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34章 品貌俱佳曹大人
  曹漪蘭嬌嗲的聲音像黏在牙齒上的飴糖,軟綿綿的。

  “那時,我正和佩兒在金泰樓對面的胭脂鋪里挑口脂呢,親眼看到兇犯將驢車停在路邊,同挑夫搭訕說笑,你拉我扯,好不親熱……”

  將挑夫的調戲說成親熱,曹漪蘭面不改色,也不見違心,嗓門高亮,惹得整個云騎橋都嘈雜起來。

  自古香艷得人心。人們生怕錯過了好戲,近的還想再近,遠的往近了擠,一時間推推搡搡,混亂一團。

  曹漪蘭環視眾人,翹起唇角略帶幾分得意,“過了片刻,她便瘋瘋癲癲去追我七叔了,滿大街的人都有瞧見……”

  在曹漪蘭來前,開封府衙役已經走訪了周遭的商鋪和知情人,得知了辛夷追逐曹翊的事情,因此并不意外。

  “那曹大姑娘可有瞧見,她離開后,挑夫往哪里去的?”

  曹漪蘭眼皮一翻,不悅地攏了攏氅子,哼聲道:“我哪里會注意挑夫去向?我只是恰好認得那個兇犯罷了。”

  曾欽達明知故問:“是誰?”

  曹漪蘭嘴角上提露出一個刻薄的笑,嬌嗲嗲地道:“還能有誰?張都虞候家那個丑死丈夫死而復生的小寡婦唄。”

  曾欽達笑道:“這……曹大姑娘所言,也不足以證明張小娘子有殺人嫌疑呀……”

  曹漪蘭不高興了,嘴巴撅起,“世上哪有那等巧事呀,但凡沾上她的人,死的死,倒霉的倒霉,不死的也要脫層皮,說與她不相干,誰人會信?”

  四周人群頻頻點頭。

  起哄的也更起勁了。

  一次是巧合,次次都是巧合么?

  曾欽達只是賠著笑,并不表達,顯然沒把這曹大姑娘的話當回事,曹漪蘭不滿之極。

  “我說得對是不對,曾大人一查不就明白了?挑夫死前好端端在接活,與她拉扯后就去投河,不查她,查誰?”

  ……

  辛夷瞧得牙根癢癢。

  這曹大姑娘當真又蠢又壞。

  不管不顧地跑到大街上誣蔑她,也不怕丟了大曹府的臉?

  她將牽驢的繩子遞給一念。

  “拿著,我去會會她……”

  一只修長的大手接過繩子,平靜而低沉的告訴她。

  “別過去。”

  辛夷嚇一跳,扭頭看去。

  云騎橋邊的風很大,吹得曹翊衣角翻飛,他已換了便服,一張臉溫雅清俊,眉頭淺皺著,不動聲色。

  辛夷放松下來。

  “曹都指,你走路都沒有聲音的嗎?”

  曹翊微微一笑,“曹某冒失了。”

  說罷他的視線落在嘈雜的人群和被人圍在中間的曹漪蘭身上,“這里太吵,你又十分專注,我便沒有叫你。”

  辛夷報以一笑,“曹都指都聽到了吧?你家侄女兒這么誣蔑我,我再不出頭,就該去蹲大獄了……”

  曹翊目光深深,“蘭兒是有些胡鬧……”

  辛夷:“所以曹都指阻止我,是為了幫你的侄女?”

  曹翊思忖一下,突然轉頭盯住她,“我說來幫你,小娘子可信?”

  當然不信。

  曹翊是個品貌俱佳的溫潤男子,有著將門世家刻在骨子里的教養,這是他的人設,可辛夷來這個世道短短數日,已經看見了無數崩人設的事情。

  像曹翊這樣的世家子弟,家族名聲看得比命都重要,怎會為了一個外人對付自己的侄女?

  “曹大人袖手旁觀,便是幫我大忙了。”

  辛夷不以為然地朝他一笑,將快要滑下車轅的三念往上抱了抱,示意他們三個乖乖坐好,便要過去找曹漪蘭理論。

  卻聽曹翊突然道:“你今日在大街上追我,不就是想讓我幫你?為何我來了,你卻拒絕?”

