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25章 菩薩心腸
  辛夷一怔,“我……”

  傅九衢微微沉了聲,“閉嘴。”

  外面傳來寒暄的笑聲,傅九衢嗤了聲,沒再給辛夷說話的機會,抓住她張在半空的手,往外一甩。這動作在辛夷腦子里自動播放成了慢鏡頭……

  養尊處優的廣陵郡王,手心竟有一層薄薄的繭,看來他從不曾疏于練武,在這個重文輕武的時代,當真是異類了。

  “重樓,你也在。”

  曹翊被張正祥迎入靈堂,將一襲柔藍披風摘下來遞給侍衛,望著傅九衢展顏一笑,一張臉如清風明月,朗目疏眉,溫和帶笑。

  “好久不見。”

  辛夷腦子里下意識跳出一句詩。

  “平岸小橋千嶂抱,柔藍一水縈花草。”

  古代謙謙君子躍然眼前。辛夷情不自禁地瞄一眼傅九衢,在心里將二人做了個對比。

  傅九衢太邪了,怎么笑骨子里都裝著壞水。

  曹翊不同,這面相就是招人喜歡的。謙和、溫柔,眉目如畫,誰看了都不說一聲我想要?

  辛夷想到在策劃組看人物圖譜時,和同事的爭論。

  “單看顏值,你要傅九衢,還是要曹翊?”

  “小孩子才做選擇,大人當然是全部都要……”

  辛夷想想都臉紅。

  當初對著紙片人那么貪心,

  現在真人在前,她一個都要不起。

  曹翊不僅是殿前司副都指揮使,還是當朝國舅,曹皇后的親弟弟。曹家世代簪纓、頂級門閥,又是開國勛貴,曹翊將門虎子,更是族中翹楚。音律、騎射,琴棋書畫無一不通,儀表堂堂,美名滿京,是下任家主的不二人選。

  “張公。”傅九衢沒有回答曹翊的話,而是似笑非笑地對張正祥道:“我和國舅爺說說話。”

  曹翊請來吊唁,張正祥戰戰兢兢地候著,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現在傅九衢要他退下去,即使這是他兒子的靈堂,他仍是大氣不敢出,唯唯諾諾地下去了。

  辛夷跟著張正祥和劉氏出得靈堂。

  在離開的瞬間回頭,透過白綾,看到的是傅九衢幽深冷冽的眼,還有半點不留情面的話。

  “國舅爺請回吧。這里,不歡迎你。”

  曹翊安靜地看著他。

  直到靈堂上再無旁人,他才幽幽一嘆。

  “三郎罹難,我本該早些前來,奈何前些日子被官家派了外差,昨日才得以返京……唉,來得這樣遲,是我的不是。”

  說來曹翊比傅九衢年長不了幾歲,卻是傅九衢貨真價實的長輩——按親屬關系和輩分,傅九衢得喚曹翊一聲小舅舅。

  實際上,二人打小就認識,同拜一個師父學武,關系比尋常人要親厚很多。傅九衢不叫他師兄,偶爾叫“小舅”,最親厚的稱呼是他給曹翊取的綽號——“曹梆子”。

  二人相對而視。

  曹翊率先打破沉默。

  “重樓可是怪罪我,不該派三郎前去昆侖關?”

  傅九衢一言不發地看他片刻,點燃三根線香遞給曹翊,就像方才對辛夷一樣。

  “上了香,就走吧。”

  曹翊優雅地站直身軀,接過線香拜過靈牌,抿唇望向傅九衢。

  “你我身為朝廷命官,為國盡忠,豈能趨利避害?”

  傅九衢但笑不語。

  曹翊皺眉看他片刻,再一次望向張巡的靈牌,淺淺地嘆道:“今日是三郎,或許明日,就換你我。若大宋有難,你我敢不赴死?”

  傅九衢漫不經心地撫弄著那玉扳指,眸光淡淡掃向曹翊,“征戰沙場,馬革裹尸,是我輩本分。但是若有人勾結外敵,陷害忠良呢?小舅還覺得行遠死得其所嗎?”

  曹翊一怔,“你是指有人……”

  “我什么都沒說。”傅九衢打斷曹翊的話,眸底沉郁深幽,長長的羽睫輕輕顫動,唇角掛著冷凝的笑容。

  “小舅剛剛回京,諸事繁忙,祭拜完趕緊進宮見駕吧。”

  顯然,他不想深說。

  曹翊沉吟片刻,點點頭。

  “世事無常,三郎英年早逝令人痛心。重樓,節哀。”

  傅九衢和張巡的兄弟情分,知道的人不多,曹翊恰好是其中一個。說罷,他拍拍傅九衢的肩膀。

  “那我先走了。改日,小舅請你喝酒。這次我從鄆城帶了不少好酒回來,都儲在錦莊了……”

  傅九衢側開身掃他一眼,眉目深深。

  ·

  辛夷在靈堂外面候了一會,站得腿麻,瞥一眼張家人,不見有人注意自己,就想悄悄溜回后院——

  不料,剛走幾步,曹翊就出來了。

  “小娘子可否借一步說話?”

