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75章 鴛帳鳳幃無佳人,琵琶別抱有道姑
  因長公主相留,辛夷這晚沒有離開。

  傅九衢看著好似不太情愿,但母親身子有恙,他沒有堅持。

  一晚上,辛夷都陪著三小只,聽他們說這些日子在公主府里的事情,津津有味。

  次日,天剛見亮,傅九衢就起身出發前往皇城領罰去了。

  辛夷睡得很沉,沒有聽到外間有什么動靜。等她醒來,天已亮開,三個孩子睡得正熟,辛夷沒有吵醒他們,自己爬起來,詢問著丫頭找去了廚房。

  婆子們正在準備膳食,辛夷看了一下長公主的用膳,又特地找來周憶柳,交給她幾個對長公主這個疾癥有用的食療方子。

  “枸杞六錢、淮山藥十二克、豬腦一只……”

  “靈芝十六錢,米酒一斤,靈芝浸入米酒,密封,每日搖蕩一次……至七日可飲,每次服一湯勺,一日二次……”

  辛夷說,周憶柳便記。

  三小只醒來,跑過來找娘,便圍著她們身邊玩耍,娘和姨母換著調調的喊。

  氣氛難得如此輕松,周憶柳眼睛不時落在孩子的身上,微微帶笑。

  “張娘子,以前我對你有所誤會。”

  辛夷不以為意,一派淡然地笑。

  “沒關系,誤會我的不止你一個。”

  周憶柳微微一笑,“你今日就要走嗎?”

  辛夷嗯一聲,“要走的,千好萬好還是自己家里好。”

  周憶柳凝視著她她的臉龐,手指微微捻動,“往后我若是想他們了,不知方不方便……”

  “方便。”辛夷不待她說完,便流露出一個友好的笑容,“你是孩子的嫡親姨母,只要愿意,任何時候都可以來看他們。”

  周憶柳點點頭,略略惆悵。

  “張家村說遠不遠,說近不近,我日日服侍長公主,想必也不好常去……”

  辛夷笑了起來,“等一陣子,我攢夠了銀子,就會搬到汴京城里來,到時候,你要見孩子就方便了。”

  “當真?”

  “嗯。”辛夷道:“我回頭就托牙行找店鋪,我準備在汴河邊上開一間小醫館。”

  周憶柳眼里流露出幾分艷羨。

  “張娘子有這等本事,三個孩子跟著你,我也放心。”

  “謝謝。”

  辛夷松口氣。

  周憶柳是個謹慎細微的人,對人極有防備心,這一點和三小只倒是有些相似。之前,辛夷以為來帶孩子的時候,會和周憶柳鬧一些不愉快,沒有想到會這么容易就解決了,周憶柳一片溫和,并無半分阻攔。

  一切順利。

  看來她的好日子就要到來了。

  再不受案子拘束,開醫館的事情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吃個早膳,辛夷便要帶著孩子出發了。

  周憶柳將他們送到大門外面,往馬車上大包小包的塞了不少東西,說是長公主的吩咐,全是給三個孩子準備的。

  辛夷不停地道謝,三小只也格外開懷。

  坐上馬車,互相施禮辭別。

  辛夷想了想,又撩開簾子,笑著道:“小周娘子,晚些時候我會做一些外傷藥膏送到府上,為免打擾,我就不進去了,你看能不能酉時許在這里等我?”

  周憶柳有些驚訝。

  外傷藥膏做什么用,二人心知肚明。

  “張娘子……你不自己拿給郡王嗎?”

  辛夷笑道:“不了,免得他看到我這個罪魁禍首心里不爽,身子更痛。”

  周憶柳笑了起來,柔柔地道:“那我酉時在此等你。”

  辛夷擺擺手,“回見。”

  “好走。”

  ……

  馬車徐徐而動。

  三念從小包包里掏出一盒桔紅糕,獻寶似的交給辛夷。

  “娘,你喜歡吃的。”

  辛夷接過來,眼睛里盛滿了笑。

  “小心肝,娘沒白疼你。”

  二念哼一聲,“是傅叔買回來給我們吃的,是我們的糕點!看你可憐,留了一盒。”

  這小孩子就是嘴勁,辛夷在他腦袋上一拍,懶洋洋翻個白眼。

  “什么你的我的,你們三個都是我的,何況一盒桔紅糕?是不是呀,小三寶?”

  “是!”三念脆生生的應著,乖巧地靠在辛夷的胳膊上,用軟乎乎的小臉蹭她,“娘,三寶好想你呀。三寶真的好想你。”

  辛夷攬住孩子,一顆心快要被融化了,嘴巴卻一如既往的貧。

  “你說你們是不是跟我有仇啊?長公主府有得吃有得喝,還有你們的親姨母照顧,這么大的福分不去享,非得跟我回去……我上輩子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孽,欠你們的……”

  “才不好呢。”三念嘴巴翹了起來,雙眼霧蒙蒙的,“長公主府再好,也不是我們的家。”

  辛夷嘁一聲,“傻。你們只是不習慣而已,習慣了,就是家了。”

  “三寶不傻。”三念貼著她,像一只被順了毛的小貓兒,“傅叔說,沒有娘的孩子,是沒有家的。”

  傅九衢?

