫姿更是不會……我知道姐姐為難,不答應我,也沒事的……”

  辛夷笑了起來。

  “我都沒說話,你就替我說完了。說吧,溫姿怎么回事?不是在香藥鋪里好好的幫工嗎?怎么突然想跳槽了?”

  他們搬家那日,溫姿還來幫過忙。

  不過,香藥鋪里好像事情很多,雖住得很近,溫姿卻很少過來找湘靈。新筆趣閣

  辛夷以為溫姿是嫌錢少事多,沒有想到,答案竟是為了少女情分。

  溫姿喜歡上了香藥鋪的掌柜杜仲卿,天天朝夕相處,心如小鹿亂撞,可她是許了人家的,彩禮都收了,只等到了日子出嫁,哪里能再由著一顆心亂跳?

  但她又不能直接辭工離開,怕繼父揍她,便想找個藥鋪的活計來替代,賺點工錢,不和杜仲卿見面,也不會被家人嫌棄。

  辛夷想了片刻,“我們店里人手還是缺的,但我們和杜氏香藥鋪挨得這么近,又有何意義呢?你把她問清楚再說。”

  湘靈頻頻點頭,徑直去找溫姿說了。

  晌午,曹翊身邊的侍衛鄭六來了,捎來了曹翊的話,說傍晚的時候派人來接她去府上,給家人號個平安脈。

  辛夷知道是曹皇后準備出宮來了,滿口答應著,打發了鄭六,下午便和伙計們一起將藥材翻出來,晾曬處理。

  忙活到傍晚,她回屋沐浴更衣,換了身衣服,坐在門口吃著茶點等著曹府的人來接她。

  不料,比曹府先來的,是宮里的人。

  一頂青帷小轎停在辛夷坊的門外,那個內侍嗓子細聲細氣的,語氣帶著濃濃的不滿,“張娘子如今可得空了?”

  辛夷一看這人,頓時覺得手上的桔紅糕不香了。

  “不知公公找我有什么事?”

  那內侍見她明知故問,輕輕哼了一聲。

  “我們娘子病了許久,想請張娘子去問診。可張娘子當真比太醫還要難請,一會兒家里死人一會兒又要搬家開藥坊,比貴人們還忙……也不知今日請不請得動你呀?”

  這種酸話,辛夷半句都不愛聽。

  可對方即使是條仗勢欺人的狗,那也是張貴妃的狗。

  打狗還得看主人。因此,辛夷回答時滿臉微笑。

  “不敢相瞞公公,我今日早有人約診,還當真是不得空去見貴人呢……”

  “什么?”不待辛夷說完,那內侍便氣得差點跳腳,指著她的臉問:“你這小娘皮,如此怠慢我們家娘子,找死是不是?”

  ------題外話------

  這兩日忙著孩子學校的事情,更新不及時,請寶子們諒解~~

  擁抱!么么噠……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