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446章 病入膏肓
  很快京里的人就發現,開國侯府的少夫人和廣陵郡王的小媳婦兒好上了,成日里廝混在一起。

  鑒于曹漪蘭以前的名聲,提到她就有人“嘖嘖”,甚至有小報專門調侃了這件事情。

  趙玉卿原本打定了主意不管兒媳婦的私事,得知此事,還是免不了提點幾句,辛夷皆是含笑應付過去。

  以前她不知道,和曹漪蘭廝混這么愉快。

  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自打接管了府里的事情,辛夷才發現家務事不簡單。

  以前在辛夷藥坊里,人雖然也不少,但比起長公主府還是小巫見大巫,而且藥坊里對伙計的管束沒有那么多,除了治療煎藥的流程較為嚴格,在生活上,辛夷不愛給人立規矩,大家都很自在。

  長公主府有一個惹不起的長公主婆婆,還有那么多的下人、有那么多的財產,人一多,錢一多,事情就容易亂套,以前的管家又是長公主的人,資格越老,越難管束。

  曹漪蘭一來,簡直幫了她的大忙。

  世家勛貴的千金,從小受管家主母的教育,樣樣事情都有手段。幾日下來,辛夷便學到點門道,慢慢將事情理順了。

  當然,曹漪蘭的妙處不止如此。

  這位從小招貓逗狗的少夫人,開封府土生土長,哪里有好吃的,哪里有好耍的,她門兒精。

  也不知是誰需要散心,一得了空,兩個人便相約出行,郊外踏青、節令宴會、樓臺戲曲、奏樂賞舞、即興詩詞,曲水流觴,樣樣玩上一遍……

  曹漪蘭甚至帶她去看過一場“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的小倌……

  以前傅九衢是不會對她說這些事情的,她接觸的人群大多也不懂達官貴人們的耍子,而《汴京賦》就更不用提了,不可描述的事情自然不會出現在策劃的案頭……

  這一次,辛夷才真正的大開眼界,發現北宋的娛樂文化豐富得令人咂舌,士大夫群體的享樂主義和沉迷酒色儼然已是病入膏肓。

  怪不得北宋會亡。

  辛夷面前擺放著精致的果點,正在看曹漪蘭點茶。

  以前她喝茶一般燒水泡開,雖也見過別人點茶,卻覺得麻煩,不愿去學,沒有想到曹大姑娘點茶的模樣,如此賞心悅目。

  “我要是男子就好了。”

  聽她突生感慨,曹漪蘭抬眉。

  “做男子有什么好?”

  辛夷調侃,“可以娶你為妻。”

  曹漪蘭怔了怔,瞪她一眼。

  “不要拿我玩笑。我不是廣陵郡王,才不吃你這一套。”

  嘴上說不吃這一套,聲音卻是嬌軟不少,分明又是辛夷認識的那個音色嗲嗲的曹漪蘭了。

  辛夷忍不住笑。

  曹漪蘭神色嚴肅,表情卻是自信不少。

  她從小頑劣不愛受管教,從娘家長輩到婆家親眷,無不充斥著對她的不滿意。在這個時代,曹漪蘭無疑是叛逆不羈的女子,但在辛夷看來,她的作派可太舊式封建了。

  辛夷的贊嘆是真心的,對曹漪蘭來說,卻很少得到。

  兩個人一拍即合。

  辛夷吃茶,曹漪蘭點茶,干果糕點瓜子擺在桌上,很是愜意。

  “如此端莊賢惠的小媳婦兒,真是便宜小侯爺了。我要有你一半能干,夫君只怕要樂得開花了。”

  曹漪蘭噗嗤一笑。

  “九哥要的可不是賢妻良母。”

  辛夷笑問:“那他要什么?”

  曹漪蘭道:“他要的是你呀。”

  兩個人互相調侃,辛夷發現在短短兩年的婚姻生活后,曹漪蘭對傅九衢是真的放下了,說起他來偶爾唏噓,那只是對當年少女心事的回味,無關男女情愛。

  笑鬧間,曹漪蘭沉郁的心情好了許多,比那日在辛夷藥坊,更是開朗。

  她瞥一眼辛夷,神神秘笥地坐到她的身邊。

  “沉玉瓦子最近出了個新的諸宮調,說唱的小生很是俊俏,你可要去看?”