  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以辛夷眼下的身份,是不好和外男單獨相處的。

  但辛夷沒有拒絕這位國舅爺的理由。

  尤其在她屢造暗算,敵我不明的情況下,她太需要掌握更多來自不同渠道的信息,去聽聽曹翊要說什么也好……

  “是。”辛夷微垂眼眸,跟上去。

  在她背后,傅九衢緩慢地走同了步出來,冷眼微撩,哼笑。

  曹翊站在院中,長身而立。他是一個細致體貼的人,在這個位置說話,不會讓旁人聽到,又能恰到好處落在張家人的視野,不會生出閑話和遐想……

  辛夷在他二尺外站定。

  “大人有什么吩咐?”

  曹翊淡淡一笑,雙眼柔柔的光,如春風拂過,語氣也客氣而溫和,“此事實在難以啟齒,這才不得不邀小娘子出來相商。”

  辛夷微笑,“大人但說無妨。”

  曹翊看著這個直視他說話的女子,有片刻的猶豫。

  瘦而小,蒼白羸弱,這樣的年齡,這樣的一個女子,何處學來的絕妙醫術?

  “想必小娘子已然看到了呂家那孩子……”

  辛夷以為他說的是鐵蛋,淡淡一笑,“大人放心,呂小郎并無性命之憂,只是還需在床上躺上數日。我已經叮囑小曹娘子,只要按我開的方子煎服內服,不出半月便能痊愈……”

  “我不是說鐵蛋。”曹翊略略停頓,溫和的聲音低沉了些許,“我是說,鐵蛋的弟弟……石頭。”

  弟弟?石頭?

  辛夷:“小曹娘子不是只有鐵蛋一個兒子嗎?”

  曹翊沉默不語。

  辛夷冷不丁想到張家村那個恐怖的傳聞。

  “從此,張家村怪事不斷。村子里再沒有正常的嬰孩出生……”

  辛夷脊背微微一僵,看著曹翊的眼睛。

  曹翊也看著她,眸色晦暗。

  好片刻,兩人沒有說話。

  一陣涼風吹來,辛夷后頸泛寒,好像被什么東西盯住了似的。

  她條件反射地轉頭。

  但見傅九衢領著孫懷和幾個侍衛,大步走出靈堂,從他們身邊經過,沒有半眼側目,卻帶來一種說不出的寒意。

  “小娘子不必怕他。”曹翊順著她的視線看一眼傅九衢的背影,柔和地安慰:“他與三郎感情深厚,有些情緒也是應當的。”

  “我明白。”辛夷收回視線,對曹翊莞爾一笑,“只是大人方才的話,我不是很明白……”

  曹翊沉眉,“石頭先天不足,出生便有缺陷,很是可憐。小娘子若有妙方,能治得石頭的怪癥,破除張家村生子的魔咒,也是功德一件。”

  辛夷蹙眉看他。

  曹翊又拱手,“小娘子不要擔心,診金一應由我承擔,需用什么藥材,我也會找藥局襄助。”

  辛夷笑道:“大人當真是菩薩心腸。”

  曹翊:“略盡幾分綿力罷了。”

  辛夷端詳他片刻,搖了搖頭。

  “不瞞大人,天生的缺陷和不足,后天實在難有作為……小女子雖然有點小本事,但這種先天疾病確實治不了。不過,只要小曹娘子愿意,我可以先去呂家瞧瞧那孩子的情況,再作計較。”

  曹翊點頭,“那就有勞了。”

  “大人不必客氣,應該的……”

  辛夷抬眼,冷不丁撞上曹翊專注和探究的眼神,愣了愣,也跟著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友好的笑。

  輕風微拂,寂靜無聲。

  二人沒再說話,辛夷將曹翊送到宅門。

  大曹府的馬車已在等候,卻不見傅九衢等人的蹤跡。

  這個家伙,倒是走得挺快?

  京兆郡君高淼騎馬在旁,正在和曹翊的侍衛官說著什么,聞聲轉頭,看到辛夷便沉下了臉,冷聲叫曹翊。

  “小舅舅,還不回京嗎?”

  ------題外話------

  之前看到有書友問,為什么這些達官貴人都住在村里?(大概這個意思),我解釋一下。

  張巡的出生我前面說過,他本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武舉出仕的大男主人設,張家村是他的祖宅……小曹娘子出生小曹府,和大曹府雖然同姓曹,早已出了五服,何況她還是小曹府的庶女,呂家也算是張家村的大戶,不算辱沒的……

  從地理位置上來說,張家村離汴京城(國都)很近很近,十里地而已,古代姻親不會像現在這樣,動不動跨省跨國,大部分還是在一個相對狹小的圈子里聯姻,十里八鄉都有親戚不奇怪。

  除了張巡和小曹娘子,其他人都是住在汴京城里的。只是確實住得太近了,來去都很快而已,哈哈哈,并不是都住在鄉下農村。

  如果還是認為不合理,就當是作者的私設好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