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267章 醫者本分
  段云冷不丁的要求讓辛夷心里驚訝不已。

  待她看過去,段云已然紅了面頰,低下頭去,只看得到她緊張的兩排睫毛在輕微顫動。

  “你不會怪我的吧?你和張郎剛剛和離,我便同他好上……”

  辛夷輕聲:“怪。”

  段云怔怔抬頭,眼睛都快要瞪出了眼眶。

  “你不是不在意他么?”

  “怪你出現太晚。”

  辛夷笑了笑,神色里有一種無可奈何的凝重。

  眼睜睜看著別人跳入火坑,卻拉不回來,大概就是這種感受吧。

  治百病治不了心病,醫萬人醫不了賤人……

  更何況,段云和她不同,自己不能忍受張巡朝秦慕楚,紅顏知己一茬接一茬的快意人生,未必段云不能忍受。

  也許她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張巡呢?

  辛夷不再多話,將段云引入藥堂。

  “既然你們就要成婚了,為何又要避子?”

  段云頻頻瞟向辛夷的表情,直到她確認辛夷當真沒有因為她和張巡的事情有什么不悅,這才流露出稍稍的失望……

  一個人苦苦追尋的東西終于到手,結果卻發現別人并不在意,她那種好勝心堆積的快感頓時少了幾分。

  “畢竟我是大理王室的女兒。”段云懶懶地道:“我與張郎要成婚也得三媒六娉,按你們大宋的規矩來,若未成婚便有了肚子,不好看。”

  辛夷瞥她一眼。

  段云表情很是從容。

  換一個女子,這時怕是要急得哭了。

  辛夷不知道該說她堅強,還是該說極端權勢容易讓人迷失心智……

  她沉吟片刻,看著段云一臉單純的模樣,正色道:“我不建議世子服用避子湯。”

  段云訝然抬頭,“為何?”

  辛夷認真道:“若今日來的是普通女子,未婚先孕會危及名聲乃至她的性命,那么我會冒險為她一試,但我看世子并無這等煩惱,那么,還是不要冒險得好……”

  段云眉頭皺了起來,“我不懂,你這話是何意?”

  辛夷道:“避子湯會引起宮寒,對姑娘家的身子著實不好,世子服用后,回頭須要長時間的調理才能再孕。更何況……”

  她瞟一眼段云,“恕我冒昧,你和張巡不是只有昨夜吧?”

  段云臉頰唰的一紅,眼皮眨動著,有些不敢直視辛夷銳利的目光,“不,不是。我們有幾日了。”

  辛夷無奈地將手撐在柜臺上,平靜地道:“那就更用不著避子湯了。沒有效用不說,湯藥服用多了,指不定鬧出一個畸形,早產……”

  段云震驚地瞪大眼睛,“為何會這樣嚴重?”

  “你以為呢?”辛夷看了看段云的年齡,原諒了她的無知,又出于醫者本分,忍不住啰嗦了幾句。

  “在男女之事上,男子褲腰帶一解,萬事無憂,只得爽快。女子卻是不同,有孕,很危險,沒有孕,會更危險……世子雖不是普通女子,但身子總歸是自己的,還是要多多愛惜,不要輕易讓男人給作賤了。”

  段云有好片刻沒有說話,小臉白得像紙片一般,怔怔盯住辛夷。

  在今日之前,她對這些事情的了解,幾乎空白。

  沒有人同她講過,那兩日與張巡顛鸞倒鳳,她也從未想過會造成什么后果,還是昨夜張巡突然說起,問她可有服用避子湯,她這才反應過來,做這個是會大肚子的……

  辛夷的一番教訓,可謂苦口婆心。

  她不像張巡的前妻,更像是婦科大夫,一字一句把段云說得小臉蒼白,再沒有來時的興高采烈,反而一臉惶惶。

  “那你說,我,我該如何是好?”

  辛夷問:“你離得開張巡嗎?”

