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76章 懂行的和不懂事的
  年前汴京城十分的寒冷,寒氣順著皮膚往里爬,仿佛要鉆入骨頭縫里。

  辛夷穿得不少仍是覺得冷,幸好有三念像小襖子似的貼在她身上,暖乎乎的小人兒……趴懷里就睡著了。

  他們沒有馬上回張家村,而是勞煩駕車的大哥先去了一趟藥堂。

  回村最方便的去處仍是孫家藥鋪,掌柜的董大海仍在開封府里羈押著,也不知能不能完好地放回來,如今藥鋪又是何人在打理。

  馬車駛近,辛夷將三個孩子留在車上,叮囑車夫看著,一個人下車過去。

  藥鋪十分安靜,一個歲數不大的年輕男子坐在柜臺后面,二十來歲的模樣,穿著襕衫,將算盤撥得噼里啪啦地響,兩個皂布衫裙的小丫頭坐在一旁剝著瓜子,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小話,不時發笑。

  進門沒見有人搭理自己,她輕輕叩了一下門板,“掌柜的,買藥。”

  那年輕男子抬頭看來,唇紅齒白,面帶青澀,模樣看著像一個入京趕考的讀書人。

  “小娘子要買什么藥?”

  新掌柜很客氣,比當初的董大海好上許多。

  辛夷來的路上已經想好要買的藥材,實際上外傷藥眼下也就只有那些,傅九衢說得也沒錯,宮里什么沒有,有的是當時代下的醫學大儒,更何況再厲害的傷藥,無非也是消腫止痛,生肌化腐而已,人體自身情況決定,傷處非得經歷一個周期才能痊愈……

  她做傷藥也是盡一片心意罷了。

  另外,她準備用到馬錢子。

  馬錢子是劇毒物,其實也是傷科療傷止痛的好藥材,毒性大可以止痛,苦寒降泄用以消腫,止血生肌更是佳品,就看怎么使用而已。

  她手上剛好有當季成熟的馬錢子,已經晾曬好,炮制后就可以入藥了。

  辛夷想到這里,臉上不由自主浮上了笑意。

  “三七血竭、白芷當歸、五加皮北芥子、穿山龍生草烏……”

  辛夷報了一串藥材名字,最后微微一笑。

  “各來二斤。”

  她買藥材并不是要一次用完,所以就多備了一些,分量相比別人揀藥自是不同。

  那年輕掌柜聞言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

  “小娘子是用來做傷藥嗎?”

  一聽就是懂行的,辛夷微笑著點點頭,并不多說什么。

  年輕掌柜看她一眼,卻十分有談性,他將算盤放下,撩袍打開柜臺隔板,從里頭走了出來,在貨架上拿出兩種盒面不同的膏藥。

  “我們藥鋪現成的止痛生肌膏,娘子可要買來試試?”

  辛夷抬抬眉梢,搖頭失笑。

  “店家的藥膏滯銷了么?”

  年輕掌柜一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生唐突,娘子莫要見怪。不過,方才曹府大姑娘才來買過,就是這種藥膏。御街的事,娘子可曾聽說?曹大姑娘買來是給廣陵郡王用的,貴人都要來買的藥膏,小娘子大可放心。”

  銷售鬼才。

  辛夷拿著藥膏看一眼,又還了回去。

  “多謝掌柜。我還是想親手來做,對自己做出的藥膏更有信心,勞煩幫我抓藥吧。”

  年輕掌柜被她盯著看,尷尬地笑了笑,“不瞞娘子,你要的藥材,小店大概備不齊了。”

  啊?

  辛夷意外地抬頭,四周打量一下。

  孫家藥鋪有些冷清,店里沒有人來看病,和往日確是有些不同

  她心思一動,“這是發生什么事了?店鋪要關張了么?”

  年輕掌柜搖了搖頭,嘆氣,“說來一言難盡,小店出了些事情……正準備盤出去,以前的掌柜中飽私囊,貪墨藥材,店里備貨也不足。娘子要是信得過我,可以試試我家現成的傷藥膏?”

  辛夷看這年輕人說話有禮有節,不像信口開河的人,大抵能猜出是因為董大海犯的事情,孫家藥鋪被朝廷再三清查影響了營生,東家本就生意大,不在乎這么一個小店,為了自家名聲作想,有可能真會打租出去。

  她心里的小九九突地一動,喜了喜。

  “你們東家找到盤店的人了嗎?”

  年輕掌柜搖頭,“尚在清盤店鋪,沒有張帖告示出去。”

  辛夷一笑,“那方不方便詢問一下,這間藥鋪整體盤下來,大概需要多少銀兩?”

  “鋪子不是我們東家的,租期尚余三月,店中貨物、成藥及藥材等,可以一并打包,三千兩紋銀便足夠。”

  三千兩?辛夷琢磨一下。

  “這價格有得商量嗎?”

  “沒得商量了。”掌柜的搖頭,“孫家藥鋪這些年在京中頗負盛名,且店面地處鬧市,毗鄰汴京城最大的錦莊瓦舍,背靠汴河,兩岸來往商客眾多,要不是非常時期,東家顧不過來這店,莫說三千兩,便是一萬兩,也是舍不得盤讓出去的。”

  辛夷對汴京城的物價情況尚不了解,點了點頭,跟著莞爾一笑。

  “掌柜的都沒有問過東家,怎知東家不會同意呢?”

  “我就是東家。”年輕男子說著,見辛夷審視的看來,拱了拱手,微微施禮,笑得露出白亮的虎牙。

  “小生孫喻之,耀州人士,自幼習醫卻無心杏林……這次小生受父親指派,入京收拾藥鋪的爛攤子,順便到京城讀書。年后便要入學,想早些把店鋪盤出去,專心進學……”

  頓了頓,他似乎下定了決心。

  “這樣好了,小生做主再給娘子少二百兩,你看如何?”

  辛夷搖頭。

  “那娘子出價多少?”

  辛夷看了看店面,有些遺憾。

  孫喻之沒有說謊,就她看來,孫家藥鋪所處地段確實是極好的,而且店中設施一應上等,當真盤下來,會省很多事情,稍花心思就可以開業。

  但她盤算了一下手頭的銀兩,離三千兩大概還差三千兩。

  “我銀子不夠。既然少東家藥材不齊,那我只能換別家了。”

  辛夷抱歉地一笑,為免人家說她沒錢還來消遣自己,也不看孫喻之什么表情,微微躬身行一禮,轉頭就走。

  孫喻之愣了愣,抬手想要招呼,問她要不要藥膏,辛夷已然走了出去。

  馬車靜靜地停在原地等候。

  只是,旁邊多出來一頂小轎,還有一個破馬張飛滿帶怒氣的曹大姑娘。

  曹大姑娘典型的喜怒形于色,看到辛夷便拉下臉來罵人。

  “你這個害人精,怎么好意思來買藥?要不是倒了大霉碰到你這個豬腦子婦人,九哥也就不會被官家打板子。我真恨不得撕碎了你,給我九哥報仇……”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