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汴京小醫娘姒錦 > 第429章 雨夜詭事
  傅九衢看向懷里眼皮半合的辛夷,輕嗯一聲。

  “稍候!”

  他聲音低啞輕慢,程蒼卻是聽見了,半晌再沒有出聲。

  “我出去一趟,你再睡會。”傅九衢輕撫一下辛夷的肩膀,知道她沒有睡著,聲音里滿是歉疚。

  洞房花燭夜睡完就走,換了哪個新娘子都會不滿。

  辛夷卻是睜開眼睛,松了口氣,“那你回來我若睡了,你便睡客房去吧。”

  傅九衢微怔,不知道她說真說假,掌心緩慢地從她后背挪過,猛地將人往懷里一摟。辛夷機靈靈一下,撐住他的肩膀,“不要了!”

  “外強中干。”傅九衢摟著滑膩膩的小娘子,漆黑的眼眶里帶著淺淺的笑,那是一種酒足飯飽的饜足,是一切盡在掌控的篤定。

  “小十一啊,就剩這張嘴厲害了。”

  辛夷不輕不重地捏他一下,“你厲害你哪里都厲害!”

  “說的反話?”傅九衢低笑,“看來我的新娘子不是很滿意。那我讓程蒼再稍事等候……”

  轉頭便作勢要喚程蒼。

  辛夷連忙捂住他的嘴巴,“我錯了,九爺強悍得要死。九爺饒命!”

  傅九衢溫柔地笑開,視線掠過她臉蛋上可疑的紅暈。辛夷方才洗好出來就披了件薄薄的云羅紗衣,這樣的布料倒是舒服,就是對某人來說好像太方便了。

  她察覺到傅九衢的眼神不對,拉被子掩住自己,推他。

  “程侍衛叫你,還不快去……”

  傅九衢不喜歡她遠離自己的樣子,又將人拉回來,似笑非笑地低頭,聲音喑啞地威脅,“再亂動,小心弄死你哦。”

  “……”辛夷拉被子蒙住頭,“死很多次了,求搶救。”

  傅九衢低低笑開,把她腦袋撈出來,輕輕一吻。

  “乖,我走了。快睡!”

  “嗯嗯。”辛夷連連點了兩個頭。

  傅九衢起身更衣。

  隔一個大紅的喜帳,辛夷側著身子偷偷看他。

  整個晚上,他們幾乎沒怎么入睡,廣陵郡王求歡不止,把她用到極致,幾乎耗盡了辛夷所有的力氣,他卻精力不減,像個沒事人一樣……

  唉血氣方剛啊!

  辛夷眼皮半開半合,聽到腳步聲遠去,房門打開,又合上。

  然后,傅九衢在門外小聲吩咐杏圓和桃玉。

  “照看好郡王妃,不然,本王拿你們是問。”

  到這時,辛夷仍然沒覺得有什么不對,被傅九衢折騰一宿,她身子疲乏腦子也略微遲鈍,直到傅九衢遠去,她在被子里打了幾個滾,紅著臉東想西想好半晌,這才猛然反應過來。

  新婚夜,天沒亮,傅九衢去了哪里?

  做什么去?

  他擺在喜臺上那個壺漏,肯定不是為了一展雄風,而是為了方便他計算時辰。也就是說,他一直在等待某個時辰的到來………

  不好!

  汴京城要出大事了。

  辛夷坐起來,撫著被折得酸澀疼痛的腰,又倒了下去。

  “嘶!這個混蛋……”

  她罵著傅九衢,眼一瞥,看到了那張白喜帕。

  帕子上飛紅凌亂,布料揉得皺皺巴巴。

  她臉頰微微發熱,腦子像回放電影般浮起一幀幀面紅耳熱的畫面,以及傅九衢喘氣似的在她耳畔那一道低啞的嘆息。

  “十一,你是我的了。”

  唉!辛夷心里一陣快活。

  她是個實用主義者,感覺還是很好的。就是這人吧,太放縱了太放縱了。

  ··

  傅九衢帶著侍衛騎馬到相國寺,二者間只隔一條大街,很快就到了。

  這個點,城里一片寂靜,人們仍在沉睡之中。相國寺已然被禁軍包圍,傅九衢趕到的時候,曹翊正騎馬等在門口,聽到馬蹄聲,他回頭微愣。

  “郡王。”曹翊上前拱手行禮。

  他沒有想到傅九衢新婚之夜會出來。

  傅九衢也沒有想到曹翊會帶人出現在相國寺。

  喜宴的時候,曹翊過來隨了份子,便以夫人身子不便為由,帶著夫人走了。

  他那個賢惠的妻子小呂夫人全程沒有多話,只是含笑賠罪。來長公主府的賓客,都知道曹大人和廣陵郡王那點微妙的關系,也沒人多留,客客氣氣地送客。

  倒是傅九衢后來聽下屬稟報,說小呂夫人甫一出門就哭了,把馬車簾子扯得嘩嘩作響,后來曹大人棄了馬,上車同坐,想是哄了夫人一會兒才沒了哭聲。

  曹翊和呂三姑娘成婚快兩年了,沒有納妾沒有通房,后宅里干干凈凈,算是潔身自好的男人。小呂夫人在外面說到自家夫君也是不勝嬌羞,自嘆有福氣。

  要說他二人有什么遺憾,就只是小呂夫人成婚后一直沒有孕信,常惹來曹家老夫人的不滿和怨氣。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傅九衢對曹翊的私事不感興趣,只是看曹翊大半夜不回府睡覺,跑出來上差,語氣略微嘲弄。

