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215章 容我放肆一回
  辛夷看他說得一本正經,那口壓在喉頭的濁氣落了下去,唇角上揚,徐徐一笑。

  “好啊,我的指甲早已心癢難耐……”

  她一臉促狹地走上去,雙手按住傅九衢頭部的穴位,稍一用力,廣陵郡王臉上立即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

  “疼。”

  “是嗎?哪里疼?這里,還是這里……”

  “嘶……疼疼疼,你輕著些。”

  辛夷仍不松手,惡狠狠地問:“郡王說說,還要不要戲弄我?”

  她潑勁十足,原本力氣又大,這一生氣更是壓得傅九衢直冒冷汗。

  長這么大,他還沒有被人這樣兇過,一時好氣又好笑,還好痛。

  “你這婦人,當真是不講理……”

  辛夷偏頭看著他,哼哼兩聲,“我是什么人?”

  傅九衢一怔,反問:“什么人?”

  辛夷:“你的小嫂。郡王不是一口一句喊了那么久?現在不認賬了,想要以小欺大是不是?”

  “……”

  傅九衢扣住她的手腕,往前一拉,沒有拉動,無奈地嘆息著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你既不肯信我,那請便,疼死我也罷。”

  一股奇異的感覺從心底升起,辛夷仿佛身體的麻筋被扣住似的,登時泄氣,停下力道。

  “郡王往后不要再讓我為難了。”

  她認真地看著傅九衢,眉頭微微皺起。

  “四月了。我眼下只想研藥,給郡王治病,別的心思都沒有……”

  傅九衢看著她,“這樣就讓你為難?”

  辛夷很難說清心底的情緒,與他對視片刻,沒有抽回手,而是徑直轉身,“你跟我來。”

  傅九衢松開手,看著她大步走在前面,遲疑一下,慢慢跟上去。

  兩個院子已經打通,從菜地過去,經過一條回廊隔帶,便到了隔院的藥研室。

  辛夷聽著傅九衢的腳步,上前推開了門。

  “郡王請。”

  傅九衢不喜歡她如此客氣,眼梢一瞥,不動聲色地負手邁入門檻。

  “帶我來做什么?”

  辛夷看他一眼,“我每日里除了吃飯睡覺和治病開方,其余時間都在這里忙碌,真的沒有時間陪郡王玩笑取樂……”

  她身體輕盈地穿過擺放著一排排藥架的房間,走到最里面的一扇木門前,從懷里掏出鑰匙,小心翼翼地打開。

  “這是手術室。那是一個手術臺,那邊放的全是我準備的器具,目前還不齊備,尚不能使用……”

  “手術室?”傅九衢對這個名字有些陌生。

  辛夷笑了笑,“想必郡王也聽說了,我幫人開刀治療瘡瘍癰腫的事情?其實我真正的想法,是希望有一天,條件成熟之時,能為郡王開刀。”

  四周靜悄悄的,好一會兒沒有人說話,廣陵郡王動也不動,就站在那里定定地盯著辛夷,目光沉靜而溫柔,與平常相似,又有些不同。

  辛夷被他看得心亂如麻,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郡王知道什么是開刀嗎?”

  “嗯。”傅九衢微微一笑,步履輕緩地走近,低頭看著她的臉,“我很高興。”

  “什么?”

  “你能為我做這些。”

  辛夷發現他如今總要離得自己很近才會好好說話,彼此呼吸可聞,臉上的毛孔都能看得清楚,但她今天沒有擦臉,忙碌了這么久,神態又十分疲憊,她并不愿意這樣素著面孔被傅九衢盯著看。

  她情不自禁地退后兩步,保持一定的距離。

  “你不害怕嗎?我給別人開刀,瘡也好,癰也罷,都只是小小的外科手術,但郡王的病不同。郡王病在心上,那是大手術,需要開膛剖腹的……”

  傅九衢微微一笑,“只要拿刀的人是你,我有什么可懼怕的?”

  辛夷眼皮亂跳,手心莫名地發熱,在廣陵郡王的注視下連肢體動作都有些僵硬,根本就不是平常那個灑脫從容的小娘子。

  她嘆口氣,“我不是在玩笑。那是有極大風險的,一個不慎就會要命……”

  傅九衢凝視著她認真起來嚴肅的眉眼,越看越是愉快,心窩里像住了一汪暖泉在靜靜地流淌,笑容不知不覺浮上面頰。

  “原來你是為了這個擔心?不要怕,死馬當成活馬醫罷了。即便是死,能死在小娘子的手上,也比一個人孤冷冷地死去強。”

  說著說著,他竟是不正經起來,在辛夷的臉頰上捏了一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聽過沒有?”