  辛夷一怔。

  臉色以看得見的速度泛紅。

  怎么把這岔事忘了?

  咳!辛夷低眉,扶一下頭,不好意思地道:“其實我當時并不是要追曹大人,只是為了躲避禍事,不得不出此下策……”

  曹翊微笑看她,

  辛夷:“是不是有什么閑言碎語,給曹大人添麻煩了?”

  曹翊面目溫和,目光如水般注視著她。

  “我不是張都虞候,不在意那些閑言碎語……”說到此處,他似乎意識到這句話不妥,尤其在張巡的遺孀面前。

  他面露一絲尬色,朝辛夷拱了拱手,抿唇一笑。

  “誰都有艱難的時候,若不是出于無奈,誰會如此不顧體面?小娘子不必介懷。”

  辛夷啞口無言。

  曹翊做為張巡的頂頭上司,對張小娘子和張巡間的事情,自是比旁人了解的多。

  辛夷一笑,杏眼輕眨,“曹大人同情我么?曾經那般不顧體面地癡纏三郎,卻遭他厭棄,甚至為了避我而去昆侖關……想必曹大人也看不起我這樣的人吧?”

  她似笑非笑,把曾經的糗事輕飄飄揭過,就像在說別人的故事,這讓曹翊有些意外。

  隨即,跟著笑起來。

  “原來小娘子是個豁達的人,倒是我無趣了,出言不遜,還望小娘子不要計較……斯人已去,你能放下是幸事。”

  “多謝。”辛夷瞥一眼越來越熱鬧的云騎橋,勾起唇角,“曹大人為何不讓我過去?”

  曹翊沉下眼,“你過去了,我便不好出手助你。”

  眾目睽睽,以他的身份確實不方便……

  曹翊能如此坦然,辛夷也不愿隱瞞。

  有一種人,哪怕第一次相見,也如多年老友,舒服自在。

  曹翊便是。

  “他們是來殺我的。”

  辛夷將遇上三個挑夫時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曹翊,“從投河至今,我背后就像有一雙看不見的黑手,隨時隨地想要我的命……”

  曹翊若有所思地皺起眉頭。

  “你寡居在張家村,與人無仇,會有何人害你?莫非,與三郎有關?”

  辛夷搖了搖頭。

  這也是她想不通的地方。

  張小娘子雖嫁了張巡,可張巡從不與她交心,少有互動,即便有什么機密要事,也不是她能接觸到的,又不曾觸及誰的利益,何須處心積慮要她的命?

  “不要怕。”

  曹翊用一種沉穩而低淺的聲音緩緩安慰。

  “三郎是殿前司的人,此事我會派人去查,至于開封府這邊……”

  辛夷側眼看著他,正想聽聽他的看法,一聲唱喝傳來。

  “廣陵郡王到!”

  云騎橋上,一輛二馬并馳的車輅徐徐而來,紅羅繡云,四柱刻鏤,奢華炫麗到極致。車上,廣陵郡王錦袍大氅,斜倚背墊,手扶曲幾,修長俊美的儀態和盛世容顏,盡展于汴京百姓的目光里,惹來一陣陣抽氣。

  汴京豪奢之風漸彌,廣陵郡王當數其一。

  喧鬧的街面上,驀地安靜下來。

  車轱轆壓過青磚石的路面,每一次轉動,好似都敲在人的心里。

  真是一種奇特的氣質。

  眼前的廣陵郡王明明俊美無雙,含笑淺淺,也不是黑化后的傅九衢那般殘暴嗜殺,可人們就是下意識地怕他。

  辛夷想,大概這就是反派人設的天然張力吧。

  “退后,退后點……”

  “小心些,萬萬不可惹到了這位祖宗。”

  “噓,別出聲。”

  辛夷看著人群小聲私語著紛紛讓開道路,正琢磨傅九衢不在府里逗弄美貌丫頭,跑到大街上來嚇人是為哪般,便聽到傅九衢不冷不熱的聲音。

  “小張氏。”

  車輅停下。

  就在辛夷前方不遠。

  傅九衢明眸如睞,俊美的臉在天光下笑得如同妖邪。

  “你過來!”

  ……

  ……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