  諸宮調是一種說唱伎藝,由多種宮調、多曲聯成一套宏大的套曲,表演時講唱結合,情節復雜,篇幅較長,像是一個長篇故事。

  前陣子辛夷去聽過一個志怪諸宮調,覺得很有意思。就像看電影一樣,戲里的演員要是俊俏好看,就會受到無數人追棒,有如后世的明星藝人。

  辛夷想了想:“去。”

  曹漪蘭道:“那等下我們同去。”

  二人在藥坊里用了些點心,辛夷和安娘子交代一番,便和曹漪蘭同乘一輛馬車,朝沉玉瓦子而去。

  良玉瓦子沒有錦莊瓦子那么大,那么華麗,位置也稍為偏僻,但里面也有十幾個勾欄之多,生意也毫不遜色,而且,錦莊瓦子以姑娘好看、伎藝精湛見長,良玉瓦舍卻因清秀俊俏的小倌在士大夫中間廣為流傳。

  車夫在街外停下。

  曹漪蘭和辛夷說笑著進去。

  這個時代的人去勾欄瓦舍看戲聽曲賞雜技,就像后世的人吃飯唱歌看電影一樣常見,雖然少有女客,卻不是沒有,因此,她們帶著侍衛和丫頭進去,頭戴帷帽,一看便知是大戶人家的夫人,并沒有引來注意。

  曹漪蘭讓丫頭佩兒去打聽一下,就找到了表演諸宮調的那個勾欄。

  勾欄門口掛著招子,寫著當日的諸宮調和說唱藝人的名字。

  “青玉公子的《洞仙歌》真是一絕,聞者傷感,聽者落淚……”

  “難不成你是聽唱來的?不是因為青玉公子長得俊俏?頗有幾分廣陵郡王的風采?”

  “青玉公子那種教坊司的藝人,怎可和廣陵郡王相比?快莫說這些話了,皇城司的察子不知在哪個犄角旮旯里躲著要你的命呢?”

  那人抹了抹脖子。

  另一人當即抿住嘴巴,緊張地四下打望。

  曹漪蘭朝辛夷看了一下,低低地笑:“你可聽見了?任是再俊的男子,也越不過九哥那道坎去?”

  辛夷笑了笑,沒有搭話。

  勾欄的腰棚里早已坐滿了人,竊竊私語著,看那模樣都是沖著青玉公子而來,其中不乏女眷。

  果然是當紅名角。

  “走吧,我們上神樓。”

  曹漪蘭挽住辛夷的胳膊,慢步輕搖往里走。

  神樓便是包間,和腰棚相比,相當于VIP和普通觀眾席的區別。

  踩著木梯往上走,辛夷一直留意著腰棚里的動靜。

  冷不丁聽到曹漪蘭呀了一聲。

  “小叔,你也來了……”

  辛夷略微一怔,回頭便看到曹翊。

  一襲柔藍對襟袍衫,大袖輕盈,長發束皓白玉冠,襯得男子眉目柔和,溫潤得像一塊碧玉。

  曹翊不滿地掃一眼曹漪蘭,朝辛夷行禮,“郡王妃。”

  辛夷頷首還禮,“曹大人。”

  曹翊讓到一側,做了個“請”的手勢,曹漪蘭拉著辛夷便要過去,曹翊卻突地朝她們開口。

  “去朱雀席吧,那頭坐滿了。”

  神樓上的青龍、白虎、朱雀、神武分屬不同的四個方位,尤以青龍為尊,正對戲臺的方向,方便觀賞。

  曹翊讓他們不要去那邊的原因,簡單來說,就是有更尊貴的人包了場子。

  曹漪蘭看向曹翊,嘟起嘴唇,“哦。小叔在這里,都得不到一個好座嗎?”

  這時的曹漪蘭倒是有幾分做姑娘時的嬌縱。

  原因無他,百戲雜技由教坊管理,而教坊又歸屬殿前司,有固定餉糈,吃的是皇糧,對直屬的殿前司上官自然會更為敬重。

  因此,曹漪蘭理所當然覺得小叔可以為她搞到青龍席的位置。

  曹翊沉吟一下,莫名瞄了辛夷一眼。

  “重樓和子晉在那邊。”

  曹漪蘭自己也是來聽戲的,可一聽蔡祁在這里,便條件反射地覺得他是來花天酒地的,當即變了臉色,要不是傅九衢也在一起,她大抵會馬上沖過去,跟他撕打起來。

  辛夷倒是平靜,“那我們去朱雀。”

  曹漪蘭尚有些憤憤,曹翊已然拱起雙手。

  “你們先過去,我讓人端些茶水果點過來。”

  辛夷想拒絕,但曹漪蘭花自己小叔的銀子理所當然,當即應下,還點了沉玉瓦子里最貴的果品,這才滿意地拉著辛夷去朱雀入座。

  曹翊看著辛夷的背影,在樓道上站了許久,默默嘆息一聲,轉身離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