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63章 微臣喜歡她
  孫懷應一聲,端端正正地捧著一個紫檀木托盤上前,慢慢揭開蓋布……

  一截焚燒過的胡琴。

  幾張脈案醫方。

  一頁殘破的古籍拓紙。

  沒有書籍的內容和出處,甚至也不知道是什么書,就那樣輕飄飄展現在眾人眼前。

  張堯卓問:“郡王這是何意?”

  不待傅九衢說話,孫懷便笑意盈盈地解釋,“張大人,這是皇城司昨日在藥王塔中找到的兩件證物。這是陳儲圣所用的胡琴,這是陳儲圣死前的絕筆留書,這幾張則是陳儲圣當年的醫方脈案,以作比對……”

  張堯卓漫不經心地瞄一眼。

  “如何證實,這些東西是陳儲圣所有?”

  啪啪!傅九衢淡淡一笑,擊掌兩聲。

  程蒼帶著一個須發花白的老者走上公堂。

  “翰林院前醫官使周濟,見過張大人。”

  張堯卓皺起眉頭,表情頗有幾分復雜。

  周濟當年曾與陳儲圣一起編修醫典,對陳儲圣最是熟悉不過。但周濟前幾年稱病告老,辭去醫官使一職,便不知去向。

  傅九衢是從哪里把這個老古董挖出來的?

  周濟自報家門,便上前查看孫懷托盤里的證物。

  只拿起半把燒焦的胡琴,周濟的眼圈便紅了。

  “是他,是他的胡琴。”

  再看陳儲圣的留書,周濟更是悲從中來。

  “是他,是陳太醫的筆跡。糊涂,他糊涂啊。”

  張堯卓輕咳,“周老,胡琴大多如此模樣,這一把也并不鮮見,你為何認定它是陳儲圣之物?”

  “老夫自然認得。”

  琴桿燒掉了半截,只露出個尾巴,琴筒一端有焦黑的印跡,卻保存完好。周濟將漆黑的琴皮剝開,摩挲著底部的字跡,突然間潸然淚下。

  “三寸君子。這是陳太醫的雅號,乃是官家所贈。”

  “官家?”張堯卓吃驚。

  “景祐五年,李元昊去宋建夏,遣使傳書汴京,朝中爭議四起,宋夏之戰一觸即發,官家憂思傷神,常常夜不思寐。老夫和陳太醫同在御前,開方進藥,卻收效甚微。

  那夜,陳太醫用此琴撫曲,奏了一曲《破陣樂》,官家得以好眠。次日醒來,官家便以‘三寸君子’雅號相贈陳太醫。陳太醫親手將字刻于琴上,說要傳給子孫。為免受損,又重做琴皮,包裹在內……”

  頓了頓,周濟濁目一厲。

  “張大人若是不信老夫,可去官家跟前證實……興許官家還能想起宋夏之戰的烽火三年里,聽過數次的《破陣樂》,想起醫心勝于醫人的儒雅君子陳儲圣。”

  三寸指琴弦,又是中醫術語,指上中下三丹田。醫心勝于醫人,儒雅君子,皆是當年趙官家對陳儲圣的稱贊。

  許是感慨陳儲圣悲慘的際遇,周濟紅著眼,聲音沙啞地念出了陳儲圣留下的那一段文字。

  “……我所殺之人,皆是該死之人……莫說嬰孩無辜,亡魂可憐……世間菩提眾生,誰不可憐?”

  公堂上,氣氛莫名沉重。

  三班衙役分立兩側,一動不動。

  高淼拳心捏起,若有所思。

  張堯卓皺著眉沉著臉,像被人欠了千兒八百吊大錢似的。

  只有傅九衢面不改色。

  周濟念完,長長嘆一口氣。

  “陳太醫宅心仁厚,貴人而賤己,天生一顆慈悲心,是官家稱贊過的君子呀。老夫實在不明,他為何會走上歧途,釀成大錯?”

  傅九衢輕輕闔眼:“那便是另外一樁案子了。”

  他將藥王塔中聽來的當年舊事,簡要說出。

  周濟震驚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老夫一直以為陳太醫早已還鄉歸去,含飴弄孫,得享天倫之樂。竟不知他遭受如此噩運?”

  呆了片刻,他猛地掉頭。

  “廣陵郡王,這樁滅門大案,為何多年來聲銷跡滅,無人提及?”

  沉默許久的高淼也有些忍不住,朱唇輕啟,“我身在汴京,竟也不曾得知此事。”

  傅九衢別有深意地一笑。

  “興許有人瞞天昧地,不愿此事鬧大。周老放心,皇城司將重問此案,勢必查清案件,給無辜慘死者一個交代。”

  周濟點點頭,撫著胡琴嘆息不止。

  傅九衢眼梢撩開,望向“明鏡高懸”下的張堯卓,俊容上有難掩的不羈和野性。

  “如若張大人認為這些證人證詞尚且不夠,我這里還有仵作重驗的尸格,剛好周老在這里,可以幫忙掌眼,看看馬繁到底是怎么死的。”

  緊接著,仵作、錦莊瓦子的歌舞伎、尸格、遇仙散等證人證物一件件呈上公堂,周濟也當場證實了辛夷之前的猜想……馬繁的死因和遇仙散有關,并非是辛夷殺人滅口。

  張堯卓臉色微變,示意曾欽達將證物收下,皮笑肉不笑地拱了拱手。

  “廣陵郡王好本事,本府佩服!”

