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241章 堅決不信
  張巡略微一愣。

  他是從張家村出來的,并沒有去見辛夷。原是想找傅九衢說一說大理世子的事情,聽周憶柳這么問,只得硬著頭皮一笑。

  “賤內能為郡王分憂,是我們的榮幸。不知郡王眼下如何了?”

  周憶柳見張巡渾不知情的樣子,抿著嘴唇,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那姐夫小坐片刻吧,我看他們的樣子,還要好一會兒才能完事呢。”

  張巡眉頭一皺,覺得她的語氣不太對,但畢竟二人不算熟悉,他也不好多問什么,點頭示意一下,坐了回去。

  “我便在這里等待。你自去忙碌吧。”

  “我不忙。”周憶柳笑了一下,吩咐小丫頭上茶水和果點,然后陪坐在側,柔聲細語地道:

  “姐夫這兩年,在外面定是吃了不少苦頭……這次能化險為夷,活著回來,那定是老天爺的恩澤,姐夫的福分啊,還在后頭呢。”

  張巡坐得端直,眼皮微垂,不太敢與周憶柳對視,語氣也極是客套,卻難掩那一份失落和酸楚:“是誰說吃了苦頭,就一定有福分呢。”

  周憶柳嗅到他話里的幽怨,眉頭微皺,滿是關切地問:“我看姐夫臉色不太好。怎么?這次回京是有什么不順心的事么?”

  張巡啞住。

  不順心的事,尚不足以形容他目前的處境。

  就差家破人亡了,豈止是不順心?

  張巡笑了笑,低頭喝茶。

  周憶柳溫聲道:“姐夫對我原本不必如此生份。我和姐姐一母同胞,姐姐不在了,姐夫便是憶柳在世上唯一的親人,唉……憶柳孤萍無依,再往后,除了姐夫,又能倚仗何人呢?”

  張巡聽出周憶柳話里的不如意,微微一驚。

  “妹妹在長公主府過得不好嗎?”

  周憶柳微笑,什么都不說,眉間自有一股輕愁。

  張巡蹙緊眉頭看她。

  周憶柳坐姿優雅,神態溫和,一身很是素凈,但可以看出衣裙的布料質地很好,雅靜閑淡地同他說話,完全不像府里的丫頭,看著倒像半個主子。

  張巡疑惑:“看妹妹的樣子,應是不錯才對?”

  “是的吧。錦衣玉食,誰能說過得不好呢?”周憶柳嘴上說著好,但眉目間恰到好處地表現出的苦悶,正正戳中張巡的內心。

  此時的小周娘子,就像一朵風雨中堅強求生的蕙蘭,堅韌直立,明明飽經風雨,仍然微笑以報……

  張巡的腦海里不知不覺便浮現出她的姐姐——大周娘子的模樣,也是這般嬌若艷陽,灼若芙渠,卻不飾美人妝,濃淡總相宜,秀氣全藏眉目間,不露半分鋒芒。

  只看一眼,便教人心生愛憐。

  “姐夫,怎么了?”周憶柳見他看著自己出神,輕挽鬢發,柔柔一笑,“是憶柳說了什么不合時宜的話么?”

  張巡猛然回神,羞愧地道:“沒有。是突然想到了你的姐姐,你們姐妹兩個長得實在是太像了。”

  周憶柳只笑不答。

  有時候,無聲勝有聲。

  張巡心里忽地鬧堵,不知不覺關心起她來。

  “聽妹妹的意思,眼下似有難處?”

  周憶柳垂下眸子,微微搖頭,只有一抹若有似無的幽嘆。

  “長公主待我很好,我也沒有什么難處……”

  張巡見她不肯吐口的樣子,更加懷疑她在這里過得不如人意了。

  男人的喜愛與情緒,往往在一念間。幾乎就在這里,張巡大男子心理作祟,已然自動代入周憶柳“監護人”的身份,把周憶柳當成了自己人,覺得這個小姨子,他應當好生照拂,才對得起過世的妻子……

  如此,他又怎么舍得讓小姨子吃苦呢?

  “妹妹有什么事,可以同姐夫說。有相幫之處,我絕不推辭。”

  周憶柳笑得很是客氣,“多謝姐夫。我在府上有吃有住的,原也不該心生妄想,只求余生有個遮風蔽雨的地方便是。奈何,前些日子,長公主把我送到了郡王房里,但郡王……”

  她垂下眼眸,忽生幽怨。

  “郡王心里有人了,又怎會把我放在眼里。”

  張巡訝異,“原來妹妹是因郡王而傷感?”

  周憶柳咬著下唇,不經意地點醒他。

  “郡王喜歡別人也就罷了,可他喜歡的那個娘子,卻是他不該喜歡的人……”

  張巡愣了愣,低低笑了起來。

  “恕我直言,妹妹多慮了。”

  周憶柳看著這個傻子,抿緊嘴唇默默不語。

  張巡卻道:“若說別人,我興許不敢妄言。但是郡王么……恕我直言,他不喜歡妹妹不足為奇。他待哪個女子都是如此,不冷不熱,不以為然。妹妹萬萬不可為此而動氣。你只要真心待他好,天長日久,是塊頑石也能給他焐熱了……”

  “焐不熱了。”周憶柳見他仍然沒有聽懂自己的意思,嘆息一聲,說得更明白了幾分。

  “姐夫,憶柳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張巡看她目光有異,稍一琢磨,總算聽明白了她的弦外之音。

  “你是想說郡王和賤內的那些風言風語嗎?”

  周憶柳沒有想到他會單刀直入,心里驚跳一下,尷尬地笑,“原來姐夫也聽說了嗎?是我多事了……只是不忍心別人如此編排姐夫,唉,這些閑言碎語聽在耳朵里,銼心窩呢。”

  張巡微笑搖頭,“那些人的嘴巴,什么話說不出來?當年我和你姐姐在一起,也沒少受他們編排……妹妹萬不可將別人的話放在心上。我信得過郡王的人品。”

  周憶柳含笑看他,突地一問:“姐夫對張小娘子的人品,也信得過么?”

  張巡沉眉,“妹妹是說?”

  周憶柳輕輕一嘆,“俗話說,女追男隔層紗,小娘子長得嬌美可人,又熱情風趣,習得一手好醫術,常在郡王身邊伺候,這男女之間啦……相處的時日長了,肢體接觸多了,難免會生出情分來……敢問姐夫,若有美女投懷,這世上有幾個男子受得住呢?”

  這話問住了張巡。

  離京前,他從未細看過張小娘子,便是洞房那夜,也是喝了個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其后常常外出辦差,或是歇在了公房里,少有回家,連張小娘子的眉眼都有些模糊……

  唯一記得的就是她滿臉惡心人的暗瘡丘疹……

  可這次回來,她臉上不見半粒暗瘡,膚若玉脂,眸若翦水,一副清新瀲滟的嬌容玉色,令他眼前一亮,尤其是那一副怡然的神態,悠閑自若,絕非常人風姿。

  若今日的張小娘子再來勾引他……

  張巡敢說,自己絕無往日的堅決。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