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453章 一拍即合
  長公主府主子不多,規矩就沒那么大,辛夷回府松了口氣,便有些餓,半夜三更要吃宵夜。

  傅九衢縱著她,當即叫人去灶房里做了幾個小菜,又端上一壺美酒,同她對坐而飲。

  下旬月,彎如銀鉤。

  夫妻二人臨窗而坐,說了許久的話,待辛夷有了困意,這才傳水洗漱。

  半夜里天氣涼爽,辛夷洗好將自己裹入薄被,很快便被倦意帶走。

  半夢半醒間,身側微微一沉,腰上便搭上了一只胳膊。

  她翻了個身,對上傅九衢黑沉沉的眼。

  “熄燈吧。”辛夷打個哈欠。

  “十一。”傅九衢沒有什么笑意,但臉上寵溺非常,“我有話想和你說。”

  辛夷皺眉,“方才說那么多說,還沒說夠嗎?”

  聲音尚未落下,她想到什么似的,眼睛倏地瞪圓,視線從他的臉逐漸的往下。

  “你不會又要……”

  傅九衢掩不住笑意,捏她臉蛋。

  “緊張什么?你夫君不是禽獸!”

  辛夷松一口氣,鉤住他的脖子,將綿軟的身子靠上去,懶懶地道:“說吧。”

  傅九衢身上有沐浴后的香氣,是辛夷藥坊里做的藥妝系列,是她喜歡的味道,闔上眼睛便昏昏欲睡。

  好半晌,才聽傅九衢道:“明日子晉約了我……”

  辛夷的瞌睡醒了大半,瞇起眼睛看他。

  “子晉約你,還是你約子晉?”

  傅九衢道:“是他約我。不過,我也正有此意。”

  見辛夷看著自己不作聲,傅九衢拉過她的手,纏在自己的腰上,“張巡已然生疑,我得趁熱打鐵……”

  辛夷眼皮微眨兩下,輕輕嘿一聲。

  “我第一次聽人把逛青樓說得這樣清新脫俗。”

  “……”

  傅九衢低頭去吻她。

  辛夷避開,半瞇眼瞅他,“成日和青樓伎子逢場作戲,再回家看黃臉婆,不難受么?”

  “十一。”傅九衢側身過去控住她的手臂,認真地道:“沒有逢場作戲。明日子晉約我,也是因為……他被曹漪蘭打了。氣頭上,我去安慰安慰。”

  蔡祁被曹漪蘭打了?

  辛夷有點想笑,“曹大姑娘這性子,越發招人喜歡了。”

  傅九衢看她,“有子晉這個由頭,我約那幾個大人過來,也有話說。相信我,最多再有五日……”

  辛夷垂著眼皮不吭聲,傅九衢見狀,有點不安心,話又多了些。

  “我已找到為周憶柳接生的穩婆,但張巡當日并不是誠心幫助周憶柳貍貓換太子,那穩婆并不知這事,她也不識得張巡,只認識張四郎。穩婆交代說,張四郎使了她一大筆銀子,讓她不必盡心接生……”

  辛夷:“這樣說來,最多只能抓住張巡禍害皇嗣的把柄,周憶柳倒是因禍得福,成功避過?”

  傅九衢點頭。

  辛夷問:“那你還等什么?禍害皇嗣還不夠治罪的么?”

  傅九衢道:“一來證據不足,不好查辦。二來……官家與張巡有那一層關系,多少會有些顧慮。若到時候有朝中黨羽插手,七嘴八舌一說,說不定就讓他逃過去了。”

  這就是要分化黨羽的原因。

  辛夷點點頭,“明白了,那你喝你的花酒去。不用管我……”

  傅九衢哭笑不得,束著她的手,將人挪入懷里,便是一陣狂風暴雨。

  辛夷猝不及防,低低叫了聲。

  紗帳像波浪般蕩了開去。

  辛夷沒了睡意,叫他勾出幾分情潮,借著酒意便肆意起來。傅九衢更是情動,被她纏得近乎窒息。

  “你這婦人,是水做得么?”

  辛夷輕輕發笑,使勁兒纏他,“豆腐做的。”

  “別動!”傅九衢低氣,啞聲道:“張巡這人慣會使陰招,這幾日出行,你得小心些。”

  辛夷哼聲,身子扭動,“讓他盡管來好了,怕了不成。”

  “不要動。”傅九衢黑眸爍爍,噙住她的下巴狠狠地,“你是想要我的命么?”

  辛夷喘不過氣來,“要你命,給不給我?”