  “曹大人來得倒是很快。”

  曹府和大相國寺隔著半座汴京城,傅九衢剛得到消息過來,他卻已經趕到,這說明什么?

  曹翊微微一笑,“拙荊說大相國寺的香火很靈,我原本是想守在這里燒九月初十頭一炷香的。”

  九月初十,相國寺有法會。

  也是寂無傳出“鬼子母神化度的日子”,鬼母法度后,在民間是被人當成送子娘娘來供奉的,曹翊這么解釋倒是合理。

  但傅九衢聽了只是彎唇淺笑,就將視線轉到了大相國寺。

  “本是皇城司的差事,讓曹大人操勞了。”

  曹翊:“應當的。郡王新婚,正該多休息才是。”

  傅九衢:“無妨,我身體好。”

  曹翊:“……”

  身側的侍衛完全不知道兩個人說這些話有什么意義,大人們奇怪的“斗法”也是讓人覺得好笑。

  大家都屏氣凝神地等待著。

  這時,相國寺的側門開了,一個沙彌模樣的少年走過來,在傅九衢跟前行了個禮,再抬頭時,臉上一抹詭異的煞白。

  “郡王,公,公主也在里面……”

  傅九衢面色一變,“福康公主?”

  沙彌點頭,“公主扮成一個小子模樣,屬下等疏忽了……”

  扮成小子的模樣?傅九衢眸底頓時冷了下來。

  方才程蒼來報,只說高明樓沒有離開汴京,反而挾持了人質闖入大相國寺,要求和朝廷對話。

  不承想,那個人質竟會是福康公主。

  “任性至極!”

  昨日趙如念是來了長公主府喝喜酒的,后來傅九衢安排屬下送官家回宮,親眼看到公主的坐輦尾隨皇帝之后離開。

  那時候,趙如念還是姑娘打扮,如今會打扮成小子的模樣,出現在相國寺,還落到了高明樓的手上,那除了趙如念自己作死,傅九衢想不出還有什么可能出現這事。

  傅九衢遣了沙彌進去傳話。

  不消片刻,沙彌回來了。

  “東川郡王說,讓郡王備一條大船,半月吃食,一刻鐘后在相國寺橋岸等候。不然,他就,就殺了福康公主,同歸于盡……屬下看他的模樣,是要帶福康公主離開。”

  傅九衢眼色陰冷,“攜持公主當保命符,想得甚美。”

  挾持公主,對高明樓這樣的狂徒而言,不算膽大妄為。

  但橫豎都是跑路,他原本有更好的方式,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汴京,不招人注意才是最安全的避險法子,高明樓不會不明白這一點。

  他為什么要鋌而走險?

  “去!告訴他。允了。”

  傅九衢吩咐人備船,然后拉著馬韁繩上前走了幾步,衡量著強行闖入相國寺救趙如念的機會,卻聽曹翊突然說道:

  “三更時分,我離府出門往相國寺來,見城中有兵馬異動,上前詢問,得知是受了張樞直指派,在尋人。但那時,他們沒有說是公主失蹤,也沒說尋什么人。我不好干涉,就沒有多問,如今想來,怕是錯過了最好的施救時間。”

  傅九衢扭頭看他,目光森冷。

  曹翊抿了抿唇,又壓低了聲音,“此事尚未驚動官家,你要早做打算。高明樓這頭出了事,你那位郡王妃恐怕……”

  他似乎想到什么,輕嘆一聲沒有繼續往下說,而是轉了話鋒,“官家就這么一個公主,若是出了岔子,只怕不好收場。”

  傅九衢不應聲,安靜地等待著。

  片刻,侍從來說船已備好。

  傅九衢微瞇眼睛:“去,通知東川郡王。”

  黑夜里,細雨綿綿落下。

  片刻,角門大開,從里面陸續行出數十個身穿僧衣的彪悍男子,長頭發,手拿利器,一個纖瘦柔弱做少年打扮的女子被他們押在中間。

  為首之人,正是高明樓。

  傅九衢勒馬走到一側,靜默不語。

  高明樓冷漠地朝他看來,神色間滿是不屑。

  “好一個失信小人。”

  傅九衢目光一寒,唇角抿出一個冷峭的弧度。

  “為何要自掘墳墓?”

  高明樓哼聲:“假做好人,再四面設伏,要將我誅于開封府外。傅九衢,你以為這樣便不會受我牽連嗎?妄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