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無錯版 > 第305章 威懾,門神
  太陽躲入云層,灰蒙蒙的天空,壓抑著惶惶不安的氣氛。

  低沉的風拂過纛旗,絮絮作響,如同地獄鬼泣。

  校場上,傅九衢明光鎧、鳳翅盔,一襲火紅的披風,站在點將臺上,雙目陰沉,語調冷硬。

  “斬!”一個字如同催命的符咒。

  空曠的天際里嗚咽陣陣。

  “郡王饒命!郡王饒命啊!”

  紀威被人押跪在地上,扒了甲胄,披頭散發,垂死的目光希冀而惶恐,撕心裂肺地叫著廣陵郡王的名字。

  他不敢相信,從永州一路行來俊雅溫和的廣陵郡王,說翻臉就翻臉,沒有任何征兆的,就要他們的命……

  “郡王,我們可以戴罪立功,我們可以上戰場,我們可以去跟儂軍拼殺,請讓我們死在戰場上吧!”

  傅九衢目光在他身上淡淡一掃,唇角微勾,“你們的死,就是戴罪立功。”

  說罷他抬起手指,微微一動,“動手。”

  兩排士兵手提鋼刀,山呼海嘯般齊齊唱諾。

  “是!”

  “傅九衢!”紀威瞪圓雙眼盯著高高在上的廣陵郡王,喊破了喉嚨,聲音近乎恐懼地穿破云層,

  “你如此狠毒,喪盡天良……傅九衢,我們變成厲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傅九衢,你不得好死,你會不得好死的……”

  咚!

  紀威聲音未落,身子已倒在地上。

  血濺當場,一個人分成了兩個,頭顱滾動兩圈才停下,一雙圓瞪的眼睛仰望著天,不甘、憤怒、恐懼……

  鮮血順著士兵的刀口慢慢淌下,滴落在那顆死不瞑目的頭顱上,滴在那雙瞪大的眼睛里,暈染得猩紅一片。

  長風卷得旗幡獵獵翻飛,偌大的校場冷寂無聲。

  轟隆一聲驚雷!

  傅九衢靜靜地扶刀而立,雙眼如寒冰般掃過。

  “繼續行刑!”

  ~

  辛夷坐在營房里,程蒼和段隋兩個奉命守在門口,不讓她出去。

  孫懷在身邊伺候著,嬉皮笑臉地和她說話。

  辛夷心里清楚傅九衢在顧慮什么。

  傅九衢不肯讓她去看斬刑現場,怕她看到血腥的一幕,怕她看到他令人懼怕的狠戾一面。

  可辛夷其實見過更心狠手辣的傅九衢,這不算什么。

  更何況,紀威拋棄妻女和滿城百姓,棄城逃跑,該死!

  “征南節度使奉旨討逆,即日起,各路州縣軍政,一應聽其號令,進戰退守,令行禁止。如有違抗者,當如紀威,斬立決!”

  傅九衢拎起紀威的人頭,俯視校場,陰涼的視線所到之處,壓迫和恐懼排山倒海。

  點將臺下,滿場的士兵目睹了這一切,整整齊齊三十八個人,三十八顆頭,除去姥姥山傳信的那個校尉,一個也沒有留下。

  戰時誅殺逃兵,無須審訊。

  說狠,平靜無波,不見憤怒。

  說不狠吧,當傅九衢那不帶情緒的聲音飄入耳際,那斬殺紀威的屠刀仿佛就懸在頭頂……

  ~

  正對點將臺的一扇窗戶里,狄青負手而立,靜靜地觀望著。

  曹翊站在他的身側,臉色隨著人頭落地而變化,眉頭越皺越緊。

  “大戰在即,應當讓他們死在戰場上,重樓這手段太過狠戾,唉,只怕動搖軍心,引人惶惶。”

  狄青冷冷道:“他這是在幫我立威呢。”

  曹翊道:“軍心不在,威從何立?”

  狄青沉默一下,轉頭看過來,沉吟片刻,“你什么都好,就是婦人之仁,當斷不斷。你記住,手段本身并無對錯,只看用在何處,因何而用……若今日逃兵可以免死,來日就會有更多的逃兵。若今日逃兵有戴罪立功的機會,明日上了戰場,就沒有人會拼盡全力……”

  說到此處,狄青微微瞇起眼睛。

  “換了我,也會殺。連那一個也不會留,老九已是仁慈。”

  曹翊低下頭去,“恩師教訓得對,是徒兒愚鈍。”

  狄青眉頭微微一動,審視他片刻,慢聲道:“該罰的,要重罰,該賞的,也要重賞。你來手書,向朝廷請旨,封賞桂州一役死傷將校……”

  曹翊拱手應聲,“是。”

