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133章 撞見
  辛夷當即便放下袖管,在井邊隨便洗了個手,笑盈盈地出去將曹翊迎入內堂,再親手奉上自制的果茶。

  “我說今兒怎么突然刮起了西南風,原來是要把曹大人給吹過來呀。”

  她笑得很是開心,嘴角幾乎快要咧到耳根。曹翊不知她心下的想法,卻感受到了她的熱情,低頭品一口果茶,微微一笑。

  “張娘子的茶點,與別的茶水口味十分不同,吃過一回,便再也忘不了。”

  辛夷笑著給他續上。

  “那曹大人常來,隨時有的。”

  曹翊看著她的笑臉,心窩無端變得暖融融的。

  藥堂里的爐火遠不如曹府的精炭燒出來的暖和,但他就是喜歡坐在這里,吃張小娘子做的果茶,看她燦若星輝的雙眼,再聞一聞藥堂里與眾不同的藥香,心神俱神。

  “不瞞娘子,我今日尚未用膳。”

  曹翊向來守禮,難得如此厚臉皮。

  見辛夷訝然,他自己先是不好意思地笑了。

  “四更不到便起身上朝,回來又有些公務要忙,便耽誤了。方才路過馬行街,聞到娘子家的飯菜香,便厚顏進來了,討口飯吃。”

  噗!

  辛夷笑得見牙不見眼。

  “殿前司諸班直離我藥鋪這么近,曹大人常來常往的,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有個頭痛腦熱的,只管來找我便是,無須和我客氣什么。”

  做生意嘛,就得熱情禮貌。

  辛夷說得熱絡,眉眼滿是笑意。

  曹翊看著她,認真地點頭,道了一個“好”字。

  辛夷見良人手上的活兒差不多都忙完了,讓她去準備筆墨紙硯,自己去了灶上,將湘靈昨夜做好的粉蒸肉拿出一個上鍋,沒好意思熱那些剩菜,而是親自下廚炒了兩個小菜,再煮一個韭黃蛋花湯,配上粉蒸肉,一并端上來。

  “家常便飯,曹大人將就用一點。”

  說罷,她將筷子遞到曹翊的手上,又語意不詳地笑。

  “等曹大人吃罷,我再提一個小小的請求,可好?”

  曹翊笑著抬頭,“要我做什么,張娘子直說無妨?”

  “等大人吃了再說。”

  “張娘子不肯說,這飯我倒不敢吃了。”

  辛夷笑吟吟地給他盛一碗湯,候在旁邊道:“我家小妹的閨中姐妹與家里置氣,離家出走了,我想請曹大人幫我畫一幅小像,用來尋人。”

  曹翊雙手接過湯碗,笑道:“這個好說。”

  “多謝大人。”

  “舉手之勞罷了。”

  “曹大人畫技超群,實在是太好了……”辛夷松口氣,想了想又老實地承認,“我若去找個畫師,少了二兩銀子,只怕沒有人肯下筆的。”

  曹翊慢條斯理地吃著,抬頭瞟她一眼,笑著搖搖頭。

  辛夷突然有點臉紅,輕咳一下。

  “我這小門小戶的,人多,開銷也大。能節約一點是一點,不是成心要勞駕曹大人,但確實給你添麻煩了。”

  曹翊捧著碗,掌心燙得熱騰騰的,一顆心也被小娘子這話說得滾燙起來。

  莫名的情緒涌上心來,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一句話便不過腦的出口。

  “我倒希望娘子常來麻煩我。”

  辛夷一怔。

  曹翊也是怔了怔。

  兩個人相視一眼,曹翊耳尖紅透,不好意思地朝她微笑。

  “曹某唐突了。我是想說,小娘子才情過人,曹某很是欽佩,不自覺地把娘子當成了我的至交好友……”

  “那我不是高攀了嗎?”辛夷笑得開懷,十分灑脫地道:“俗話說多個朋友多條路,要是曹大人不嫌棄,我很愿意交你這個朋友。”

  曹翊:“我的榮幸。”

  辛夷咧嘴一笑,又同他逗笑幾句,聽到伙計在叫,便告辭出來了。

  藥鋪還沒有正式開張,但柜臺上還有不少孫喻之留下的成品藥,若有孫家藥鋪的老客人過來,辛夷也會出售藥品,順便介紹一些新藥。

  她站在藥鋪門口,和客人說話。

  斜對面的杜家香藥鋪,大門敞開著,人來人往。

  杜仲卿那一頭白發十分顯目。

  比他更為顯目的是懶洋洋邁入門檻的傅九衢。

  他帶著幾個皇城司的侍從,不知是公干還是私務,一到香鋪便吸來眾人駐足圍觀。

  走到哪兒都惹人……

  大家都在看他。

  辛夷怔了怔,目光也不由自主地瞄了過去。

  傅九衢仿佛察覺她的眼神,轉過頭來。

  二人的視線在空中交接,辛夷抬抬眉梢,朝他莞爾一笑,算是打了個招呼。傅九衢漫不經心地瞇起眼,定定地看她片刻,一臉不快地掉頭,哼聲,甩袖進了香藥鋪。

  好家伙!

