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345章 黑化得深
  堂堂帝王為什么會幸會風塵女周憶棉?這中間原本就有些荒唐。

  說到底,與子嗣有關。

  趙官家這個天底下最尊貴的男子,卻沒有天底下最尊貴的運氣。后宮那么多嬪妃美人,生出來的要么是公主,要么便早夭,一個皇子都不得存活。

  眼看年歲漸長,朝中關于抱養宗嗣子立為皇儲的呼聲不斷。

  有哪一個帝王會甘心將皇位拱手讓人?

  一日,趙官家去仙山問道,得一高人指點,要找一個八字是“從兒格”的女子相配,方能誕下康健的龍種。

  但從兒格乃弱格之一,日干衰弱無力,極怕官煞印綬,而帝王乃天下至陽之體,二者本不相配。

  最后一合計,趙禎便成了西京來的絲綢商人,找來的從兒格女子便是周憶棉。

  她被隱去了風塵女的身份,帶到了帝王帳中……

  春宵幾度,趙官家對周憶棉很是滿意,周憶棉也為官家風度儀容傾心不已。

  換到話本里,這也算是一段佳話。誰知事后不久,那個指點趙官家的“高人”就被人揭發了,這個時候趙官家才知道,高人不僅是個無能庸才,還是個逃犯,他用這個法子騙得不少達官貴人的好處,包生兒子的事,他干過不止一次。

  更生氣的是,他們為趙官家找來的女子,竟然是一個風塵女子,若損了龍根如何得了?

  趙官家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受,可這事又不好聲張,只得啞巴黃連,偷偷將人砍了腦袋,暗自氣恨……

  等戾氣散盡,趙官家偶爾回想那一樁荒唐事,也會回憶起那小娘子不俗的容色和身段,但身為帝王從不缺美人,很快,周憶棉就被他拋之腦后。

  直到再一次見到那個金娃娃,得知那小娘子當真給自己生了一對雙生兒子……

  金娃娃是當年趙官家親手送給周憶棉當做信物的物什,原本也帶著美好的喻意——盼生一個金娃娃的意思。

  中年無子的趙官家,得知兩個寶貝兒子的存在,怎么能不欣喜若狂?

  可喜歸喜,兩個孩子的身份卻無法見光。

  多年過去,他如何能讓那一群非得逼他立宗室子為皇儲的朝臣相信,這是他的親生兒子,而不是他用來混淆趙家血脈的異姓子?

  因此,這個小娘子是周憶棉還是周憶柳,其實在趙官家心里并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們姐妹雙生,都是從兒格……

  從一念和二念康健的模樣來看,從兒格的說法是有些道理的。

  說不準,周娘子還能再給他生出一個大兒子來。

  一個名正言順的皇子,不是像一念和二念一樣,有著令他頭痛的身份。

  傅九衢料準了他的心思。

  上元夜宴那晚,當張雪亦在風雪里哭嚎著求趙官家垂憐的時候,趙官家便在翔鸞閣里,趁著幾分酒意將周憶柳幸了。

  生米煮成熟飯,是帝王的孤注一擲。

  幸了美人的第二天,趙官家就給周憶柳賜下了令后宮眾人艷羨的賞賜,但沒有給她任何的份位,只讓宮人以周娘子相稱。

  因為她是從兒格,畏官煞和印綬,受不起那些尊貴的身份。

  一念和二念,趙官家目前不便相認,但不影響他對孩子的疼愛。

  有了長公主那些看似隨和其實煽風點火的講述,再看一眼兩個孩子的表情,趙禎內心對張巡已然生厭——更何況,張巡知道太多帝王的秘密?

