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141章 就很突然的……
  辛夷被安排在內堂的暖閣里,傅九衢徑直回到歇房,脫下官袍,換上一身輕便的常服,這才出來與她相見。

  而這個時候,辛夷的茶水都喝半盅了。

  她心里其實有點好笑。

  這個廣陵郡王喜歡捯飭的樣子,簡直和小娘子一樣。幸好他不化妝,不然,她還得等多久?

  暖閣里燈火氤氳。

  傅九衢走進來,往躺椅上一坐,便擺手示意屬下。

  “你們都下去。”

  孫懷看一眼程蒼和段隋,笑逐顏開的退下去了。

  辛夷抬了抬眼,拎著藥箱走近傅九衢。

  “聽孫公公說,傅九衢這兩日又發病了?”

  傅九衢端坐在椅子上,一張俊臉平靜無波。

  “老毛病,他大驚小怪。”

  這淡然入定的模樣,讓辛夷稍感驚奇。

  今兒孫懷過來送賀禮的時候,對她明顯有氣,她原本以為是傅九衢病得十分嚴重了,不然孫公公為何要酸她?

  因此,她做好了見到傅九衢會再被酸一回的準備,看在白篤耨和奇楠香的份上,這才送上臉來任捶。

  不料,廣陵郡王竟是變了心性?

  看來要成婚的男人,果然沉穩下來。

  辛夷微笑,拿一張小杌子坐在他的面前。

  “勞煩郡王伸出手,我為你把脈看看。”

  傅九衢看向坐得矮矮的辛夷,蓮紅倚綠,緞裳羅裙,從藥箱里拿出脈枕,從容地放在茶幾上,露出一截雪白的腕子。

  腕上玉鐲翠綠,如碧色荷葉襯嬌荷,淺濃得宜,極是惹人。

  “好鐲子。哪里順來的?”

  辛夷一怔,垂目將鐲子推了推,露出幾分不好意思的笑。

  燈影落在她身上,佳人悅目,胭脂羞紅。

  “郡王,手腕攤平。”辛夷并不解釋鐲子的來處,見傅九衢慢吞吞地盯著自己,直接上手,將他的胳膊按在脈枕上。

  “別動!”

  繃著的小臉,兇巴巴的不耐煩。

  傅九衢沉下臉來,雙眼冰冷地盯著她。

  “小張氏,本王可曾求著你來問診?”

  辛夷其實并沒有同他生氣,只是看他滿臉病氣一身疲態,還對自己的身體不甚在意,這才帶了不滿。

  那是一種醫生對待不配合的病人的態度。

  被傅九衢一問,她怔了怔,這才發現傅九衢不高興。

  這是權貴,是大金主,不是普通病人。

  辛夷說服了自己,語氣軟了幾分。

  “郡王自然不會求著我。是我自己要來的。”

  不待傅九衢開口,她又抬眼瞥他一眼,“我這個人別的優點沒有,但信守承諾。說了要幫郡王看病,也因此得到了郡王的回饋,自然要盡心盡力……只是不曾想,一來就要看郡王的冷臉,自討沒趣。”

  她說得小聲。

  落入傅九衢的耳朵里,就似在委屈埋怨。

  他微微闔眼,壓下心底那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煩躁,不悅的哼聲。

  “我又沒說你什么,你倒跟我來勁了。”

  辛夷抿嘴,“郡王不配合我的治療,比說我一頓更讓我生氣。明白嗎?”

  傅九衢沉臉不語。

  辛夷手指在他腕上游離,纖眉微蹙。

  “郡王近日睡眠如何?”

  “尚可。”

  辛夷不信地瞄他一眼。

  “飲食呢?”

  “尚可。”

  “大便情況呢?”

  “……”

  “一日排便幾次,都在什么時候?”

  “……”

  辛夷看他瞪著自己不吭聲,嘿聲一笑,挑了挑眉。

  “這有什么不好說的,你面對男大夫,不是有問有答么?怎么,在女大夫面前,就害羞了?”

  傅九衢皺著眉頭,突地抬手揉額。

  “小張氏,你到底是不是女子?”

  “郡王看不出來么?”辛夷收回自己的把脈的手,故意撫了撫自己的發鬢,笑開了一張臉,卻在傅九衢看過來時,倏地板住,冷下來。

  她變臉之快,令傅九衢錯愕不已。

  “不是。我不是女子。”辛夷一本正經地看著他,“我是大夫。大夫是沒有性別,不分男女的,郡王如實告知我你的身體情況,我才能衡量你的病情。”

  傅九衢哼聲,臉色一緩,唇角不知不覺揚了起來。

  “想知道?那你來守著本王,晨昏相看,什么都一清二楚。”

  辛夷白他一眼,“郡王,我在和你說認真的。”

  傅九衢見她微微著惱,沉吟一下,努嘴示意她看向面前的一個矮柜。

  “里面有孫懷寫的起居注,你自己看。”

  孫懷日復一日的侍候在廣陵郡王身邊,又因郡王有病,周道子便將記錄起居和日常生活的任務交代給了他。孫懷也盡心,每日里,郡王何時起,何時歇,吃的什么,穿的什么,包括辛夷問的那些隱私日常,都記錄在冊。

  辛夷聞言,臉色好看了幾分。

  “好的,在哪里……這個抽屜?”