  脾氣真壞。

  又沒得罪他,橫什么?

  辛夷腹誹完傅九衢,送走客人再回去,曹翊已經用罷午膳。

  她叫來良人收拾桌子,然后將曹翊請到備好的書案前。

  “曹大人,請。”

  曹翊一笑,挽袖捉筆。

  “許久不曾畫小像了,獻丑。”

  “不會不會,我對曹大人十分有信心。”

  曹翊看她一眼,眼窩里都盛滿了微笑,目光里是說不出的柔軟,只是辛夷低頭磨墨,腦子里在思考溫姿的樣子,并沒有注意到他的眼神。

  辛夷和溫姿見過數次,能把溫姿的模樣說出來,卻不夠良人和湘靈細致。

  因此,她說了個大概外形,又把良人叫進來,正好趕上湘靈回來,兩個小姐妹你一言,我一語地描述,辛夷便不用再插嘴,專心給曹翊磨墨奉茶。

  傅九衢進來看到的,便是這一副紅袖添香的模樣。

  沒有通傳,沒有稟報,廣陵郡王來得無聲無息,那俊臉上黑沉的神色,很是難看。

  “曹指揮很有閑情雅致嘛。”

  曹翊:……

  辛夷:……

  兩人對視一眼。

  難道他不覺得自己來得突兀嗎?

  曹翊輕笑,“讓郡王見笑了。我幫張娘子描一個小像。”

  傅九衢淡淡看向辛夷。

  幫她畫像?

  辛夷知道傅九衢誤會了,但也不方便解釋,嗔怪地瞪一眼跟著傅九衢進來的伙計,見那伙計一臉緊張,只能無奈地嘆息一聲。

  “郡王怎么來了?”

  辛夷示意湘靈給傅九衢看座,“也不事先說一聲,怪嚇人的。”

  傅九衢:“我來看孩子,還得給你下帖子?”

  “……”

  “你家藥堂大門敞開,不便見客么?”

  “……”

  辛夷皺眉看他。

  這家伙吃炮杖了嗎?

  辛夷覺得廣陵郡王的脾氣來得莫名其妙。

  不過,傅九衢素來就是一個陰晴不定的人,辛夷倒不覺得十分奇怪。

  有曹翊在家,她不想讓傅九衢難堪,接著便換上一張笑臉,就像沒有發現他在生氣似的,盈盈一笑。

  “那郡王來得可是不巧,一念和二念被李多帶去學堂了,要酉時才回,只有三念在里屋午睡,要不要我去叫醒她,出來拜見您?”

  恭敬里帶著反諷。

  好似他就是這樣霸道的人。

  “不必。我說幾句就走。”

  傅九衢冷冷看一眼曹翊桌案上的美人畫像,不知想到什么,哼笑一聲。

  “你出來。”

  辛夷走近他,低聲問:“郡王要說什么?”

  傅九衢點點下巴,掉頭走在前面,徑直出去。

  辛夷回頭看一眼曹翊,朝他抱歉地笑一下,滿臉尷尬。

  曹翊微笑,“去吧。”

  辛夷暗嘆一聲惹著衰神,默默跟在傅九衢后面走出來。

  沒有外人在場,她的臉瞬間就垮了下來。

  “我哪里又得罪郡王了嗎?不問青紅皂白,來就給我臉色看。”

  傅九衢瞇起眼看她。

  個子高的人,就是有壓迫性的優勢,怎么看都是居高臨下,睥睨一般。

  辛夷氣勢不足,“郡王有話就說。”

  “孫懷。”傅九衢不冷不熱地道:“把東西給她。”

  孫懷終于有了開口的機會,一臉是笑地上來,奉上一個精美的木匣子,一席話說得十分討巧。???.

  “聽聞小娘子二月初一開業大喜,九爺特地備了厚禮,請小娘子笑納。”

  “什么厚禮?”傅九衢對孫懷的說法很是不屑,冷冷淡淡地道:“幾只碗罷了。她要,便給她。”

  孫懷:……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