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327章 皇城司特務
  滿堂視線朝她看來,辛夷微微垂頭,在儂智高身側坐好,沒去理會那些探究的目光。

  “想吃什么,自己拿。”

  儂智高淡淡的聲音傳入耳朵。

  辛夷沒有抬頭,嗯一聲。

  桌上擺滿了食物,辛夷目光掃一眼,沒有什么食欲,儂智高見她不動彈,將果盤往她面前一拉,輕描淡寫地笑道:“你不是說嶺南出佳果,最有食鮮?果子是今晨從廣南東路送來的,嘗嘗。”

  辛夷不想吃。

  但一個合格的人質,不可任性。

  她面無表情地拿起一顆青棗,慢慢地吃。

  儂智高露出滿意的微笑,仰頭望向殿中的客人。

  “諸位趕在年節前來我儂寨賀慶,是我和族人的榮幸。只是寨小家弱,沒什么好東西招待大家,但請暢飲,不醉不休……”

  “干!”

  “干了這杯,共謀大計!”

  楠臺里一時歡聲笑語。

  辛夷沉默端坐,突覺有目光凝視。

  她抬頭,與那人四目相對,心下一顫,幾乎不敢置信。

  “怎么了?”儂智高朝她看來。

  “沒什么。”辛夷若無其事地挪開眼,眼睛里是如水般的明澈,微微帶笑,“看你們說得熱鬧,卻半句都聽不懂,好奇。”

  “哈哈哈哈。”

  儂智高朗聲大笑著,突地側頭湊近她,深目幽黑。

  “你想知道什么,我說與你聽?”

  辛夷搖頭,“我就隨口一說,儂首領不必理會我。”

  儂智高深深看她一眼,笑了笑,轉頭與旁人說話去了。

  辛夷繼續漫不經心地吃果子,眼波都不敢往那個方面蕩,一顆心卻跳得幾乎從嗓子眼里蹦出來。

  那是一個盤坐在大殿末位的蠻族小吏,皮膚黝黑粗糙,一塊粗布頭巾裹著漆黑的發絲,臉孔平平無奇,丟在人群里都找不出來,但他身材清瘦,腰背筆直,氣質十分沉穩……

  皇城司的特務無孔不入。

  辛夷總算相信了…………

  但特務頭子傅九衢會親自過來,甚至坐在了儂智高的宴席上,仍是令辛夷始料未及,擔心得頭皮發麻,手心冒汗。

  ·

  酒過三巡。

  一個蠻族首領從客位站起來,端著酒杯敬過儂智高,突然神色不安地一嘆。

  “仗著酒勁兒,我大著膽子說幾句真心話,大王不要見怪……”

  儂智高爽快地道:“酒宴上都是自己人,但講無妨。”

  那人道:“狄青休兵這么久,不退不進,心里指不定打著什么小算盤。咱們再這樣等下去,只怕要吃他的大虧……”

  一聽這話,有人深聲嗤笑。

  “狄青算什么東西?我看他就是虛有其名罷了,諸位不要太高看他。此人桀驁不馴,素來不受宋廷看重。他要不來糧,要不來餉,甚至都無過冬的棉衣,士兵滿是牢騷,厭戰至極。宋人有句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狄青縱使有三頭六臂,拿什么來攻城拔寨,拿什么來對付大王的標牌陣?眼看就入冬了,我看他們是準備在賓州過完大年,再圖后計了。”

  辛夷抬頭看過去。

  羞辱狄青這人,正是坐在傅九衢身側那個蠻族首領,不知是三十六洞哪一洞的當家人。

  他在這里好像勢力不小,話音一落,席上原本的緊張情緒便散了些許,就連儂智高也笑了起來,謙遜的語氣里滿是豪氣。

  “狄青沒有后臺是真的,但我們也不可小覷。”

  “宋廷空有百萬大軍,打不過契丹、黨項、打不過女真、蒙古,便是連交趾李朝抖一抖腳,他們都畏不敢前。我儂軍悍不畏死,驍勇善戰,竟會怕他們不成?依我之言,大王實在不必過分畏懼狄青的虛張聲勢……”

  “哈哈哈哈,宋軍百萬,只狄青一人能戰,何所懼哉?”

  “來來來,喝酒喝酒!”

  辛夷默默地坐著,聽不懂他們的笑聲和嘲弄,心里只擔憂著傅九衢,說不出是個什么滋味兒。

  突地,儂智高側過頭來問她:“你說,宋軍能不能戰?”