  她一邊問一邊指著矮柜。

  見傅九衢點點頭,辛夷毫無防備地拉開抽屜,伸手進去……

  “啊——”

  下一瞬,她失聲尖叫,變臉抽手,腿腳發軟地往后退。

  “怎么了?”傅九衢順手扶住她。

  辛夷腿彎撞到椅子,一屁股坐到了傅九衢的懷里。

  “蛇!里面有蛇。”

  辛夷天不怕,地不怕,平生就怕兩種生物。

  一個是毛毛蟲,一個是蛇。

  毛毛蟲是她看一眼身上就止不住泛癢,厭惡的東西。而蛇,是一種讓她天然恐懼,看圖片都要飛快滑走并閉上雙眼的邪惡物種。

  但剛才,她的手摸到了冰冷膩滑的蛇身,那觸感,簡直要了老命,恨不得原地去世。

  傅九衢見她嚇得身子緊繃,臂彎攬住她,往前看了一眼。

  拉開的抽屜里,確實有一條不大不小的蛇,就盤孫懷記錄的起居注上,一身五彩斑斕的顏色,頭顱仰起,吐著信子,似乎在向他示威。

  “別怕!”傅九衢伸手就要去捉。

  “不要!”辛夷尖叫,瞥一眼,連忙收回視線,拉住傅九衢的手。

  “這蛇有毒。你別碰。”

  因為緊張,她的手指格外用力。

  傅九衢動彈不得,側頭看她一眼,幽黑的雙眸微微瞇起,唇角揚起一絲笑。

  “一條不肯冬眠跑來取暖的小蛇罷了。你不是汴京大力士?這就嚇住了?”

  辛夷呼吸起伏不定。

  “不不不,在它面前,我不是大力士,是小慫包。郡王,你快叫人來把它弄走吧,找個袋子,放生……”

  傅九衢微微瞇了瞇眼,似笑非笑,“拿來泡酒不是更好?你藥鋪里用得著。”

  “我多謝你了。”辛夷想也不想就拒絕,“你要就留著自己喝吧。”

  傅九衢看她怕成這樣,嘴角揚起愉悅的弧線。

  “小慫包,躲后面去。”

  辛夷稍稍抬頭,想要離開暖閣這個“是非之地”,卻被傅九衢一只手抓住,將她撥到了背后。

  “看好,看爺怎么捉蛇的。”

  辛夷哪里敢看,她松開傅九衢,拔腿就要跑,傅九衢被她恐懼的模樣逗笑,拉住她拽了回來。

  “跑什么?”

  “我先去外面等你。”

  “站好!我教你怎么捉蛇……你會了,就不怕了。”

  “敬謝敬謝。這手藝,我就不學了……”

  一個要走,一個要留,兩個人拉扯著,把蛇給整蒙了。

  而辛夷幾次三番走不掉,突然有點生氣。

  “傅九衢,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故意放蛇在里面,故意嚇我!”

  女人一生氣就不講道理。

  面對辛夷的指責,傅九衢氣得笑了起來。

  “我要是故意嚇你,方才你往我懷里鉆的時候,我就把你推過去喂蛇了!”

  往他懷里鉆?

  辛夷瞪大雙眼,“我那是腿軟,沒有站穩!你以為我樂意挨著你啊?看清楚,現在不松手的是誰?”

  “是嗎?”傅九衢沉下俊臉,黑眸里是一片化不開的陰涼,他將辛夷稍稍推開一點,冷笑般看著她的眼睛,“那日到本王府上,投懷送抱,解下肚兜相贈的小娘子,不是你?”

  “……”

  這一口黑鍋,她是怎么都洗涮不清了。

  辛夷無可奈何地嘆氣,剛想找個理由解釋,突然覺得腰窩一痛,她嘶地一聲,側目就看到了襲擊她的蛇……

  “啊啊啊!”

  她被蛇咬了。

  辛夷嚇得差點跳起來,身子卻麻酥酥的,無力的痛感從傷口擴散開來,她不受控制地往前倒去,生生撲向傅九衢……

  廣陵郡王冷眉微皺,伸手攬住她拉入懷里。

  “程蒼!”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孫懷、程蒼和段隋幾乎是同時沖進來的。

  還有一個剛剛趕到皇城司,帶著曹漪蘭來找傅九衢的蔡祁。

  五個人愣生生站在門口,就很突然地撞見了,傅九衢緊緊摟住辛夷,輕撫她后背安慰的一幕。

  ……

  ------題外話------

  孫懷:天啦,這是我能看的嗎?

  段隋:這個小娘子,又想勾引我家九爺。

  程蒼:郡王也太不冷靜了。

  曹漪蘭:我要殺了你們!!!!

  蔡祁:我是誰,我在哪里?我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