  “玉卿,孩子便先養在你府上吧。”

  趙禎一錘定音,順便給各方都找了一個臺階。

  “張樞直的夫人有了身孕,恐怕無暇管教孩子,孕婦也不宜多慮操勞……三個孩子原本該由他們的姨母教養,但長公主膝下清冷,又恰好愿意同孩子們親近,那就先代為教養吧。”

  順便,他恩寵般對周憶柳道:“長公主于你有恩,那便不要忘本。得空時,你便去府上多多走動。三個孩子也可以常常入宮,來陪伴姨母……”

  周憶柳看一眼趙玉卿冽然帶笑的眼,低頭施禮。

  “多謝官家。”

  ~

  開封府查辦的藥坊盜竊案很快便落下帷幕。

  是張巡的侍衛得了張四郎的好處,渾水摸魚偷了藥坊里的財物,此事確與張巡無關,但張巡犯有失察之責,理應賠償。

  雙方就賠償的數額,又是一番爭執。因為侍衛的交代與藥坊上報的數額相差巨大,最后,在開封府頭痛腦熱地幾輪調解下來,雙方終于達成一致,以折中的價格賠償。

  差不多是張四郎偷了個雞,賠上一座養雞場那么大的區別。

  辛夷藥坊的代表人安娘子在開封府委委屈屈地畫了押,張巡打落了牙齒和血吞,認下了賠償,只想盡快了結此事,不想為這一樁爛事糾纏……

  因為他面臨有更大的風雨。

  官家將三小只養到長公主府是一個極為不利的信號。

  盡管官家并沒有多說什么,甚至沒有因此而怪罪于他,但張巡心里很清楚,只怕是要離心,生分了……

  山雨欲來風滿樓。

  傅九衢的黑手,仿佛不處不在。

  這一年對張巡來說,也是注定不走運的。

  正月里剛剛因為這件事挨了老丈人一頓唾罵,讓他好生管教自家兄弟,沒過多年,他最大的靠山,宰相老丈人就出事了。

  宰相有一個當道士的親家,名叫趙清貺,有官員上表,說龐宰相這個姓趙的親家,接受別人的賄賂向龐相求任用。結果,龐相為了摘清自己,降職開封府,將趙清貺治罪,發配邊疆……

  原本是大義滅親,高風亮節的舉動,誰知道,這個趙清貺死在了路上,御史中丞上言說,說龐相這是為了殺人滅口,指使府吏殺死了趙清貺……

  事情鬧得紛紛揚揚,京城嘩然一片。

  是不是龐相殺人滅口不重要了,一個權臣在朝中樹立必然不少,既然把柄被遞到了手上,政敵必須圍而上攻,一時間,參奏龐相的奏表不停奉到福寧殿。

  于是,趙禎罷龐相為鄆州知州,提拔參知政事梁適為提升為中書門下同平章事,為宰執之首。

  這期間,張巡頻頻捎信去宮中,想找張貴妃從中說和,奈何張貴妃一病不起,終日纏綿病榻,自顧不暇,哪里來的力氣管得了他家的事情?

  張巡也曾經嘗試去找周憶柳,可小周娘子正得圣寵,被官家稀罕得寶貝似的,入宮不到三月便有了身孕,趙官家狂喜不已,更是將她疼得像眼珠子一樣,想見周憶柳比登天還難……

  當然,張巡家里也不是沒有好事。

  宰相千金為他誕下了一個女兒,在龐相出知鄆州那個炙熱的夜晚,疼了足足兩天的宰相千金在女兒誕生后便香消玉殞了……

  張巡又成了身居三品高位的鰥夫,一時成為汴京百姓嘴里的“將軍命”——夫榮妻死。

  ~

  與張家的雞飛狗跳相對應的是長公主府里的歲月靜好。

  自從將三小只養在府里,不僅長公主臉上添了笑顏,便是廣陵郡王的氣色也好了許多。

  傅九衢官復原職,再次入主皇城司后,便開始調查“藥妝案”,對大理世子段云之死,舊案重啟——

  他忙起來便天昏地暗,人影都見不到,長公主為了兒子不得不一次次借由三小只的名義,拉他出門散心,順便找了各種各樣的姑娘與傅九衢“偶遇”,從名門閨秀到小家碧玉,從三月初春到六月炙夏,傅九衢不僅沒有一個相中的,對母親的刻意之舉愈發沒有耐心。

  長公主為此寢食難安。

  這一晃便到了七月,長公主生辰將至。

  當夜,錢婆子高高興興地闖入內室,對著長公主便是一番耳語。

  長公主一聽,手上釵環落地,驚喜地扭頭,“當真?”

  錢婆子扯著帕子,一臉的喜逐顏開。

  “老婆子親眼看過了,像,當真是像極了張小娘子,那眉那眼那儀態,像了個八九成呀……這一次,郡王肯定能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