  “給,給你,都給你……嗯……”

  暑氣一日盛過一日,連續三天暴熱,整個汴京城的人好像都在躁悶中變得暴躁起來,開封府接到的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引發的案子都比尋常更多。

  傅九衢依然如故,早上去福安院請了安便出去了,辛夷也懶得管他,除了去翔鸞閣看一下小公主,府里照顧一下大公主,其他時間都泡在藥坊里。

  隨著九月的臨近,她心弦緊繃,好像憋了一股情緒,無法宣泄,更不敢在傅九衢面前表現出來。

  醫生若是緊張,病人又哪里來的信心?

  好在,小公主的病情,次日就有了起色,三日后已然能主動進***神也好了許多。

  這是趙禎后宮唯二的孩子,他大喜過望,重重賞了辛夷和周道子。

  周道子平白領了這份情,特地找來百香館的大廚,在藥坊里置辦了幾桌酒菜,請辛夷和藥坊里所有人暢飲。

  辛夷又尋到了昔日和藥坊眾人共同經營店鋪時的快樂,沒有想到,一場禍事正朝她奔來。

  兩天暴雨下來,暑氣好像沖散了不少,但積澇成患,城內汴河、五丈河、蔡河、金水河四大河域水位紛紛上漲,低矮的地段,漫出的河水淹了路面、店鋪,涌入了百姓家中。

  汴京百姓都在抗澇。

  人們很快發現那些安裝了廣陵郡王推行的“自來水管道”的人家,即便是洪澇,也有干凈水可以食用,過濾后的水更是干凈清澈,人們紛紛向官府求請,要求戶戶安裝。

  但耗材和施工緩慢,汴京城人口超百萬之眾,要家家戶戶普及需要時日。

  于是乎,百姓又想起廣陵郡王的好來。

  辛夷藥坊的院子也被淹了,一群人在冒雨排水,將庫房和店鋪里的藥材轉移到樓上,正忙得不可開支,開封府來人了。

  衙役們上來就找管事的,安娘子上去應付,當即被拿下,二話不說便要查封藥坊。

  周道子上前詢問,捕頭看他是個老大夫,稍稍客氣幾分。

  “老先生,我就是奉命辦差,多的我也不好多說。”

  “不好多說,那少的說幾句吧?哪有平白無故查封店鋪的道理?”

  “這……”捕頭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藥堂上的匾額,“藥坊的主家把你們告了,說你們強占私產,讓開封府做主申冤。這是呂大人下的令事情,你們要是不服,找呂大人去。”

  “主家?”

  周道子沉吟一下,和安娘子對視一眼,心下已明白了幾分。他笑了笑,不再多說,只朝捕頭拱手。

  “你們奉命拿人,老夫也不為難你們。只是……你們也曉得這藥坊和廣陵郡王的淵源,婦道人家細皮嫩肉的,你們下手悠著點。”

  衙役知道他話里的意思,是怕他們對安娘子亂來或者是動粗,笑了下。

  “老先生放生,我們呂大人賞罰分明,如今也是將管事的人帶回去問話而已。”

  頓了頓,他看一眼院子里挽著褲腿拿著腳盆的一群伙計,又道:“你們也要有點準備,開封府受理了主家的控告,肯定也會找到你們頭上。”

  周道子連連拱手,“是是是,老夫省得。”

  ··

  辛夷剛從宮里出來,就看到良人焦急地等在門口,走來走去的張望。

  她打簾子喚一聲,“良人。”

  良人扭頭看到是她,眼眶一紅差點沒忍住落下淚來。

  “郡王妃,出大事了,藥坊被查封了,周老先生讓我趕緊過來找郡王和郡王妃……”

  辛夷看她緊張得滿頭都是汗意,連忙讓杏圓打開車門,讓她上來。

  “不要急,你慢慢說。”

  ··

  周道子所料不錯,控告藥坊“鳩占鵲巢,強占他張家私產”的人,正是張巡。

  理由倒也簡單,這個藥坊是他前妻張小娘子開辦的,且不說創辦時用了張家的銀錢,張家本就有份。就算二人和離以后,藥坊歸了張小娘子所有,但張小娘子早已過世,又沒有親人,那她的兩個繼子便是藥坊的繼承人。

  那眼下孩子還小,不懂事,張巡這個做父親的,要為孩子討回財產合理合法。

  開封府呂公弼大人十分頭痛,可翻遍大宋律例,張樞直的訴求都合情合理,挑不出毛病來,不得已,他只能接下案子,查封藥坊,帶管事的前去盤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