  辛夷沒有想到儂智高會突然問到這個,淡淡一笑。

  “那得看打誰了。”

  儂智高道:“兩軍對峙,你說打誰?”

  辛夷盯著他的眼睛,把心一橫,“那自然是不如儂軍。”

  儂智高愣了愣,意外驚喜地哈哈大笑。

  “諸位聽見了吧?我這婦人說,宋軍不如我。”

  辛夷眉心一皺,懷疑儂智高喝多了。

  他從前是不會用“我這婦人”來形容她的。

  盡管儂寨里不少猜測,但儂智高在她面前從來沒有過分的舉動,偶爾還會嘲笑挖苦她幾句,常讓辛夷懷疑自己這個人質的價值是不是已經沒有了。

  她下意識往殿中那個男人看一眼。

  可那男人沒有看她,低垂著眸子,手上端酒,面無表情,影子在通明的燈火下拉成長長的一條,就像沒有聽到儂智高的話,沒有看見那些人用奇奇怪怪的語言和眼神,曖昧地打量她……

  儂智高似乎察覺到辛夷的情緒,目光一掃,盯著她的臉。

  “不高興了?”

  聽著他語氣里夾帶的嘲弄,辛夷微微一笑。

  “不敢。”

  儂智高瞥她一眼,突然輕飄飄地伸出手,握住她的,淡然無波地道:“如果宋廷不肯贖你,就留下來,做我的女人吧。”

  辛夷嚇一跳。

  她抽回手,看著儂智高泛紅的雙眼。

  “儂首領喝多了。”

  儂智高攤開空蕩蕩的掌心,看一眼,手指頭輕捻幾下,似乎在感受那細致柔嫩的肌膚帶來的美好,唇角不經意揚起一絲笑。

  “不肯?呵,那便由不得你了。”

  兩個人坐得位置離客眾較遠,眾人只能看到他二人低頭細語,以及儂智高對那宋女的滿臉寵溺,卻聽不見他們在說什么。

  辛夷心跳得極快。

  克制情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在當下。

  她垂下眼簾,低笑非笑,“儂首領不會為難一個弱女子。”

  儂智高冷笑:“亡命之徒,有什么不會的?”

  說著,他輕捏手上的珠串,側臉看向辛夷裘氅的毛領里那亮白得刺眼的肌膚,目光隨著酒意發燙。

  “我不是君子。一直以禮待你,那是給宋廷的臉面。如果他們不要臉,那就怪不得我了。”

  辛夷默然。

  這不是一個可以冒犯儂智高的場合,但因為座中那個男人,她很難不去在意儂智高過于親近的舉動……

  一直到宴飲結束,客人各自告辭離去,辛夷如坐針氈的煎熬才算結束。

  她目送那個頎長的背影遠去,久久未動。

  從始至終,他沒有看自己,是不是不高興?

  辛夷懷揣著這樣的猜測,心不在焉地回到自己的住處。

  布姆正拉著臉在訓一個犯錯的仆役,看到辛夷,又指桑罵槐地損了她幾句。

  然而,辛夷只當沒有聽見,有氣無力地進屋,將門一關,便倒在床上。

  布姆皺眉,過去敲門。

  “晚膳你還吃嗎?”

  “不吃了。”辛夷說。

  布姆不滿地哼聲,“在大王那里用過好的,那是不用吃了。我看,三天不用再吃也餓不著你。”

  辛夷懶得回答。

  她壓根兒就不想和儂智高的女人爭風吃醋。

  心下憂心的是,傅九衢來了,住在何處?什么時候走,會不會帶她走?

  這么一想,辛夷又激動地爬起來,將木窗的閂子扳斷,虛虛地掩著……

  她期待與傅九衢見上一面。

  然而,接下去的幾天,她不僅沒有見到傅九衢,連出門的機會都被剝奪了。

  儂人的年節到了。

  大寨里有外客,儂智高怕她趁機亂來,加強了守衛。

  儂人的新年和中原大為不同,日期在十一月底。

  年節時,村村寨寨會殺豬宰羊,飲宴祭祖,盛裝打扮,走親訪友,送利市,賀豐登。姑娘們則是爭相去泉邊挑新水,村寨間還會賽銅鼓,對歌傳情,可謂熱鬧……

  隨著年節的臨近,辛夷內心越發不安,撓心撓肺一般難熬……

  布姆說,來儂寨的客人會在節后離開。

  辛夷忐忑的情緒終于被推到極致,她不能再坐等。

  傅九衢這么久不來相見,只有一個可能——他比辛夷更不方便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