  “好說。”傅九衢微微一笑,“論及查案,我皇城司當仁不讓,勝你開封府許多。”

  一個輕笑,風華盡展。

  說著狷狂囂張的話,卻不見半分出格。

  張堯卓那張老臉,變了變。

  然后,捋胡須干笑兩聲。

  “郡王所證,對本案極有幫助。本府定會仔細分辨,捋清案件,早是讓真相水落石出。在此之前,小張氏仍要收押開封府,待真相大白之日,若她當真無罪,本府自會還她清白……”

  傅九衢緩緩一笑,眼神沉靜如冰封的湖水,看不出惱怒,卻字字如刀。

  “張大人無視證人證物,一意孤行羈押無辜,到底是想查清案情,還是要伺機報復,屈打成招?”

  張堯卓壓著火氣,賠笑搖頭。

  “郡王冤枉本府了。水鬼案涉及甚廣,案情復雜,官家三令五申要肅清影響,絕不可草草了事,本府不得不慎而重之。在疑案未決之前,本府不能放走嫌犯。”

  “哼!”傅九衢涼涼一笑,“我看張大人不是懷疑小張氏,而是懷疑本王。既然如此,那你我便到官家面前去辨上一辯好了。”

  堂上霎時安靜。

  廣陵郡王為人看似狷狂,實則老練,辦事極為謹慎。他會為了一個與己無關的案子,不惜鬧到官家面前?

  一時間,他和張巡的兄弟情分,不僅令旁人震驚,便是辛夷也有些意外。

  有一個愿意兩肋插刀的好友,張巡真是好命。

  ~~

  皇祐三年臘月這天,離年關不過半月,開封府再審水鬼案一事,傳得沸沸揚揚。

  村民請愿,證人證物陸續呈堂,廣陵郡王、京兆郡君出面作證,開封府張大人被輪番問責,百姓津津樂道。

  時值隆冬,汴京城一片銀裝皚皚。

  紛紛揚揚的雪簾里,傅九衢策馬揚蹄,直入四方城,前往福寧殿。張堯卓怕傅九衢在官家面前搬弄是非,他會落于人后吃大虧,來不及換衣服,便匆匆乘了一頂小轎入宮。

  福寧殿暖閣。

  趙官家召見了興師問罪的傅九衢和抱屈叫苦的張堯卓,皺著眉頭聽他二人各抒己見。

  張堯卓認為,傅九衢的證人證物僅能證明崔友就是陳儲圣,是他策劃并實施了張家村水鬼案,但無法洗清辛夷的嫌疑,她可能是陳儲圣的同伙。

  因為,這個小張氏以前不通岐黃,突然間醫術精進,以前癡懶愚昧,突然聰慧伶俐,身上有太多疑點,不可輕易下無罪結論,還需要仔細調查。

  傅九衢則以張堯卓對證人屈打成招,矯證串供,構陷罪名,陷害捐軀殉國的張都虞候遺孀。在無實證的情況下,惡意引導她指證朝廷命官,黨同伐異、朋比為奸,其行可恥,其心可誅。

  二人各有各的道理。

  一個要抓一個要放,僵持不下。

  趙官家晨起時便有些頭痛,但他向來勤于政務,身子不爽利,仍是堅持上朝聽政,哪知剛剛下朝躺下休憩,這兩人就掐到跟前,吵得他頭痛欲裂,卻難斷公道。

  對皇帝而言,一個村婦的死活微不足道。平衡朝堂、平息朝臣紛爭、維持朝綱穩定,卻是頂頂重要的國朝大事。

  這時,內侍又來通傳。

  “官家,殿前司副都指揮使曹翊求見。”

  趙官家揉著額際,“宣!”

  曹翊一身官服穿得雅俊朗朗,氣宇軒昂,他從容地入殿叩見,尚未說明來意,趙官家便是一聲冷哼。

  “你也是為張小娘子而來?”

  曹翊怔了怔,拱手微笑。

  “是,微臣為張小娘子而來。”

  趙官家沉下臉。

  朝臣不和,本就傷透腦筋,這又來一個攪和的,氣得他頭痛越發厲害。

  “朕的肱骨之臣,為一個女子大動干戈,鬧得雞飛狗跳,朝野不寧!哼,傳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話。”

  張堯卓:“官家,微臣是為聲張正義。”

  傅九衢:“微臣答應過行遠要護他家中老小,自當一諾千金。”

  “你呢?”趙官家轉頭看曹翊,“你三番五次的為她奔走,又是為何?”

  曹翊低頭拱手,看不到表情,語氣卻平靜如水。

  “官家,微臣喜歡她。”

  這一聲喜歡好似沒有半分猶豫。不僅皇帝愣住,就連傅九衢和張堯卓都驚了一下,齊齊看來。

  ------題外話------

  傅九衢:“我是為了兄弟情分,一諾千金。”

  曹翊:“我喜歡她。”

  傅九衢:“???厲害!到底還是你臉皮略厚一籌!”

  曹翊:“承讓承讓,同厚同厚!”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