  在桂州遭遇戰中,主將楊文廣雖得以脫困,但與他同行的副將孫節,卻在一番鏖戰后,慘死在昆侖山下。

  孫節是狄青的老部下,以驍勇善戰為人稱道,曾數破敵城,累有戰功。

  不承想,會死在南征的路上……

  狄青突然幽幽一嘆,“儂智高起兵兵諫也是被逼無奈。交趾欺壓他族人,大宋又不肯接納他,無處容身,走投無路……”

  “恩師!”曹翊謹慎地搖了搖頭。

  狄青斂住神色,“這才是儂智高攻無不克的原因。老子云:哀兵必勝,受壓迫而悲憤反抗的軍隊是不可戰勝的。我們要挫敗儂軍,奪回失地,還須從長計議,萬不可草率出兵……”

  曹翊托著袖子,提筆而書,等落下最后一個字才停下來,將寫好的公文交給狄青過目。

  狄青點頭,“發吧。”

  曹翊用鎮紙將公文壓在桌上,攤平晾干,看狄青一眼,又慢聲問:“恩師不會讓重樓去打頭陣吧。”

  狄青瞇起眼看他,“你也想去?”

  曹翊垂下頭,低低嗯聲,“這個功勞,徒兒也想要。”

  “哼!一個個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那點心思。”狄青負著手走近案幾,坐下來端著茶盞搖了搖頭,吹去水面的浮沫,慢聲道:“你和老九,誰也不許去!”

  曹翊吃驚地抬頭,“恩師……”https://

  狄青:“這么大眼珠子盯著老夫干什么?”

  “……”

  曹翊訕訕地笑,“不讓上戰場,那我干什么來了?”

  狄青哼一聲,說得理所當然:“世人都說國舅爺才高八斗,筆力雄健,恰好可以留在營中為我經辦案牘之事,省得我勞神勞力,去想那些勞什子的說辭來對付京中那些老家伙……”

  曹翊哭笑不得。

  他不遠千里而來,就做個文書工作,幫他寫公文,行案牘?

  “那重樓呢?”

  狄青想了想,捋胡子抿嘴,“他嘛,比你狠一點。我看,適合做個門神,擺在大堂上,天天三炷香供著便是。”

  曹翊:“……”

  傅九衢進門就聽到,停下腳步,看一眼曹翊。

  “又在說我什么壞話?”

  曹翊勾唇,清俊的面孔微微帶笑,“廣陵郡王動輒殺頭腰斬,我哪里敢說你的壞話?恩師正在為我兩個安排差事。”

  傅九衢走到狄青的跟前,將那三十八個人的名冊遞上去,讓他簽押。

  狄青翻看一下,沒有什么表情。

  傅九衢淡淡道:“恩師,徒兒有個不情之請……”

  狄青抬頭,“為了那小娘子的事?免開尊口吧你。人是怎么來的,就怎么給我送回去。我的營中,不容女子。”

  曹翊看了傅九衢一眼,抿嘴不語。

  傅九衢卻是低低笑了起來,“我就知道瞞不過恩師這一雙法眼……不過,恩師誤會徒兒了。”

  “誤會?”狄青不滿地剜過來,一副要找他算賬的樣子,“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這是哪里?戰場!戰場是要死人的!你娘發瘋,你比你娘更瘋。趕緊給我把人送走!我明兒要是再看到她,拿你是問,哼!”

  這句話狄青說得很重,沒有商量的余地。

  傅九衢嘆息一聲,“不是不肯送,是沒法送……”

  狄青瞪著他,“怎么?她還會吃人不成?”

  傅九衢道:“吃人是不會,但……她能救人。更何況,我也勸不動她。”

  狄青不可置信地看著無辜無奈的傅九衢,不敢相信這種話出自他的嘴里。

  “一個婦人你都馴服不了,還想給我打前鋒?”

  ~

  傅九衢回到營房,只看到程蒼和段隋兩個,辛夷和孫懷不在房里。

  “人呢?”他不知不覺拔高了聲音。

  段隋搶在程蒼的前頭,小聲道:“小娘子說屋里太悶,想去營房后頭走一走。放心吧九爺,有孫公公跟著她,出不了事。”

  傅九衢皺了皺眉頭,“她看到點將臺殺人了?”

  段隋搖頭,“沒有看到……吧?”

  傅九衢略松一口氣,又聽段隋嘻嘻一笑,“不過,那慘叫聲此起彼伏,天都快要震破了,還需要用眼睛看嗎?”

  “蠢東西!”傅九衢低罵一聲。

  段隋撩眼,不知道九爺這是在罵誰,然后就聽到傅九衢道:“看個人都看不好。你和程蒼……尤其是你,要你何用?!”

  傅九衢指指段隋的臉,轉過身大步離去。

  段隋摸腦袋,看著程蒼,“九爺這點點點的……是何意?我怎么看不懂?”

  程蒼:“等下月領不到月俸,你就懂了。”

  段隋啊一聲,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獨自消化了片刻,這才緊趕慢趕地跟上去。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汴京小醫娘更新,第305章 威懾,門神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