  辛夷氣恨他對生死這樣不在意,雙目一瞪,“沒有。”

  傅九衢抬抬眉,“以往我也不能體會這是何意,覺得這么想的人,不是傻子也是癲子,如今想來……本王大概也非傻即癲了。”

  辛夷抿著嘴與他對視,許久沒有說話。

  呼吸交聞,眼波流動……

  好片刻,傅九衢看著她臉蛋紅紅的模樣,止不住心里被塞滿的激動,伸開雙臂將她攬入懷里,在她耳邊低語。

  “多謝娘子大恩大德……容我放肆一回。”

  這又是正經又是搞笑的話風,讓辛夷噗一聲笑了起來,推搡他一下。

  “說什么呢?郡王別動手動腳。”

  傅九衢不以為意地笑,不僅不松手,還低下頭,將下巴安安穩穩地擱在她的肩膀上。

  “他們說,我心悅娘子很久了。”

  辛夷一怔,含糊地問:“他們是誰?”

  “孫懷、程蒼、段隋他們……”

  辛夷被驚住,瞪大眼睛忘了動彈,就那么看著他。

  傅九衢垂著眼皮端詳眉梢撩了撩,“我本是不肯相信的,但如今看你,溫良俏皮的模樣,實在太合本王的心意。那……想必是真的吧。”

  還有這樣的人?

  辛夷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又去拉他胳膊。

  “可惜,我沒有那心思……”

  傅九衢拉住她的手腕,固執地環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又將她抱住,就像一個初學某種技藝的學生,他對擁抱也十分新奇,這樣抱一下,那樣抱一下,最后雙臂固定在她的纖腰上,這才滿意地嘆口氣。

  “娘子便依了我可好?我也沒有多少日子了。茍活一世,就這般死了豈不可憐?”

  這聲音幽幽的,涼涼的,帶著半真半假的情緒。

  辛夷聽得眉頭都皺了起來,“郡王不要說喪氣話。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我們都應該多一點信心……”

  傅九衢嗯一聲,眼窩里帶出幾分笑意。

  “原本我以為我這一生,不會再有機會抱著你,像夢里那樣……不承想,陰差陽錯,老天讓我們在山洞里共處一夜……”

  “那不是陰差陽錯,是你抱我進去的。”

  “……”

  傅九衢看她犟著脖子的模樣,和她那頭蠢驢有幾分相似,不由想笑。

  “不論是為什么,本王想開了。你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這些都不要緊,能活一日,便好好相處一日。我即便不能娶你,但我愿意給你想要的一切,娶不娶又有什么關系……”

  辛夷哭笑不得,完全沒有料到廣陵郡王已經琢磨了這么多的事情。

  “那是郡王的一廂情愿……”

  “你很想嫁我?”傅九衢凝神看她,微微撩唇,“那我努努力。”

  辛夷沒有想到陷阱在這兒等著她,抿了抿嘴,無奈一嘆。

  “你明明知道我們不合適的,不說你家里人不會同意,我還是你結義兄弟的妻子……”

  “未亡人。”傅九衢糾正她,“我大宋并無法令要求女子守節。”

  “郡王。”

  辛夷情不自禁地放緩了語調。

  “你清醒一點。”

  傅九衢低頭望著她,雙臂像鐵鉗子一般將她束緊,彼此相貼,而他的視線,溫和柔軟。

  “你聽著,我會尊重你的選擇。你想嫁,我便娶。你不想嫁,我便陪著你。若有一天我死了,你想再嫁他人……”

  頓了頓,他眼眸微暗,“那不可以。”

  這叫尊重她的選擇?

  辛夷被他嚴肅的模樣逗笑了。

  “你認真的嗎?我記得你從前很討厭我的,怎么突然就改了心性?以前的話和現在的話,哪一句是真的?”

  傅九衢微微一笑。

  “你就當本王被你的真情打動了吧。”

  辛夷:“……”

  一個帶著三個孩子的小寡婦想做郡王妃,這種美好故事只能存在于言情小說里,現實中,辛夷是絕對不敢相信的。郡王的婚姻,哪里是他做得主的,想娶便娶?做什么美夢。

  “我們出去吧。”傅九衢看她目光游離,顯然是不想逼她回答,微微一笑,便松開她往外走。

  “我餓了。”

  辛夷看著他瀟灑轉身,腦子里還有些蒙,怔怔站了片刻,將傅九衢剛才說的那些話在腦子里反復地想了幾遍,這才搖頭笑了笑,鎖好門,跟著走了出去。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