  段云搖搖頭,“我心悅于他,非卿不嫁。”

  辛夷暗嘆一聲作孽,淡淡地道:“那你催著點他。為免夜長夢多,還是早些定下親事為好。”

  段云緊繃的情緒放松下來,朝她點點頭、

  臨走,這位女世子又吭吭哧哧地問她要了幾瓶好顏色脂膏,說是聽別人叫好,也想試一試。

  辛夷看在她送來銀子的份上,免費送了幾盒,當做回禮。

  段云再三謝過,這才高高興興地走了。

  ~

  辛夷看著她的背影,將桌面上的藥方單子塞入抽屜,去后院看胡曼。

  胡曼快要臨盆了。前堂太忙,她便派了貞兒和三念兩個小乖乖在這里陪她說話,端水,有事也可以傳話,算有個照應。

  三念看到她進來,便笑瞇了眼睛奔過來。

  “娘……”

  小姑娘總是這樣,長長聲地喚她,甜得酥人骨頭。

  接著便一陣風的跑過來,辛夷彎腰將人摟在懷里,一陣心滿意足。

  前幾天她還擔心張巡會來和她搶孩子,沒有想到,張巡很是“大方”,對孩子不聞不問,竟然忙著和女世子再造孩子去了……

  辛夷看著快快樂樂的三念,摸摸她的頭。

  “胡姨怎么樣了?你們有沒有盡心照顧?”

  三念大聲道:“有。貞兒姐姐給胡姨端了水和果子,我給胡姨的寶寶講了故事。”

  “喲,你還會講故事呀?”

  聽得辛夷打趣,三念小臉兒粉撲撲的揚起來,驕傲地道:“娘給我講的,我都記住的。等胡姨的寶寶出生,我便天天給小寶寶講。”

  辛夷捏捏她的小臉,笑著牽她的手進去。

  胡曼正倚在窗邊,看到辛夷,連忙起身行禮。

  辛夷托起她,問了問她的情況,又讓她坐下,把脈片刻,這才道:“你也不要成日在小屋里蜷著,近來天氣不錯,你多去院子里走走……”

  胡曼緊張地低下頭,輕輕搖了搖。

  她怕出去嚇著人,總是小心的回避人群。

  辛夷知道她的心思,勾了勾唇,溫和地道:“哪里就會嚇著人了?你這么好看。”

  胡曼眼神飄忽,咬著下唇,雙手絞著衣角。

  哪怕過去這么久,那些傷害仍然殘留在心底,揮之不去。辛夷不知道她對杜仲卿是怨恨多,還是懷念更多。胡曼說不出話,也從來沒有機會和她交流心底的秘密。

  辛夷不想她總是沉寂在過去的痛苦里,一直在盡心為她治療臉疾。

  事實上,經過這段時間的治療,胡曼的臉,確實恢復了很多,只不過,有些陳舊性的疤痕,非一朝一夕可以淡化……

  辛夷道:“等你的臉好起來,便是我們藥坊的活廣告了,誰敢再說我辛夷做的脂膏不好,對不對?”

  胡曼抬起頭來,眼睛亮了一下。

  辛夷拍拍她,微笑道:“所以,你要好好將養。等生下孩子,藥坊里還有很多事情要讓你做呢。”

  胡曼迫不及待地點點頭,重重地點下去。

  沒有人愿意一直欠別人的人情,辛夷知道她很想回報。???.

  “我等你。往后,你便是我店里的第一女武師,外加……嗯,制香師。”

  一聽制香師,胡曼的雙眼情不自禁地濕潤。

  次日凌晨,胡曼便發作了。

  辛夷大半夜被安娘子叫起來去到她屋里,人已經痛得臉都白了。

  生產的準備是早就做好的,湘靈、良人都跟著起了身,忙前忙后。

  辛夷一檢查,宮丨口已開二指。

  胡曼原本瘦得皮包骨頭,這些日子在藥坊里倒是養出了一些肉來,胎位也正,雖是第一次生產,但這孩子生來便不是磨人的,不到半個時辰,胡曼便誕下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大兒子。

  在一片恭喜聲里,胡曼抱著裹在襁褓里的嬰孩,失聲痛哭,無論安娘子怎么哄她嚇她,說孕婦做月子哭多了會瞎眼,她那眼淚都止不住。

  最后,甚至抱著孩子從床上顫歪歪地下來,對著辛夷、安娘子和湘靈良人,一個一個地磕頭……

  她無法出聲,是想用這種行動感謝她們救了自己和孩子的性命。

  這個世道,女子不易。辛夷莫名想到昨日來的段云,心里難受了一下,趕緊扶她躺好,又安撫一陣。

  天亮時,胡曼和孩子都睡下,辛夷才回房小憩。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