  辛夷詫異地看著她。

  “他真這么說?”

  三寶點點頭,笑嘻嘻的,“傅叔待我們可好了。大哥哥說得對,要是我們能一直和傅叔跟娘在一起,就最最好了。”

  辛夷:“……”

  這都是什么虎狼想法?

  她拍拍三寶,示意她坐起來,拆開桔紅糕咬了一口。

  這味兒……

  “不錯。這家桔子味濃,好吃。”

  娘兩個吃著糕點,歡聲笑語。

  好半晌,一直沒吭聲的一念拉開二念,坐到辛夷的身邊,一眨不眨地看著她,不說話。

  辛夷咬著桔紅糕,與他相視片刻,放下。

  “咋了?想說什么?”

  一念瞄了瞄弟弟妹妹,“你為何不親自把藥膏送給傅叔?”

  辛夷快笑死了。

  這小屁孩子,當真以為她喜歡傅九衢?

  “大人的事,你少管。”她懶洋洋笑開,繼續吃東西。

  一念抿嘴,小眉頭皺了起來。

  “你讓姨母來拿藥膏,你難道想姨母嫁給傅叔不成……”

  “咳咳咳!”辛夷被桔紅糕嗆得,差點噴出糕渣子。

  好半晌才止住咳嗽,她納悶地敲一念的腦袋,“你這小腦袋瓜子,一天到晚想什么?看來是時候搬到汴京城里來,找先生教你讀書了,免得你總想著管老娘的事。”

  一念哼聲。

  “那你也得有錢。”

  “……”扎心了,孩子。

  辛夷失笑,“我總會攢夠的,快了。快了。”

  一念看著她,“那個金娃娃,你別留了,拿去賣了,湊錢開醫館。”

  “……”

  啊!

  辛夷有點崩潰。

  老天,給她三個孩子也就罷了。

  為什么其中有一個是年幼老成的唐僧,總是想要念叨她,教育她?

  “大哥哥,姨母是不會嫁給傅叔的。”唐僧二號上線。但見小三念終于咽下了嘴里那一口膏,舔舔手指煞有介事地說。

  二念插嘴,“為什么?姨母長得好看,為什么不能嫁給傅叔。”

  三念眼睛里閃過一抹狡黠。

  “因為三寶長大了要嫁給他呀。”

  辛夷:……

  都說古人早熟,這也太早熟了吧?

  什么虎狼之詞都敢說啊!?

  “羞羞羞。”二念不客氣地懟妹妹,“不害臊。”

  三念果然害臊起來,扁一下嘴,又朝二念吐個舌頭,“我聽白芷姐姐他們說了,姨母只能做傅叔的妾室……”

  辛夷:……

  天啦,小女孩子這么小就聽八卦的嗎?

  二寶:“什么是妾啊?”

  三寶:“等你長大就懂了。”

  二寶:“那你懂嗎?”

  三寶:“我也不懂。”

  孩子們的議論在耳邊蕩來蕩去,辛夷吃著桔紅糕,哭笑不得。

  不過,命運如此神奇,又豈是幾個小屁孩能知道結果的呢?

  畢竟她才是來自高維空間的造物主——

  就在周憶柳自報家門說在白云觀修行的時候,辛夷腦子里靈光一閃,就想起了傅九衢的一樁風流逸事。

  在《汴京賦》的劇情里,傅九衢是一個沒有愛情線的大反派。但是,在一個不起眼的支線小任務里,卻簡單的提過一句——

  “廣陵郡王一生無情,刻薄寡恩。然則,鴛帳鳳幃無佳人,琵琶別抱有道姑。”

  道姑?

  人物串在一起,那不就是周憶柳么?

  因此,辛夷決定做個順水人情,將傷藥給周憶柳,作為帶走孩子的補償……

  萬一她因此將劇情引入正軌,嗖的一聲就穿越回去了呢?

  ------題外話------

  三章奉上,感謝我fans姐的權杖,感謝姐妹們訂閱打賞和投票,么么噠~寫個小劇場表達一下誠意(狗頭)

  【小劇場】

  傅九衢:我豈是那種恬不知恥和小嫂眉來眼去的人?

  辛夷:我一雙火眼金睛,將劇情看得透透的。隨便一出手,就拿捏了。月老看到我都得拜服:)

  二錦:瘋了瘋了,本仙筆下最難搓合的一對cp~q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